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雪地救人

第五百八十三章 雪地救人

  冬天的大草原没有一望无际的绿色,也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安详,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雪白,空旷而无情。【】

  两匹红色骏马在白雪上纵情驰骋。

  王程或许还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好像自己飞在天空一样的轻松而有力。他胯下取名叫红雪的汗血宝马在雪地里好像飞一样的奔跑,在远处看就好像一团鲜艳的火焰在雪地上飞驰。

  红雪桩法的取名就来自于此,这个名字取的很有意境。

  后面,巴叶也骑着自己的汗血宝马落后了王程十几米的距离。她用石膏将受伤的胳膊固定了起来,还是害怕骑马的抖动会伤到已经受损的筋骨。她尽可能地展示自己的骑术,想要追上王程的速度。

  可惜,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变得越来越大。

  事实上,王程并不会骑术。但是他只需要坐在红雪的背上施展出红雪桩法就足够了,这本就是一门驾驭汗血宝马的完美骑术。施展出来之后,他和胯下的汗血宝马瞬间就达到了人马合一的顶级骑术境界。

  他想要红雪做什么,不需要喊,也不需要拍红雪的马背来示意,只需要相应的变幻一下桩法的动作和气血运转规律就能达到目的。

  他胯下红雪的呼吸和气血几乎和他连为一体,所以他这时候不只是在控制自己的气血和动作,还同时是在控制红雪的呼吸和气血变化,以及动作!

  跑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对红雪桩法的领悟更加的深刻了,骑在汗血宝马身上修炼这门桩法非常的神速。

  他知道,自己不是在骑马。他胯下的马好像已经变成了他身体延伸出去的一部分,他只是在迈动自己的四肢在雪地上奔跑。

  红雪体内庞大的气血和他的气血融为一体,他感觉如果自己现在出手的话,就是以红雪的气血爆发再加上自己的气血爆发。

  如此对敌的话,巴叶估计都不是他的一招之敌!

  感悟这门红雪桩法越加深刻,他越是佩服。这门桩法当真不愧是中华大地的第一桩法,也不亏是大雪山的根基,同时还是马背上的第一武学。

  马背上的民族,名不虚传。

  “哈哈哈哈哈……”

  跑的酣畅之处。王程忍不住扬天哈哈大笑起来,感受着红雪桩法的奥秘,看着一望无际的白雪,心中无限的开阔。

  “王程,慢一点。再往北边就是边境了……”

  不一会儿,又被落下了上百米的巴叶对着王程的背影大声喊着,提醒王程别跑太远了。

  大雪山就坐落在蒙族国土和北边俄罗斯的边境附近,向北面十几公里就能越过边境进入俄罗斯西伯利亚境内。

  这是当年阿古拉三人的师傅精心挑选的地方,在这里会担心南方汉族的追杀。

  王程心中一动,让自己的气血缓慢下来,浑身已经出了一层汗珠,气血温度又提高了一些。汗血宝马的气血可不是那么好驾驭的,如果不是他有独特的红雪桩法的驾驭秘法,那庞大的气血估计能让他的呼吸以及体内气血崩溃……

  红雪感受着王程的呼吸变化。放慢了动作,来到了一处山坡上停了下来。

  再往北面两公里多的地方,就是老毛子的境内。

  王程看着不远处那边立着一个边境石碑,神色平静,眼中却是闪过一些精光,那边曾经也是中华民族的土地。

  巴叶有些气喘地追了上来,停在王程身边,神色惊异地问道:“王程,你这就是红雪桩法的奥妙?”

  巴叶知道王程的资料,所以也知道王程不可能会有高明的骑术。在武圣山根本没有骑马的机会。

  只能说明,红雪桩法的确是一门独特的桩法,能和汗血宝马配合,有完美的效果。

  王程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着不远处的地方,道:“你们经常过去吗?”

