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九十章 从天而降的掌法

第五百九十章 从天而降的掌法

  王程面向东方,心中神象长鸣,体内气血凝聚沸腾,身体好像一个火炉一样,熔炼着其中的一切。【】┝要┟┞看┟书┡┣╣┢┡.

  巴叶站在王程五米开外,都能感觉到一股温度从王程的身上冲击过来。

  要知道,现在可是冬天的早晨,而且他们是站在山顶上的。在这里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真的有一个火炉在这里,温度也传不出多远。

  “你一夜没睡?”

  巴叶带着一丝惊异地问道。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可是心中就是认为王程可能是整夜没有睡觉。这次大雪山和武圣山双方的比武无疑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决定大雪山接下来的归属。

  正常情况下,如果巴图击败了王程,那么阿古拉一方就可以趁势而起,以正统大义之名吞并布赫和牧仁两座山峰,一举统一整个大雪山,让分裂百年的大雪山重新成为大草原山最强大的宗门。

  这种情况,巴叶和师傅牧仁都以很平静地心态看待。

  如果真的生了,师徒两都会顺势而为,他们都没有争夺统治权的心思,就是想维持平和。

  关键,就是今天的一战。

  王程回头看了她一眼,依旧调整着呼吸,心中神象凝聚,体内一股股炙热的气血滋生出来,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是一震麻痒舒爽,好像在重新塑造一般。

  “睡不着,就出来走走。”

  王程很平静地如实说道。

  而他也的确是走了一夜,走路的时候就是对一双腿的锤炼。就好像两个铁锤不停的锤击钢铁一样,在铁锤锤炼钢铁的时候,铁锤本身受到的锤炼其实更甚。

  “今天有没有信心?”

  巴叶走到一块石头上坐下来,手臂上还打着石膏。她看着朝阳中的王程,带有一丝凝重地问道。

  “昨天的巴图必定不是我的对手。”

  王程目光已久看着东方,语气很肯定地回答。

  “那今天的巴图呢?”

  巴叶听出了王程话里的玄机,然后又追问道。┢┝要看╋╬书╬.·1-k=a^n·s`h-u`.、

  “今天还没有看到,不知道。”

  王程也很是老实地回答。

  “你很自信。”

  巴叶有一丝佩服。虽然说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王程已经在享受胜利。

  王程没有说话,双眼凝视着开始爬升的太阳。

  此刻他的突破进行到了关键时刻,神象对着太阳不断呼啸长鸣,带动他体内纯阳气血几乎要燃烧起来。

  他身周的温度继续攀升。一股股热气吹拂在巴叶的脸颊上,让巴叶皱着眉头深深地看着王程。

  她知道,王程更强了。

  一夜过去,王程又有了突破!

  这样的天才,让她心中都有一丝无力。

  比别人都勤奋。天赋还高的出奇,怎么追赶上?

  并没有追赶的可能。

  巴叶现在心思想的都是在红雪桩法身上,得到这门大雪山的第一桩法,她就还有机会。

  她就在王程旁边坐了足足一个小时,太阳已经完全爬上了地平线,红彤彤地照耀着大地,也照耀着王程和她。

  而王程身上的温度这时候也缓和了下来。

  她知道,王程的突破彻底完成了,好像很顺利,身上散出强势无比的气血气息。这种内家修为。已经过了同龄人的极限。

  “完成了?”

  巴叶看着气息放松下来的地王程,好奇地问道。

  “嗯,完成了!”

  王程呼吸恢复平顺,很肯定地回答了一句,然后也没有理会巴叶,转身就要下山。

  巴叶也不害怕被嫌弃,起身追了上去,问道:“你是不是要去骑马?”

  王程回头看了巴叶一眼,知道巴叶已经猜到了红雪桩法的一些秘密,当下也不隐瞒。┣要看╬╠书┝.、1`k·a^n-s-h/u`.^-道:“不错,我现在想骑马转一圈。”

  “我陪你一起!”

  巴叶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马厩,看到牧仁在不远处烤肉,一边在练拳。一起的还有长鹤道士和明德和尚。三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好像是多年不见的挚友一般。

  可是,王程和巴叶都知道,这三人随时都有可能大打出手,互相之间的私交关系可能不错,可是此刻每个人都代表着自己的宗门利益。

  两人牵出各自的汗血宝马。然后就一起骑上马朝着北方雪原冲了出去。

  长鹤道士坐在火堆旁边,拿着酒壶喝着酒,看着逐渐跑远的徒弟和巴叶,对牧仁说道:“你徒弟好像对我徒弟有意思了,不过可惜我徒弟不喜欢你徒弟这么彪悍的女人。”

  牧仁桩法收起,长出一口气息,平静地说道:“我大雪山女子喜欢强者,信奉力量为上,这有何奇怪?再说,你怎么知道巴叶接近王程不是有其他的目的呢?”

