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章 出境遇袭

第五百七十章 出境遇袭

  陆伟红开着车一路向北,中午时分就已经看不到人烟了,周围都是起伏的丘陵,偶尔能看到一两个人路过。

  长鹤道士一路上都在闭目养神,修生养性,参悟天罡。

  王程坐在前面则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窗外不断略过的大地景色,感受着地大物博的大地真意,体内气血也沉缓下来,好像每一次呼吸,都变得通透无比,和大地遥相呼应。

  开车的陆伟红一直都神色严肃,不敢对王程有丝毫不敬,感觉到王程坐在这里就好像一座巍峨的山峰一样。

  天黑的时候,车子终于来到了北部边境,陆伟红亲自去交涉,得到了通过。

  嗤!

  车子越过边境线一百米的时候,陆伟红停了下来,对两人说道:“王程,前辈,我只能送两位到这里了。”

  长鹤道士推开门走了下去,双脚踩在地面上,有些感慨地说道:“这里,以前也是我们的土地。”

  陆伟红沉默下来。

  王程也是双脚踩着大地,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以及远处隐约可见的丘陵山脉,肯定地说道:“师傅,我一定会让这里重新回归。”

  陆伟红没敢说话,因为王程这话吓的他不敢说什么。

  长鹤道士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对陆伟红笑道:“陆上校,一路上多谢你了。”

  陆伟红赶忙双脚并拢,站的笔直,对长鹤道士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严肃地说道:“道长,王程,我能帮你们的不多,你们多保重。”

  他知道师徒两去北方肯定不是小事,那么其中就一定很是凶险。他身为特种兵部队的领导,知道北方有两个地方在国际雇佣兵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力。

  王程脚踩大地,感觉自己就是亘古不变的大地,自信无比地说道:“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胜利。”

  长鹤道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陆伟红一抱拳,然后就朝着西北方向走去。

  王程也再次对陆伟红告别,跟在师傅身后。一步一步沉稳无比地朝着西北方向走去。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王程和长鹤道士就是计划要步行去大雪山的,因为这也是一种难得的修行经验。只不过,文剑丞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所以强行塞了一辆车和司机过来。

  现在,王程心中大地真意凝聚,脚下的一步一步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大地的存在,每一步走下来,自己都会变得更踏实,身体内的气血似乎都和大地的脉动融合为一,不分彼此。在王程感觉,在大地上走路将变得不再有消耗疲惫,反而是一种享受。

  长鹤道士的步伐比以前变得更为飘渺了一些,步履之间蕴含着一些奥妙。王程暂时还看不懂,或许长鹤道士自己也不懂。

  师徒两都没有说话,就是一前一后地朝着西北方向走去,各自感悟着自己对武学和天地之间的气息奥妙。

  陆伟红站在远处,一直看着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都消失不见了,才开车回头,对这师徒两有些捉摸不透。

  师徒两人这一走,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碰到人!

  师徒两人走了一夜,没有吃东西,没有喝水。浑身上下看不到丝毫的疲惫和狼狈,精气神内敛,步伐稳重。

  王程对地煞拳法的理解更为深刻了许多,尤其是对大地脉动和大地呼吸的感悟。就差最后一丝丝的玄妙,就能进入一个新的层次。

  可惜,一队人马跑过来将两人拦住了。

  来者是八个蒙古大汉,每个人都骑着一匹马,从远处直直地奔着王程和长鹤道士两人而来。现在是冬季,这里除了牧民就没有其他人。而这八个人显然不是牧民,腰间都挂着马刀,马背上还有猎枪。

  律……

  律…………

  律………………

  几人迅速地控制胯下骏马将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围了起来,几乎每个人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当先的一个带着黑色皮帽子的大汉用蒙古语言对王程两人喊了一声,看到王程两人不懂,然后才说汉语问道:“你们是中国人?”

  王程点头道:“不错,我们是中国人。”

  “那你知道你越境了吗?”

