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珍贵的战利品

第五百七十三章 珍贵的战利品

  这头雄鹰扑击下来,携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道和威势,速度极快,尖锐的利爪直接抓向王程的脑袋而来,一双鹰眼之中满是嗜血的凶光。

  王程双脚陷入地面,几乎麻木,所以一时间无法发力,只能勉强伸手挡在自己的脑袋上,尽量保护自己的要害。

  不过,长鹤道士站在他的身边,直接就是一把抓了出去,稳准狠地一把抓住了这只雄鹰的大腿,让其爪子不能继续发力。

  “不要伤害它。”

  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鲜血的艾丁桑急忙对长鹤道士祈求地喊道。

  这只雄鹰是他培养了很久的宠物,几乎是他一手养大的,和那匹汗血宝马一样,都是他身份的象征。

  啾……

  雄鹰在长鹤的手中发出一声轻鸣,没有放弃挣扎,然后如利刃一般的鹰嘴就刺向长鹤道士的眼睛而来,显然是经过训练的,直接攻击人的要害。

  长鹤道士冷哼一声,手臂一震,将雄鹰的全身力道震散,发出一声惨叫。他再次一把抓住了雄鹰的脖子,眼中凶光一闪,似乎就要真的下杀手将这只几乎半人高的雄鹰一把捏死。

  艾丁桑等几个蒙族大汉都是神色大变,巴勒也是神色一动想开口劝说。

  草原上的民族最喜欢的动物有三种,马绝对是排在第一的,其次就是雄鹰,第三就是狼,牛羊等只是被他们当做食物,所以并没有多少其他的感情。

  当年成吉思汗的骑兵战术就是模仿狼群的狩猎本能。

  就在长鹤道士即将发力将雄鹰捏死的时候,王程开口了。

  “师傅,别杀它,给我。”

  王程勉强将两只脚从泥土之中拔出来,两只腿的筋骨血脉恢复了一些知觉。他看着那头雄鹰,又看向那匹站在艾丁桑身边的汗血宝马,语气不容置疑地对艾丁桑说道:“听说,蒙族讲究强者为尊,实力强的人可以拥有很多。按照你们的规矩,我击败了艾丁桑,是不是可以拥有他的东西,作为我的战利品?”

  长鹤道士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精光。随后嘴角溢出一丝微笑,道:“不错,按照他们历来的规矩,这只鹰是你的了,这匹汗血宝马现在也属于你了。”

  王程深呼吸几口气息。纯阳气血运转,脚踩大地,在大地脉动的带动下,身体恢复的很快,双脚已经彻底恢复了气血运转可以发力。他一手接过师傅手中的秃鹰,手掌直接抓住其两只腿,让这只沉重的秃鹰无法动作。

  啾………………

  呼呼呼……

  秃鹰发出一声长鸣,不甘被束缚,然后张开翅膀猛烈的扇动起来,翼展足足有两米五左右。翅膀扇动之下带起一股旋风,想要重新飞起来,或者直接将王程带到天空去,在自己熟悉的主场进行战斗。

  可惜!

  王程双脚一跺,以不动如山的桩法死死的钉在大地上,秃鹰扇动了好几下,都没有任何效果,鹰眼之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在力道之下,翅膀扇动的频率也有些乱了。

  “王程。神鹰是我的,你不许抢走!”

  艾丁桑被一个大汉扶起来,冲着王程就大声吼道,面孔依旧通红无比。可见愤怒依旧在心中燃烧。

  王程的目光也是强势无比的盯着艾丁桑,以胜利者的姿态大声喝道:“就如你们刚才所说的,你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弱者,如何有资格拥有神鹰和宝马?艾丁桑,我也不说抢你的东西。我帮你保管这两个宝物,等你击败我的时候,我就还给你,这样是很公平的交易。”

  说着,王程一步冲出去,一个健步就跃上了站在那里的汗血宝马,稳稳地坐在了马背上。

  让周围所有人都有一些惊奇的是,这匹属于艾丁桑的纯种汗血宝马竟然没有任何反抗,很顺从的接受了王程坐在自己的背上,成为了自己的主人。

  艾丁桑和巴勒两人都是神色大变,因为作为蒙族的两人都知道,这是汗血宝马承认王程是主人的事实。

  因为,刚刚王程当着汗血宝马的面击败了艾丁桑。

  这匹在大雪山也只拥有几匹的纯种汗血宝马只承认强者,不愿意跟随弱者。

  “王程,你欺人太甚。”

