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七章 还有谁?

第五百七十七章 还有谁?

  牧仁知道自己的徒弟巴叶虽然是女子,可最是好胜。她刚刚败给了王程,就想在这里拼酒量找回一次面子,将王程击败一次。

  仔细凝视着王程的呼吸和状态,牧仁就轻轻摇头,知道自己的徒弟应该不是王程的对手,淡淡地对长鹤道士说道:“长鹤,你徒弟真的只是入武圣山半年时间?”

  长鹤道士对此很是自豪,肯定地道:“那是自然,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

  阿古拉轻声说道:“早就听说武圣山门下出了一个了不得的练武天才,堪称两千年来的第一天才,现在一见,果然有些不同凡响。”

  长鹤轻轻一笑,并没有说话,表现的谦虚一点。

  只见在场中,王程和巴叶你一碗我一碗的拼酒没有丝毫停下的迹象,一大坛酒眼见就被两人喝了一半。

  可是,两人喝酒的动作没有丝毫迟疑和慢下来,依旧一碗接一碗的将这火辣辣的酒水灌进自己的咽喉里,流入腹中!

  两人身周已经是热气缭绕,一股股浓郁的酒气在两人周围凝聚,朝着周围散发出去。

  周围不少练武的人都知道,这两人看似是在斗酒,实际上已经和酒量没有多少关系了,现在拼的是最实在的内家修为。

  看谁的内家修为厉害,能最快的将喝下去的酒水通过气血搬运出来,谁就能笑到最后!

  王程体内纯阳高照,血脉内的血y好像真正的燃烧了起来一样,浑身的炙热温度都席卷了出去,一股股白气从身体周围蒸腾出来,酒香四溢,喝下去的几乎九成九的酒精都蒸发了出去。

  而巴叶就显得弱了一筹。

  她身体周围的酒气虽然也是浓郁无比,可是却比王程身边的弱了一些,一些酒气没有完全控制,顺着血y流入了她的脑袋里,如此就会真的醉酒。影响思维。

  几个呼吸之后,巴叶喝酒的动作就慢了下来,身体甚至有一些摇晃,一张脸红彤彤的。终于有了一些女性的柔和美感。

  可是,她的一双眼睛却是依旧凌厉地看着王程,显然是不想认输。

  但是,不认输也要面对现实,她看着王程喝酒的动作都没有慢一下。已经比她多喝了三碗,她心中就已经明白自己就要输了。

  “哈哈哈……好酒……”

  王程再次将一大碗酒喝下去,目光强势地压向巴叶。

  巴叶的眼神却是已经有些迷离,再加上胳膊上的筋骨伤势也受到影响,所以一下子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一大坛酒,她已经喝了大半。

  不过,王程面前的酒坛子已经见底,浑身皮肤毛孔甚至渗透出了一层层蕴含着酒气的汗珠,已经将衣服都湿透了,好像整个人从酒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巴叶。可以了。”

  这时,巴叶的师傅牧仁开口了,语气威严而不容置疑。

  咳……

  巴叶打了一个酒嗝,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放下手中的大碗,对师傅牧仁有些惭愧地说道:“是,巴叶知道了。”

  说完,她的身体就摇晃了起来,差点就要倒下去。

  站在她对面的王程轻轻皱眉,有心不想管。可是下一刻巴叶突然就倒了过来,直接倒向他而来。

  没辙,王程只能伸手将她扶着,闻着巴叶全身上下的香气。心中滋生出一股热气,当下急忙推给了后面跑过来搀扶的两个蒙族女子。

  见到两个女子敌视的目光,好像自己有意占便宜一样,王程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不屑与解释,一把手将酒坛拿起来。倒出了最后一碗酒,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

  砰!

  喝完最后一碗酒,王程将手中大碗使劲地摔在了地上,将大碗砸的粉碎,脸上也是气血充盈,通红无比,对着周围围观的一群群蒙族男男女女,大声喊道:“还有谁?”

  “还有谁……?”

  “还有谁???”

