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五十六,万事皆缘法

七百五十六,万事皆缘法

  readx;林家。

  王老实正在厨房里跟着忙活,他带来不少干货,得归置起来,这都是在黄边,曹仓舒给准备的,那货因为有项目,加上京城去的,与当地关系处的不错,弄了不少好东西。

  邵丽心里不好受,每次王老实来,她都暗自可怜自己闺女命薄。

  “这个放哪儿?”

  邵丽拉回思绪,指着高出一个柜门说,“就那个柜子。”

  有点高,王老实搬了个凳子,爬上去放,说,“搁这么高,回头儿拿的时候得小心,要不我给找个放心的保姆来?”

  邵丽笑呵呵的说,“算了吧,我还没老到那地步。”

  倒也是,还不到六十,才五十出头儿,在联合国还算中青年呢,王老实没接茬儿往下说,再多了,恶心人不是。

  “对了,晚上别走了,你爸说他带酱货回来。”

  本来打算坐一会儿,说说话就走,王老实一听,立即变了主意,说,“那行,我待会儿出去趟再回来。”

  邵丽问,“还有要紧的事儿?”

  关上柜门儿,王老实跳了下来。

  “慢着点,别摔着。”王老实动作有些笨拙,看得邵丽心惊肉跳。

  王老实顺手拿起抹布,擦了下凳子,笑着说,“哪儿有什么要紧的事儿,琢磨着去刘彬家送点东西。”

  邵丽是知道王老实交际圈儿的,她不反对王老实交好一些关系,随着老一辈儿的人逐渐离世,邵丽大妈能更清楚的看清这个时代,“也该走动走动。”

  回到客厅,邵丽给王老实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说,“黄边的事儿我也听说了,你做的对。下边有些人太不像话,党纪国法全不顾,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王老实就嘿嘿的乐,没吱声,糟心的事儿还是少说,平白惹邵大妈生气,何苦呢。

  坐了一会儿,王老实说,“过一段时间,我打算把子琪的坟迁回来。”

  邵丽浑身一颤,两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眼圈已经泛红,嘴唇哆嗦着说,“能行了?”

  王老实要迁坟,邵丽是知道的,也知道困难所在,作为老一辈的人,她太清楚王老实将要面临多大的阻力,所以,她从来不问,也不愿意催。

  确实难。

  王老实没敢直接跟家里说,只是故意说一个朋友办这种事儿,试探家里的反应。

  人家王嘉起人生阅历丰富,儿子一张嘴,他就知道后边儿透着什么意思,很明白儿的告诉王老实,“从咱家说,你做的对,也应该这样,我和你妈肯定没问题,但从王家那儿,我奉劝你一句,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

  当时,他心里就凉啦!

  也许是心疼儿子,王嘉起终归还是有思想,有觉悟,更有胸襟,起身从书柜里拿出一副地图来,摊开放在桌子上。

  “咱家有记载的坟地,一共有二十三个,你来看,这里是历史最早的,还有这里——”

  一开始王老实这个蠢货当作老爷子教育自己,让自己牢记王家宗史来着。

  慢慢的,他琢磨出不对来,或许不是这个意思,老爷子这是鼓励自己重新开个坟茔之地?

  这个念头一直在王老实的脑袋里绕来绕去。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王老实问他爹,自己要是不进祖坟行不行?

  王嘉起可能是隔着电话,实在不方便抽他,没好气的说,“等我死了你再说!”

  然后直接挂断电话。

  也许是怕伤了父母的心,王老实没再敢提一个字儿。

  但是,他也没闲着,很认真的咨询了一些专业人士,了解了些情况。

  直接买公墓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国内不具备他想要的条件。

  国外可行,但终归不是落叶归根,新西兰那地方就挺好,但还是要回来。

  还剩下最后一条路,自己办个公墓,连着自己带林子琪,甚至后来人都进去,专门划出一片区域来。

  若要办,条件略微苛刻了些,首先必须与民政部门联办,这不是问题,王老实有信心办成这个事儿。

  第二就是选址,王老实不想距离前苏太远,但办公墓必须是荒山或者荒坡以及贫瘠山地,这就难办了。

  滨城所处平原,找这样的地方几乎没有。

  纯按照政策走,王老实就一丁点希望都没有,也就是王老实这货实在没溜儿,某些不核心的事儿上,他一般都选择变通。

  具体如何办,他也只是有个大概想法,还不到实施的时候。

  邵丽如此激动,更让王老实下定决心把林子琪迁回来,“有眉目了,估计也就一两年的事儿。”

