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1章 十一,祸根还是王老实

第11章 十一,祸根还是王老实

  “这是很严肃的事儿。【】”王嘉起同志说话毫不含糊。

  事儿就是这样,高考成绩会很快下来,不算查分,就是分数通知书,还有大学录取通知书,那都是无法作假的。

  王老实会傻到拿高考分数作乐?

  绝大部分人不会,但不代表所有人不会,侥幸心理也好,混的意图也罢,总有人以身试胆。

  工作中也是,得过且过,混一天也是好的,不少人就这么把自己一辈子给浪费了,仅有的信任和人品也糟蹋光了。

  王嘉起同志好歹经历丰富,见多了这样的人。

  按说他不该怀疑儿子。

  问题是,以王老实之前的光辉历程,让他相信王老实的660分,实在困难,哪怕王老实说个四百**十分,他也就认了,660!他可真敢。

  李梅也有这心思,她对儿子是抱有希望的,但决不能是这样的。

  “儿子,说实话,到底多少分,爸妈能害你?告诉妈,妈保证不让你爸打你!”

  王老实哭笑不得,拿出自己记录答案的文件袋,大部分答案他多誊写在上面了。

  “这是我考试时抄下来的各科答案,都在,您有功夫自己对着答案算吧,我是饿了。”

  “我来!”

  王嘉起同志勇敢的担负起重任,投身到算分的大业中去。

  这也是被逼急了。

  王老实给出的路数漏洞颇多,带答案出考场是惯例,但考场纪律上是不允许的,监考老师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真较真儿,都算作弊。

  可莘莘学子们不容易,一考定终身的压力下,一些无伤大雅的东西还是会被轻轻放过。

  王老实带出来的也只是一些选择题和填空题,主观大题是没办法的。

  当爹的自然也明白,可客观题的分数算出来,大体也差不多了。

  其实若是处心积虑,王老实还能做更多,当然,父子之间要是到了那个份上,就没意思了。

  心里大半儿是相信了,也觉得之前王老实说的置气之说。

  人就是这样,总是希望把事儿忘好了想,尤其是对自己有利的时候。

  对儿子的厌恶占据了王嘉起好多年,可儿子在关键时刻的争气,让当爹的满心高兴。

  “孩子他妈,拿酒来,今儿跟儿子喝点。”

  李梅心里的阴霾一去,同样容光焕发,平日里对酒管得严,今儿根本就没任何阻拦的意思,直接转身去拿酒。

  王老实真心不想喝酒,可拗不住老妈老爸高兴,就陪着喝了点。

  下午,王老实又去了学校打探消息。

  可惜,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找了一个ic卡的电话亭,给班里的同学打电话,旁敲侧击的找査芷蕊的下落,同样没有。

  又去了趟医院,查无此人。

  王老实不甘心,重新回到学校,还特意买了两包好烟,塞给门卫,问上午的救护车是哪个医院的,顺着这个找还靠点谱儿。

  “区医院的,直接送人民医院了。”

  这个消息让王老实心里一沉,必然是病的不轻,不然怎么可能转送市区医院。

  忙碌了一下午,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王老实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回到家,老妈还在厨房里忙活,王老实强打精神,这时候不能让父母看出自己的情绪来,要不然好不容易安抚住的家又要起波澜了。

  王书记和李梅同志兴致勃勃的开始和王老实商量专业的事儿。

  王老实说,“子承父业吧。”

  李梅不同意,“国际金融这个专业多火啊!”

  王书记沉吟半响儿,“就中文吧,将来的事儿谁也不好说。”

  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专业这东西看起来重要无比,但是到了一定的层次,真的不是多重要,尤其是文科的学生,无论任何专业,其实就是没专业,不像理科生那样。

  选专业不过就是对将来就业有影响,可事实上,现在的社会上,除了一些专业性非常强的岗位,其实专业的东西已经无法衡量一个人是否能胜任了。

  尤其是文科类的。

  在王老实看来,硬生生的在高中就分出文理科来,本身就是一个扯淡的事儿。

  那么老早就让一个人选定了这辈子,而不是更成熟的时候,对人的一声影响非常大。

  这一点上,王老实赞同国外的一些做法,到了大学,二年之后再根据自身的素质和兴趣选择专业,那靠谱儿的多。

  不过,现在他也没办法,只能先选了。

  上大学,王老实没觉得是个多重要的事儿,就算上辈子浑浑噩噩的,他也有着巨大的信息量,将来想要赚钱,他有很多方式,进什么排行榜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太危险。

  让自己衣食无忧,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拿得出来,王老实觉得就足够了,更多就是数字上的差别,没意义。

  进体制也不是王老实想要的,上辈子的办公室茶水喝够了,也寂寞够了。

  ...。。

  武警总医院里,査芷蕊坐在床头,神情有些落寞。

  估分的成绩让一直骄傲的査芷蕊无法相信。

  可那又是事实。

  査芷蕊的父亲没在,只有妈妈章敏陪着她,不时的安慰自己的女儿。

  这个分数在很多学生看来已经是高不可攀,但在査芷蕊这就是一个失败。

  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京城大学,没有给自己任何余地。

  但是,590分,上京城大学是要靠运气的。

  整个滨海京城大学文科录取的人数最多也就三十个。

  査芷蕊相信,自己这个分数想要挤进去希望有多渺茫。

  这次病的不是时候。

  上次无意中偷听了王老实和周燕的谈话,査芷蕊心里就有了心思。

  尤其是到了晚上,她翻来覆去的总睡不好,加之高考的压力,在临考前,她感冒了。

  一开始没当回事儿,也没敢吃感冒药,更没有告诉当医生的妈妈。

  她知道感冒药会让人昏昏欲睡,那更无法发挥出平时的实力来。

  査芷蕊觉得自己可以咬牙顶过去,不幸的是,考试开始后,她就发烧了。

  状态一下子就没了,以至于最后一科结束后,直接昏倒。

  考场外的査芷蕊爸爸吓坏了,幸亏他还有点担当,关键时刻没慌,直接给当医生的妻子打电话,半路上把女儿送到了妻子的医院里。

  总算是没大碍,可査芷蕊的高考砸了。

  “蕊蕊,其实人大也不错的,不比京大差.”

  査芷蕊听了,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