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五十四,让他们继续作

七百五十四,让他们继续作

  郑可爽几乎一夜没睡,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

  **回到自己房间里,同样没闲着,弄了一杯红酒,站在窗前眺望深夜里的黄边,有时候,想到美的地方还特意仰头看看天花板,那个不知道在几楼的王八蛋,你给我等着。

  其实王老实也没睡。

  他在收集消息。

  为了保证安全,他没用电话,而是通过一个邮箱,艾碧菡收集整理后给自己发过来,说的也没多明白,含糊其辞的,看完就删掉。

  总的来说,情况还不错,跟王老实预料的差不多,那些大人物们不想生事儿,就算有人试图挑事儿,也换来一顿臭骂。

  王老实别看嘴硬,说吴楠悦带来的话不着调,可艾碧菡只在滨城耍了花枪,子弹上了膛,没击发!

  打出去的拳头最没有威力,只有收回来的才是威慑,王老实一直这么认为,刨除冲动因素,他这次玩儿的很到位。

  如果艾碧菡第一时间弄得世界皆知,后果可能比现在要乱,各方云动,不符合大势。

  华夏讲究的就是势,逆势的后果就是自残,王老实没那么二,他只是因势导利。

  倒是自己在餐厅里那张照片传的很快,才几个小时,华夏大地上就一片热议。

  标题就是:原来他就在我们身边!

  按照传递过来的消息,自首一事儿王老实办得相当漂亮,好几个人都称赞有加。

  有几波人异常活跃,在王老实预料之中,尤其是他最关注的周兴甫,几个小时里,接连与十几个人见面,说什么不重要,知道他没有绷住就足够。

  最意外的就是**,还以为这货得消停些日子,没成想,这二皮脸货还特意跑到黄边来,真是闲得蛋疼,还有那个郑可爽,死鬼级别的,王老实都懒得搭理那玩意儿。

  也是没办法,人家老子牛掰,不是时候啊!

  王老实高兴的就是这俩货竟然傻不拉叽的跑到黄边,还特么的凑到一块儿,哪怕他们就是什么都不干,也足够了,完全是意外之喜。

  有了这两个傻货的配合,王老实觉得自己剩下的什么都不用做,坑都不用接着挖,直接置身于看热闹的位置上。

  没有比这个更爽的啦,王老实第一时间打了电话,告诉艾碧菡,取消所有的行动计划,黄边的事儿结束。

  然后又给唐唯发了短信,“准备好钱,明儿买房子去。”

  唐唯回,“------”

  他还骚扰了曹仓舒,“我明天去买房子,你都大老板了,不给打个折?”

  曹老板回,“------”

  跟靳玉玲聊天的时候,王老实把自己一些算计都说了,靳玉玲听得两眼发直,忍不住说,“我说,你累不累啊?”

  王老实这货一点都不谦虚的说,“没办法,这也算咱的一技之长,人尽其才而已。”

  靳玉玲起身离开返京前,说,“你就这么作吧,老天爷说不定就收了你去。”

  王老实不以为意,送她走,还成心说,“看吧,领导们还指不定得夸我懂事儿呢。”

  ※※※

  黄边旅游季节时特舒服,到了冬天好像正坐城市都进入半休眠状态,后半夜更静的玄乎。

  大院里,六号楼二楼书房,陈泽诚是说啥睡不着。

  从其他渠道里得到了不少信息,陈泽诚大体上知道自己算是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儿,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正如各方猜测的那样,陈泽诚不用发愁了,结尾已经模式化,只剩下完成。

  唯有一个老朋友告诫他,王落实那小子记仇,属于坑死人不偿命,还带不死不休的,你小心点。

  搁在以往,陈泽诚要是听了这样的话得笑掉下巴,没听说当官的害怕一个商人的。

  但这个王落实实在不一样呀,这货坑了太多人。

  陈泽诚这儿跟自己较劲反思,京城里有人在摔东西骂娘。

  郑璥熬到今天实属不易,大权一朝在握,他才发现自己更战战兢兢不敢自得。

  他的位置很关键,谁都不能小觑,却都来自大领导,晚上的时候,就在大领导的办公室里,领导突然冒出一句,“要把牢政治方向,强化组织意识,时刻想到自己是组织的人,时刻不忘自己对组织应尽的义务和责任,相信组织、依靠组织、服从组织,自觉维护组织的团结,郑璥同志,你我共勉!”

  没来由啊?

  他瞬间回答说,“我一直牢记于心。”

  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一顿忙活。

  通过了解,他才知道事情这么复杂,关键是自己儿子跑到黄边去了,不说做了什么,人去了就是实质问题。

  眼前犹如一团迷雾,郑璥从头到尾盘算了几圈儿,得出了一个结论,自己过去的某些所作所为,可能引起了领导的警惕。

  想到这儿,郑璥一身冷汗。

  几个事儿,一是对老家某些人事任命的干预,二是自己弟弟生意上的照拂,三是与张------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这些领导知道了多少?

