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强行煞劲凝罡!

第五百八十四章 强行煞劲凝罡!

  要想追上已经加速起来的王程和巴叶的两匹汗血宝马,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起码,除了同样骑着汗血宝马的巴图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能够拉近距离,只能眼睁睁地被越甩越远。

  那前面甩着绳子的蒙族大汉目测了一下距离,然后使劲将手中的套马杆丢了出去,绳子上绑着一个重物,这样可以增加丢出去的速度和飞行距离,如此才能追上王程的汗血宝马。

  呼呼呼呼…………

  绳索呼啸着飞向王程,一个套子很精准地落向他的头部,想要将他整个人都套起来。这个也可以证明那蒙族大汉的套马技术很高明。

  “巴叶,王程,给我马上停下……”

  巴图对着前方大喝一声,声音之中满是怒气,以及毫不掩饰的杀意。

  因为,后面那个去查看情况的同伴已经给他打了手势消息,那边几个佣兵都倒下了,任务目标被抢走了。

  这个任务对巴图来说不容有失,有必须要成功的理由。

  王程胯下发力,再次以红雪桩法催动汗血宝马,听到头顶一声呼啸,急忙抬手一把抓了过去,顿时就将那套马杆抓在了手中。只见他手臂一抖,以红雪桩法借助汗血宝马就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道。

  啊…………

  那丢出套马杆的蒙族大汉发出一声惨叫,接着整个人直接被王程从马背上拉了出去,摔在地上被拖出十几米,等王程松开手之后,他才狼狈地站起来,浑身都是泥土,一条胳膊已经被拉断了,差点被直接扯掉,满脸都是痛苦之色。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中,王程没有回答巴图的话。

  巴图黑着脸也是催动汗血宝马追到了王程的附近,毕竟也是汗血宝马。而且王程还带了一个赵耀阳。然后他猛然从马背上跃起,也借助了一些汗血宝马的冲击力,一拳砸向王程而来。

  他这一拳砸下来,就好像空中的佛陀出拳降魔。一拳砸碎人间邪恶,浑身散发着一股大义凌然的正气。

  而且,他这一拳凝聚了强势的劲!

  一拳下来,带动了他身周方圆十几米的气息都凝聚过来,一起压向王程的头顶。好像泰山压顶。

  “王程,你来我大雪山还敢嚣张,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巴图一出手就要命,王程坏他好事,他必定要杀了王程才能平息怒气!

  王程冷哼一声,对巴图的出手没有丝毫放在心上。因为,他此刻是骑着汗血宝马的,施展的也是红雪桩法,这一刻他的气血和汗血宝马强大的气血融为一体,一出手就能瞬间爆发两者的威力!

  就算是巴图的实力极强。两招能击败巴叶,王程也不相信他能对抗如此强势的气血爆发!

  轰……

  所以,王程翻身就是一拳轰出,就是要面对面的硬刚。

  他这一拳大地锤法轰出,胯下汗血宝马步伐调整,传递了大量的力道进入他的身体,然后都凝聚在了这一拳上。

  拳头一出,周围的气息都被打爆,凝聚到几乎要成为实质的煞劲在拳头上闪烁,几乎有凝罡的趋势。

  别说是身在空中无处借力的巴图以及旁边的巴叶。就连王程本人都被自己这一拳巨大的威力吓了一跳。

  煞劲凝罡?

  这种地煞拳法的境界,似乎武圣山两千年的历史上也只有一两位祖师爷做到过。

  王程此刻以红雪桩法借助汗血宝马的气血爆发之力,勉强体会了一下这种境界,触摸到了煞劲凝罡的门槛。

  巴图面色剧变。和王程的拳头还相距一米多的距离,他就能感觉到那拳头上凝聚到极限的煞劲,自己浑身的气血似乎都僵硬了一瞬间。

  他很想退,可是他此刻身在空中,无处可退,而且两人都是速度极快。所以他只能和王程硬拼一拳。

  眨眼间。

  巴图的拳头就和王程的拳头在空中碰撞在一起!

  当场就是轰的一声乍响。

  一团团气息被两人拳头上的劲道炸裂冲击出去,地面上的白雪都被掀起飞了出去。巴图上半身的衣服都被震碎,整个身体都感觉到一丝僵硬,上本身的气血都要凝固的样子,他急忙调整气血。

  咔咔!

