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九十三章 从天而降的一脚

第五百九十三章 从天而降的一脚

  刀,为百兵之王!

  当年蒙族骑兵纵横世界无敌手的时候,依仗的就是三样:马,弓箭,刀。【】

  巴图也是从小就对刀熟悉无比的。此刻他被王程一番话气的浑身颤抖,可是依旧被心中冰冷的杀意刺激的比较清醒,知道自己不可能将刀丢掉去和王程拼拳头。

  刚刚已经证明了,在地上拼拳头,他不是王程的对手,他也见识过王程的骑术,绝对不比自己弱,依靠骑术去欺负王程也没有机会。

  手中的刀锋,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

  “废话少说,看刀。”

  巴图不想继续废话扰乱自己的情绪,大喝一声,双腿一夹,胯下汗血宝马就冲了出去,大刀呼啸地劈向王程的腰身而来。

  这一刀,只是他的试探,力道并不是很足。

  可是,王程却是全神凝聚,全身气血都高速冲击。

  他双眼盯着那把刀的时候,能清晰地看到刀锋的轨迹。

  然后,他红雪桩法运转,胯下的汗血宝马也是发出一声嘶鸣,下一刻就四蹄发力猛然冲了出去。

  地煞拳法作为攻守平衡的巅峰拳法,防守技巧也可谓是达到了极高水准,而且还被王程融入了张氏太极拳的一些技巧。

  所以,这一瞬间,王程没有躲避。在巴图和其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他直接迎着巴图的刀锋冲了上来。

  他的双手缓慢而凝重的拍向巴图的刀锋,双眼一刻也不离开那把刀锋。注视着那刀锋的移动轨迹。

  巴图神色瞬间一变。知道王程看出这一刀并不强,所以才会如此空手抓过来。他急忙招式一变,气血爆发加大了力道,手腕翻转,斩马刀在空中一转,锋锐的刀锋直接劈向王程的肩膀而去。

  可是,他中途变招。终究没有经过足够的蓄力,所以依旧不是全力。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抓住了这个破绽,还是迎着刀锋而去,双手突然在身前合十拍在一起。

  砰…………

  一声闷响,其中还有一丝金铁交击的声音。

  阿古拉,布赫,牧仁这大雪山三大高手都看的瞪大了眼睛。

  艾丁桑和巴叶这两大年轻高手则是显得震撼和一丝颓废,他们都看到自己和王程的差距更大了。

  长鹤道士则是欣慰的同时也有一些苦涩。王程在地煞拳法上的领悟。超过了他的想象,让他这个师傅以后无法自处了,因为他再也教不了王程什么东西了。

  而明德和尚,就是神色凝重无比!

  因为,他看出了王程自从出手的每一次发力,都应用了龙象拳法的奥秘。其中神象意境几乎达到了极高境界。超过了他的预料。

  明德和尚知道,自己无意之中让自己的师门至高拳法外传,从而造就了一个几乎没有缺陷的年轻顶尖高手。

  依照这趋势,等王程真正的成长起来的时候,不说五六十年,只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积累,或许就算是印度佛门的顶尖高手因为龙象拳法来武圣山,估计也拿他没辙。

  以明德和尚的见识,也想不出以后王程能达到什么高度,总之是不可想象的。

  巴图和王程两人都是骑的汗血宝马。所以冲击起来的速度都极快。

  巴图看到自己的刀锋被王程的双手抓住了,神色大变,可随后他没有退,再次加大了力道压下来,借着汗血宝马的冲击力,想要一刀劈下来,那就能重伤王程。

  哼!

  可是,王程没有和他纠缠,顺着汗血宝马的速度猛然拉扯着刀锋移动了方向,然后突然放开了刀锋,冰冷的刀锋从他的耳边擦过,冰冷的气息让他耳边的汗毛竖起。

  就在这一刻,两人胯下的汗血宝马几乎擦着皮毛而过的时候,王程突然身体一翻,趴在马背上,一脚踢向了巴图的身后。

  昂…………

  空气中,好像有一声大象的长鸣,粗重而悠长。

  王程这一脚带起一股呼啸的气息,踏破了空气。

  巴图神色凝重,没有慌张,知道自己用兵刃调转方向去劈王程的脚已经不可能了,那样太慢,只能挥出另一只手以掌法去抵挡一下。

  然后,他的身体一侧,施展出蕴含金刚劲的掌法呼啸而起,拍向王程的脚。

  砰!

  脚掌碰撞。

  巴图神色局面,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巨大到无法抵御的沛然大力袭击而来,手掌上的金刚之劲瞬间就被打碎。

  咔嚓一声脆响,他的手掌骨骼也瞬息之间就受伤了,急忙收回手掌。

  好强势的力量!

