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煞气入体,阴阳交融

第五百八十一章 煞气入体,阴阳交融

  力凝聚成为劲之后,劲的运用就比力复杂奥妙了许许多多。

  王程在丢出的这一块石头上勉强附着了一丝煞劲。他还没有达到师傅长鹤道士对劲的使用程度,不能附着太多劲。

  不过,对面那人丢出来的这块石头,也蕴含着劲,也没有太多,显然也没有将劲道领悟纯熟。

  两块石头即便是碰撞的碎裂成了粉末,也没有立即散开随风而去。因为那些粉末之中都蕴含着一丝劲,在空中不断的来回纠缠,然后凝聚成为一团浆糊一样的东西,最后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整个一团粉末都爆破开来,才彻底的散开。

  劲,消失了。

  王程安静地站着,没有继续动手。他安静地看着对面千米之外的山上那一道目光,对方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杀气,相聚这么远,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好像两柄利刃一般时刻寻找着杀死自己的机会。

  不知道,此人杀了多少人,才能凝聚出这种杀意。

  “我必杀你!”

  对面那人突然对着王程厉喝一声,声音在山间震荡,随后猛然手臂再次大力的一甩。

  这次,他丢过来的是一把匕首,匕首旋转着划破空气,锋锐的气息呼啸着直刺王程的面门而来。

  嗖………………

  王程不会傻的用手去接这么高速刺来的匕首,而是面色严肃急忙挪动脚步,让开了位置,选择了躲避。

  砰……

  匕首眨眼间刺入了他身后屋子的墙壁上,将石头垒砌的墙壁直接砸的破碎,随后整个屋子都哗啦啦的垮了,变成了一堆石头。匕首的力道还没有耗尽。穿过屋子之后落入后面的山崖上,刺入了一块石头内。

  这人,八成就是大雪山北山阿古拉的弟子巴图了!

  那座山。就是正北方的,实力如此强势。如果还不是巴图的话,那么阿古拉早就统一三座大山了。

  王程的目光凝视着对方,声音看似平静而低沉,可是声波的震动很凝实,直接穿过上千米的距离冲击过去:“谁杀谁,还不一定。大雪山和我武圣山几百年的斗争,你们都没有赢过一次……这次,也必然是延续你们失败的传统。”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一声,然后就站在山顶上迎着朝阳开始练拳。

  王程冷冷地看着,看到对方的桩法马步也是异常的沉重扎实,其身上好像闪烁着熠熠光辉一般,呼吸之间好像将阳光都吸入其腹中融入身体。

  这是一种错觉!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必定领悟纯阳,而且还有其他特殊的奥妙,并且身体逐渐开始接触天地之间的气息,领悟更多的天地之秘。

  这或许就是巴叶所说的传自印度佛门的至高拳法之一的*佛陀秘法,领悟天地八极九窍之奥秘。毕竟。传自蒙族一脉的大雪山自古以来就以嗜杀而著称,其自身的武学基本上都是有伤天和的强力实战武学,基本上没有这种可以领悟天地奥秘的高深武学。

  当即。王程也站在山顶上开始了地煞拳法的修炼,刻意在心中催动纯阳气息,浑身也开始有一种光彩照人的错觉。

  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

  两人站在两个山巅上就发生了变化,在阳光之中,两人每人的身上都蒸腾出一股热气,呼吸之间发出一声声闷响,仿佛和天地合一。

  这也是一种错觉。

  王程的内家呼吸和大地融合为一,大地脉动融入全身每一滴血液每一个毛孔,双脚踩着山石。好像能感觉到大地冰冷而充满煞气的气息进入身体,随着血脉流转全身淬炼每一寸肌肉筋骨……

  可是。对面那蒙族大雪山的高手动静也不小,其动作缓慢而沉重。双脚不停的辗转来回运动,也是一门高深的动桩。其双手的动作好像在呼唤空中的什么东西一样,其每一次呼吸变化,都带动一声声闷响在空中回荡。

