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三十三,今夜有人无眠

七百三十三,今夜有人无眠

  唐唯知道王老实安排了人暗中保护自己,开始是有抵触的。

  后来,她爹跟她说,“落实不安排,就得我来办。”

  唐唯这才接受。

  三天时间,还要回去汇合,时间有些紧,唐唯犹豫了。

  王老实没办法,只好忽悠,“明天京城我一些比较重要的朋友,我想介绍你认识他们。”

  唐唯是知道的,那些同样也都是林子琪的朋友,她问,“我去合适吗?”

  王老实很郑重的说,“来吧,总要有这一天的。”

  电话里,唐妞儿沉默了好久,才艰难的同意,“那好吧,明天我回滨城。”

  王老实心里一松,他明白这种要求对唐唯压力过大,毕竟这些货更亲近林子琪,哪怕林子琪已经不在人世,感情上,唐唯是后来者,他们或许能接受王老实再找新伴侣,却未必愿意像对待林子琪那样接纳唐唯。

  说心里话,王老实自己也拿不准儿,让唐唯来参加是否正确,不过,他觉得应该让她来。

  结束通话的唐唯心里照样不平静,她心跳的扑腾,从没有这样的,手里拿着电话,愣愣的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直在想刚才的事儿,好几次,她都想给王老实打过去,告诉王老实,她不行。

  这一夜,也许有人会注定无眠。

  ※※※

  时间回拨大约三个小时左右。

  靳玉玲的家里。

  管浩带着一个漂亮姑娘正在靳玉玲家的客厅里坐着,他们对面儿就是靳玉玲。

  靳大姐几乎把全部心思都花在了慈善事业上,爱无疆越做越大,她掌控起来有些难,好在王老实帮她找的几个人比较靠谱儿,真个爱无疆的行政体系也简单,极力避免了臃肿,她接受了王老实的建议,把关注目光更多停留在立项和监管上。

  与官方层面上的慈善机构比,爱无疆效率很高,也很有针对性,主要就是儿童和重大疾病特例。

  为了缩减成本开支,还是坚持志愿者为行动主体,这让爱无疆活力上保持的非常好。

  靳玉玲家里对她的选择也表示了支持,毕竟在众多下一代里,靳玉玲比很多专注于赚钱的都更容易获得认可,无形中也给她家加分不少,成为助力。

  眼前这个管浩,是靳玉玲打小就认识的,后来因为父辈的工作调动,才少见了。

  小管进京城,找到靳玉玲,要她帮忙介绍些朋友,靳玉玲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今儿管浩是来送礼的,这货倒是聪明,知道用什么来赢得玉玲姐的好感,就是很简单的一些土特产,值钱的玩意儿一概没有,连包装都不讲究,直接用编织袋装起来。

  靳玉玲一看,自然满意,还特意当着面儿打开,让管浩给介绍都是什么东西,怎么吃。

  管浩很认真的给介绍,两人关系似乎还跟小时候一样那么融洽。

  期间,跟随管浩来的那个妞儿一直没有说话,只有等靳玉玲目光扫过来时,她才露出微笑。

  管浩搓着手问,“玉玲姐,他们都好打交道吗?”

  靳玉玲瞥了他一眼,略带嘲讽的说,“别跟我打马虎眼,你会不知道他们几个?”

  此话一点都水,靳玉玲这几个小伙伴儿在京城都属与比较活跃那种,尤其是那个王老实,更是名声显赫,说不熟可以,别的都是扯蛋!

  管浩讪讪一笑说,“听说过,但你也知道,传言没多少是真的。”

  靳玉玲又瞅了一眼那姑娘,说,“对了,你现在主要做什么生意?”

  管浩故作夸张的捂住脸,说,“我那还叫生意?玉玲姐,给弟弟留点脸不成么,我那勉强算混碗饭吃。”

  靳玉玲没理他,又问,“混什么?”

  管浩无奈说,“进出口,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虽说主要精力不在商业上,可靳玉玲也大体知道管浩这个所谓的买卖是个什么玩意儿,她觉得大概就是利用关系,倒买倒卖,层次不高,她不由的皱起眉头,一脸的嫌弃说,“怎么干那个?能有多大出息?”

  打进来就没有说话的那位姑娘终于开口了,她说,“管叔叔不允许管浩打着他的旗号办事儿,管浩也挺难的。”

  靳玉玲扭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管浩。

  管浩脸色尴尬的点点头,承认了这一点。

  还得是靳玉玲大姐,说话讲理,她淡淡的说,“我觉得管叔就该这样,你小子什么德行我又不是不知道,不勒紧你,还不翻出天去?”

  “姐,咱不带这样的啊,我成什么啦?”

  靳玉玲眼一斜,嘴一撇,说,“别跟我来这套,京城和小时候不一样了,也跟南边儿大不同,说什么、做什么都得经心,那些满不在乎觉得自己什么都能的、知道人都在哪儿?”

  管浩眨巴着眼睛看着靳玉玲,等下文。

  靳玉玲拿起一根小叉子,挑起一块橙子放进嘴里,慢条斯理的说,“那些人跟你一样,进了京,雄心壮志,要创出大场面来,结果就是有的人死了,有的人疯了,也有人消失不见了,能逃出京城都算运气好的。”

  管浩跟那个姑娘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这位大姐说得有些不靠谱儿,他们就认识一些,都活得很滋润啊,咋到了玉玲姐这儿,京城不是花花世界,反而是龙潭虎穴啦?

  两人都不说话了,默默的坐着。

  靳玉玲看了满眼儿,笑了笑说,“别以为我瞎说,明天带你们去滨城见几个人,栽在他们手下的人数不胜数,这几个还算好的,换个狠的,你再瞅瞅。”

  整个晚上,靳玉玲就是在吓唬管浩。

  目的很简单,她不希望管浩走歪路,尤其是他那个小女友,靳玉玲非常的看不上,觉得这丫头心机很深。

  按照管浩说,这姑娘是一场商业秀上认识的,目前正打算到京城电影学院读书,他来找靳玉玲也有央求靳玉玲帮助这妞儿到电影学院里插班学习。

  靳玉玲心里老大不乐意。

  她总觉得这姑娘不大正经,带着一股子邪气味儿,为什么,又说不上来,反正不喜欢。

  送走两个人后,靳玉玲想了下给王老实打了电话,“落实,是我。”

  王老实正心思重,勉强笑着说,“明儿不久见着了,咋,玉玲姐还有什么指示?”

  心里叹口气,靳玉玲说,“没给你添麻烦吧?”

  王老实调整好了情绪,哈哈大笑,说,“玉玲姐这是损我呢,嫌我这阵子没跟大伙儿凑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