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地真意,厚德载物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地真意,厚德载物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王程一出手就是如此惊天动地的威势,好像天地都在那一拳之中了。【】

  大地锤法一拳袭来,拳头上凝聚着大量气息旋转不休,几乎就要有凝罡的趋向。不过,王程知道自己距离凝罡还很遥远,心中却是在感悟另一种感觉,那就是劲!

  此刻,他浑身气血沸腾,纯阳烈日催动,力道大增,几乎达到一种极限,也就是力的极限,隐约之间有凝劲的趋势。

  而地煞拳法的煞劲就是以大地为核心!

  所以,王程这一拳大地锤法冲出,双脚就是扎根大地,与大地融为一体,一瞬间就有一丝惊天动地的威势,好像自己就是大地。

  站在他对面扎下了太极桩法的陆伟红都差点被吓的转身就跑,不敢与这样的拳头去碰撞,好像自己下一刻就会被这颗流星一般的拳头撞碎。

  呼呼呼……

  可是,他终究是军中的顶尖高手,而且厮杀经历丰富,迅速的就稳住了心神,然后再次提气,双手施展出太极云手,想要借力打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旁边的刘建北也是一眼就看出来王程这一拳的力大的不可思议,绝对不是陆伟红可以轻易施展借力打力技巧的,一个不好就会重伤。

  所以,他当即大喝一声:“住手……”

  然后,他也加入了战团。因为他本来就站在陆伟红身边的,所以直接一拳轰出,就加入了战斗!

  周围聚集了几十个人在观看,其中还有受伤的小周,陈晓玲并不能起床,但是也在病床上勉强把背部垫高,眼神尽可能地看了过来,神色之间也有一些惊讶。

  没想到,军方两大抱丹境界的国术高手在面对王程的时候,竟然选择了联手!

  陆伟红施展的太极云手。想要守成;而刘建北则是施展的最具有攻击性的八极拳,极其的简单直接,只见他的拳头一冲出,就化作一杆大枪。拳头如枪头,直取王程的咽喉而来!

  两大抱丹境界的国术大高手一攻一守,配合的很得当,可以想见两人以前绝对有过并肩作战的经验。

  轰……轰……

  下一刻,就是两声轰鸣炸响。好像两个炸雷。

  其他人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双方似乎只是接触了一瞬间,随后陆伟红和刘建北两人就被打的身体倒飞出去,飞出两米多远才踉跄落地,身上的衣服都被气息和力道震荡的凌乱不已。

  王程双脚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双脚陷入了地面,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细细地感悟着体内气血运转和大地的脉动,以此来彻底掌控体内增长的气血。几个呼吸之后,他缓缓地收回拳头。对陆伟红和刘建北抱拳道:“两位,得罪了……”

  说完,王程也没有过多的解释,转身就走回自己的住处,每一步都有独特的韵律。

  大地的脉动,大地的呼吸,大地的力量!

  王程心中已经领悟了。

  所谓地煞拳法,其实就是让自己真正成为永恒不变的大地,心跳完全变成为大地的脉动,呼吸完全变成大地的呼吸。然后配合奇妙的桩法,让自己具有大地的力量……

  从而,凝聚地煞拳法的煞劲!

  所谓天罡,地煞。看起来好像地煞这个称呼更为可怕y森一些。可实际上天罡雷霆更加的具有威严和攻击性,地煞的称呼则是来自于大地总是承载着生命排放的污秽,所以大地之中蕴含着天地之间的y秽之煞气。

  其实,这表现的就是大地的宽搏,所谓地势坤,以厚德载物!

