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大雪山三大高手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大雪山三大高手

  巴叶离开了,骑着汗血宝马的身形还有些狼狈,左手一直捂着受伤的右胳膊,可是却走的很迅速,很坚定。【】

  王程将自己从其手中抢来的铁棒以及那根长鞭都丢在了地上,没有保留。

  不远处,长鹤道士和巴勒又交手过了两招,巴勒依旧不是长鹤道士的对手。武圣山正宗武学一旦进入罡气和劲的境界,在同境界的高手之中几乎就是bug一样的无敌存在,不管你多少技巧和花招,我就是一拳,几乎就无人可挡。

  所以王程几天前面对全真教华正道士说出我自无敌的话,华正道士都无法反驳。

  现在,除非有人高出长鹤道士一个境界,达到王强和邱世民那种半步踏入先天神话的境界,才能击败他,亦或者是真正的领悟先天。

  先天境界的神话高手,或许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找不出一两个来。

  呼……

  长鹤道士身形带着一股劲风,眨眼间就来到王程的跟前,与紧随而至的巴勒对峙着。

  巴勒盯着王程,沉声道:“小子,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

  王程也丝毫不惧巴勒,淡淡地道:“哦?为什么不能动?我是不是应该站着不动给她打死才对?”

  巴勒面色闪过一丝尴尬,让人家不还手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当下沉声道:“总之你和你师傅想活着离开大雪山的话,那就老实一点。后天你和巴图比武之后就可以走了,不要在这里多事,免得引火烧身。”

  长鹤冷哼一声,右脚在地上一跺,一道天罡雷劲就传入了地面,将地面炸出一个小坑,浑身气势凌然,目光冰冷地盯着巴勒,沉声道:“巴勒。我长鹤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大雪山三座山上有几个人能拦我?”

  巴勒一时语塞。

  大雪山说起来强势无比,传承四五百年。当年还随着蒙族大军掠夺亚欧大陆几大宗门,底蕴深厚无比,可以说无人可及。

  可是,近百年来也是过的凄惨无比,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几个顶尖高手。他在三座山上就算是顶尖了。真的要找能击败长鹤的人,估计还真没有。

  最多,就是有一两个实力相当的。

  可到时候要是真的打起来,要留下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两的话,估计就要用人海战术去拼才行,可那样就算最后真的留下了武圣山这师徒两,那样对大雪山的伤害也是很大的。

  要是死伤太多的年轻精英一辈,大雪山积蓄百年的崛起计划又要泡汤了。

  看了看巴勒,长鹤道士没有再多说,转身就朝着不远处的山脚下走去。那里已经能看到一座座房屋,能看到山腰上的一座座规模不小的宫殿,山脚下还聚集着一大群人。

  王程也骑上自己抢来的汗血宝马,没有放肆的纵情驰骋,只是骑着马缓缓地跟在师傅身边一起走着。

  刚刚修炼红雪桩法的奇妙感觉再次出现在心头,他立即再次运转红雪桩法的气血秘法,骑在马背上感悟着坐下汗血宝马的动静以及气血变化,浑身气血都逐渐的沸腾起来,温度也开始升高。

  这时候,王程才开始知道。红雪桩法不是在地面上修炼的一种桩法马步,而是要真正的坐在马背上才能感悟到精髓的桩法。

  坐在马背上和坐下汗血宝马达到人马合一的境界,能清晰地感觉到汗血宝马四蹄在地上一步一步那好像与大地融为一体的奥妙,也能感觉到每一次运动汗血宝马那几乎要盈出体外的气血爆发。

  领悟出这些。他对红雪桩法的修炼几乎瞬间就进入到了高深境界,下盘之稳重,同龄人之中无人可出其右。

  师徒两就这么一前一后,一人步行,一人骑在马背上,朝着山脚下走去。

  巴勒就跟在他们后面。

  以几人的视力。都能看到不远处的山脚下已经站着一群人在等着他们,这就是大雪山迎接武圣山的阵势。

  一南一北的两大武学势力对抗了四五百年,都不想在对方面前显露自己的弱势,所以都只会显示自己的强大。

  可惜,武圣山到现在只有长鹤道士本人和徒弟王程能拿得出手,看起来和对方一大群人比起来显得寒酸了。

  “武圣山长鹤,带弟子元鼎,前来拜见!”

