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四,缺了大德的王老实

七百六十四,缺了大德的王老实

  “瞅瞅三哥要上啦,真有模样,挺像那么回事儿啊。”

  “那当然,别的还成,就是头型差点,不够亮。”

  “快拉倒吧,谁都跟你一样,弄得跟狗舔的似地。”

  “滚,你丫就是嫉妒我头发好。”

  “哎,别闹了,三哥要说话了。”

  会场最里边儿,几个没溜的货凑在一块儿欣赏王老三的演讲,不过他们几个素质实在有限,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

  论穿着打扮,个人模样,都不给华夏丢脸,可怎么品他们都像二流子,一些特上档次的人都离他们远远的,心里埋怨组织者,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当然,这些人也就敢心里想想,既不能说,也不能表现出厌恶,让人发现了,就是一桩罪过,谁都能看得出,这样的货就不是什么普通人,惹不起,别给自己招灾,聪明人都明白。

  上台讲话的人很多,时间有长有短,说的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全在为世界和平担心,同时也呼吁关注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有个活宝实在憋不住,小声说,“操那么多心干嘛,整天瞎嚷嚷,有能耐你来点实在的,装逼犯。”

  “嘘,到三哥啦。”

  主持人感谢完上一个,等礼貌的掌声停歇,介绍下一个,“下面,请世界知名人士王落实先生致辞!”

  “我勒个去,世界知名人士,哥几个,我怎么想乐啊!”

  “滚一边儿去,憋着。”

  跟其他人光鲜的头衔相比,王老实这个知名人士算是委婉了,本来王老实就打算报个名字就够,可人家不同意,最后鼓捣出个知名人士来,从总体来说,也不算过分,这些年王老实也算名至实归。

  一听王老实要讲话,都竖起耳朵等着仔细听,哪一次王老实公开讲,都会引发全世界大讨论,然后就带动某一方面的蓬勃发展,知名就是这么来的。

  可谁也没想到,王老实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都站到话筒前了,他还在思索呢。

  别人一张嘴,都是什么尊敬的谁谁,尊敬的什么主席之类的敬语,王老实这货就不同寻常,“大家好,我是王落实。”

  “华夏是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历经荣耀与苦难,过去百年间,我们从贫穷落后到繁荣昌盛,从山河破碎到强大统一,华夏儿女书写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复兴画卷,向世界交出了一份优秀的“华夏答卷”。”

  现场所有人都懵啦,这是怎么个节奏,听着咋那么不大协调呢,话是好话,却别扭,时机似乎不大对,还有从你王落实嘴里冒出这样的话也不和谐啊!

  “在实现“华夏梦”的历史征程上,我们已经取得了令人振奋的伟大成就。但。奥运会是见证这一目标的盛会,世界也将因为华夏名族复兴而发生颠覆性的改变。必须清醒看到,距离实现民族复兴的目标,我们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说完,王老实微微欠身,示意自己讲完了,该鼓掌了吧?

  全场一片寂静。

  王老实恨不得捧着话筒嚷一嗓子,“可以鼓掌啦!”

  好在主持人素质够高,赶紧带头鼓掌,“感谢王落实先生精彩演讲。”

  会场里的人终于回过味儿来,热烈的掌声响起,还经久不息。

  就是组织者中的几个领导冒汗了,尼玛,缺了大德的王落实,你丫倒是痛快啦,大帽子扣下来,可后边儿还有领导呢,你把话说那么漂亮,领导怎么开口啊。

  王老实可没这个觉悟,一看掌声到了,自己使命完成,挤出点微笑来,象征性的点头致意,转身就走,哪管别人死活。

  几个等着看王三哥的货,也不是傻子,打小就受熏陶,自然懂得后边儿难处,“卧槽,三哥是不是太狠啦!”

  说这话的人得了好几个白眼儿,明白就成了,何必说出来呢。

  只有李璐这傻丫头,等王老实一下来,就凑过来,伸出大拇指来,“老板,说的真好!”