  嗡嗡嗡…………

  声音传递出来,在山间异常的清晰,好像佛门的佛陀们那一声声佛号吟唱一般,又好像佛门寺庙不断被撞击的大钟。

  果然是佛门最强拳法之一。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心思转动,脚下桩法再变,变成了坤元三十六式。他瞬间就感觉到了极大的变化,双脚之下一股股清晰而沁人筋骨的气息传递上来,让他全身每一寸筋骨肌肉都感觉到一个激灵,差点发出一丝颤抖。

  还好,他以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了,没有让气血紊乱,不然估计会受内伤。

  坤元三十六式,乃是地煞拳法之中的核心奥秘之一,占据了地煞拳法之中的大量招式和桩法,但是这些招式当中没有一招是有实战意义的,全部都是锤炼身体的桩法和招式,每一招和每一个步伐配合,都和战斗无关。

  以前,他修炼的时候只是感觉到坤元三十六式调动气血有一些特殊的奥秘,会让气血运转更为凝滞而缓慢,搬运的过程会让气血对筋骨血肉渗透的更透彻,以此有更好的锤炼筋骨的效果。

  可是,现在他领悟更多地煞拳法奥妙之后再修炼,立即就感觉到了惊人的变化。

  领悟地煞拳法的煞劲不只是对战斗有极大的提升,大地锤法的威力提升之下,坤元三十六式效果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程双脚迈出的每一步,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大地的气息,好像真正的把握到了大地的脉络。

  那大地的气息从脚底穴位以及脚掌的每一个毛孔之中渗透进入血脉,顺着血脉流转他的全身每一寸部位。

  筋骨血肉,五脏六腑,以及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一个呼吸间变得透心凉,那一股凉气好像从脚底直接渗透全身从头顶钻出,脑子里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凉意。思维异常的清晰而冷静。

  如果不是他领悟纯阳,体内时刻纯阳高照,气血温度高于常人的话。只怕身体都无法承受这来自大地的冰冷煞气。

  生活中,大部分人都知道睡觉睡在地上会着凉生病。如果久了甚至会得一些如风湿老寒腿之类的毛病,严重了更有可能会让筋骨肌肉坏死。

  这就是大地煞气对身体的侵袭。

  常人的身体无法承受,就会生病。

  而王程有纯阳护体,所以不只不会生病,还会借用大地煞气锤炼全身,和纯阳气息交融,一阴一阳,符合了道门阴阳平衡之道。对身体的锤炼作用会明显的提升,达到一些不可思议的效果。

  俗话说,孤阴不长,孤阳不生!

  阴阳平衡之下,王程更为深刻的感受到了武圣山武学的奥秘,真的可谓是博大精深,与天地相合。

  不修炼到这种境界,不切身感受,别人是无法想象,也不会相信的。

  地煞拳法领悟深刻之下。王程感受到的煞气更是常人无法接触的。常人躺在地上最多也就是感觉到冰凉,以及那种深入骨髓的凉意。而王程感觉到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煞气凉意,这就是道门的地煞心境。在地煞心境之下配合坤元三十六式,能以双脚感受更多的煞气引入身体,达到更好的锤炼身体的效果!

  呼呼呼呼……

  不断的踩着坤元三十六式的桩法,王程的双拳变化也缓慢,呼吸略微急促,可是身上再也没有冒出一丝热气,呼出的气息都变得温度极低,在冬天也没有一丝水汽凝聚,好像呼出的气息和周围的空气温度一模一样了!

  不同的是。对面那应该是巴图的蒙族高手身周却是聚集出了越来越多的热气,蒸腾的热气随着他的动作不断的环绕其身体发生着变化。在空中似乎要凝聚出一个怒目金刚的形象,又好像是一个诵经的佛陀!

  两人都沉入了自己拳法的意境之中。没有再理会对方,一直不停的迎着太阳练拳,如此足足持续到了中午时分,太阳高照的时候,两人才一起从修炼的意境之中醒悟过来。

  咔嚓一声脆响,在空旷的山顶上显得很刺耳。

  这是王程一脚踩碎了一块石板的声音。他双眼的目光冷静无比,深邃地看着对面那收功的巴图,没有多说话,也没有再动手挑衅。因为这些都没有意义,两人就算在这里丢一天的石块,也不会伤害到对方一根毫毛。

  所以,王程只是朝着对面轻轻一抱拳,转身就朝着山下走去。他经过这一番煞气淬体,虽然身体全面的锤炼了一遍,可是消耗也不小,肚子里空空如也,想要食物来补充身体能量。

  一步步走下来,他还沉浸在坤元三十六式的意境之中。

  他也明白了,师傅为何当年只凭借地横练功夫锤炼身体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仅仅是修炼了一次,他就明显地感觉到了身体各方面素质都提升了一点,如果天天修炼,日日修炼,持续几十年,谁还能伤他?

