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巴图成魔,二象之力

第五百八十九章 巴图成魔,二象之力

  夜色降临下来,笼罩了这一片冰雪之地,大雪山的这三座山峰在这片大地上就好像是三个巨大的魔王,y影覆盖着所有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让他们无法逃脱这y影的束缚,永生永世都要被困在这里。

  巴图回去之后就在山顶上练了一下午的拳法,同时也看到对面山峰上王程也练了一下午的拳法。

  这让他的压力更大,王程都这么厉害了,还这么努力?

  难怪能在半年之内从籍籍无名成就天下第一的名头!

  巴图心中对王程其实也有一丝佩服,可是更多的是杀意,因为天下只有一个第一。想到明天的比武,他结束了练拳,心中**佛陀秘法流淌而过,可是依旧不能领悟出新的境界,信心也就显得不足。

  更主要的是,他几年的佣兵生涯积累了大量的杀气和戾气,和**佛陀心境有些冲突。

  而且,王程在汗血宝马上的那反身一拳,将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几乎是一招击败了他。那种情形,现在还在他的心中刻印着,让他一下午都时时刻刻地回忆着那一幕。

  如此情况下,他能专心领悟拳法就奇怪了。

  “哼!”

  冷哼一声,巴图深深地看了一眼对面山峰上依旧专注练拳的王程,然后转身走下山去,然后骑上自己的汗血宝马直接朝着北边疾奔而去。

  来到边境的时候,他没有丝毫停留,直接越过边境线来到了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境内。周围有几处暗哨发现了他,也没有丝毫的表示,任由他越过边境线进入自己国内,显然是早就有了某种默契。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象征着巴图此刻的心情,很是烦躁。

  穿过一片雪原,越过一座小山,又穿过一片树林,他在一个山谷口停了下来。将汗血宝马绑在一颗树干已经磨的油滑的树上,黑着脸走了进去。

  周围陆续走出来了几个人影,可只有一个人走了出来,其他人都再次隐没在树林里。

  “巴图。你来了……”

  走出来的这个人影是个高大的白人,高加索血统,身材很是魁梧,大冬天的还穿着棉背心,露出自己胳膊上结实的肌r。

  来到巴图面前。他脸上露出忐忑地笑容,然后很热情地张开双手走向巴图,可看这样子就好像大人走向小孩子一样。

  “哼!”

  巴图冷哼一声,没有回应对方更多热情,冷面以对,然后一拳就呼啸的砸向面前这白人的脸颊。

  白人瞬间面色一变,笑容消失不见,脚下退后一步,然后侧身一脚踢向巴图的脑袋,出脚也是毫不客气。也显得早有戒备。

  “白痴!”

  巴图不屑地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拳头方向一变,一拳击中白人踢过来的大腿上。

  咔嚓一声脆响。

  白人的大腿骨骼被他当场打断,可巴图却是还不停手。只见他脚下一步冲上前,冲向白人的胸口,手肘已经竖起来,撞向其心脉!

  这一下要是撞实了,白人大汉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白人大汉大惊失色,发出一声惨叫:“help……”

  周围树林里的其他几个人都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影急忙端起手中的枪械就对准了巴图。然后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砰……

  子弹s出。

  几乎在同一时间,巴图手肘没有撞过去,而是感应到有人开枪的声音之后,他再次变幻动作。手掌一把抓住白人大汉,脚下迅速地转了一个圈,将白人大汉挡在自己身前。

  紧接着就是嗤的一声闷响。

  这是子弹s入身体的声音!

  不过子弹没有击中巴图。

  白人大汉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血d,鲜血不停的流出来,一张脸满是苍白,瞪大了眼睛。张嘴想说什么,却也没说出来,然后缓缓低下脑袋,没有了气息。

  当场死亡!

  巴图面无表情的将手中沉重的尸体丢在地上,目光看向依旧举着枪械瞄准自己的人影,冷漠地说道:“放下枪,不然你们全部都要死。”

  黑影没有放下,开口说道:“巴图,你要干什么?下午的任务目标被抢只是一次失误。”

  巴图一脚在旁边白人大汉的尸体上再次踩了一脚,将其胸口骨骼踩碎,大喝道:“你还有脸狡辩?你们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人呢?我让你们看着的人呢?我让你们送过来的人呢?一群白痴!”