  一声脆响。

  巴图的胳膊被王程强势的煞劲冲击的脱臼。

  不过,他刚刚本就有准备,所以并没有承受更多的伤害,身体急忙在空中翻转了几个圈卸力,又向后飞出了十几米远,双脚落地就在地上踩出一个大坑,并且持续后退了三步,每一步都让双脚陷入地面一尺的深度,将大量的力道和煞劲传入了地面。

  如此,他才稳住身形,可是依旧是面色通红,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受了一丝内伤。他面色闪过一丝惊骇地看着王程的背影,不敢相信地说道:“不可能,武圣山王程不可能这么强……”

  如果王程真的有这么强势的实力,就算是他师傅阿古拉亲自出手也没有绝对把握击败王程,更别说是他这个徒弟了。

  所以,他不相信这是王程自己的实力。

  王程这时候已经在五十米开外了,气势如虹,大声喝道:“巴图,你不是我的对手。”

  能有这样的机会可以打击对手的气势,王程自然不会放过。

  巴图面色阴沉,看到一个骑着马的同伴举起一杆猎枪对着王程就要开枪,急忙喝道:“住手,不要开枪,都停下,你们追不上,他们骑的都是汗血宝马。”

  十几个蒙族大汉都停了下来,听从巴图的话没有继续追,一个大汉来到巴图身边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人已经被他抢走了,那边要明天交人。”

  巴图深呼吸几口气息,才让体内气血运转顺畅起来,语气也平静下来,说道:“我自有分寸,你们去把他们都救起来,我先回去找我师傅。”

  蒙族大汉点头答应下来,带上几个人就去那边收拾残局。

  巴图迅速地再次上马。带着剩下的人朝着北山跑去找自己的师傅阿古拉。

  王程和巴叶一路来到南山脚下,看到不远处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和巴叶的师傅牧仁,两人和几个牧民一起坐在火堆前吃烤肉喝酒。

  早饭才吃完没多久,两人在这里又喝上了。

  王程和巴叶两人一起下马。只不过王程肩膀上还扛着一个人。

  他将赵耀阳拿下来放在地上,手上力道爆发,直接将绳子扯断了,再撕掉赵耀阳嘴上的胶布。

  赵耀阳立即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知道自己活下来了。感激地看着王程,急促地开口说道:“王程,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赵耀阳这辈子绝对还你一条命。”

  王程轻轻皱眉,凝视着赵耀阳,似乎要将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看透彻,淡淡地道:“先不要说谢,事情还没完。”

  赵耀阳点点头表示明白,挣脱绳子站了起来,双脚还有些虚浮。显然伤的不轻。

  巴叶则是迅速的来到师傅牧仁的面前,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牧仁。

  牧仁立即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两步来到王程和赵耀阳这里,语气凝重地问道:“王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赵耀阳想说话,可是被王程伸手拦住了。

  王程的目光直视着牧仁,肯定地说道:“我知道,我在救人。”

  牧仁冷哼一声,沉声道:“阿古拉和巴图马上就会过来。这里距离边境线只有十公里,他们可以在一小时内叫一千人的军队过来支援。还有大量的雇佣兵高手,你还觉得你可以救人吗?”

  王程心中微微一惊,可是神色依旧郑重地说道:“我可以救,只要前辈你能帮我们。”

  牧仁冷厉地看着王程。沉声问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长鹤道士走过来,瞪着牧仁说道:“牧仁,你记住是欠我的,你说你应不应该帮我们?只要我们两人联手,阿古拉和布赫一起来了我们也不惧。”

  牧仁的神色凝视着长鹤道士,神色还在变化。没有答应下来。就算他欠长鹤道士的,他也不想和自己另外两个师兄真正的闹翻,毕竟已经和谐相处了大半辈子。

  王程胸有成竹,再次开口说道:“牧仁前辈,你可以问问巴叶,她会给你必须帮我的理由。”