  亿万年来。大地为生活在自己身上的亿万生命的所做和所得,是截然相反的,乃是典型的以德报怨的作风。

  王程心中领悟诸多,思绪通透,所以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发生了变化,好像变成了如大地一般。

  可是,在刘建北和陆伟红看来,王程刚才那一拳是有些故意敲打他们的意思。

  所以,两人联手在王程手上吃了亏,还要笑脸相陪,害怕得罪了王程。直到王程进入屋子里的时候,两人才皱着眉对视一眼,然后挥散了周围看热闹的下属,一起跑到办公室去商量什么了。

  第二天一早,王程在旭日初升的刹那睁开了眼睛,腰部几乎没有怎么发力,就直直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好像地面有一股力量推着他站起来一样。

  为了更深入的领悟大地奥秘,王程昨天晚上睡觉又开始睡在了地上,和大地零距离接触。

  这就是他最开始修炼地煞拳法的方式,全身接触大地来感悟其中的气息。入门感悟大地的时候,和现在领悟大地之力的时候,所用的方式都是一样。

  长鹤道士也在这一刻走出房门,看到王程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想到自己昨天刚刚给了王程讲了一些东西,只是过了一个晚上,王程就有了一些很特殊的领悟。

  在他看来,王程此刻站在那里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就代表了大地。

  “师傅……”

  王程看到长鹤道士,恭敬地抱拳。

  长鹤道士点点头,赞叹地说道:“你的悟性堪称我武圣山有史以来的第一人,第一任祖师爷估计都不如你,希望你以后不要浪费了这份天资。”

  “弟子一定会谨记师傅的话。”

  王程严肃地说道。

  陆伟红走过来,尊敬地说道:“长鹤前辈,王程,该吃饭了。”

  长鹤道士当先走了出去。

  王程一边走一边问道:“小陈的伤势如何?”

  陆伟红语气更为尊敬地说道:“在您的治疗下,她的伤势已经很稳定了,她早上还坚持站起来了。”

  这种神乎其神的医术,比传言来的更为夸张和吓人,如果不是陆伟红亲眼看到所有过程的话,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就算是他极为尊敬的林琦告诉他,他也会怀疑。

  一个只剩下半口气的受伤者,只是用了一晚上就几乎恢复了伤势?

  陆伟红还知道另一个人对此更为在意。那医务官就是彻夜未眠,不是为了要照顾小陈的伤势。而是查找各种西医资料,因为王程的医术颠覆了医务官这十几年来的行医经验,以及心中理念。

  “那就好,等下我吃了饭就去给她做收尾治疗。后面就要靠你们照顾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她也要休息一百天。”

  王程声音沉稳而带着暖意地说道。

  陆伟红听着王程的声音,感觉浑身舒畅,好像和一个很关爱自己的长辈在谈话一样。威严之中不乏关爱。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因为王程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而已。

  “是,我会记下来的。”

  陆伟红心中几乎对王程生不出一丝反抗。

  这就是地煞拳法的拳法真意,大地真意!

  自身化作大地,精气神都和大地融为一体。

  王程经过一晚上以大地脉动和大地呼吸的睡功在地面睡觉,再加上之前的那一丝领悟,终于做到了这一点,领悟出了大地真意。

  这是地煞拳法的一个飞跃,自此地煞拳法就会变成另外一门强势的拳法,比之前提升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一整个档次。

  王程和陆伟红跟在师傅长鹤道士后面一路走到食堂,看到每个人都会微笑点头打招呼。他并没有对谁说一句话,可就是让每个人都觉得他很可信,和值得尊敬,看到他的微笑就会很温暖。

  就连刘建北都受到了影响,昨天因为那一拳而滋生出对王程的那一丝不满,在此刻看到王程的时候,消失的干干净净,主动开口打招呼说好话。

  一顿饭吃下来,王程好像和他们都成为了一家人一样。互相之间开始称兄道弟。刘建北还想将自己那辆很少用的军用装甲车给王程师徒两当座驾开去边境,王程当然是赶忙拒绝了,不然到时候闹出什么军、事、冲突就成为国际新闻了。

  吃了饭,王程再次来到病房。看到陈晓玲很安静地躺在那里,气色好了许多,脸上已经可以看到红润,她手里依旧抓着那张带血的照片。

  看到王程进来,她急忙将手里的照片放在王程看不到的地方,看着王程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王程微笑了一下。笑容很暖人心,摇头道:“我昨天说过了,我很尊敬你们,所以救你就是救我们自己,不需要感谢。你的伤势很重,后面要注意修养,多练练蕴养气血的慢拳,不要过度发力,大概三个月左右就可以痊愈,到时候就无碍了。”

