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三十六,一朵鲜花插在臭粪上

七百三十六,一朵鲜花插在臭粪上

  <>高出口,王老实站在车外,眼睛凝视着出口方向,神色间看不出心情如何。╪w(ww.。

  钱四儿厚着脸皮过来说,“三哥,今儿亲自来接他们,哥几个姐儿几个倍儿有面子,那姓管的孙子还不鼻涕冒泡------”

  王老实斜眼看了钱四儿一眼,说,“你想多了,我不接他们。”

  “不接他们------啊,那、那三哥,接谁啊?”钱四儿傻了半天。

  “一会儿就知道了。”

  王老实别过头去不说话了,钱四儿拿出手机来,整个人有些凌乱,他刚才可是了信息,告诉大伙儿,王三哥在高口接呢,人家关海军还回信息夸王老实讲究。

  一会儿等他们到了,看着空空如也的出口,钱四儿突然想哭。

  高上,因为施工,只有半幅路通过,这条路又是京城和滨城之间的大动脉,车实在慢的让人狂。

  关海军专门找了一辆大车,就为了图省事儿,搞一堆车过去麻烦,就这也凑了三辆车,还有两辆都是保镖,在王老实的影响下,这帮货也很注意这方面,按照王老实说的,有备无患。

  自打钱四儿传过来消息,几个人无聊,就研究,王老板怎么如此讲究?

  管浩本来是打算两个人过去,可靳玉玲头天晚上专门给他打了电话,叮嘱他,就他一个人,别带其他人。

  小管同志无奈,只能撇下那妞儿,一个人上路。.<><>

  他坐在最后一排,身边儿一个人都没有。

  前边儿说得热闹,他却插不进话去。

  刘彬觉得自己最了解王三哥,就猜,“我觉得是三哥老些日子没见咱们了,再说,大老远来滨城,三哥必须到位。”

  靳玉玲冷不丁了句,“又不是第一次来。”

  这一刀砍的刘彬说不出话来。

  魏大姐笑笑说,“你们也是,不就是落实接一下吗,多大点事儿。”

  关海军也乐了,说,“这不是无聊呢,可惜啦,宫老二来不了。”

  小六儿突然说,“听说宫二哥还能再进一步,是不是真的?”

  关海军瞅了瞅外面,回过头来说,“从组织原则上没可能,他提正局才多久,太快了不好,再说,要不是落实一个劲儿的推,宫二也没有今天,到了这一步行,再向上,落实使不上劲儿啦。”

  后边儿还有话,关海军眼睛扫了一下管浩,停住了话。

  几个人都点头,宫二是什么人,大家都门清儿,本来他进体制,就是混吃等死,估计他家里就没指望他光宗耀祖,别惹事儿就成,没想到这货反而有成大器的苗头,宫大都让宫二给压住。

  涉及到宫二家哥俩的事儿,还是不说的好,心里知道就行。

  管浩心里那个吃惊哟,他别的没注意,就听明白了一句,宫亦绍能有今天似乎和王落实有关,邪门啊!

  这王老实到底有什么,竟然隐隐有挑头儿的意思?

  可能觉得冷落了管浩,靳玉玲故意转了话题,回过身来说,“小浩,一会儿到了地儿,多跟落实聊聊,让他指点指点你,做点正经事儿,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收收心啦。╪┞┠.(〔。c[om(”

  此话似有所指,管浩再不爱听,也得捏着鼻子说,“嗯,我知道了,姐。”

  其实几个人一直在观察这位小管,除了有些拘谨,倒没什么不妥的,一听靳玉玲的话,似乎有什么大家不知道,关海军就笑着问,“管浩,你现在主营是什么?”

  管浩苦着脸说,“关哥,我就是小打小闹,倒腾点东西,哪儿有什么主营啊。”

  坐最前面的小六笑着说,“这几年边贸听火的,没少赚吧?”

  管浩尴尬的没回答。

  靳玉玲说了句,“赚什么啊,他也就瞎折腾。”

  众人再不提管浩的事业。

  唐唯就在他们前边儿二十几公里,车同样不快。

  总算是想开了,她问副驾驶上的一个姑娘说,“你们都很辛苦吧?”

  这话问的,就让人没法回答。

  辛苦吗?

  妥妥的,他们的收入待遇让人眼红,也让自己满意,可付出绝对常人难以想象,神经更要时刻紧绷着,内心不强大,根本干不了。

  可说不辛苦,忒假。

  不回答也不成,现在看,唐唯是唐总的独生女儿,往远了看,当老板娘的机率非常高,他们工作很辛苦,可是比起其他人,这福利待遇好的没边儿。

  他们不是一开始就在这儿,岗位也不是固定的,竞争很激烈,待遇分好几个等级,老板身边儿的是一级,其他老总级的是二级,再往下就是三级,一天一地,唐小姐身边儿就是一级,整个团队里唯一能够和老板比肩的。

  就为这个,他们很珍惜,都不记得当初在林子琪身边儿那几个如今在哪儿啦,干这个,过程真的不重要,结果决定一起。

  开车的一旁回答说,“我们都习惯了。”总算圆了过去。

  唐唯也没再开口,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别看这几个人天天待在自己身边儿,可她也是头一次见,算起来都是陌生人呢。

  关海军的车队终于下了高。

  远远看到钱四儿孤零零的坐在路边儿的围栏上,旁边儿停了一辆车。

  车停住。

  门打开,刘彬站在车门口问钱四儿,“怎么就你一个,三哥呢?”

  钱四儿快步跑过来,“我先上车再说。”

  刘彬让开,嘴里说,“四儿啊,我算看出来了,你丫要倒霉。”

  一屁股坐在空座上,钱四儿喘着粗气说,“别提啦,赶紧走吧,跟着前边儿那辆车。”

  关海军好奇的问,“你不是说落实来接吗,人呢?”

  “王三哥不是接咱们。”

  “哟,我还就不信啦,四儿你说,还有谁这么得瑟?”

  钱四儿低着头,那脸一看就是找抽,“是唐唯。”

  唐唯?

  几个人都是透亮人,自打林子琪死后,王老实着实受到了打击,很长一段时间缓不起来,大家都跟着着急。

  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唐唯才逐渐与王老实靠近,他们都是知道的,却没人敢真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