  一两年,等的起,邵丽心情好了不少,看王老实的眼神也更柔和了些,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不急,我不急的。”

  可能是不放心,她还特意叮嘱王老实,“别为这个跟家里闹不高兴啊!!”

  王老实笑呵呵的说,“您放心,肯定不能够。”

  他是被邵丽赶出来的,意思是快去快回,她要再去趟菜市场,买点好吃的,显然,对这个便宜女婿要好好的犒赏。

  在家门口分开的时候,王老实音乐听见邵丽给林国栋打电话,别的没有,就一句,“买正阳斋的——”

  ※※※

  在刘彬家,王老实就坐了几分钟,一大家子,就小云自己带着孩子和保姆在,把东西送上,问候带到,王老实就直接离开。

  就这么着,王老实一下午转了好几家,都是一进一出的事儿。

  一路上,他都在犹豫,吴楠悦那里去不去。

  按说该去。

  可是吴家现在地位不同,王老实怕自己去了落褒贬。

  人啊,就不经念叨。

  他还没想好,吴楠悦这妞儿的电话就到了,“听说你满处送礼呢,有我家的没有?”

  这特么的谁啊,嘴那么碎?

  王老实想了一圈儿,有一个算一个,都有嫌疑,既然问了,那就别想其他的,一点脸皮都不要的说,“要是我说没有,回头还不让你絮叨死我,最后一份是你家的,正在路上呢。”

  吴楠悦果然满意了,说,“你到哪儿啦?我还得二十分钟到家。”

  王老实看了一眼外面,车流滚滚的,一时也分不清是哪儿,就说,“行,你别着急,慢点开,我这儿估计得时间长一点。”

  这货说谎了,等他问清楚自己的位置,闹了半天,用不了五分钟就能到。

  问题是他压根就进不去,全是禁行路段,没辙,王老实让车绕圈去。

  京城的路太有特色,只要鉴定的右拐,基本上都能回到原来位置,前提是别遇到事儿。

  王老实原本很顺利的一下午,到这儿运气用完。

  路过一个小区门口的时候,从小区里突然冲出一辆车来,而当时路上车很多,王老实的车也就跟着车流慢慢前进,根本没地方躲,也来不及躲。

  咣!

  那辆车直接撞上王老实的车!也就是他的车还算有份量,没翻,可以被撞出去老远,有接连跟好几辆车来了个亲密接触。

  王老实坐在后座儿上,几乎跟摇元宵一样,头破了,****也传来剧痛,差点疼晕过去。

  保镖们顿时忙活起来,开车的小郑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艾碧菡也没动静。

  小朱忍着痛喊王老实,“老板,忍着点,千万不要动。”

  王老实知道自己受伤了,什么程度不好说,“知道了。”

  路面上顿时挤成一锅粥,在这样的路上,还能出这样的车祸,实在不容易。

  围观的人都在指指点点,很多人脸上都是幸灾乐祸,更有兴奋在里面。

  肇事的是一辆吉普,很皮实抗撞,开车的是一女的,她的情况更惨,满脸都是血,已经人事不省。

  这地界是重点管控区域,没多久,警察就到了,疏导交通,勘察现场,救护伤员,一点都不乱,显然平时没少练。

  警察也注意到王老实这边儿的架势,哟,十来个一看就知道干什么的围着,再看几辆清一色的车,明显是个有钱人。

  可惜,有钱在这里实在不算特点,警察依然是根据自己的程序在处理。

  艾碧菡恢复的最快,她系了安全带,就是刚才有些懵。

  王老实在疼晕过去之前让她通知蒋小西,别的嘱咐没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