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一次奇遇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一次奇遇

  (新年第一天,祝大家都顺顺利利的,求票,求支持!)

  没有任何准备和征兆,刹那间,浑身都陷入一片火热当中。

  王程好像恍惚之中看到了一片血红,血红之中有一些颜色更深的条状物体,还有一些颜色更浅的块状物体,更有一股股白色的棍状物质……

  所有的东西表面上好像都被一股火焰包裹了起来,将所有的一切都不断的反复锤炼,然后火焰一闪即逝融入了周围所有的物质当中,消失不见了!

  那种奇妙的景象也随之消失,王程下一刻就睁开了眼睛,浑身从里到外都感觉到了一股股温热的感觉,每一处肌肉,每一处骨骼,每一处血脉,以及脏腑之中的所有脏器,都感觉到了暖洋洋的感觉,从内到外的一股通透而炙热。

  他感觉到下午和永诚和尚的大力金刚掌不断对拼之下对身体的损伤也完全恢复,而且还锤炼的比之前更为强势。

  不过,王程首先注意到的是自己的那块全世界少有的极品玉石,只见自己胸口上只剩下了一些黑色的粉末,那块玉石已经消失无踪。

  呼呼呼……

  ∽

  随后,呼吸声起,王程以大地呼吸催动体内气血,立即就感觉到了浑身气血几乎要爆炸一般,只是一个呼吸之后,浑身上下的温度立即就提升了起来。

  这是?是什么?

  王程眼神闪过一丝疑惑,不知道刚才那是什么,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景象是什么。只是知道自己又经历了一次和玉石有关的奇遇。那块极品玉石之中的精华气息似乎融入了自己的心脉。然后顺着气血融入全身。

  “王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唤。

  声音在王程的耳朵里异常的敏锐,甚至他脑海中能根据声音来推测到对方喊出这道声音的呼吸变化,是如何发出这道声音的。

  将心中的诸多奇妙感觉压下来之后,王程一把抓住门把手准备开门,可是手掌很自然的发力之下,竟然将金属的门把手直接拔掉了,力道超出了他的预料。

  啪!

  一声脆响。

  门把手就从门上被王程抓在了手中。然后依旧打开了门。他再次压下心中的疑惑,随手将手中的门把手丢到地上,看向门口的陆伟红,问道:“陆上校?”

  陆伟红有一丝激动地说道:“王程,不好意思打扰您了。小陈刚醒了过来,您有时间过去看看吧,她身上的玉针怎么办?”

  王程轻轻点头,道:“好,我们一起过去,玉针留着就可以了。我有打算。她的情况还稳定吧?”

  陆伟红笑了笑,安下心来。回答道:“嗯,呼吸还算稳定,输血情况也很好,命算是抱住了,就是不知道心脉受伤会不会对以后练武有影响。”

  这些情况都在王程的预料之中,所以也没有多问,针对心脉的伤势,也没有解释。迈着步伐朝着医务室那边走去,他心中却是在不断的调整呼吸以及发力的度。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气血和力气经过刚才的气血突然间增大了许多,刚刚不小心一把拔掉了那门把手,就是还不适应突然增加的力气所导致的。

  然后,他刚才走出来的时候,双脚也没把握好力道,在地上留下了一连串的几个脚印,将水泥地板都踩碎了。

  他这才知道,自己这次的奇遇并不是一点半点,而是身体全方面素质的提升。

  所以,他随着陆伟红一路走过去,不断的活动双手五指,来锻炼发出力道的度,以免等下要给小陈治疗的时候,不要把握不好行针的力道,如果一个不小心出了事的话,那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来到医务室门口,医务官和刘建北都在门口守着的,看到王程过来,都表现出足够的尊重。

  医务官上来述说刚刚小陈的情况:“您走了之后,小陈的情况很稳定,输血过程没有出现排斥,呼吸也很稳定,不到一个小时就醒了过来,看精神好像还好。”

  王程点点头,表示了解,推开门走了进去。他刻意用手拧了拧门把手,以此来验证自己的力道,证明自己对手上力道有了初步的掌握,这才跨步走进去。

  只见房间里面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短发女子,脸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了,从面庞上看起来有些清秀,可是此刻有些病态,却也不能掩饰眉宇之间的一些冷厉。

  这就是伤者小陈,全名陈晓玲,隶属于北方军区特种部队的。

  看到王程几人走进来,她也目光看了过去,看到王程的时候,眼中闪烁出一丝精光,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话,可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一双眼睛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呼吸也急促了几下。

  王程则是没有说话,上前就抓住陈晓玲地手腕脉搏看了起来,手掌力道很轻柔,因为害怕会不小心发力过度。他看到脉搏变化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此刻脉象已经逐渐有力了起来,然后看了看自己留下的二十几根玉针,玉针上面的翡翠颜色已经变得淡了一些,表示其中的一些气息已经被穴位吸收,融入了伤者的身体,修复身体的损伤。

  一次次用玉针给病人治疗,王程已经验证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玉石之中有一些气息很容易被人体吸收,尤其是武者更容易吸收,几乎可以直接融入气血之中来提升身体素质。

  “她的情况很稳定。这些玉针,我会一直留在这些穴位当中,明天早上我走的时候再取下来。记住伤口不要包扎,更不要缝针,就这样让她自动愈合就好。期间不要给她吃东西。更加不能吃药。”

  王程有些严肃地对医务官叮嘱道。

  医务官赶紧点头表示记下了。其实就是让他们都不要插手陈晓玲的治疗就对了。

  说完,王程又再次活动了一下右手五指,确定自己对力道的把握已经恢复了,才开始捏着陈晓玲腹部的一根玉针转动了起来,然后又缓缓地拔了出来。这是他这次治疗的最后一步,将下丹田穴位的玉针拔掉,可以让其他玉针自动被穴位吸收其内的气息,下丹田的这根针是核心。会对其他有玉针的穴位有约束,拔掉就可以去掉这种约束。

  “好了。”

  王程将玉针收起来,说了一声,起身就要离开。

  这时,一直躺在那里没有说话的陈晓玲突然开口道:“王程。”

  王程回头诧异地看着她,好奇地问道:“你认识我?”