  艾丁桑被气的浑身颤抖,冲着王程怒吼,声音震荡传出很远。如果不是自己体内气血还有些无法聚集,他可能就直接冲上去和王程拼命了。

  不过,他无法动作,可是和他一起的几个蒙族大汉都朝着王程冲了上来,其中一个还挥舞着一把斩马刀,看刀法也是和艾丁桑一个路子,很是刚猛。

  王程双腿夹着马肚子,稍微一用力,胯下汗血宝马就发出一声低鸣,然后前蹄在地上一踩发出巨大的力道,前肢猛然跃起,两只前蹄直接踢向挥刀的蒙族大汉。

  砰!

  汗血宝马的蹄子稳准狠地直接踢在了蒙族大汉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道将其整个人都踢的直接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滚出十几米远,斩马刀也甩出很远,当场就晕了过去,胳膊的骨骼也碎裂了,不规则的扭曲在一起。

  其他几个蒙族大汉一下子都怂了,站在周围不敢动,不论是汗血宝马,还是马背上的王程,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巴勒刚开始还有些想阻止王程和长鹤道士,毕竟汗血宝马是大雪山的宝物。

  可是他想到自己被艾丁桑当着长鹤道士面前侮辱,一下子就没用任何动作,反而心中有些高兴。见此情景,他没有理会艾丁桑要杀人的眼睛,开口说道:“长鹤,王程,天色不早了,我们走吧,晚上我们北山的主人还要宴请你们两位客人。”

  说到北山的时候,他刻意加重了语气,表示自己北山这次才是大雪山的代表,也是主人家,让艾丁桑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南山已经失败了。不能代表大雪山和武圣山对话,这让艾丁桑又是气的浑身颤抖。

  王程经过这十几次呼吸,纯阳气血流转全身,体内轻微的伤势已经恢复。又得到了汗血宝马和手中的神鹰,心情大好,哈哈大笑道:“好。”

  说完,他大笑着一拍马背,汗血宝马当先就迅速起步朝着那三座山峰跑去。

  长鹤道士见到王程少有的露出一次这样狂放的神态。也很是高兴,王程终究还是一个少年人,平时因为武圣山的压力让他显得少年老成,现在发泄一下心中深处的少年心性,也是一个好事。

  哒哒哒……哒哒哒……

  汗血宝马果然非同凡响,起步速度极快,几乎一迈步就是很快的速度,然后又再次加速,背着一个王程和一只秃鹰,几乎没有多少负重感。眨眼间就跑出了几十米之外。

  马蹄声传来,艾丁桑再次被气的一口鲜血吐出来,然后就倒在几个大汉的身上晕了过去。

  真的是损了夫人又折兵!

  巴勒对着艾丁桑几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带着长鹤道士跟着王程的汗血宝马走了出去。

  “噢……哈哈哈哈…………”

  王程骑着血红宝马,感觉到了久违的驰骋之感,好像开着跑车一样的感觉。一只手抓着秃鹰,一只手在头顶挥舞,好像一个孩子得到了好玩的玩具一样的放肆。

  哒哒哒……

  而他胯下的汗血宝马奔跑起来,几乎没有让他感觉到什么颠簸。就好像自己双脚着地奔跑一样。而且,他还能从马背的运动上清晰地感觉到汗血宝马迈出每一步的韵律,以及每一步奔跑之间自然而然所带动的肌肉运动,还有那炙热的气血。

  或许。汗血宝马不是最耐久的骏马品种;或许,它也不是速度最快的品种;甚至,也不是爆发力最强的品种。

  但是,谁都不能质疑,汗血宝马绝对是所有品种的马里面气血最旺盛的品种,旺盛的身体都不能束缚自己体内的气血。一运动就会有一些鲜血从皮肤之中渗透出来。

  王程伸出手掌在马背上一摸,就能感觉到一丝粘稠,摸到了从汗血宝马皮肤之中渗透出来的一丝丝鲜红粘稠的鲜血,还带着炙热的温度。

  这就是汗血宝马!

