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三十九,其心可诛!

七百三十九,其心可诛!

  
莫华翔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出来的,也不知道如何安全走到岸上。

  王老实终归是没跟他出来,话都说到那份上,莫华翔也不相信王老实会跟着自己过来装什么。

  问题是,他该如何跟彭弘治讲。

  实话实说?

  他能确定,那是找死,莫华翔跟保证一点,彭弘治跟屋里的人是死对头,还拿人家没辙,这种隐秘事儿,自己竟然知道啦?

  莫华翔实在想不出彭弘治不收拾自己的理由,还得照死里整,无论到任何时代,张不开嘴的人才最安全。

  编个瞎话?

  也不成啊,圆不过去,王老实为啥没来,那边儿都是谁?特么的会说话的可不只有自己一个人,彭弘治想知道,瞒不住。

  混过初一,绝对躲不过十五。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老莫想回去跟王老实掰扯道理。

  两条胳膊拦住,此路不通。

  莫华翔失魂落魄的回到毓秀,脸色难看的要死。

  彭弘治没关海军说那么废物,只能说,关海军看不起,但人家能混到这个级别,必然有其卓越的一面,真当华夏组织机制那么不靠谱儿?

  不用问,就知道这位莫总过去没得好,彭弘治一点都不意外,出言安慰说,“老莫,没事儿,年轻气盛嘛,你是前辈,该有的气度不能少。”

  莫华翔勉强露出点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叹着气说,“一言难尽,不说也罢,我先自罚三杯。”

  都是明白人,就不会办糊涂事儿,再没人提王落实的名字。

  酒宴气氛依旧,只是原先很假,现在变得更假而已,没人觉得不习惯。

  老莫去卫生间的时候,彭弘治跟着出来了,在确认没人后,彭悄声问,“莫总,那边儿有谁?”

  莫华翔就知道躲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说,“有个关海军。”

  彭弘治点了下头,微笑着点点头,说,“哦,小关来了,这小子脾气不好▼style_txt;,莫总别往心里去,我这儿替小关道歉。”

  莫华翔的裤子拉链拉到一半儿,手已经停住,他浑身发冷,看着彭弘治信步离开,他简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现在就逃离,远远的,再不回来。

  ※※※

  送走了莫华翔,王老实重新入席,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大口,然后问关海军,“老关同志,您老给别人招灾的本事可是见涨,我得甘拜下风了吧?”

  关海军假装恼怒的说,“王老三,说话可得摸着良心!我那是给你招灾?”

  王老实故意摊开双手,说,“人家是一市之长,捏死我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怎么不是?”

  “你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吧!”关海军抄起筷子不搭理王老实。

  魏云芳到会说话,拿起筷子敲了一下关海军,说,“你倒是实在,没看这小子逗你呢?”

  众人一阵怪笑。

  华夏就这样,甭管什么事儿,顺序很重要,立场才是根儿,该表明立场的时候,绝不能含糊,纵观几千年历史,想要两头讨好的,没一个落好下场的。

  不说别人,就王老实自己那儿,也容不下此类人。

  刘彬终于觉得自己吃饱了,看了一眼没怎么说话的管浩,说,“三哥,你怕啥,滨城又不是他说了算,这可是你的根据地,地头蛇,犯得上担心?”

  王老实笑笑说,“我担心什么,守法公民。”

  这话是没人当真的,钱四儿想说道些,话到嘴边儿又硬生生的憋住。

  “玩笑归玩笑,彭弘治为人阴损------”靳玉玲人厚道,打算给王老实提个醒。

  结果话没说完,就让关海军给拦住了,“快别说了,他你还不了解,论耍心眼子,他彭弘治给落实提鞋都不配!”

  唐唯好奇的看了好几眼王老实,这是她头一次听人家这样评价王老实,这到底是夸还是贬?

  王老实讪讪一笑,伸手握了一下唐唯,凑近她耳朵说,“他们主要妒忌我聪明。”

  实在忍不住,唐唯红着脸笑了出来,然后吐了下舌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王老实心里比较虚,他以前确实没少干让人觉得漂亮的事儿,不过,最近几年几乎没有,主要是某些情况他已经不大了解,可以利用的信息越发的少。

  老关有句话说的没错儿,彭弘治还真未必能把自己如何,滨城的政治版图很有特点,因为距离京城实在太近,各方人才云集,反倒形不成合力,本土派一家独大,王老实自己不算,可他还有老子,人家王嘉起最后那几年还是很有成绩的。

  除此之外,滨城还有张书俞呢,彭弘治还没有能力挑战张书记。

  真比较起来,彭弘治才是正儿八经的势单力孤。

  又举了一次杯,王老实才问,“这姓彭的到底哪边儿的,这么遭恨?”

  钱四儿可逮到开口的机会,献宝似地的说,“他是**那孙子的表叔。”

  哟,还真是渊源不浅,王老实心里有数了,估计刚才那老小子喊自己过去,还真特么的憋着使坏。

  他姓彭的没道理不知道**跟自己的关系,还腆着脸假惺惺的凑过来,其心可诛!

  “他今年多大啦?”

  “四十多,不超过四十八。”

  服务员敲门进来,更换餐盘,王老实没继续说,转头低声问唐唯,“闷不闷?”

  唐唯摇摇头。

  小六儿又叫嚣着喝酒,众人也跟着来劲,刚才那一段插曲儿,让他们都觉得很痛快,尤其是关海军,心里就特想知道彭弘治那货这会儿得气成什么样儿。

  彭弘治心里却是憋得慌,莫华翔回来不久,他这边儿就散了局。

  众人簇拥着把他送上了车。

  车子开的很稳,彭弘治闭着眼,手不时揉一揉额头,今天纯粹就是临时起意,试探一下王落实。

  就如王老实那屋分析的,他到滨城有了一段时间,想要打开局面真的不容易,到目前为止,他这个市长能发挥影响力的领域不是很多,大多数只是必要的尊敬。

  他彭弘治需要一个突破口。

  今天鲁莽了,彭弘治意识到自己太急了些,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王落实是不是突破口?

  来滨城之前,他被告知没有绝对把握,不要碰王落实,是老张当着**的面儿跟彭弘治说的。

  偶遇。

  相谈甚欢。

  产生兴趣,市长重视新兴行业的发展。

  到王系企业考察。

  再召开一个多部门的座谈会。

  彭弘治一步步想的很细,可惜还没开始,就遇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