  陈晓玲的眼神定定地看着王程,只想将这个笑容彻底的印在自己的心中,狠狠地点点下巴,将王程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肯定地道:“您放心,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好,那我再给你最后治疗一次。”

  王程说着就抓着陈晓玲心脏附近的那根玉针捻动了起来。

  此刻,陈晓玲胸腹之间的几十根玉针颜色都已经很淡了,甚至有两根玉针都变得透明了起来,其中的气息已经被陈晓玲的身体吸收殆尽。

  这也是陈晓玲能不吃不喝,还在一夜之间恢复很好的原因。

  旁边,医务官顶着黑眼圈,眼睛却是炯炯有神,整个人都是很兴奋的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程的每一个动作。

  不过,王程这次行针没有什么特别,因为是收尾,所以只是稍微行针一下,让陈晓玲的身体尽可能多的吸收玉针里面的残留气息来恢复身体。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将所有玉针都捻动了一遍,然后一挥手,眨眼间就将二十几根玉针全部收了起来,这些玉针已经不能用了。

  “好了,好好养伤。”

  王程说了一句,就要起身告辞。

  陈晓玲手掌五指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想到昨天王程的样子,就说不出来,只是点点头说道:“嗯,我会记住你说的每一句话,王程,谢谢你。”

  王程轻呼吸一口气息,驱赶一些杂念,让自己差点崩溃的大地真意继续维持,摇头笑道:“保重。”

  说完,他就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出去。

  医务官急忙跟上,有些慌张地走在王程身边,声音吞吞吐吐地说道:“王先生,您,您……”

  王程眉毛一动,疑惑地道:“你还有什么事?病人的后续不会有问题的。”

  医务官又是慌张地摇头解释道:“我不是怀疑先生您的医术,我,我是想,我是想,想跟着先生您学习医术……”

  王程停下了脚步,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想跟着自己学医的。其他的大部分都是想跟着自己学武,他仔细上下打量了医务官一眼,三十五岁左右,个头一米七五左右和自己差不多,精神很旺盛。

  摇摇头,王程说道:“算了,我没时间教你,而且你也是西医,想跟我学习中医,就要从头学起。”

  “我不怕,我愿意从头学起,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不会打扰您,只要天天跟在您身边学习就好。”

  医务官又是急忙解释。

  跟在旁边的刘建北和陆伟红都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医务官可是国外有名的西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在这里的地位比他们两人还要高,没想到现在竟然将西医抛去不要,转而想跟随王程从头学习中医。

  可见,王程给陈晓玲的一番治疗,的确是颠覆了这位高材生的三观。

  王程依旧摇摇头,道:“算了,你好好在这里治病救人就好了。”

  “可是我想真正的可以救人,像您一样,可以让以前很无力的病人都能生还。”

  医务官还是不放弃,想到以前碰到的那一双双无助而渴望的眼神,心中就一阵抽搐。

  王程却是直接坐上了刘建北准备的一辆崭新的越野车,看到师傅已经坐在后面闭目养神了,对医务官道:“这样吧,以后如果我们还能有缘分再见面的话,我就可以考考你,如果你通过我的考核了,我就答应收下你。你现在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中医的基础。”

  医务官顿时大喜,当即就要跪下来拜师,可是被王程眼疾手快一把拉起来了。他还是激动地说道:“谢谢师傅,我一定会好好学,下次见到您,一定通过您的考核。”

  王程对此不置可否。

  如果是昨天,他估计直接就赶人了,理都不理会。可是现在,他心中满是厚德载物的大地真意,所以说话留有余地。

  陆伟红对刘建北挥挥手,就坐上车,面色沉稳安静地挂当开动,离开了这个不起眼的驻地,朝着更北方开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