  牧仁神色瞬间一变,目光看向巴叶。

  巴叶低下头,不敢看师傅的眼神,只是轻轻地点头,很是肯定的表示了自己的立场,必须要帮王程。

  牧仁眼中闪烁着疑惑和冷芒,再次冷哼一声,道:“好,看在我徒弟的面子上,我帮你们一次。”

  赵耀阳呼的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知道自己大概是获救了,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直接再次瘫坐在了地上。

  王程急忙将他扶起来坐在火堆边给了他一些食物,他拿起来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显然是有段时间没有吃东西了。

  长鹤道士和牧仁两人也都坐下来继续吃肉喝酒,巴叶安静地坐在师傅的身边,眼神定定地看着王程。

  刚刚王程那一拳的巨大威力震慑住了巴叶。一拳就将巴图击败,这是她不敢想象的,这样的实力层次已经达到了阿古拉,布赫,牧仁这种顶尖级别了。

  但是,她昨天和王程交过手,知道王程的真实实力的确在自己之上,但是绝对没有达到碾压巴图的境界。

  所以,就只有一个解释。

  红雪桩法!

  而且是骑着汗血宝马施展的红雪桩法。

  她现在对这门桩法势在必得,所以必须要保护王程不被阿古拉和巴图抓走。

  想到这些,她对王程冷哼了一声,觉得王程把自己拿捏的很准,还顺带绑架了她师傅一起下水帮忙。

  在大雪山一向以悟性和智慧著称的巴叶对此很是不服。

  “牧仁,放松点,咱们喝酒就是。阿古拉敢来,我就帮你一起打跑他,他不识相的话,我们两全力出手留下他也不是不可能,我早就说过,大雪山只有你牧仁可以掌握,阿古拉和布赫都德行不足。”

  长鹤道士拿起酒壶就对着牧仁喊道。

  牧仁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明明是自己帮忙收拾烂摊子,在长鹤道士的嘴里却成了对方帮自己一样。

  他对长鹤冷哼了一声,拿起酒壶也喝了一口酒,没有接话。

  王程知道这时候自己要保持低调,所以也就闷声吃肉喝酒,不参与对话,反正他已经把赵耀阳带回来了,牧仁也答应帮忙了。

  过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王程一壶酒还没喝完的时候,就看到远处北山那边一群人骑着马跑了过来,领头的正是阿古拉和巴图师徒两。

  此刻这师徒两都是杀气腾腾的样子,连带着他们身后的二十多个人都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每个人都带着一把斩马刀,有几个人还带着自动步枪。

  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袭来,然后几十匹马就停在了不远处,阿古拉当先跨下马背,还相距几十米的距离,就对着王程一拳,一道凝如实质的罡气眨眼间就冲击过来,带起一声呼啸。

  达到罡气境界的顶尖高手,随手就能隔空伤人,显得很任性。

  可惜,这里除了赵耀阳,其他都是顶尖高手,就连巴叶在完好的巅峰时期,也能亲自单独接下阿古拉的凌空罡气,更别说是此刻实力再有进步的王程了。

  只见王程坐在地上,一拳大地锤法就将阿古拉的罡气砸碎,只是手臂麻木了一瞬间,拳头上的刺痛在两个呼吸之后就消失不见。

  煞气淬体,纯阳护体,阴阳交融之下,他的身体素质每时每刻都在提高,对身体的恢复能力也是极大的提高。

  中华第一内家横练功夫,修炼到大成境界的威力自然还在第一桩法红雪桩法之上。

  更别说,王程此刻将这两门第一武学结合了起来,效果肯定是一加一大于二,或者大于三和四也不一定。

  轰……

  罡气破碎,一道道剧烈的气息吹拂向四周,将火焰吹的高涨。

  阿古拉面色杀气凝聚,大喝道:“长鹤,王程,你们两个臭道士是想找死?”

  长鹤道士站起身来,浑身戒备,毫不客气地反驳道:“阿古拉,是谁找死还很真不一定……”

  巴图也目光冷厉无比地盯着王程,神色中满是戒备和忌惮,显然脑海中还有刚刚王程那一拳的阴影,看着王程有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王程依旧坐在地上,将手中的一块骨头上的羊肉吃干净了,才站起来,和师傅长鹤道士一起面对阿古拉和巴图师徒两。

  武圣山的师徒两,对上大雪山北山的师徒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