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不可思议的手段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不可思议的手段

  虽然出了事,可是院子里的人都不慌,就是按照职位和职责各自做各自应该做的事情,有条不紊。

  王程看了看,知道他们有自己的应对方式,就回去和师傅继续聊武学拳法上的事情。

  陆伟红将受伤的女子抬到里面医务官那里,那受伤的男子也被带走到隔壁的房间去医治了。

  医务官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担架上的伤者,就是皱眉说道:“伤的这么重。”

  刘建北严肃地说道:“小陈昨天和小周去了边境追查一个通缉犯,资料中对方实力不弱,而且可能在蒙古国境内还有同伙。”

  “那就难怪了,她的伤势不只是不弱,敌人应该不少。”

  医务官面色严肃地说道:“小陈身上中了三枪,都是要害,甚至其中一处就在胸口附近,失血过多,心脏随时都会停止跳动了,我现在无能为力,。”

  刘建北一愣,看着小陈浑身是血,已经气息若有若无的样子,刚刚还略有起伏的胸口,几乎停止了动作。

  看样子,似乎马上就要不行了。

  医务官也满脸严肃,很是无奈地样子,表示自己现在的确没办法。

  这样的事情,他们遇到了很多次了。

  所以,刘建北脸上的悲伤之色一闪即逝,随后沉声道:“通讯兵把小陈遇难的消息发布出去。”

  后面的通讯兵也有些麻木了,点头道:“是,长官。”

  不过,这时候陆伟红突然一把拉住了通讯兵,阻止了通讯兵去发消息,对刘建北建议地说道:“王程你了解吧?”

  刘建北点点头,道:“我知道,今天你送过来的那个年轻人,是武圣山传人,难道他还会治病?”

  他就在电视上见过王程比武。所以并不知道关于王程的其他消息。

  陆伟红在京城,自然知道王程更多的信息,认真地说道:“高森高先生都曾经说王程的医术还在他之上,说王程的医术已经达到神仙境界。一根针可以判定生死,我想请他来试试。”

  医务官有些皱眉地说道:“陆上校,高先生我听说过,但是中医很多东西都有些虚假,并不可信。”

  陆伟红反问道:“那你有其他办法吗?”

  医务官摇摇头。不再说话,也有些尴尬。

  刘建北点头道:“好,请王程来试试,反正小陈就剩下一口气了,没有其他法子了。”

  陆伟红看了病床上几乎断气的小陈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朝着王程和长鹤道士的住处走去。

  来到王程的房间门口,他很小心地敲了敲门。

  可是,王程在隔壁和师傅谈话,没有在自己房间。所以听到声音之后。他还是开口喊道:“我在这里。”

  陆伟红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即逝,然后迅速的推开长鹤道士的门,走进去恭敬地对长鹤道士说道:“道长,王程,我有个战友受了重伤,只剩下一口气了,我听说过王程的医术天下第一,所以我想请王程出手,救救我的战友,我陆伟红以后愿意帮你们做任何一件事情。只要不违背原则,不叛、国就行。”

  王程坐在那里端着茶杯,脑海中想到刚刚看到的那张满脸都是鲜血的脸,又看了看师傅。见师傅没有反对,才说道:“我刚才看到了,的确很严重,她是怎么受伤的?”

  陆伟红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沉声道:“她带着一个新人去追缉一个通缉犯被对方打伤了,那个通缉犯是蒙古国的。逃到边境竟然有人接应,所以把我们两个去追缉的战友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小陈身上中了三枪,医务官说随时都会丧命,还请王程先生出手救治。”

  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当年大雪山曾经故意纵容过门下一些弟子来我中华大地为非作歹,我当时就亲手杀过几个大雪山的凶徒。”

  王程知道,师傅这是告诉他,小陈两人去追缉的那逃犯,八成也是大雪山门下纵容的人。

  蒙古国曾经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地区,所以宗教在这个地方的影响力很大。但是,大雪山是还凌驾于蒙古宗教之上的存在。

  可以说,大雪山在蒙古国之中,就是太上皇一般的存在,一言可决定国运。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起身就走了出去,说道:“陆上校,其他的话就不必说了,你亲自开车送给我们,我和师傅本就承你人情。更何况,小陈是为国受伤,我出手救治,本是义不容辞……不过,我也不是神仙,不敢说一定能救,先看看再说。”