  想到自己今天因为赵耀阳和王程的几次交手,以及牧仁和自己师傅差点闹翻的局面,巴图就是杀气沸腾。

  然后,他直接脚下一跺,整个人直接冲了过去,化作了一道虚影!

  对面举着枪没有放下的人影一直都很紧张,手指时刻都放在扳机上,保持随时都能开枪的状态。

  可是,这一刻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面前的巴图刚刚消失,他也立即就扣动了扳机,想要开枪。

  然而,下一刻,一个拳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呼啸着瞬间就击中了他的脑袋,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脑袋当场被打爆,鲜血和脑浆挥洒了一地,没有时间开枪了。

  啪!

  那把带着瞄准镜的步枪落在地上。

  巴图一脚踩在地上的步枪上,将步枪踩碎,零部件乱飞,冷冷地说道:“我说过,不要犯一些无知愚蠢的错误,不要去招惹巴叶和艾丁桑,每次你们越境到大雪山的时候,都老实一点……你们这不是第一次不听从我的命令了。但是这一次出事了,你们必须承担责任!”

  杀气四溢!

  巴图脚下再次一跺,身影再次消失,冲向左边藏在树上的一个人影。

  噗噗噗……

  几个子弹在他所过之处不停的s击,可就是追不上他的影子,在地上溅起一道道白雪,或者打断了一个个枝叶掉落下来。

  砰!

  一声闷响。

  他一拳再次打爆一个白人大汉的脑袋。

  没有停!

  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树林里,下一刻出现的时候,再次一拳击碎一颗脑袋。

  他将今天心中的一切怒火和不自信的憋屈都爆发了出来,把自己的这几个下属杀的一干二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每一拳都是直接击中脑袋,将脑袋打爆,这样才能发泄他的怒火和杀意。

  最近因为修炼佛门秘法**佛陀而消失的杀意再次凝聚到了巅峰。浑身都是凝如实质的嗜血气息!

  “佛渡世人,并不是只有慈悲。”

  巴图双手滴落鲜血,眼睛看向黑暗的天空,天空的乌云凝聚,好像一直遮天魔手。玩弄着世间生灵。

  心中回忆着**佛陀秘法,他低声喃喃道:“还有,杀戮灭世。”

  “是佛,是魔,只在一念之间。既然,我不能以慈悲成佛渡人,那何妨以杀成魔而灭世?”

  他仰望苍天,心中流淌着自己的感悟,浑身气血疯狂的运转起来,热气蒸腾。在身上呈现出一个黑色佛陀虚影,杀气化作一把大刀斩向大地,将地上厚厚的白雪都掀起来,露出了下面的大地。

  “杀……”

  大吼一声。

  巴图冲向了山谷,山谷里是他和师傅阿古拉花费了几年时间才培养出来的一批士兵,有足足上百人,每一个都是有至少三年佣兵经验的精英,还有阿古拉培养的一些高手。

  可是此刻,在他眼中都是一个个应该斩杀的废物!

  “巴图,你干什么!”

  一个中年大汉。是阿古拉的大弟子,也是巴图的大师兄对着巴图喝斥道。

  可是,巴图没有说一句话浪费时间。他上来就是一拳,出手毫不留情。果断而狠辣,碎骨劲一拳就打断了大师兄的手臂,然后顺势在一拳打碎心脉。

  大师兄当场死亡,几乎没有还手,因为猝不及防!

  随后,二师兄也当场死亡!

  三师兄!

  五师弟……

  六师弟……

  一共师兄弟六人。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全部死于他这个老四的手中,阿古拉门下也就剩下了他一个弟子。

  其中最强的大师兄因为防备不足,所以几乎被瞬间秒杀,这也是这里唯一对巴图有威胁的人。

  剩下的人,在巴图手中如同草芥。

  他出手也来越狠辣,体内气血却是越来越充盈,双脚好像刺入大地一般,没有一个人能在他手中走过一招。

  这一场杀戮,足足持续到了半夜,上百人没有一个人走山谷!