  声音好像地震一样,在整个山谷回荡。

  一下子,刚刚还热闹无比的蒙族晚宴现场,瞬间就变得安静下来,跳舞和拼酒的蒙族大汉们都停了下来,周围只剩下了一堆堆篝火燃烧的声音,和被炙烤的牛羊发出一声声滋滋滋的油腻之声。

  看着那被王程喝的空空见底的大酒坛子,周围大部分的蒙族大汉都望而生畏。

  别说是这么大一坛子酒了,就是这么大一坛子水,他们也不一定能喝完,肚子里都装不下。

  没有高深的内家修为,谁能将这么多的水汽和酒气通过气血蒸腾出来?

  王程此刻也有一丝酒气上头,看着所有人,大笑道:“哈哈哈哈,看来大雪山是无人了……”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大雪山的蒙族人都是面色一变,一些人甚至差点忍不住冲上来和王程拼命。

  阿古拉看着王程那张狂不可一世的样子,淡淡地说道:“年轻人如此张狂,很容易吃亏,一不小心招惹到不能招惹的人,就是终生大错。”

  长鹤道士呵呵一笑,目光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轻轻地问道:“大雪山有谁是不能招惹的?”

  阿古拉和牧仁都是面色微变。他们两个是长辈,肯定不可能下场去和王程一个晚辈比斗,但是同辈之中,的确是少有如此高深的内家修为的。

  或许真的只有阿古拉的大弟子巴图才能做到!

  不过,巴图在后山修炼参悟一门来自印度的高深内家拳法,明天才会出来。

  在大雪山三大年轻弟子之中,巴图的实力是绝对的第一。可是在内家修为上,巴叶几乎不弱于巴图多少了,还在艾丁桑之上。只是因为她是女子,在气血力气上有先天的弱势,所以在对拼之中实力不如天生神力的艾丁桑,排在了第三。

  在练武的气血和根骨上,女子终究是弱于男子一筹的。

  “王程,话不要说的这么大,小心闪到了舌头。”

  不远处,一道声音直接冲击过来。

  然后。布赫迈着步伐走了过来,眼睛杀气凝聚地盯着王程,身边跟着一个身材魁梧壮实的高大蒙族年轻大汉。

  周围不少大雪山弟子都低声议论起来。

  “是阿穆尔!”

  “阿穆尔来了!”

  “我们大雪山第一摔跤勇士阿穆尔来了,击败那个汉人。”

  “阿穆尔……”

  “阿穆尔…………”

  “阿穆尔………………”

  人群中。发出一声声整齐的呐喊,都是冲着布赫身边那个壮实的大汉去的。

  这个大汉叫做阿穆尔,乃是布赫的二弟子。布赫一直以来就喜欢收一些先天身体强壮的弟子,艾丁桑就是代表,他从小就是天生神力。在力气上有巨大优势,可是悟性有些低下,所以一直就是靠天赋欺负同辈弟子,在气血修为上还不如巴叶。

  不过,阿穆尔比艾丁桑的悟性要强一些。他是专注下盘修炼的,从小就在同辈年轻人之中摔跤无敌,一双脚好像种在地上一样。

  咚咚咚……

  阿穆尔一步步走向王程,每一步都好像石头落地一样。走近了之后,王程才发现,这个阿穆尔的身形比自己远处看到的还要庞大一些。

  足足有一米八五左右的身材。在东方武者之中几乎是见不到的。他的腰背和大腿上长着一些赘r,以此可以增加体重,尤其是下半身的体重,如此可以让下盘更稳。

  “你就是武圣山王程?是你打伤了我师兄和巴叶师姐?”

  阿穆尔走到王程跟前,对王程声音浑厚无比地喝道。

  他的声音和王程的发声技巧有些像,好像将声音震动传入了地面,声音就好像从地面上震动起来的一样。

  可见,他的确是修炼有专注于大地的特殊桩法和技巧。

  布赫冷冷地看了王程一眼,就转身去坐在中间的一排位置当中,对阿古拉。牧仁,以及长鹤道士都是理也不理,将一切想法几乎都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阿古拉和牧仁也是明显的表示出了对布赫的不满,可是布赫对此并不在意。看也不看两位师兄弟一眼,自顾自地就开始吃东西喝酒,对下面的阿穆尔喊道:“阿穆尔,把这个狂妄的武圣山贼人摔倒。”

  王程看向师傅长鹤道士,看到师傅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眼神,这才目光直视着阿穆尔。语气肯定地说道:“艾丁桑和巴叶都是我击败的,你并不是巴图,应该没有资格和我交手。”