  陆伟红赶忙跑到前面带路,诚恳地说道:“能请你出手就可以了,如果你都治不好,那只能说小陈命不好。”

  因为文剑丞和林琦的关系,所以陆伟红对王程的信息了解的很多。

  他知道,王程的医术的确是有不可思议的能力,能将文将军的孙女烧伤的脸都治好,更是治好过其他许多危机生命的重病。

  两人一路来到后面一个医务室,医务官还在给小陈止血,可是小陈几乎已经没有了气息,刘建北站在那里面色严肃,一言不发,气氛很压抑。

  受伤的小周只是腿部稍微包扎了一下,就从隔壁拄着拐g走了过来,脸上还留着泪,对着医务官和刘建北祈求地说:“首长,我求你们一定要救救小陈……”

  刘建北沉声道:“你安静点,陆上校去请高人了。”

  小周听到高人这个词,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升腾起了一丝希望。

  这时,陆伟红带着王程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王程一走进来,就闻到一股血腥气息。对刘建北点点头,他就看向病床上的小陈,只见伤者的气血几乎就要停止,顿时皱眉道:“这么重?”

  医务官好奇地打量了王程一眼,无奈地说道:“就是这么重,她胸口的那颗子弹位置很危险,一定要去大医院才能动手术,我这里没有条件,不小心就会伤及心脏。”

  王程上前来。一把捏住了小陈的手腕,目光扫视其全身上下的伤处,肯定地说道:“不用动手术。”

  医务官顿时一愣,皱眉道:“不动手术怎么取子弹?”

  王程看了看脉象。淡淡地道:“我有办法。”

  医务官正想问,可是旁边拄着拐g的小周一下子就冲上来,指着王程就不相信地喝道:“首长,他来给小陈治伤,能行?”

  刘建北眼中光芒闪烁。点头道:“不行也要试试,不然小陈就要不行了。”

  “那也不能随便找个小孩子来吧?”

  小周很不满地说道,眼神看着还略显幼稚的王程,有些轻蔑。

  刘建北当即喝到:“小周同志,不要胡说八道,你要么出去,要么安静。”

  小周立即不说话了,也没有出去,就站在那里直盯盯地盯着王程,害怕王程会把小陈害死。

  陆伟红也刚准备说话。王程却是一挥手拦住了要说话的陆伟红,看着小周受伤的腿,平静地说道:“你小腿还有一颗子弹。”

  小周点头道:“不错,有眼睛都能看出来。”

  王程一步上前,一把抓住小周的肩膀,然后巨大的力道就爆发出来,将其一把抓起来放在旁边的床上,然后一把捏住小周受伤的小腿,沉声道:“忍着别动,也别出声。”

  小周大吃一惊。被巨大的力道压制住没法动作,躺下之后正想反抗,就听到了王程的话,然后小腿受伤的部位顿时传出一股刺痛。那包扎的伤口立即裂开了,一股鲜血就飚s出来,更加不敢动弹,害怕王程会杀了他。

  刘建北和医务官刚想上前阻拦,就被陆伟红拦住了,严肃地说道:“王程在给他治疗。不会出事。”

  医务官和刘建北两人顿时愣了一下,随后就有些惊异地看着王程,这是什么治疗?用手能直接将小周小腿肌r里的子弹取出来?

  就在两人刚刚升腾起疑问的时候,小周却是感觉到越来越疼,紧咬着的牙关发出咔咔的声音,一张脸憋的通红,差点就忍不住了。

  也就在这时,王程按住小周伤口周围的肌r揉捏了一圈,突然猛然一捏,当即就是一声轻响。

  一道鲜血从小周小腿伤口处s出,其中有一个r眼可见的东西。

  陆伟红眼疾手快,一伸手将飞s出的东西抓在了手中,张开手一开,顿时吸引了刘建北和医务官,以及咬着被子的小周的目光。只见陆伟红的手中赫然抓着一颗黄灿灿地子弹……正是小周小腿肌r里的子弹。

  小周立即感觉到刺痛轻松了许多,小腿的不便的确是感觉不到了,知道子弹没了,就是伤口还在疼。

  王程对发呆地医务官挥挥手,以不容置疑地口吻说道:“给他包扎一下,子弹已经给我取出来了。”

  医务官不敢有丝毫怠慢,拿起纱布就将流血的伤口抱起来,眼神也就还有震惊,惊奇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其他人几双眼睛也都看着王程,包括浑身出了一层冷汗的小周,都想知道王程是如何做到的。