  他以为陈晓玲应该不认识自己才对,因为双方并没有在之前见过。

  陆伟红上前低声在王程耳边解释道:“小陈家是京城的,而且算是中原太极陈氏一脉的支脉传人,所以很关注比武大会。你是她的偶像,她很崇拜你……她在京城收集过你所有的图片和比武视频……”

  陈晓玲似乎听到了陆伟红的话。顿时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些红晕,勉强大声道:“陆上校。你不要胡说。”

  陆伟红嘿嘿笑了笑,给王程打了个眼色就不说话了,然后转过头去和刘建北一起站在门口。

  王程也一时间有些尴尬起来。

  他知道经过比武大会自己在全国,乃至是全世界都有大批的支持者,虽然也对此并不在意。可此刻他看到一个女粉丝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很铁杆的一类,也不免有一丝尴尬,低声道:“你好好养伤就好了,我给你的治疗方式,几乎不会留下后遗症,不会影响你以后练武和发力,我很佩服你们。”

  陈晓玲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程,惊喜地道:“真的?”

  王程也不避讳,直言不讳地说道:“当然,你能不计代价的为国家付出,肯定值得尊敬。”

  陈晓玲脸上露出一丝很满足的笑意,好像一切付出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回报,然后有手勉强的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张带血,也已经皱巴巴的照片递给王程,希冀地说道:“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王程轻轻接过来,害怕自己不小心发力伤到她,可是拿过照片的时候还是有些手掌颤抖。因为他看到那张照片上就是自己,是当初比武大会官方的一张宣传照,照的很普通,他当时就是很平常地站在那里让对方拍了个照。

  没想到,在当事人看来这样一张很平凡的照片,可是在有些人手里却是最珍贵的东西。

  王程微微叹了口气,拿着照片,没有签名,而是对满脸期待的陈晓玲轻轻地说道:“不值得,你是一个军人。”

  陈晓玲眉毛一扬,很是英气,两道眉毛好像两柄利剑刺出一般,看着王程肯定地说道:“我值不值得,是我自己决定的,我就要你给我签名,这和我是不是一个军人没有关系。”

  王程轻轻地点头,既然对方有自己的想法,他自然不会强行去影响,即便这个想法是和自己有关的。

  但是,他不能影响别人做什么,却能决定自己要做什么。所以,他并没有签名,直接将带血的照片重新放回了陈晓玲地手中,轻声道:“保重身体。”

  说完,他没有再看陈晓玲一眼,转身就走了出去。

  陈晓玲捏着手中的照片,愣愣地看着王程的背影,也没有多说什么,脸上更没有什么表情,就是坚定地将照片重新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就如她所说,她要做什么,值不值得做,都是自己决定。即便王程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可是她依旧坚持自己的决定。

  这种表现,其实也说明了她是一个军人,心思坚定如铁。

  刘建北和陆伟红再次一起将王程送了出来。

  陆伟红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刚才说那番话是不是惹了王程不高兴了。毕竟当初比武大会的时候,王程可是当着全世界的面和杨青语在一起了,全世界都知道两人是一对,家里人已经同意的未婚夫妻。

  “王程,小陈就是这个性子,倔。你别放在心上。”

  陆伟红对王程解释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并没有纠结这些事情,而是紧握着双拳,心思在自己的体内,只感觉到浑身气血炙热无比,纯阳气息一直都处于烈日的高昂境界,有种不吐不快的憋屈感,语气却是平静地说道:“陆上校,你能不能接我一拳?”

  陆伟红和刘建北都愣住了,停下了脚步,眼神都凝重无比地看着王程。

  两人都不知道王程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刚才的事情,生气了?所以想打陆伟红一拳发泄怒火?

  陆伟红心思转动,也没有拒绝,而是语气极其肯定地说道:“好,我早就对比武大会冠军的实力很好奇。想看看,我和真正的顶尖高手差距有多少,更好奇中华大地武学圣地武圣山的武学到底有多么强大……”

  下午和悟空和尚交手,又亲眼看到武圣山的师徒两的出手,让陆伟红对武学的认知提升了几个档次,所以一直对王程和长鹤道士的实力很是好奇。

  说着,陆伟红就稍微后退了一步,脚下扎下了一个太极的桩法马步,显然是慎重无比,一开始就以防御姿态来面对王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刘建北其实有心想阻止,但是也捉摸不透王程的心思,所以害怕得罪王程。一想反正王程也不会伤了陆伟红,索性他就不说话,只是安静而好奇地看着,想看看王程的实力如何。同时他体内气血也高速运转,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好阻止意外情况发生。

  王程没有深呼吸气息来积累气息,只是寻常频率的呼吸。也没有任何蓄力的起手式,就是看着陆伟红站好了太极拳的桩法之后,他双脚在原地一跺,地面就是一声闷响,好像地震了一般,方圆三米的地面上都震荡起来了一层尘土,几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都被震的飞了起来。

  一条条裂缝从他的双脚朝着周围迅速的扩散出去,而他的拳头就在这一刻砸了出去。

  气血纯阳如烈日爆发,身周气流被炙热的气息激荡的轰然扩散出去;拳头如流星坠地,一拳之下就卷起风云。

  他的大地锤法,已经厉害如斯!

  这一拳袭来。

  陆伟红和刘建北,以及门口看着的医务官和其他几个士兵都是大惊失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