  阿穆尔一张脸瞬间就变得通红,心中怒气升腾,大喝道:“狂妄的汉人,让我来试试你有多厉害。”

  喊叫着,他的身体就微微弯下来,然后双脚发力,好像一头牛一样的冲向王程,双手张开,想要将王程拦腰抱住。

  这是摔跤的招式。

  一般蒙族人两个大汉比试摔跤的时候,就会如此弯腰压低身体冲向对方,增加身体的冲击力,然后双手抱住对方的腰身或者大腿,将对方摔倒。

  可是,王程并不想和对方比试摔跤,他也不懂这些。看到对方冲向自己,他直接就是一拳砸了出去。

  这一拳乃是大地锤法,他没有施展出煞劲。

  因为他对地煞拳法的煞劲还没有真正的融会贯通,只有到关键时刻全力出手才有可能施展出来,寻常时候还不能。

  不过,就算没有凝聚出煞劲,他这一拳大地锤法的力道,也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阿穆尔一巴掌拍向王程的拳头,接触之间,就是一声闷响,他的手掌传出一股锥心的刺痛,整个身体都被打的停在了原地,身上的冲击力道都被王程这一拳抵消了大部分。

  自顾自吃r喝酒的布赫见此就是面色一变,知道王程的拳法厉害,随后急忙大喝道:“王程,有本事和阿穆尔比摔跤。”

  长鹤道士不屑道:“你说了算?”

  布赫当即就狠狠地看向长鹤道士,长鹤也气势凝聚,丝毫不示弱,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迹象。

  不过,两人终究没有动手。

  因为,当中的王程收回了拳头,直接双手扎下马步,回答道:“好,我就和你试试摔跤,看看谁的下盘稳,谁的脚更有力,比桩法,我武圣山依旧是天下第一!”

  大雪山失去了红雪桩法,他根本不惧。

  布赫当即就对长鹤冷哼一声,随后对阿穆尔喊道:“阿穆尔,摔倒他。”

  阿穆尔吃了王程大地锤法的一次亏,所以再出手的时候就变得谨慎了许多,知道王程的实力在他之上。

  可是,论起摔跤,专修了一门扎根大地桩法的阿穆尔是信心十足。所以,当下他就深呼吸一口气息,气血沉入下盘,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双脚就沉入地面一寸,乃是一门千斤坠的内家法门,然后小腿发力,低吼一声就扑向王程。

  轰,轰……

  他冲出两步,每一步都好像石头砸中大地一般的动静,地面扬起一片尘土,身体前倾,重心在前面,直直地撞向王程,双手抓向王程的腰身。

  王程浑身依旧酒气升腾,心中一股火焰就没有熄灭过,阿穆尔好像蛮牛一样冲过来,怡然不惧,也是双脚一跺,以地煞拳法的桩法冲了出去,整个人化作了一座大山。

  轰………………

  两人眨眼间就撞在一起,每人都冲出了两步,好像两辆火车相撞一样的巨大动静。

  一股猛烈的气流就从两人当中激荡出去。

  只见两人的肩膀撞在一起,一片汗珠就挥洒了出去,两个身体齐齐的一震,谁都没有后退一部。

  阿穆尔神色凝重,知道王程看似身体比自己小了真正一个号,可是下盘之稳重,超出想象,急忙先手一把抓向王程的腰身,另一只手抓向王程的大腿。

  哼!

  王程冷哼一声,自然不会让对方得逞,双脚一拧,今天有所领悟的红雪桩法融入下盘,一股巨大的力量就从双腿升腾起来,气血翻滚之中,他的力道猛然再次爆发,直接将阿穆尔推的后退了一部。

  砰!

  阿穆尔脸上闪过不可思议,可是依旧双腿忍不住后退,急忙大喝一声,双手抱着王程的腰,就要将王程抱起来。

  王程呼吸变化,没有动手,只是双脚桩法再次微微一变,气血下沉,也施展出千斤坠的内家法门,而且是同时融合了地煞拳法的不动如山和红雪桩法的秘法!

  一瞬间。

  阿穆尔憋着呼吸,一张脸涨的通红,浑身肌r都紧绷成一块一块的,可是依旧无法将看似瘦弱的王程抱起来!

  好像,王程真的变成了一座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