  巴叶神色有些严肃起来,知道王程在回避红雪桩法的问题。她看着远处的方向,低声道:“大师伯经常去那边,巴图离开大雪山的时候,就是去的那边。后来他就成为了雇佣兵。”

  王程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这时,边境线那边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越野车,直接开过了边境线朝着这边开了过来,大马力发动机发出嗡嗡嗡的轰鸣声好像坦克一样,看其方向,是朝着大雪山而去的。

  砰……

  陡然,一声枪响在空旷的雪原上异常的响亮和刺耳,天空环绕的几只老鹰都受惊发出一声低鸣,然后迅速地飞离了这里。

  王程和巴叶同时身体紧绷,神色警惕无比地看着开过来的那辆车。

  副驾驶的车窗上伸出来一个脑袋,那是一张满脸络腮胡子的大脸,是明显的西伯利亚老毛子血统,其手上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手枪,大声吼叫着俄罗斯歌曲,另一只手上拿着一瓶酒,估计是有些喝醉了,时不时地喝一大口酒。

  “是巴图北山的人。”

  巴叶低声对王程说道。

  王程点点头,目光直视着对方。

  嗡嗡嗡……

  车子开过来。

  砰……

  又是一声突兀的枪响。

  吗副驾驶位置上满脸络腮胡子地大汉晃着手中手枪,再次开了一枪。他这一枪直接打在了王程和巴叶两匹马的跟前,并且对着巴叶用蹩脚的汉语喊道:“哈哈哈哈……小妞,我们的头儿请你喝酒……”

  嗤!

  子弹打在雪地上,在地上打出一个坑。

  可是,王程和巴叶胯下的汗血宝马都没有一丝异动,依旧稳稳地站在原地,没有被子弹吓到。两人的眼睛也冰冷地看向这大胡子。

  车内坐着五个人,开车的是个老毛子大汉,副驾驶位置上是喝酒开枪的老毛子,后面还有三个人,两边是一个蒙族大汉和一个老毛子,中间绑着一个人,那人浑身狼狈,面孔一闪而过!

  巴叶狠狠地瞪着那老毛子。沉声道:“一群畜生。”

  王程的目光闪过疑惑,脑海中在回忆着这张模糊的面孔,低声问道:“他们是谁?为什么绑人?”

  巴叶看着车内的几人,声音低沉地解释道:“这些都是跟着巴图一起做佣兵的。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佣兵。那绑着的人,八成是他们的任务目标,我见过巴图亲自杀过几个人。”

  车子路过两人前面的时候,那老毛子再次对着天空开了一枪,然后又对着巴叶喊道:“妹子。我们队长很喜欢你……”

  他们队长就是巴图,巴图喜欢巴叶,在大雪山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可惜巴叶一直对巴图都不感冒。

  巴叶冷哼一声,调转马头就要离开。她不能招惹巴图和阿古拉,所以不能对这些人动手,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伤,不能施展全力。

  可是,王程有能力!

  最主要的是,王程认识那中间被绑着的人。

  那是他在比武大会期间的宴会上认识的南洋赵氏长拳的传人。赵耀阳。他还记得这位赵氏长拳传人领悟了龙形拳,实力不弱。

  赵耀阳此刻被绑在中间,四肢上还流着鲜血,满脸也几乎都是血迹,嘴巴被脚步封住了,可是那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王程,眼神之中满是祈求。

  哒哒哒……

  王程没有任何动作,气血变化之下,胯下红雪就迈动四蹄追上了雪地之中的越野车。红雪的爆发力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几乎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追了上去。然后速度超过了越野车,冲向了那依旧将脑袋探出窗外的老毛子。

  老毛子立即感觉到了后面有人,抬起手枪就想回头。

  可惜已经晚了。

  王程一把抓住了老毛子拿枪的手,配合着红雪的气血爆发力道。巨大到无可匹敌的力量直接将老毛子整个人都从车内拉了出来,还连带着车门也拉扯了下来。

  轰……

  一声轰鸣,然后老毛子发出一声惨叫,足足有一米八五的壮实身体,被王程直接好像丢野j一样的甩了出去,拿枪的胳膊诡异的扭曲着。已经是筋骨尽断,身体在空中旋转着,还在不停的惨叫。

  开车的司机反映非常的迅速,急忙一脚踩下了刹车,车子没有立即停下,在雪地上朝着前面滑行,靠近王程的后排座位上那蒙族大汉拿出一把枪就瞄准了王程王程。

  王程冷哼一声,心中一动,气血变化之下,胯下红雪显然比汽车更为灵活,四肢也迅速地降低了速度,和车子保持平行。然后,王程闪电般的出手,一把抓住了蒙族大汉伸出来的枪口,迅速地夺了过来,让对方没有开枪的机会。