  地煞拳法,果然是博大精深,果然是中华第一内家横练功夫,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奇奥秘!

  王程对上古创造出这门拳法的祖师爷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他实在是不明白,那些上古武者,是如何发现那些天地之间的奥秘,又是如何将这些天地奥秘融入武学,以此被自己所利用的?

  修炼武学,不只是强身健体,更是感悟天地奥秘的一个过程!

  上古武者,也不只是一群莽夫,更像是现在的科学家,探索着天地和人体的奥秘。

  这是王程最近越加领悟之后,心中对武学以及武者的一个新的定位。

  “王程,你领悟了煞气淬体?”

  不远处,长鹤道士站在那山道上,看到王程的第一眼,就看出了异样,随后惊讶无比地问道。

  王程面色严肃,上前抱拳道:“是,师傅,弟子刚刚在山顶练拳有所感悟,引地气入体,很是霸道。”

  当然霸道,长鹤记得他第一次煞气淬体的时候还生病了,足足休息了一个月才好。

  他的目光上下扫视着王程,发现王程这时候和周围山石大地之间的契合度更加的高了,之前他只是和大地山石融为一体,可此时他自己真的好像就要变成了其中一份子。

  “呵呵,不错,不错……”

  长鹤道士呵呵地笑,眼中很是惊喜和得意,浑身都放轻松了下来,好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袱一般。

  他当年领悟煞气淬体是很偶然的,也是根据师傅玄鼎道士的一分手稿来强行领悟的,可是也无法全力修炼。因为他没有领悟出道门纯阳,没有纯阳气血护体,第一次修炼就生病了,如果之后贸然全力引地气入体的话,那身体就无法承受,最后必定早死,活不到今天。

  所以,他当年虽然以横练功夫立于不败,却不能再进一步,对于煞气淬体只是浅尝辄止,如此几十年来也是效果卓著。

  说起来,长鹤道士也是有些郁闷和无奈的,甚至是羞愧。他知道自己估计是武圣山两千年来最弱的一个掌门人,没有之一。他没有将武圣山的任何一门拳法修炼完整,更别提大成境界了。

  他没有领悟纯阳根基,也没有将地煞拳法修炼完整,更没有领悟出天罡拳法。说到底,他就是以地煞拳法的气血搬运之法练了一辈子的气血来锤炼身体,到老了空有一身浑厚的气血和耐打的身体,没有多少战斗能力。

  所以,没办法之下他就燃烧气血强行修炼了天罡拳法,强行凝聚其中的罡气雷劲!

  如此,他终于也在七八十年之后,站在了巅峰,真正靠的是大毅力和大恒心,以及一些运气才走到了这一步。

  现在看到王程终于走到这一步,他心中的羁绊是彻底的去了。

  如果,他能在临走之前看到王程领悟天罡,那就真的可以毫无愧疚地去见师傅玄鼎真人和历代武圣山的祖师爷了。

  武圣山,真正的有了天资卓绝的传人,有了复兴重临天下第一的希望。

  “好,走,我们找牧仁吃饭喝酒去。”

  长鹤道士心情变得很好,带着王程就朝着牧仁的住处走去。

  不过,两人还没走到地方,就看到了布赫的徒弟艾丁桑和阿穆尔。两人正在牧仁住处旁边的马厩里牵马,那匹浑身通红,远远地看到就能感觉到炙热气血的汗血宝马,正是王程昨天击败艾丁桑抢过来的战利品。

  “住手,那是我的马!”

  王程当即就是一声厉喝,两步就冲了过去,一招大地锤法就朝着艾丁桑砸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