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章 三十七,你是个人物

第37章 三十七,你是个人物

  事情就这么结了。

  王老实不知道薛志文的结果会如何,也不想知道,但是为了让査芷蕊不至于更受折磨,他只能放手了。

  薛家再找上査芷蕊道歉,査芷蕊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流泪了。

  再找王老实,王老实也没说话,只是挥挥手让他们走,他不愿意个他们再说一个字,太累了。

  这件事儿让王老实觉得精疲力尽。

  薛家后来也没再找王老实,只是托姜所长送来了一盘录音带和道歉信。

  这东西其实已经没用了,王老实也没要。

  姜所算是得到了王老实的默认,拍了拍王老实的肩膀说,“兄弟,你是个人物。”然后走了。

  王老实依然在守护着査芷蕊。

  直到有一天,査芷蕊突然站到王老实面前,王老实扶着树艰难的站起来。

  査芷蕊说,“以后别来了,天太冷,会冻坏的。”

  王老实说,“不看到你,我心里不安生。”

  査芷蕊问,“值得吗?”

  王老实毫不犹豫的说,“值得,我不后悔,要是重新来过,我还会那么做。”

  査芷蕊笑了笑,不过她的面容有些凄伶,“别这样了,给我点时间和空间,我想通了就找你去。”

  王老实问,“要是没想通呢?”

  査芷蕊不语。

  过了好一会儿,査芷蕊才说,“我懂你的意思,也能感受到你的感情,可我没办法说服自己,让我自己想好吗,求你了。”

  看到査芷蕊眼里含着泪水,王老实心软了,重重的叹口气,“好吧,你抓住我死穴了,我。。”

  王老实还想说点什么,可却说不出来,如同一块巨石堵在胸口,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

  “老幺,有空吗,陪哥喝酒去?”

  刘彬把王老实扛回了宿舍,也就是他身体好,不然还真够呛。

  喝酒的时候,刘彬说了他找人施压的事儿,王老实笑了,没说感谢的话,就是举起杯子喊着,干杯!

  刘彬知道王三哥的酒量,但是没想到今天王老实醉的那么彻底,那么快,那么的顺畅。

  第二天醒过来,王老实当着全宿舍人的面儿说自己从此戒酒。

  几个人都没劝他,刘彬也大致说了些,他们知道这次王老实心被伤了。

  期末考试结束了,王老实考的还可以,谈不上成绩多好,但是及格是问题不大的。

  他把査芷蕊深深的埋在心里,等待那个虚无缥缈的电话或者人。

  如果理智点,王老实会很清楚,他和査芷蕊几乎走进了死胡同。

  可是,上辈子的痴情让王老实宁愿骗自己,还有希望。

  他不相信査芷蕊心里没有他,多次交往的过程中,王老实能清楚的感觉到査芷蕊对自己的毫无戒心和好感,就差一层窗户纸。

  要不是薛志文事件,王老实相信,他已经抱得美人归。

  重生之后,王老实虽然对査芷蕊依然一往情深,非她不要,可他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把自己变成活死人。

  王老实懂得自己还有家人,有朋友。

  爱情的事儿可以封闭起来,其他的不用,王老实不愿意自己垮掉。

  放假了。

  王老实临走前,到商场里买了不少购物票,然后给刘彬他妈送了一份,给姜所送了一份,给程力一份,还拜托刘彬给那个胡秘书一份儿。

  另外,王老实拿了三万块钱,让刘彬带着自己找到那三个取保候审的兄弟,一人一万,说这是过年的钱,以后有情后补。

  几个人都说王兄弟仗义。

  又买了一个新出的手机给黄庆送去,这次人家是按照圈子的规矩办事儿,若不是如此,才不会管王老实还是黄老实。

  但事儿人家办了,王老实必须有个交代。

  黄庆很自傲的人,也在王老实人走后说,这人讲究。

  刘彬看着王老实花钱如流水般,心惊肉跳,他算是对三哥又有了新认识。

  最后,刘彬开车送三哥去火车站,必须去,刘彬给王老实车钥匙,让王老实开车回家,结果三哥说,“我用不着,你开着吧。”

  临上火车的时候,王老实问,那天见到的小云是弟妹?

  刘彬点头承认了,是娃娃亲,已经订婚了,毕业就结婚。

  王老实说,那就行,这个是给弟妹的见面礼儿,算是后补的吧。

  刘彬拿着一个信封发愣,王老实已经进站了。

  打开信封,是王府商场的购物单,五万整!

  上辈子里,王老实最弱的一项就是人际关系,那时候他人畜无害,家里顺风顺水,也用不着特别硬的关系,自然也就不需要去正儿八经的走关系。

  这一世不同。

  虽然老爸已经顺利当上了兼任公安局长的副区长,但是,要想把手伸到京城来,太难了。

  薛崇起在京城的无奈和憋屈,甚至是屈辱,王老实都看在眼里。

  有薛崇起的例子在前,王老实相信,只要自己一步踏错,薛崇起就是老爸的例子,甚至王老实会怀疑,老爸有没有薛崇起的坚韧和能屈能伸。

  一个县长把事儿做到那个份上,王老实只有佩服,不敢耻笑。

  要是让王老实再见到薛崇起,王老实必然当着面说,你是个人物。

  就如同姜所说王老实一样。

  用钱来维护关系不是最佳方案,可却是王老实能选择的唯一路数。

  这次的事儿若不是刘彬找了他叔叔的秘书,王老实敢打包票,薛志文有机会翻盘,还不小。

  以薛崇起的手腕儿,折腾王老实和査芷蕊不会缺乏手段,哪怕王老实再小心谨慎,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最可怕的就是要日日防贼,那日子还怎么过?

  找老爸和薛家硬抗?不是最划算的办法。

  可人家就一个电话,薛家都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这就是关系。

  对关系理解不深,可王老实相信,日积月累,循序渐进,他需要小心的经营。

  .

  回到家之后,对王老实最热情的不是老妈也不是老爸,而是姐姐王馨。

  第一次给了姐姐五千之后,王老实又在拿到分成之后,给姐姐汇了一万过去。

  姐弟两个本身就亲情颇重,再加上王老实的雪中送炭,王馨自然觉得自己的小弟弟真的正在成为家里的参天大树。

  王老实问,“快过年啦,不领家里来?”

  结果就是王馨给了王老实一个白眼,嘴里迸出一个字来,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