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4章 三十四,三哥,你真阴

第34章 三十四,三哥,你真阴

  从饭店出来之后,一直到人大査芷蕊的宿舍楼下,査芷蕊就没说一句,两人呢,就这么默默的走着。【】

  到了该分手的时候,査芷蕊说,“虽然我并不喜欢那个薛志文,可是,我觉得你的方式也不对,我不喜欢,其实可以用更委婉的方式,这样舒敏会很难过的。”

  王老实说,“嗯,我承认,但是,我无法容忍,也忍不住。”

  査芷蕊问,“你怎么知道的?”

  王老实说,“看出来的。”

  査芷蕊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突然问,“周燕找过你吗?”

  王老实愣了愣,摇摇头,这个问题跳跃性太强,索性说,“我喜欢你。”

  愣了半响。

  査芷蕊咬着嘴唇说,“我还没准备好,我不知道。”

  王老实说,“好,那就等你准备好。”

  査芷蕊上楼了。

  王老实目送她进去,直到査芷蕊出现在窗边,王老实挥挥手才离开。

  出了人大的校门,王老实一脚踹飞了路旁的一个垃圾桶,在路人惊愕的目光中走了。

  .。

  这事儿当然不算完,王老实觉得自己手段不够激烈。

  那个薛志文是个危险的家伙,必然不肯就此罢手。

  而且王老实也不认为自己那几句话就把对方能吓住,若不是场合不合适,王老实会采取更加激烈的手段,但他不想让査芷蕊觉得自己暴虐。

  转天一早,王老实就找刘彬要过车钥匙,让曹博帮自己请假。

  开着车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里转了起来。

  一直到了傍晚时,才在一条不怎么繁华的路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地方。

  进去之后,一屁股坐下来。

  屋里有几个人,有中年人,也有年轻人。

  似乎对王老实的举止感到有些惊讶,他们都愣愣的看着王老实。

  最终一个中年人走到王老实面前,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王老实指着墙上的业务海报问,“你们够专业?”

  中年人没有丝毫犹豫,点头说,“我在这行里干了五年,没失过手。”

  王老实从口袋里掏出一万块钱扔到桌子上,然后再掏出一张纸来,上面是薛志文的名字和现在的身份。

  “我要一切关于他不利的资料,这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二万。敢接吗?”

  大生意。

  私家侦探这个行业还没有浮出水面,但市场的需求已经催生这个行业开始走向繁荣,可拿出三万来调查一个人,这手笔还真不多见。

  几个人根本就不用做思想斗争,这都不接,那还开店干什么。

  中年人问,“多长时间?”

  王老实站起来,说,“越快越好,上面有我的电话,事儿办妥了,给我打电话。”

  见王老实要走,中年人说,“先生,请留步,您还没签合同。”

  王老实说,“我用不着那玩意儿。”

  几个人面面相觑,看着王老实出门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

  关于薛志文这个人,王老实有自己的经验和看法,此人表面上展现出来的东西太完美,那么王老实相信,这小子背地里就不堪到了一定程度。

  要想办一个人,就直接照死里办,王老实不想留着解闷儿。

  毕竟査芷蕊还在传媒学院,还在人大,这小子有的是机会使坏。

  要是冲着自己来,王老实乐意奉陪,也有手段跟对方玩儿,可査芷蕊没有。

  王老实决不能允许薛志文伤害到査芷蕊,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薛志文从査芷蕊身边赶走。

  私家侦探是没有道德底线的,为了钱,他们的节奏都扔到了太平洋,但正是这样的人才能拿到足够震撼的东西。

  要想办掉薛志文,王老实需要充足的弹药。

  .

  “老五你在啊,老幺呢?嗯。让他下楼吧,我有事儿找他。”

  王老实没上楼,直接喊刘彬下来。

  没一会儿,刘彬就晃荡着上了车,能把车开校园里来不容易,也多亏刘彬心思活泛,不知找哪儿的关系弄了一张通行证来,估计是找他妈那边儿的关系。

  王老实什么都没说,扔给刘彬一个包,说,“你的。”

  刘彬打开看了看,一堆钱,一部手机。

  “三哥这是什么意思?”

  王老实说,“给你的报酬。”

  刘彬脸色难看,说,“三哥觉得我不值得交,寒碜我?”

  王老实对刘彬的反应有所预料,淡淡的说,“不是,你那大黄页值这个价码,就十万,买手机的钱是从十万里扣除了,钱就只能给九万三。”

  这样一说,刘彬心里舒服多了,不过他还是说,“三哥,咱不用这个吧。”

  王老实说,“亲兄弟明算账,要不然这兄弟就没法做。”

  刘彬想了想说,“三哥,那我收下了?”

  王老实点点头。

  “我上楼了,钱你自己去处理下,一会儿买点吃的回来,我饿了。”

  刘彬笑嘻嘻的说,“请好吧您呢。”

  王老实上楼,刘彬开车出去了。

  .

  二天之后,王老实在教室里老老实实的复习,准备期末考试。

  刘彬回来,做到王老实旁边,低声说,“三哥,你得罪人啦?”

  王老实没说话,收拾书本,冲着刘彬示意出去说。

  到了楼外拐角处王老实问怎么回事儿。

  有人花钱找道上的,要花了王老实的脸,废一条腿,开价一万。

  找的人恰好是和黄庆关系铁的,黄庆通知了刘彬,王老实和刘彬是一个宿舍的,为了一万块钱,知情不报,以后圈子里做不了人。

  除非刘彬说不参合,那就没问题了。

  王老实一听就知道必然是薛志文,做到这样,实在枉为王老实把他当个对手,层次太低了。

  刘彬说,“我放出话去了,没人敢接活儿,回头我让人把那边儿淘出来,丫的,跟咱们呲牙!”

  王老实拦着说,“别啊,接活儿啊!”

  刘彬迷惑不解。

  王老实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刘彬看着王老实说,“三哥,你真阴!谁得罪算倒霉。”

  又是三天,王老实去见了査芷蕊,没说什么,就是一切在食堂一起吃的晚饭。

  回京大的路上,三个人袭击了王老实,王老实受了伤,然后报警。

  警方本来不打算立案的,这事儿不算多大,也不好抓人。

  可刘彬给所长送了一个红包,然后几箱饮料几条烟扔到所里。

  人家所长为难了,实话实说,这案子几乎就是无头案,除非别的案子牵出来,要不然永远没可能。

  王老实说破不破没关系,要是一个月破不了,他自己销案,绝不影响破案率。

  所长一听王老实明白里边儿的事儿,那就没关系了。

  立案之后的第九天,有人来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