  整个山谷训练场陷入一片死寂,鲜血从山谷口流淌了出来,吸引周围的野狼发出一声声兴奋的叫声,可是忌惮那强烈的危险气息,狼群没有冲上来享受晚餐。

  巴图浑身都是鲜血地走了出来,眼中没有一丝情绪,面色冰冷地骑上马朝着更北方而去,并没有立即回师门大雪山。

  因为,更北方是另一个更加庞大的训练营——西伯利亚训练营!

  西伯利亚训练营是世界四大佣兵训练基地之一,也是大雪山一直合作的佣兵组织之一。虽然其背后站着的是俄罗斯政府,可这并不妨碍大雪山和其合作,反而有促进的关系,让双方结合的更加紧密。

  夜色笼罩之中,巴图制造了一场谁都无法预料的杀戮,然后去召唤了更加残酷的一群人。

  而在另一边,王程也是一夜未眠。

  他没有练拳,就是在走路。

  以大地脉动催动纯阳气血,以神象步伐不停的走路,从山上走到山下,又从山下走到山上,他就像是一头大象在大地上走着,双脚一刻也不曾离开大地。

  这就是一种玄妙的修炼。

  走路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心中那股神象真意在凝聚一般。

  修炼到现在,他也看出了龙象拳法的本质。龙和象可以分开练,那么两部分其实本质上就是两门象形拳。

  龙的一部分,就是一门高深的龙形拳。

  象的一部分,就是一门无比玄奥的象形拳,模仿大象的内家秘法!

  只不过,这门拳法即便是分开成为两门,也还是没有任何实战招式的,依旧全部都是锤炼气血,锤炼身体筋骨血r的秘法,以及少数辅助发力的秘法。

  王程此刻以地煞拳法感悟出的奥秘为牵引,领悟出了大地巨兽大象的奥秘。

  而大象的奥秘,也就在这双脚上!

  所以,他就不停的走,不停的走,不停的走……

  随着他的步伐走动,体内气血也开始浑厚起来,心中好像有一团火一样燃烧着每一滴流过的血y,每一滴血y流淌过肌r筋骨的时候,锤炼的效果也更加深刻,尤其是流经下盘的时候,双腿所有的筋骨血r都发出炙热无比的麻痒之感。

  他浑身的温度再次升腾!

  到半夜的时候,他的步伐走动之下,每一步迈出,脚下就是一股热气激荡,脚下和双脚周围的白雪都立即被这热气融化,然后就出现了一圈大大的印记,不像是人的脚印,好像是真的大象走过一样。

  这一走,就是整整的一夜。

  双脚不停地走了一夜,他没有丝毫疲惫,双脚也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是异常的舒适,双脚的力量感越来越足。

  看着东方出现的那一抹红光,他感觉体内纯阳升腾,炙热的气血再次升温。

  呼呼呼……

  他没有任何动作,身周就是一股股热气散发出去,方圆几米内的白雪都缓缓地融化了,身体好像化作了一堆火焰,炙烤着周围的空气和一切。

  轰……

  在那太阳升腾的一瞬间,他心中猛然一头大象凝聚出现,朝天空发出一声长鸣。

  心脉好像要跳出胸腔一样的加速跳动,血y沸腾起来,全身皮肤上都出现了一根根清晰可见的血管,r眼可以看到其中一缕缕膨胀的鲜血迅速的流过。

  一股澎湃的气血自体内缓缓地滋生!

  这就是二象之力!

  他没有完全的领悟出龙象拳法的二龙二象境界,所以没能增加二龙二象之力,只增加了二象之力!

  即便是如此,他也绝对是创造了记录,龙象拳法第一境界刚刚突破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突破到了第二境界。

  即便这个境界只是领悟了一半,说出去也是足够让明德和尚等人震惊了。

  不过,王程并不打算让别人知道。

  他站在山顶,双脚踩着整座山峰,胸中也是一轮红日升起,大象对着红日长鸣不休。

  “你一夜没睡?”

  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问候。

  是巴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