  王老实笑笑,他自己干了什么,他自己最清楚,他还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扭头看那位陈姓领导,估计脸色不会好看。

  有个气势特贵气的中年女人,此人就是吴楠悦她姑,她听完王老实的话,惊讶万分,强忍着没乐出来,这浑小子,真够可以的,原来她还担心王老实耍什么脾气,等到这会儿,她算明白了,方式很特别,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不能说人家跑题儿,扣得紧着呢。

  也不能说歪,正能量满满的。

  绝对够漂亮,怎么听都觉得提气。

  吴局长这会儿想的不是王老实说话合适不合适的问题,而是在仔细咂摸滋味儿,他觉得王老实这段话很多提法很有意思,“华夏梦”这个说法绝对能够成为华夏级别的。

  她不禁又多看了王老实几眼,此刻已经有不少人凑合到了他跟前儿,估计都是捧臭脚来的,以前知道这小子聪明,有天赋,那是在其他层面上,可没想到他还能这么政治,不简单啊,可惜了,就是跟楠悦对不上眼儿,要是------,吴局长不免心里暗自叹气。

  陈姓领导的讲话草草的,没怎么展开,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位老同志很能说的,一般没半个小时结束不了,就算说完,还总喜欢补充两句,今儿不介,不到二分钟,神速。

  而且都看到,他脸色不太好,因为这个活动性质不同,他是努力挤出来的笑容。

  反正表面上没出纰漏。

  几乎没个重要的类似活动,为了彰显逼格,都会搞一个慈善拍卖,哪怕这是个答谢酒会,也没免俗。

  王老实其实一点心思都没有,凑那个热闹干嘛,他就打算耗完时间,赶紧走,几个没溜儿的货已经商量好,一会儿完事儿找地方热闹一番,这里就显得没滋没味儿。

  很快工作人员给王老实送来了一个小牌子,王老实没接,示意李璐拿过去。

  远处,从休息室里出来的*一伙儿,尤其是阴沉着脸的*,看向王老实的眼都能冒火,恨得那叫一天地悠悠。

  本来还有人打算到王老实跟前儿套近乎,就因为那几个二流子货,都不敢过来了,王老实乐得清静。

  “三哥,我怎么瞅着那*不大对啊?”

  王老实头都没抬,淡淡的说,“随他折腾,蹦跶起来也飞不高,上不了台面儿的事儿不光他会。”

  酒会现场变得热闹起来,拍品一个个展示出来,举牌的此起彼伏。

  都是经验丰富的人,也没人敢在这里装逼斗狠,一般也就象征性的举举牌,到了合适的价格就可以。

  拍品也五花八门,什么玩意儿都有,其中一项是与某位天后级歌星一起献唱,尤其是那位天后大人笑吟吟的站到了台前,不说别的,光那个打扮就引人想入非非。

  按说今天来到这里的人不大会在意某个歌星,可没想到捧场的人真不少,竞争激烈的有些失控。

  这位天后,据说跟某位关系非常不一般,没人知道是不是确有其事,空穴来风也不大容易,谁也说不准。

  那几个货都知道什么猫腻,闭嘴不言。

  王老实也知道为什么,他懂什么话不能说,自然也只是看着。

  倒是李璐不明所以,悄声问王老实,“怎么会这样?”

  王老实瞅了她一眼,若有所指的说,“传言有时候无所谓真假,只需要表明积极态度就行,哪怕是假的,也值了。”

  李璐说,“没明白。”

  王老实摆了下手说,“那就别明白,有时候太明白了活着累。”

  李璐吐了下舌头,说了声,“哦。”

  最终这个特殊的拍品得手者是*,他可是下了血本,花了大价钱。

  音乐声响起,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曲,*的嗓子也不算忒差。

  有人家天后带着,也像模像样的。

  一曲唱完,掌声四起,捧场的人非常不少。

  从*的行为看,或许那个传言未必就假啊。

  拍卖继续。

  气氛也回归正常。

  王老实突然问,“这钱捐给谁啊?”

