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四十一,顺者昌、逆者亡!

七百四十一,顺者昌、逆者亡!

  靳玉玲和管浩遭到王老实极为严厉的谴责!

  原因很简单,就是靳玉玲这疯婆子一句话,把唐唯臊得不敢见人,躲在暖房最里边儿死活不出来。

  管浩那个冤枉啊!

  王老实那双眼跟刀子一样,把管浩给别扭的。

  靳玉玲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对不起人的模样。

  实在拿这位大姐没辙,管浩明显是炮灰,王老实不是糊涂人。

  他朝里边儿瞅了瞅,全是花儿,根本看不见人,想来唐唯也会藏的严实,只能回过来恨恨的问,“你们有事儿?”

  靳玉玲努了努嘴儿,意思是管浩找你。

  小管赶紧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来,低眉顺眼的陪笑说,“三哥,这是我的一个想法,让三哥帮我把把关。”

  最烦就是这个,王老实心里真没兴趣,也不想成天有这样的人来烦自己,以后得注意点,不过既然管浩弄了这么大阵势来,不糊弄一番,不合适,没错儿,王老实也就打算糊弄一下。

  花房里有现成的桌椅,王老实拉了一把自己坐下。

  靳玉玲知道刚才玩笑开的有些过火,虽然强装着没有说什么,也觉得不该再刺激人,老实的坐下。

  管浩找了一圈儿,总算发现了水壶之类的,平时也是大少爷,干活儿差劲,只是在王老实跟前儿,他没资格,只能当孙子,麻利儿的去准备茶水。

  整个资料很多,王老实哪怕要糊弄,也得认真的看。

  时间不短。

  屋里的人绷不住劲儿,纷纷凑过来。

  好半天,王老实终于皱着眉头看完,扫了一眼坐在对面儿的管浩,问,“这是你自己想的?”

  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王老实脸上带样儿,似乎有些不对。

  尤其是靳玉玲,心里忐忑的比管浩还厉害。

  管浩更是发愣,回答不上来,还是钱四儿推了他一下,“三哥问你话呢!”

  管浩磕磕绊绊的开口说,“不、不全、是------”

  也许是真的,或许是他机灵,临时改了主意。

  反正管浩没敢承认是自己的构思。

  王老实听完,直接把东西扔到桌子上,脸上淡淡一丝怀疑,问,“弄出这玩意儿的人跟你有仇?”

  没等管浩说话,靳玉玲瞪着眼逼问,“小浩,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管浩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几个人都在听。

  王老实也听出来些端倪,心里本来对管浩就没多少认同,此刻更不待见。

  已王老实的做人原则,谁都可以犯错误,但必须有担当,特别是针对自己人的时候,错了就是错了,说清楚就好。

  管浩说了半天,都是在往外推,错误是别人的,与他没多少关系,若他磊落的直白说,就是他的主意,王老实反而会认为他是个男子汉。

  刘彬察言观色的能力暴涨,也许是他专业技术能力的原因,看出王老实懒得跟管浩说这个,就直接奔结果问,“三哥,刚才你那是什么意思?”

  王老实斟酌了下,他不好决断是不是该说出来,管浩这个计划,看上去似乎是跟互联网行业很有关系,但实质还是利用高息吸纳资金,他生存的时间长短完全取决于金融市场!

  只不过披了一层科技的皮,利用互联网这个耀眼的名号招摇撞骗,最后的结果就是资金转不下去,最终成为一桩祸害老百姓的超级大案。

  王老实默默的计算了一下,只要管浩手腕儿高一些,折腾几百亿没问题,再特么的损点,上千亿都不是事儿。

  当然,管浩肯定是躲在幕后的,可那样的案子一旦爆发出来,躲在哪儿都没用。

  管浩最后的结果就是个死,没跑儿。

  刘彬问,其他人也想知道,王老实却不想明说,只是敲了下那份资料说,“风险太大,我是不敢做。”

  靳玉玲还要说,被关海军拦住,“小管,落实的眼光我们都是信服的,你呀,好好考虑,一定要谨慎。”

  管浩觉得自己忒憋屈,这会儿她已经稳住了心神,琢磨着王落实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仔细回忆了一下王老实说的话,他觉得这个王落实有些徒有虚名,自己这个方案绝对大有前途!

  他也听出来,人家都不愿意继续谈论,那就不谈,一帮老顽固,只可惜了王落实这么好的名气,还得费一番气力才行,成本抬高了。

  王老实已经起身去找唐唯,老憋在里边也不是事儿,晚上他打算就在这里招待大伙儿,吃农家饭。

  其实唐唯早就没事儿了,都是成年人,开个玩笑而已,再说,刚才也没说什么过分话。

  她没出来,主要是真喜欢花儿,刚才没仔细瞅,结果躲在里边儿,竟然发现那么多品种,看上瘾啦。

  管浩收起资料,说去厕所。

  等他出去,魏云芳小声跟靳玉玲说,“别再管了,我总觉得这管浩带着一股子邪气。”

  靳玉玲顿了顿,答非所问,没看管浩的方向,而是冲里面说,“唉,这个唐唯比子琪合适,跟落实也算良配。”

  说得魏云芳一头雾水。

  没多大功夫,唐唯和王老实走过来,几个人又开始胡扯。

  靳玉玲偶尔提出一个问题来,她管理的爱无疆出了点问题,几个中层管理对整个基金会的运作提出了些异议,很坚持的要改革,并有人在工作中直接动手,事儿已经反应到靳玉玲这里,她犹豫不定该怎么处理,她觉得改动那些也有道理,可又认为这样做程序不妥。

  “要是你,怎么办?”

  王老实伸手摘了一朵花,使劲儿一搓,粉碎,淡淡的说,“很简单,顺者昌、逆者亡!”

  几个人都动容。

  关海军问,“哪怕他们是对的?”

  王老实说,“哪怕他们是对的。”

  靳玉玲终归根子里性格不是杀伐果决的人,有些不忍,说,“他们几个都是很有能力的年轻人------”

  王老实嘿嘿笑了笑,扫了一圈众人,说,“什么叫有能力?在这个星球上,有能力的人多得是,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能力?为我所用才是,玉玲姐,你办他们,其实是帮助他们。”

  靳玉玲抬头看了王老实一眼,又低头寻思,别人也不说话,其实也在思考自己的。

  靳玉玲似乎想到什么,问王老实,“你是怎么让这样人亡的?”

  王老实笑了,说,“什么样的都有,最厉害的还在监狱里。”

  进入节假日模式,我也受够了单手码字的痛苦,因为沾水,手指有感染的迹象,也算给自己找了个休息的硬性指标,在这儿给大家伙拜年,新春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