  大汉声音严厉地喝道:“我现在开枪打死你们,也是你们活该。”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内敛的精气神瞬间高涨,丝毫不让地看着对方的眼神,淡淡地道:“那你们大可以试试。”

  啪啪……

  立刻,就有几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有两个大汉直接就从身后马背上拿出猎枪对着王程和长鹤道士,眼神带着蔑视,手指摸着扳机,随时要开枪的样子。

  面对两杆猎枪,王程和长鹤道士都没有动,两杆猎枪对他们还没有多少威胁。

  王程依旧语气平静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有权力管我们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领头大汉张嘴就是仰天大笑,也拿出自己的猎枪指着王程,喝道:“我有这个,你说我能不能管你?现在你跪下来,给我磕头叫我爷爷,我就不杀你,只把你交给政府。”

  王程双脚微微一动,眼中精光闪烁,淡淡地道:“我说不呢?”

  “那你就去死!”

  领头大汉眼中凶光一闪,脸上的肌肉纠结在一起,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无比,手指真的就要扣动扳机。

  王程眼神凝视,也在这一瞬间动手了。只见他一步迈出,就来到了领头大汉的面前,对方扣扳机的动作才刚刚开始,他就一拳打在对方的肩膀上。

  咔嚓一声脆响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领头的大汉顿时整条胳膊都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周围其他的七个人反应很快,几乎同时就要朝着王程开枪了!

  吼……

  就在这时,凭空一声炸雷响起,周围的七个蒙古大汉正准备对王程开枪的时候,突然就被冲击而来的巨大力道砸的飞了出去,一起摔在了地上。

  这一嗓子,正是长鹤道士发出的一声音攻天罡雷霆,面对七杆枪。王程必定会受伤,所以他出手了。他整个人都变得如雷神一般,满脸通红,居高临下地看着那领头大汉。冷哼道:“哼,你们果然还是一个德行,不思进取。”

  当年,蒙古帝国打造出世界历史上最庞大的帝国版图,但是却只是昙花一现。迅速的消失。他们没有留给其他民族任何好印象,在诸多欧美历史书籍的描述当中,都是将蒙古一族形容成为只知道杀戮的残暴民族。

  地上躺着的几个蒙古大汉都还在发蒙,不敢说话,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但是这个老道士只是一嗓子就让他们都失去战斗力,已经足够吓人了。

  王程也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神色警惕无比地看向西北方向,因为他双脚从大地脉动感觉到那个方向有人。

  长鹤道士也是眼神看向那个方向,淡淡地道:“来了。”

  王程全身气血高涨。高度戒备。

  只见一辆黑色越野车从不远处的一座山丘上逐渐出现,然后迅速地冲了下来,目标很明确地冲向王程和长鹤道士两人而来,到了两人面前不足十米的地方都没有减速,反而油门声音更大了一些。

  王程看了师傅一眼,看到师傅没有退,他也就坚定地站在原地没有退。

  “巴勒,找死!”

  长鹤道士眼中光芒闪烁,对着车子里的人大喝一声,双拳直接就轰了出去。没有任何征兆,雷劲罡气就施展了出来,两拳直接砸在了车子的头部。

  轰…………

  一声轰鸣,一道道气息冲击出去。地面上的几个蒙古大汉直接晕了过去。

  王程感觉耳膜都有些发痒,急忙看过去,发现师傅依旧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这才松了口气。而那辆冲过来的黑色越野车,竟然被长鹤道士双拳打的报废了,车头被砸扁了。发动机都不堪重负的崩溃爆炸了,燃烧起了一团团火焰。