  李璐回答的快,“联合国难民署。”

  王老实点点头说,“倒也应景儿。”

  他已经注意到,附近不少人都奔他这儿看,意味明显,顶着首富的名号,这样的场合不拍点东西不合适吧,自打开始以来,那个小牌牌一直就在李璐手里拿着,没举一次。

  王老实脑子再二,也明白了啥意思,本来不打算凑热闹,可一想怎么也是公开活动,不拍点什么来,显得咱王老板有些扣,他倒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问题是某些人需要他撑着点。

  这时,一直拉着的幕布被拉开,一辆精致的奥迪跑车露出真容,人家这赞助商当的,太特么值了。

  主持人说这是最后一件拍品。

  起价倒是不高,只要五十万。

  王老实瞅了一眼李璐,说,“拍下来吧。”

  李璐愣了下,她本以为就这么过去了,大老板突然改了主意,不过她还是很高兴的,至少能够举举牌。

  她低声问王老实,“王董,底限是多少?”

  王老实摇摇头,这要是艾碧涵在,肯定不问,“没有底限,拍下来就是。”

  嘶,李璐暗自吸气,果然还是大老板,说话底气就是不一样。

  主持人已经介绍完,每次加价一万。

  “50.”

  “51.”

  “52.”

  “----”

  “60.”

  “61.”

  举牌的速度很快,价格也一路飙升。

  王老实是又好气又好笑,这李璐就跟没事儿人似地,傻傻的看着别人举牌,她自己愣是没动,就捅了她一下,“差不都该出手了,还等什么?”

  “哦。”李璐慌了一下,她真没经过这个,实在有些不大适应。

  “6.”

  李璐举牌了。

  主持人立马兴奋起来,他可是一直在关注王老实这儿,盼着土豪出手呢,总算没白等,举牌啦。

  “王落实先生出价六十八万!”

  王老实一听心里那个气啊,尼玛,合着就等我呢,别人都没指名道姓,到了我这儿,整的明白儿的,说白了,架着你出手。

  不过也有好处,一听王落实出手,大部分人都熄了火,一想跟王老实争,心里就发虚。

  李璐又举了四次牌,其中一次是没人再举牌,她自己有些慌,自己又抬了次价儿,全场都发出善意的笑声,连王老实都没忍住,拍了李璐一下,意思是咱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践啊。

  明白过来的李璐脸臊得通红,要不是心里素质好,早就找个缝儿扎进去,打死也不出来了。

  最终,没有任何悬念,王老实的意志得到了完美体现。

  89万,王老实拍下了这辆车,工作人员送上了一把老大的钥匙,大众真够不要脸的,为了抬高他们的品牌,什么招数都用上了,以后宣传的时候肯定会说,我们的车好,你看连大富豪王落实先生都抢我们车!

  没人这会儿跑王老实这儿来要钱,要也没有,都是以后办,反正有头有脸的,谁也不会为这几个钱反悔,做那没皮没脸的事儿。

  酒会终于结束,算是圆满成功!

  往外走的时候,不是冤家不聚头,王老实又碰到了*这货。

  两边儿都是一帮一伙儿的,挤在门口儿,*停住脚步,打算放几句狠话再走。

  可没成想,本来王老实比他略慢些的,他一停,王老实直接挤了过去,扬长而去,把个*大公子给郁闷的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远处传来王老实肆意的笑声,*捂着心口,差点直接喷出血来。

  离开的时候,依然是礼宾车相送,引导员眼尖,看到王老实带着李璐过来,一路小跑过来,她可是经历过刚才的,不敢再出什么幺蛾子,他们很顺利的回到接待点,回到自己车上,王老实才觉得彻底放松,一把扯下领结,嘟囔着说,“这洋罪受的,可算完了。”

  李璐掩着嘴偷偷的乐。

  艾碧涵问,“王董,我们直接回去?”

  “不,跟钱四儿联系,大伙要聚聚。”

  李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只能偷偷的瞄着王老实,盼着老板说句话。

  效果不错,王老实注意到了,说,“你要是没事儿就一起去。”

  李璐指了指自己的晚礼服,说,“我得换下衣服。”

  那意思就是想去。

  说完了,李璐脸就红了,她自己都没想明白,为啥就这么顺溜的说出来了。

  王老实看了她一眼,说,“那就先回去换,我这一身也不舒服。”

  李璐大大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