  相聚还有一两公里,长鹤道士就一边走,一边对着那山脚下的一群人发出雷霆炸响一般的声音。

  声浪滚滚,将山上的一堆堆白雪都震荡的滚落了下来,不过幸好没有出现雪崩。

  虽然王程很不想下马背,可是在这种两派对峙的阵仗之前,他也必须要显示出自己的良好修养。所以,他还是翻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保持气势地走在师傅的身后,却是没想到那匹汗血宝马有些不乐意地发出了一声低哼,似乎不想让王程离开它的背上,紧挨着他慢慢地走着。

  这就是红雪桩法的奇妙,人马合一的时候,武者在汗血宝马的背上修炼之时,不只是对自己有效果,对胯下宝马也有奇效,会顺带着带动汗血宝马体内的气血运转起来,增强汗血宝马对体内庞大气血的控制力。

  所以,这匹汗血宝马一时间不愿意王程离开自己,还想继续体会那种气血搬运之奥妙。

  巴勒奔跑着过来,对着远处的人群发出一声长长的吆喝,就好像蒙族人在大草原上牧马放牛一样的喊声。

  然后,远处的人群就有许多人齐齐的回应了一声,紧接着就有两队在冬天也光着膀子骑着骏马的蒙族大汉朝着两边散开,拉开了阵势朝着长鹤道士这边延伸过来。

  足足上千人列开了阵势,延伸出上千米的距离,很是威严,好像骑兵军队一般。

  每个蒙族大汉都满脸严肃,露出一条结实的胳膊,显露出肌r,头上戴着羊皮帽子,手中拿出一个牛角,都同时拿起牛角吹了起来。

  唔……………………

  唔…………………………

  唔………………………………

  上千个牛角吹响。声音也很有威严,就好像古代蒙族大军纵横欧亚的时候,吹响的冲锋号一般,听着热血沸腾。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然后。几匹马从两边队形的中间冲了过来,一共八个人,三个老者,四个年轻人。似乎有意展示自己的骑术和冲击力,所以八匹马都速度极快。直直地冲向长鹤和王程两人而来,相聚几十米的时候也没有开始减速,依旧保持着高速。

  呼呼呼……

  当王程都能感觉到对面骏马喘息声的时候,八匹骏马才一起开始减速,刚好停在长鹤道士和王程身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带起一股劲风吹拂过来,吹的几人都感觉到浑身一股凉意。

  “哈哈哈哈哈……长鹤牛鼻子,几十年没见了,来试试手劲!”

  一声爽朗的大笑声中,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壮实老者从马背上跃下来。直接冲向长鹤道士,一只蒲扇般大小的手掌就呼啸着抓过来。他手掌五指张开,每一根手指上都凝聚着一层罡气,手心当中更是凝聚着一团同样凝为实质的罡气,这一团罡气在其手心不断旋转,就好像一个龙卷漩涡一般,笼罩着长鹤道士的全身上下。

  这是大雪山的顶尖高手,实力还在巴勒之上!

  长鹤道士眼神凝实,怡然不惧,双脚也不见什么马步。直接就是手掌劈了出去,掌风呼啸,依旧还是一招罡气雷劲,中气十足地喝道:“布赫。几十年没见,我也想看看你有多少长进。”

  两人乃是从解放之前就交过手的敌人,解放之后也有过几次明争暗斗,两者可以说是一生的敌人。

  所以,看似两人说的好像老朋友见面一样,每个人都伸出手掌好像在握手。可实际上几乎都是全力出手。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其中奥妙。

  轰……

  下一刻,就是一声爆响。

  两人手掌握在一起的刹那间,一股刚猛剧烈的气流就爆炸开去,冲击出去将地面都炸出一个坑,两人的双脚齐齐陷入地面一尺有余。周围几匹马都被惊的发出一声惊慌的鸣叫,如果不是主人迅速的安抚下来,估计都会被惊的逃跑。

  不过,两大顶尖高手都显示出对力道和罡气劲道的顶尖控制水准,罡气没有冲击出太远,就在他们身周方圆一米的范围内爆发。

  所以,王程几人都只是感觉到一股风吹过来,并没有受到罡气的冲击。他目光带着一丝关心地看向师傅。

  长鹤道士面色微红,他对面的布赫也是一张老脸涨红无比,似乎处于被长鹤道士压了一筹。

  “哈哈哈哈哈……长鹤,好,好,好……临到老,你终于悟了……我原先还害怕到时候去找你,如果你还没有进步,击败你就没意思了……好好好……我很期待和你一战。”