  王程这一脚没有凝劲,就是纯粹的巨大力量。

  来自神象的力量,力量太大,所以凝劲的难度也是成倍的增加。

  他第一次用神象步伐当中的腿法来直接攻击目标,效果很是神奇。

  这说明了,龙象拳法之中并不是没有攻击技巧的,只不过隐藏太深。

  这一脚击溃了巴图的掌法,再次顺势一脚踢在了巴图的背上,砰的一声闷响之后,将巴图整个人都踢的趴在马背上,差点摔下去,一大口鲜血吐了出去,挥洒在地上,很是醒目。

  虽然没有跌落马背,可巴图的一只手也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在马背上只是一个照面。

  他就再次落入下风。

  巴图感觉自己和王程的差距越来越大,几乎无法战胜这个敌人。

  那边看着这一幕的阿古拉神色凝重而冰冷,伸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随后就继续看着中间的战斗。

  布赫骑着马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阿古拉和牧仁还在这里。

  只见场中的王程调转马头。再次追着巴图而去。他已经占据了上分。

  只要巴图和他继续正面交锋,不出三招就能击败巴图,赢取这次比武的胜利。

  周围上千名蒙族武士发出大声的呐喊凝聚在一起,也无法真正给巴图增加多少力量,只是让他心中的压力更大。

  两人再次面对面的时候,巴图这一刀没有留手,全力出手。**佛陀秘法爆发,浑身气血燃烧,刀锋呼啸而起,划破空气,刀锋上凝聚出一层厚厚的空气,几乎要有凝聚成为实质刀罡的趋势。

  可惜,他终究没有凝聚出刀罡,只是借助爆发秘法暂时达到了这种极限境界,毕竟他不是专门练刀的。

  看到这一刀。王程心中不自觉的闪过了一道身影。

  “可惜,你没有刀罡。”

  王程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身体一矮,手掌大力地拍在了刀背上,改变了刀锋的轨迹。

  巴图心中发狠,刀锋顺势一刀劈向了王程胯下的汗血宝马的脑袋。

  周围呐喊助威的蒙族武士们都惊呆了。全部都停下了喊声。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巴图竟然对着汗血宝马下手?

  虽然是被王程抢去的汗血宝马,可也是他们大雪山的骄傲和象征呀……

  大雪山的武士怎么能下狠手杀汗血宝马?

  这一次,连阿古拉的神色都变了变。

  红雪的原本主人艾丁桑更是气的不轻,双拳紧握,恨不得冲上前去将王程和巴图都杀掉。

  可是,巴图此刻没有丝毫情绪,心中就只有杀意。

  蒙族宝马?

  只要是阻碍他的,都要杀。

  冰冷的刀锋刺激的汗血宝马的脖子上都瞬间渗透出了一层红色汗y,里面夹着血。

  王程终于神色出现了变化,急忙红雪桩法运转。和胯下汗血宝马达到人马合一的骑术境界,然后在眨眼之间就调整了汗血宝马的方向,让红雪的身体迅速侧开,紧接着红雪的四蹄瞬间爆发力道。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地看着整匹马带着王程一个人竟然从地上飞了起来。

  背着王程的红雪好像变得轻盈了起来,在空中轻飘飘的,四蹄依旧在迈动,似乎踩着空气也能发力。

  周围上千的蒙族武士看到这情境再次震惊地长大了嘴巴。

  汗血宝马飞了起来?

  巴图也是神色愕然了一瞬间,刀锋几乎擦着红雪的脖子而过,斩断了十几根血红的鬃毛,眼神有一丝发愣地看着飞起来的红雪。

  接着,他的眼睛瞪的更大。

  因为,王程突然从红雪的背上一跃而下,双脚好像两根柱子,又好像流星一样的砸了下来,直接踩向巴图的脑袋。

  巴图低吼一声,急忙将刀锋竖起来,刺向落下来的王程。

  王程这一脚,乃是从天而降的腿法,也是从神象步伐之中领悟出来的,在马背上顺势施展了出来。

  面对刀锋,他丝毫不乱,腰身一扭,双脚呼啸而起,在空中旋转了一圈,一脚踢中了那刀锋。

  砰的一声闷响。

  这一脚,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巴图手中的刀锋踢的脱离手掌飞了出去,厚重的刀锋直接刺入地面一尺多,还在不停的晃动。