  不寒而栗。

  另外,郑璥想到这件事儿的关键人物王落实,按照常理说,那绝对是一个突发事件,到现在都没有二十四小时。

  短短时间里,那个小屁孩儿能做多少事儿?还有,难道那家伙对自己的某些问题知道的一清二楚?

  还是巧合?

  摸爬滚打了一辈子,郑璥绝对不会在如此重大问题上相信什么偶然和巧合。

  ※※※

  漫长的一夜过去,市民们为了生活又开始了忙碌。

  还是那个菜市场,一天前还跟袭击过一样,现在重新恢复了原有的摸样,照样是小贩们把摊摆到了路边儿,大声招揽着生意,就如同过去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远处停着一辆执法车,几个执法队员坐在车里没精打采,丝毫没有过来干预的迹象。

  王老实一大早就去接了唐唯,唐唯两个黑圆圈说明她昨晚没休息好,而王老实还没心没肺的嬉皮笑脸,拿人家曹老板找乐子。

  小朱等六个人都放了出来,每人交了2000元罚款,别的什么都没有。

  黄边警局没有给他们上手段,全须全影的出来,着实不容易。

  王老实心说这陈泽诚是个人物,心里叹息他跟错了人。

  “先回去洗洗休息,别的我交代你们李总。”

  六个人喜滋滋的离开,根本不用交代,李铁军就在一旁站着呢,老板啥意思要是不能领会,他就真找块豆腐撞死拉倒,老板在奖励上从来就没小气过,不过就在警局里聊了一夜,算个啥啊,咱老板真没的说。

  重新进入售楼中心,那个报告王老实行踪的经理满脸放光,大老板都来了,这次算是立了功,愈发的热情周到。

  说起王老实跟唐唯选的房子,曹老板才看了一眼,立马不干,说,“这房子哪儿成啊?又不是没别墅。”

  他这大嗓门儿,整个大厅都震,除了他们还有别人看房呢,几个正忙前忙后赔笑脸献殷勤的售楼妹纸都快哭了,冲您这句话,房子还能卖给谁呀!

  果不其然,几个看房的脸色都有些变化。

  王老实拉了一把老曹,使了个眼色,心说你个二货,我用得着你给推荐房子,特么的不知道啥叫情调。

  曹仓舒愣了下,还是糊里糊涂的说,“面积太小了,不合适吧?”

  人家唐唯大气,别看老曹刚才那话挺欠抽的,可她不生气,笑着说,“就是个落脚的地方,图个方便,太大了没必要。”

  曹仓舒还要劝,王老实心里那个气啊,这货今儿惯了什么猫尿,一点都不伶俐,冲唐唯说,“你去交钱办手续吧,我跟老曹说会儿话。”

  曹老板根本没明白过味儿来,还上赶着说,“别啊,我来------”

  王老实直接拦住他,说,“走、赶紧走,给我弄点茶来。”

  得亏人家那经理活泛,很职业的说,“曹董,您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办。”

  老曹不放心的看了看她,还没等说话,就让王老实给拉走,王老实还埋怨他,“我说老曹,你说我还差那点钱儿?”

  “不是钱的事儿,搁我老曹这儿还花钱,以后我没脸见人呀。”

  尼玛这是病,王老实反驳说,“搁我这儿不花钱也是病!”

  曹老板不敢再说什么。

  唐唯掏出卡跟着人去办手续,王老实和曹仓舒到了休息区,很快有人端上了茶点。

  “王董,事情就算完啦?我怎么看不明白啊。”老曹心里憋着话,一坐下就压着声音问起来。

  王老实掏出电话看了一眼,同样小声说,“不完?你还想咋地?”

  “王董你哪儿受过这个?不声不响的,我------”

  王老实端起茶,远远看着唐唯美滋滋的刷卡,回过头来说,“这事儿从一出来,就不在黄边,得看上边儿。”

  说着,他的手向上指了指。

  “京城?”

  王老实微微点了下头。

  曹老板心里翻转了好久,想不明白,没听说京城有啥动静啊。

  王老实就知道这货没那本事一点就透,看在自己人份上,又继续说,“借着这次事儿,让一些人跳出来,领导们可以看清点脉络,心里有个谱儿,懂啦?”

  曹仓舒坚决的摇摇头,实诚的说,“不明白。”

  远处,刷完卡的唐唯转过身来,冲着王老实伸出两个手指,意思是刷卡成功,脸上笑成一朵花儿。

  王老实也回应个笑脸,然后说,“现在不明白就对了,过个五六年,你就明白喽!那时候,我们在城楼看戏,惬意舒服。这会儿啊,让他们继续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