  车子里的几个人都急忙冲了出来。

  首先出来的就是一个身材魁梧壮实的中年男子,爬出来二话不说,大吼一声,就冲着长鹤道士扑了过来,想要将长鹤道士扑倒在地。

  王程冷哼一声,一步迈出就来到师傅的身前,双脚扎根大地,一招大地锤法就砸了出去,力道几乎凝聚到了极限,带起轰鸣声,一拳将这至少有两百斤重的大胖子打的倒飞了出去……

  轰……

  两百多斤的大胖子砸在地上的动静也不小,直接吐出一大口血,浑身肌肉骨骼都刺痛不已,无法移动。

  其他几个人还是神色不善地看着王程和长鹤道士,甚至手掌摸着腰间,想要拔枪。

  长鹤道士的目光没有看这几个小喽喽,而是直接看向后面的一个老者,淡淡地道:“巴勒,你还有脸见我。”

  这位老者是光头,没有其他人那么魁梧的身材,只有一米七左右高下,可是身上的气息却是极其强势凝聚。他也是目光强势地看着长鹤道士,平静地说道:“我有什么不敢见你的?成王败寇,一切都过去了。长鹤,你们现在过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王程身上,眼中精光闪烁,不屑地道:“这就是你找的传人?比武大会的冠军?一点杀气都没有,还没见过血吧?长鹤,你不知道我们大雪山这几十年来有多大的变化;你更不知道,我大雪山现在的第一弟子有多强。”

  “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长鹤道士就是哈哈大笑起来,满脸都是不屑和怒火。然后他双脚猛然在地上一跺,身体如大鹏展翅一般的飞了出去,居高临下地一拳轰向巴勒,拳头上再次凝聚出雷劲罡气,隐约可以看到一丝丝电光。

  巴勒眼神一凝,眼中闪过震惊,双脚瞬间扎下一个结实无比的桩法,和中华大地的武学的确有些不同。

  然后,他也是一拳砸出,拳头上罡气迅速凝聚,想和长鹤道士硬碰硬的过一招。

  然而,巴勒接触长鹤道士雷劲罡气的一瞬间,就是面色大变。紧接着就是急忙后退,他的双手不断画圆,以类似于太极的卸力方式来抵挡和消弭天罡雷劲,同时整个身体都在随着步伐旋转,就是让长鹤道士的拳头不能真正的击中自己的身体。

  所以!

  长鹤道士一拳下来,虽然将巴勒打的狼狈不已,不断后退,却也没有真正的伤到他,可见巴勒的实力绝对是世界顶级。

  “天罡雷劲?”

  巴勒背在身后的手在不断的颤抖,衣袖都被震碎了,神色有一丝惊骇地看着长鹤,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竟然真的领悟出天罡雷劲?”

  长鹤道士上前一步,气势逼人,冷声道:“我为何不能领悟?你大雪山当年几大高手都败给我师傅一个人,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嚣张?”

  王程也紧跟着师傅的步伐,眼神警惕地看着周围三个就要准备拔枪的大汉,平静地说道:“我还以为大雪山作为底蕴深厚的门派,应该会有大派风范,没想到竟然是如此待客的。”

  巴勒冷哼道:“你们不是客人。”

  “是你们提出的比武!”

  长鹤道士反驳道。

  巴勒一时语塞,的确是他当初南下去提出的比武。

  王程盯着巴勒,沉声道:“你说我不是你们大雪山弟子的对手,那么,你现在敢不敢接我一拳?”

  巴勒在长鹤身上吃了亏,自知不是长鹤的对手,但是又不能主动欺负小辈。所以当王程主动提出来的时候,他心中就是一喜,沉声喝道:“王程,你以为你拿下中国比武大会冠军就真的无敌了?只能说你们是坐井观天。中华大地经过几次动荡,武术精华早已经不存在了,流落到世界各地。你们的比武大会只不过是你们的自娱自乐而已,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做真正的中华武术!”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这一刻对大地呼吸和大地脉动感觉尤为清晰,淡淡地道:“你废话真多。”

  言罢,他就很简单的一步迈出,然后一拳挥出,看不出任何异样。

  可是,长鹤道士却是瞬间眼中精光大盛,几乎激动的浑身颤抖了一下。

  站在王程面前的巴勒,更是好像见了鬼一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