  可是,巴图依旧面临着王程的第二脚。

  巴图深呼吸一口气息,知道自己无处可躲。他身形都胀大了一份,变得好像一尊佛陀,又好像一座怒目金刚,还能用的那只手一掌拍向王程的小腿。

  轰…………

  一脚踢下来。

  王程没有忌惮巴图的金刚劲,和其硬碰硬的对拼。

  他要打碎巴图的信心,打碎巴图的尊严,让自己在巴图的心中留下y影。

  一声爆响,道道气息冲击出去。

  巴图瞬间就从马背上被王程一脚踢的飞了出去,金刚掌法眨眼之间就崩溃了。他摔在地上滚出七八米远才稳住身形,浑身狼狈不已,上半身几乎都要失去了知觉,气血几乎凝滞。

  王程这一脚的力道,依旧是大的沛然不能抵御,好像真的一只大象一脚踩下来一样。

  轰……

  下一刻。王程落在地上。一脚踩在地上,巨大的力量再次爆发出来,将地面踩出一个方圆一米多大小,一尺深椭圆的小坑,一股泥土翻飞出去。

  周围一片安静。

  所有呐喊的蒙族武士都愣愣地站在原地,那一匹匹骏马都安静无比,呼吸声都降低了。

  巴图已经败了。

  三局两胜。王程接连击败巴图两次。赢下两局,他已经赢了这次两大宗门的比武,第三场不需要继续了。

  两大宗门几百年来的恩怨,似乎就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王程站在那里,目光只是扫视了巴图一眼,然后看向阿古拉和牧仁,沉声问道:“大雪山,可还有人?”

  这一声质问,声音看似平淡。可是声波却浑厚无比,其中隐含着发力的奥秘,在山谷内来回震荡,让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周围上千的蒙族武士都是神色难看,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是愤怒不已,想要冲上来和王程拼命。维护自己宗门的荣誉。

  可是。谁都没有动,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上来也是自取其辱,为大雪山再增添耻辱罢了。

  艾丁桑和巴叶两人都是神色难看,显然都是被王程压制的不轻。

  自此,大雪山以后都会在武圣山的压制之下。

  成王败寇。

  如此简单。

  阿古拉坐在马背上,脸色也是有些涨红。他心中怒气也达到了一个临界值,狠狠地盯了徒弟巴图一眼,对王程冷声道:“王程,你不要嚣张。你以为。你击败了巴图,就赢了这场战争?你以为你和你师傅老道士,还有明德老秃驴能安然走出我大雪山?”

  阿古拉再次一挥手,大喝道:“今天,不管输赢,你们都走不出我大雪山,你们都要埋葬在这里。因为,这是战争!”

  这是战争!

  兵不厌诈!

  阿古拉的声音传出去,在山间也是激荡不已,回声不停的来回回荡。

  可是,山间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阿古拉稍微楞了一下,自己的不是挥手示意了两次吗?怎么没有人出来?

  他回头看向山上,又看了看北面的山谷口,也没有看到一个人自己应该看到的人,怎么回事?

  他瞬间看向巴图,眼神带着怒火和质问。

  王程神色微微一变,变得凝重,知道事情有变,但是没有慌乱。他招呼红雪过来,骑上红雪来到师傅长鹤道士和明德和尚这里汇合在一起。

  只是,赵耀阳呢?

  王程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赵耀阳,心中有一丝担心。

  “静观其变,先看他们狗咬狗,我们不会有事的。”

  长鹤道士对王程低声嘱咐了一句,显得很镇定。

  明德和尚也是如此,双手合十,浑身温度升高,显然在高速搬运气血,要准备动手了。

  而这时,巴图从地上站了起来,揉了揉被王程打伤的双手,体内搬运**佛陀秘法,目光不带丝毫感情赌看着师傅阿古拉,好像看着一个路人甲乙丙,淡淡地说道:“师傅,您老了,你的口号不管用了。”

  阿古拉神色变得漆黑无比,知道巴图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厉声大喝道:“巴图,你做了什么?”

  巴图冷冷地道:“只是让不听话的人消失了,再寻找更强大的人合作罢了。师傅,我早就告诉过你,大雪山只需要一个主人,那样的大雪山才是最强的大雪山,可是你一直不听,那只能我来做了。”

  他又看向王程,杀气毫不掩饰地喝道:“王程,你以为你赢了?我告诉你,你和你师傅今天必死!”

  王程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说完,巴图对着天空打了一个长长的口哨。

  砰砰砰……

  瞬间,天空想起了几声清脆而悠扬的枪响,是从几个方向响起的。

  山谷内的人所有蒙族武士都有一些慌乱。

  阿古拉和牧仁,巴特,艾丁桑,巴叶等人都神色难看而惊惧,谁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只见两边的山谷口以及山上,立马都出现了一群群人影,足足有数百人,全部都是虎背熊腰,人高马大的老毛子,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彪悍的气息,全部都拿着热武器。

  北面的十几个人老毛子用枪指着一个人,正是刚刚消失的布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