  他顺势再次一把抓住蒙族大汉的手腕,将其整个人也从车内拉了出来,再次破坏了一扇车门,这蒙族大汉也被王程甩出去,飞出七八米远才落地,落在地上之后再次滚出三四米远,直接当场昏迷了过去。

  那老毛子也在不远处昏迷失去了气息,不知道死活。

  在这里,王程出手也是狠辣无比,几乎没有留情,只不过还是没有施展出致命的手段。

  砰……

  另一个老毛子对着王程就是一枪。

  可惜,王程早有准备,提前身体一矮,躲开了这一枪。

  驾驶位上的老毛子急忙从脚下抽出了一把微冲锋枪,面色愤怒地吼叫着,下车就要对着王程扫s,在这空旷的地方,王程很难躲开扫s。

  不过,就在这时,一匹红色骏马飞驰而过,将那老毛子撞的飞出老远,摔在雪地上滚出了七八米远,也立即就没有了气息。

  这匹汗血宝马的冲击力绝对还在斗牛之上。

  如此,车内就剩下了一个拿着手枪的老毛子。

  王程大腿发力,从马背上飞起,一下子落在了车顶上,顺势就是大力的一拳砸在车顶上,砰的一声将车顶打出一个d,然后拳头击中那老毛子的脑袋。

  砰……

  老毛子正抬头要开枪s击,就被一拳打中了脑门,当即就晕厥了过去,七窍还流出了鲜血,估计救活也是个傻子了。

  一场遭遇战,就如此迅速地结束了,前后只持续了不到十秒钟。

  巴叶骑着宝马停在车子跟前,目光凝重地看着王程。如果刚刚不是她出手,王程必定会受伤,急促地说道:“要救人就快点,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巴图肯定就在附近接应。”

  王程点点头,轻声道:“谢谢。”然后,他翻身下了车子,将后排座位上绑的像粽子一样的赵耀阳一把拉出来放在马背上,自己也翻身上马,胯下红雪直接就冲了出去,没有丝毫迟疑和其他多余的动作。

  甚至,他都没有时间给赵耀阳松绑。

  赵耀阳还浑身绑着绳子,嘴上还贴着胶布,只有一双眼睛之中闪烁着喜悦,感激地看着王程。他是真的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王程,被王程救了一命。

  “走!”

  巴叶对王程喊了一声,就面色紧绷地朝着大雪山的方向跑了出去。

  王程也急忙跟上。

  这次,王程多带了一个人,所以和巴叶的速度差不多持平。

  巴叶沉声问道:“他是你朋友?”

  王程想了想,对赵耀阳的印象还不错,点点头:“嗯,是我朋友。”

  如此,巴叶也就没有多问了。在她看来,救朋友自然是理所应当的,无可指责。

  只是,后果或许有些严重。

  两人刚刚跑出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就看到了对面十几匹马朝着这边跑了过来,马背上是十几个蒙族大汉,领头的那人就是王程早上在山顶上看到对面山上的那个蒙族高手,骑着的也是一匹火红的汗血宝马。

  显然,此人就是北山把古拉的徒弟巴图,所以才有资格骑上北山唯一的汗血宝马。

  “巴叶……”

  巴图看到巴叶,放慢了速度,想要和巴叶说话。

  可是,巴叶没有理会他,和王程加速从其身边跑了过去。

  巴图看到王程,面色闪过一丝凝重。他早上看到王程练拳,就知道是一个绝对的劲敌。只是,巴叶和王程走的这么近,让他有些诧异。

  不过,当他看到王程面前马背上带着的赵耀阳就是面色一变,对身边的一个大汉喝道:“你去前面看看情况。”说完,他直接调转马头,对其他人喊道:“追上他们,不要伤害巴叶,那两个汉人可以杀。”

  “杀……”

  “杀…………”

  “杀了他们……”

  “噢噢噢噢…………”

  十几个蒙族大汉当即就催动胯下熟悉的骏马,朝着巴叶和王程追过去,前面几个蒙族大汉发出一声声吆喝,从马背上拿出一根绳子甩动着,想要在靠近王程的时候甩出去套住王程的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