  “呵呵,如果是有其他的目的,那我只能说你徒弟想的太多了。我徒弟王程心如磐石,或许在心性方面我都不如他坚定。”

  长鹤道士轻松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可是言辞语气之间的得意,是谁都能看到的。

  明德和尚也是同意,点头赞叹地说道:“我一直在奇怪,老道你的徒弟会不会是那种上古传说当中的生而知之者?心性悟性都远远地过了同龄人。”

  “或许是也说不定。”

  长鹤道士不置可否地忽悠了一句。

  明德和尚也不多说,继续大口吃肉。

  燃烧气血来领悟出龙象拳法的强大之后,老和尚也是看开了,反正活不长了,自己还亲手将金刚宗的最强核心武学外传了,有些破罐破摔的样子,所以是怎么痛快怎么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面对仇人全力出手……

  哒哒哒哒哒……

  王程骑在汗血宝马身上,呼吸变化成为红雪桩法,同时心中神象也在跨步而行,还有大地脉动不休,纯阳气血燃烧。┡╣╣┞要┟╬看┣书╋.=1·k、a=n^s、h^u`.

  如此多的状态集中一体,他能在心中完美的一心多用同时感悟。这才时他最大的天赋。

  他体内几种状态的加持下,没有丝毫排斥,都逐渐融合为一体,互补融合。效果很好。

  因为,不管是神象意境,还是红雪桩法,还有大地脉动,都是以大地为核心的桩法。而纯阳气血更是万金油的加持秘法,所以只要领悟出其中真意,并不会有什么排斥,融合之后,也是有诸多奇效。

  在他骑马的时候,巴叶也是尽量地让自己的汗血宝马跑起来,保持和王程的距离。她一双眼睛时刻都不离开王程的身上,观察着王程骑马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个细节。

  看了一会儿之后,她的确是看出一些细微的门道,然后自己模仿起王程起码的动作。立即就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好像自己胯下的汗血宝马和自己更为契合了,配合也更加精妙了。

  是骑术提高了?

  巴叶知道,并不是这个原因,而是王程会她不知道的东西。

  最大的可能,就是红雪桩法。

  她听师傅提起过,师傅年轻的时候听师祖说过,好像要修炼红雪桩法,就必须要骑着汗血宝马才会有最佳效果。

  有汗血宝马的红雪桩法才是真正的第一桩法!

  这也是大雪山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巨大打击之后,每一代高手都会拼死保存汗血宝马的血统的最大原因。

  到现在为止。大雪山还有三匹纯种的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就是大雪山的根基。

  巴叶心中突然有了这种感悟,抚摸着自己胯下的汗血宝马的时候,更为珍惜。她好像一下子对这匹与自己相处了几年的宝马更加理解了。有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

  这次,她是真的骑术进步了。

  啊………………

  这时,骑着汗血宝马泡在前面的王程猛然出一声大喝,泄体内膨胀燃烧的气血气息。

  这一声大喝很是精妙。┞┝┞╋要看書┡╋╬╬┟┞.`1=k=a`

  好像山峰崩塌,又好像地震轰鸣,同时还有大象吸水时候的长鸣。

  声浪滚滚。在空旷的雪原上,传出很远很远,将天空的几只寻找食物的猎鹰都惊走了。

  巴叶听的心中有一丝惊骇,这种内家修为,好像比她师傅牧仁都不差了多少了。

  她不知道,这一嗓子有许多汗血宝马的气血加持。

  哒哒哒哒哒……

  突然。

  北边的雪原上又响起了一声急促的马蹄声。

  有人骑马来了。

  王程和巴叶都凝聚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匹好像燃烧的火焰一般的红色宝马从北边冲刺了过来,好像一团火焰在腾飞,几乎看不到迈动的马蹄。

  那也是一匹汗血宝马。

  两人都显得平静下来,因为大雪山的第三匹汗血宝马就在巴图身上。

  那么来者必定就是阿古拉的弟子巴图。

  有昨天和巴图的交手经验,王程对巴图没有任何忌惮。可是此刻,他看着那飞驰而来的火红影子,心中不自觉的加跳动,好像有巨大的危险来临了一般。

  好像,那冲过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从地狱走出来的杀神,杀意气息几乎在其身上凝聚成为实质,远远地就能闻到血腥气息。

  “杀!”

  还有上百米的距离,巴图出一声呼啸地喊杀声,声音如利剑一样刺出,将前面几十米的雪地都冲击的雪花翻滚。

  然后,巴图猛然从马背上跃起,整个人在空中翻滚着。他借助汗血宝马的冲击力,身体足足腾飞到了十几米的高空当中。

  紧接着,他身体再次翻滚而下,双手不断在空中拍击,带起一声声呼啸的掌风,但是没有一丝掌风外泄。

  因为,他每一次手掌拍下来,就会带起一道猛烈的气流冲击下来。可是,他冲击的度更快,所以下一掌再次拍击下来,再次击中了上一掌拍中的那一股气流!