  布赫哈哈大笑着说道,笑声震荡,也好像草原上的惊雷一般,声浪滚滚,周围每个人的耳边都嗡嗡作响。

  而下一个呼吸,布赫的声音震荡就被消弭于无形。

  因为,长鹤开口了,他的声音也激荡过去,将对方的声波压下来了:“布赫,我长鹤虽然被师傅说愚钝,可是愚钝之人也有笨办法,总有一条路可以走,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让我失望。”

  他的笨办法就是强行燃烧自己的气血来修炼天罡拳法,不需要领悟,不需要道门心境,不需要纯阳基础,只需要不停的燃烧气血来强行发挥天罡威力。

  布赫眼中精光闪烁,也是个火爆脾气,当即就大喝道:“那不如你我就在这里了却百年恩怨,如何?”

  长鹤道士的余光看了王程一眼,他自然不会气血上头地去答应这种事情,这里可是人家的家门口,不管输赢,对方都不会吃亏。

  “只怕你做不了主!”

  长鹤道士虽然不会答应,可嘴上也不会示弱。

  布赫面色微微一变,又要说话。

  这时,他身后一个同样穿着羊皮大衣,身材魁梧的老者走过来,每一步都有一些轻飘飘的感觉,和其壮实的身形极其不对称。

  这是将鹰形拳法修炼到不可思议境界的表现!

  老者上来就喝道:“布赫,今天长鹤是客人,我们也要有待客之道,不可动武。”

  布赫嘴唇动了动,显然对这个老者不服,可是却慑于对方的实力,不敢反驳,淡淡地冷哼了一声,就退后一步,不再说话。

  王程对此也是露出不屑的神色,不许动武?

  一路上来,谁没有动武?

  巴勒,艾丁桑,巴叶,可都是见面就动手的。

  所以,这大雪山的待客之道,也就是一般般,流于表面形式而已。

  不过,长鹤道士对这个老者却是很忌惮的样子,面色凝重,上前抱拳道:“阿古拉,看到你还没死,我就放心了。”

  这老者名叫阿古拉,在蒙族语言之中是高山的意思。他是上一任大雪山宗主的亲传大弟子,按理说是由他继承大雪山正统的。

  可是,他还有两个师弟,就是布赫以及另一位老者牧仁。三位师兄弟,大师兄阿古拉是高山的意思,老二布赫是结实的意思,老三牧仁是河流的意思,都有一些寓意。

  后来大雪山迁徙到这里,他们师兄弟三人就分裂成了三大派系,阿古拉当时无法压过其他两人,所以就任由这种三分天下的形式存在了近百年。

  不过,由他率领的北山,是三座大山之中最强势的一脉,这个无可争议,毕竟他是大师兄。

  阿古拉身高足有一米八,在练武之人当中属于少见的大个子,骨架子很大,这么大的年纪了,身上的肌r却依旧快快隆起,没有一丝赘r。他露出的胳膊上,清晰可见几块肌r,其中气血运转,在皮肤上凝聚出一丝水汽。

  他也对长鹤抱拳道:“人这一辈子总有些事情要做,没有做之前,怎么都不会死。”

  这话,长鹤是赞同的,他经历几次生死,最后都战胜了死亡,靠的就是心中的那一股执念。他的执念是什么?

  是武圣山的传承,是武圣山的名誉!

  “哈哈哈,不错,人到老了,就靠着一口气活着。”

  长鹤哈哈一笑,上前和阿古拉伸出的手掌拍了一下。

  两人看似不经意的拍了一下手掌,可是周围却是罡气震荡,脚下也陷同时入地面一寸有余。

  不经意间,两大高手又过了一招。

  王程对此很不满,对方一个个顶尖高手轮流上来和师傅过招,岂不就是最无耻的车轮战术?他上前一步,道:“各位,我和师傅长途跋涉,有些累了,想要休息。”

  “呵呵,你就是长鹤等了一辈子的弟子,元鼎?”

  阿古拉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压迫,盯着王程。

  王程心中不由地一突,感觉自己被一只饥饿的雄鹰地上了一般,对方随时都会从天而降将自己抓走,然后又感觉对方是一只饿狼,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将自己撕碎吃掉!

  发自内心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