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9章 二十九,那小子必然还有料

第29章 二十九,那小子必然还有料

  元旦到了,一天假期。【】

  王老实哪儿也没去,留在宿舍里看书,昨天上课的时候,古代文学的老师为了教训一个走神的同学,问了一个问题,那个同学没答上来,全班爆笑的场面让王老实心生警惕,他也不会。

  ‘及瓜而代’仅仅是文中一句话,老师让翻译,那同学回答说让瓜去取代。

  老师平静的说,“你觉得瓜有这个智商?”

  一想起那个同学羞愧的无地自容,王老实就觉得自己遍体发寒。

  没多少日子就要期末考试了,在这个学霸遍地都是的学校里,估计考试的时候不会那么让人轻易过关,王老实敢肯定,要是自己考的不好,没有哪个任课老师会让自己轻易过关。

  王老实觉得自己危险了。

  看了一上午的书,王老实心里多少踏实了些,很多内容还是可以看懂的,不过,之前担心是有必要的。

  三号,缴费的日子到了,事关成败的最后关头,王老实就是再担心自己的成绩,也淡定不下来,跑到商学院去盯着。

  万一出现那种报名踊跃,缴费却人迹罕至,那么这个失败就太彻底了,谁也承受不起。

  坐在角落里,王老实足足看了二个小时,才心安的离开,没问题了。

  在商学院门口,一个人拦住了王老实。

  一个女生,模样也是万千中难得一见的漂亮,却透着一股子英气。

  自我介绍也简单明了,商学院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比王老实高一届,算是师姐了。

  “我叫傅颖,有个采访任务,想请你配合一下,耽误点时间可以吗?”

  虽然是询问,也很客气,却又有一种不容拒绝。

  采访?

  王老实觉得奇怪,李维安已经答应过王老实,尽量让自己在这件事儿中消失,淡化处理,怎么可能还采访?

  想来是这位师姐从其他渠道得到了一些事情的真相,自作主张来的。

  王老实说,“感谢师姐的重视,但采访就不必了,不方便。”

  傅颖有些为难了,听到好多同学说起这个王老实的事儿,觉得这是很符合当下宣传主流的题材,她很想作一篇好文章,宣传下大学生的新风采。

  王老实几乎没给她继续游说的机会,就点头笑笑,离开了。

  看着王老实的背影,傅颖忍不住做了几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控制下来。

  这个男生很奇怪,傅颖从同学们口中得到的信息不全,但是,傅颖觉得其中还有没被挖掘出来的深层次问题,不然,他出现的太突兀,也不合情理,肯定还有不为人所知的内幕。

  .。

  王老实撰写的报告被发表了。

  交上去时,说的是领导要看看,怎么就发表了呢。

  发表的事儿王老实不知道,但李维安知道,他特意叫来王老实,递给王老实一本白色皮、红色字,很朴素的一本刊物,还解释给王老实这本刊物的重要性。

  不用解释,王老实也知道,这是内参,家里的那位爹是能看到此刊物的最低一层的干部,处级。

  掀开看了看,王老实头皮发麻,还有领导的批语,名字十分的熟悉,那是大领导的大领导。

  就寥寥几句话,‘很有前瞻性,具有典型的教育意义,应给予足够的重视。’

  这样的评语已经非常的那个了,王老实真害怕了。

  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压。

  王老实说话的语调已经发颤,“李老师。”他就像赚点小钱花花,没想到这事儿折腾出这样的大场面来。

  李维安没有王老实的担忧,相反他在兴奋,非常的兴奋,摆摆手,“不要胡思乱想,是好事儿,这东西不适合流出去,就不给你了,过几天财务那边儿结算完了,把你的那份儿给你,别担心。”

  不担心?糊弄鬼呢,老子的名字在上面呢,王老实对李维安的满不在乎颇有怨气,却无可奈何。

  幸亏说钱就要给了,王老实觉得不能好事儿都让自己占了,平衡了。

  李维安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欣赏的把报告看了又看,心里多少有些懊悔,这文章他修改了一些,把措词比较激烈的部分给改掉甚至删掉了。

  编者按里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儿,人家都说画蛇添足,可李维安怎么觉得自己有些反着来,是个拆地基的。

  要是不改,是不是会更好些?

  一个全国有名望的学者胸襟还是有的,李维安些许的懊悔很快就被忘掉。

  不一会儿,秘书就敲门进来了,送来一份会议通知,三部委联合研讨会,会议三天,参会人员除了三部委之外,还有副总理,以及华夏多个省份主管经济的领导。

  级别相当的不低,李维安这些年来参加过无数此类的会议,但从来没有那么多实权领导。

  看完了通知,李维安激动的无以复加。

  要仅仅是参加会议,他不新鲜,重要的是,会议的第一天下午,内容就是经济学家李维安教授就入世问题进行研讨报告,换个通俗的提法就是给这些领导们上课,讲的就是入世问题。

  内参的威力出来了。

  大领导要重视,怎么体现,这就是。

  什么是教育意义,主要作者来讲课就是教育意义,把全国相关的主要领导都召集来,加上一个副总理,相当的应景儿。

  可很快,李维安心里不踏实了,不是他没有学识,如果仅仅是把报告里的内容讲了,怎么证明他李维安的前瞻性?

  不够,还要加点更开创性的东西。

  否则,人家把报告读透彻了,足以理解了,报告本身可没什么了不得的深度。

  以李大教授的人生阅历判断,那小子肚子里必然有料,李维安抄起电话给文学院打过去,找王老实。

  等了半个小时,文学院办公室回电话了,王老实找不到,很客气的样子,‘李院长,要不等看到他再让他回电话?’

  李维安同意了。

  从包里掏出自己的新设备——移动电话来,李维安第一次觉得这东西其实很有必要。

  找来秘书,告诉他去拿一部移动电话,给王老实送去,然后让王老实来院里。

  秘书同志惊愕万分,移动电话是上级分配来的,一共也没多少,学院里的领导们按级别发了几部,还剩下两部,那是机动用的,这就给了一个学生?

  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