  王程一边拿出自己的玉针放在床边,目光仔细地检查着小陈的伤势,一边轻轻地说道:“我活动他的肌r筋脉,让里面的肌r筋脉发力把里面的异物挤出来,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医务官可不会相信这是很简单的事情,这是用特殊手法去控制病人的肌r神经,在西医上是存在于理论上的不可思议的手段。

  刘建北和陆伟红也都略有所知,毕竟两人都是练武之人,知道中医的一些神奇,所以见到王程这种手段,就对他接下来给小陈的治疗多了很多期望。

  只见王程一只手几乎化作幻影,虽然隔着衣服,可是依旧能精准的找到x位,只是几个眨眼间,就将二十多根玉针刺入伤者小陈的胸腹之间,然后严肃地说道:“她需要输血,快点拿过来。”

  医务官点点头,刚想说应该先拿出子弹,可是想到王程刚刚的神奇手段,就不多说什么了,将小周的小腿包扎了之后,就转身出去找血袋了。

  刘建北和陆伟红都留了下来,还有病床上的小周,看着王程治病的手法,一时间都有些发愣。

  因为,他们是军人,接触的军医基本上都是西医,能简单有效的治疗伤势,长久下来自然就对中医有一些排斥。就算是接触过中医的陆伟红,也没有见过如王程这样医术高超的存在。他只是听说过王程的医术不可思议,但是究竟有多么不可思议,就不知道了。

  现在看来,似乎是超出他想象的不可思议。

  只见王程一双手灵巧无比地在小陈胸腹之间的二十几根玉针上来回不断的行针,或是捻动,或是转动,或是拔出刺入……他们根本看不清楚王程手上的具体动作,只见到一道道影子来回不断的移动。

  如此,持续了足足三分钟左右。

  医务官气喘吁吁地从外面拿来血袋的时候,顿时愣在了门口。

  因为,就在这时,王程猛然将小陈腹部中间的那根玉针深深刺入百会x之中,然后其他二十几根针就随之一起颤动了一下,其他人就看到了奇特的一幕。

  嗤……嗤……

  只听到两声闷响,小陈胸口和腹部中枪的伤口就飚s出一股鲜血出来,鲜血之中有两颗清晰可见的黄灿灿的子弹。

  四个军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好像在看神仙。

  王程从进门开始到现在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就不用任何工具取出了三个子弹,其中两颗还在小陈的胸腹要害。就算是再好的手术医师马上动手术,起码也要几个小时才能顺利取出来,而且还有巨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就会让伤者丧命……

  更重要的是,小陈持续流血,就剩下一口气了,并不能坚持太长时间的手术。

  而王程现在不只是将小陈胸腹要害的两颗子弹取出来了,还稳住了她的气息。此时她一呼一吸之间,已经清晰可闻,胸口可以看到一些起伏的弧度。

  砰!

  伤口刚刚包扎好的小周直接就从床上翻身下来跪在王程身边,一个响头就磕了下来,激动地哭了出来,大声说道:“神医,谢谢你,神医……谢谢你救了小陈……呜呜呜……谢谢……”

  小陈胸腹的两颗子弹,就是她当时为了救小周,以身体掩护他才中枪的,所以小周才会如此在意。

  如果可能,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小陈的安全。

  王程一只脚在地上一跺,大地脉动催发,一股力道就传入地面,然后小周膝盖下的地板啪的一声就碎了,这股力道将他弹s的身体飞起,又落在了病床上。

  如此发力传递力量的手段,看的其他人又是目瞪口呆,简直是犹如神仙。

  小周感觉到小腿膝盖有些麻木,躺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就莫名其妙地飞到了床上?

  可是,王程对这些却不在意,继续用玉针稳住小陈的气血,然后伸手在她大腿上中枪的伤口上揉捏着,淡淡地说道:“不需要谢我,要谢就谢你们的职业,和陆上校。医务官,快点给她输血……”

  医务官才醒过来,知道王程还在取最后一颗子弹,急忙点头道:“哦哦哦,好,好,现在马上输血吗?”

  王程点点头,肯定地道:“嗯,马上输血。”

  医务官毫不迟疑地就开始给小陈输血,对王程的话不敢也升腾不起一丝一毫的怀疑,王程自从进入房间开始,做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