  王程心中立即回忆起了红雪桩法的诸多描述,这本桩法说是桩法,其实就是一门以汗血宝马为原型的象形拳法。

  此刻,这门桩法的原型就在自己的胯下,王程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对这门中华第一桩法的更多理解。

  许多他之前在研究红雪桩法过程中的一些疑问,此刻在心中也豁然通透起来,一道道奇妙的呼吸秘法在心中清晰起来。

  不自觉的,他竟然呼吸一变,放弃了正在参悟的大地脉动,让内家呼吸变成了红雪桩法的呼吸法门,浑身立即就感觉到了一股炙热,气血变得比纯阳烈日更为炙热,和胯下汗血宝马的温度几乎连为一体了一般。

  很奇妙!

  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

  然后,王程呼吸稳定下来之后,竟然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和汗血宝马的呼吸几乎变得一模一样,不仔细听的话,只能听到一个呼吸声。

  律…………律…………

  汗血宝马也突然兴奋起来,每一步迈出马蹄的韵律也变得奇妙起来,那声音就好像一首曲子一般,也和呼吸融为一体。

  王程抓着雄鹰,手掌摸着马背,一时间沉入到了红雪桩法的境界之中,好像自己化身为汗血宝马,在雪地里纵情驰骋,四蹄和大地连接一体。

  如此,他和胯下汗血宝马越来越契合,跑出几百米之后,两者好像真正的融为一体了一样,极为的和谐,就好像骑马几十年的骑士和自己最熟悉的马配合一样,不分彼此。

  走在后面看到这一幕的巴勒几个蒙族高手都是神色严峻且难看。

  因为,大雪山到现在为止就只有三匹纯种的汗血宝马,据说是传自当年的成吉思汗座驾的血统,一直都是大雪山最珍贵的宝物之一,即便在当年战乱无比的时期,都不曾丢失,为保护汗血宝马的种子还损失过大雪山的顶尖高手。

  现在被王程抢夺了一匹,而且竟然还不被排斥,此刻还相处很融洽。

  让刚刚准备看艾丁桑和南山笑话的巴勒也有些神色不好看,毕竟南山也是大雪山的支脉之一,南山虽然和北山之间是竞争关系,可是和武圣山比起来,终究是自己人。

  “长鹤,我小看了你的徒弟。”

  巴勒对身边的长鹤道士,语气低沉地说道。

  长鹤道士语气自豪地说道:“小看他的人,都付出了代价。”

  巴勒面色漆黑,无言以对。

  因为这是实话,不管是他,还是艾丁桑,都因为开始轻视王程而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律………………

  不过,这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骏马的长鸣,气息十足,声音很悠长而洪亮。

  巴勒的神色瞬间又是一变,眼神看过去,看到远处一匹火红色的骏马速度极快地冲向王程而去,几乎化作一道红色虚影。

  长鹤道士眉头一皱,感叹大雪山的情况还真的是复杂无比,语气平静地问道:“是谁?”

  巴勒语气不好地说道:“是东山的巴叶,不过放心,她的实力比艾丁桑还弱一些,应该不是王程的对手。”

  因为,巴叶是女子,一个击败诸多蒙族大汉,坐上东山第一年轻高手位置的蒙族女子,也几乎是蒙族大雪山几百年来的第一奇女子。

  王程正沉入红雪桩法的感悟之中,和胯下汗血宝马融为一体了,罕见地达到了人马合一的境界。

  然后,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直冲着自己的面门而来。

  有危险!

  他瞬间从红雪桩法的意境之中清醒过来,立即感觉到浑身气血燥热难当,心中一股煞气升腾,杀意凝聚地看向危险气息冲击而来的方向。

  然后,一个满头都是整齐地小辫子,身穿火红色衣服,面色有一丝黝黑,五官充满中性美的女子映入眼帘。

  不过,下一刻,他的目光就集中在这个女子手中的那把黑色铁棒上面。

  女子挥舞着黑色铁棒,带着一声呼啸,眨眼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那红衣女子胯下也骑着一匹汗血宝马,也几乎和汗血宝马融为一体,脸上闪过狠辣,出手毫不留情。(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