  如此。

  他从空中落下来的途中,拍下了数十掌,每一掌都好像怒目金刚压在前一掌的气息上,所以就没有一丝气息外泄。

  当他即将落在王程头顶上的时候,浑身气血燃烧,一股炙热的气息爆,最后一掌拍下来,赫然将前面几十掌凝聚的气流都凝聚在了一起。直接化作一道凝为实质的金刚罡气。

  这种秘法,说简单点其实就是蓄力,只不过更为精妙,将力气存储在空气之中。然后凝聚在一起爆。

  他每一掌的力道都还在那一股股气息之中凝而不散,所以最后一掌拍下来,就是凝聚了他几十掌所有的力道。

  他通过这种奇妙的技巧,一举打破了境界的限制,一掌凝聚了真正的金刚罡气。

  王程和巴叶一时间都被巴图这一掌惊的心中一震。都感觉到了一股窒息的压力。

  如果是普通人,估计是看不到巴图打了那么多掌的,只能看到巴图一掌冲了过来,随后就是罡气凝聚。

  可是,王程和巴叶都能看清楚巴图在这中间到底做了什么。

  巴叶张了张嘴,想提醒王程避其锋芒。可是她想了想,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所以只是自己减了一下,以免被波及。

  而王程面对巴图的时候,当然是不会退让。即便巴图此刻看起来有些可怕。

  笑话,他现在可是骑在汗血宝马身上的,红雪桩法运转之下,可以结合汗血宝马的一些气血和力道。

  再加上他龙象拳法突破,体内又多了二象之力,根本不惧巴图这凝聚罡气的一掌。

  “巴图,你不是我的对手。”

  王程也是立即大喝一声。然后他没有丝毫闪避,红雪桩法全力运转,胯下汗血宝马出一声嘶鸣,四蹄加。传递一股巨大的力道进入了王程的体内。

  然后,王程心中神象长鸣,纯阳燃烧,将汗血宝马的力道融入自己的力技巧。

  一招大地锤法轰然爆而出。

  借助红雪桩法之力。王程这一拳轰出,周围气息瞬间爆炸开来,威力出想象,竟然也在拳头上凝聚了一层煞劲罡气!

  昨天和巴图交手,也是借助红雪桩法之力,他只是勉强做到了一丝丝。而这次。他是真正的做到了煞劲凝罡。

  一层凝聚实质的煞劲罡气在他的拳头上闪烁着煞气。

  王程一拳朝着天空轰出,迎着巴图那满脸杀意,一拳结结实实地和其冲击下来的掌法碰撞在一起。

  两人都选择了硬碰硬,谁都没有退避。

  因为,如此才直接简单的碰撞是最真实的实力对拼,最能决胜出高下。

  轰………………

  一声爆响,好像两辆高奔驰的跑车碰撞在一起一样的动静。

  一道道剧烈的气流从两人之中激射出去,将方圆数十米的白雪都吹拂的扬起,漫天雪花飘散出去,冷风更是吹出了几十上百米的距离才平息下来。

  并且,罡气冲击之下,还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坑。

  两人的金刚之劲凝罡和煞劲凝罡,都是绝对的强势无比,远比国术拳法的劲道凝罡强势了数倍以上。

  噗!

  巴图身在空中,眼中闪过一丝惊骇,然后当即就吐出一口鲜血,喷洒在了王程的身上。随后他有些僵硬的身体被巨大的反震之力激荡的向后飞去,稳稳地落在他自己的汗血宝马身上。

  而王程也是浑身骨骼肌肉一震,全身骨骼都震颤了一下,急忙将金刚之劲传递到汗血宝马的身上,再借助汗血宝马的四蹄导入地面。

  砰砰砰砰……

  王程胯下的汗血宝马四肢踩着大地的时候,顿时出一声声爆响,每一次马蹄落地,都在地上踩出一个一尺大小的坑。

  同一时间,巴图落在马背上也是迅卸去身上的煞劲。他坐下的汗血宝马从王程的身边一晃而过,每一步也是出一声爆响,在地上留下一个个小坑。

  哒哒哒哒哒……

  两人骑着汗血宝马擦肩而过,谁都没有再次出手。

  借助红雪桩法和汗血宝马之力,王程再次胜出一筹。

  可是,却没有了昨天那种碾压式的胜利。

  王程的神色变得极其凝重,没有任何胜利的喜悦,突破的喜悦也消失了大半。

  因为,巴图明显也是有极大的突破,实力增加可谓恐怖。(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