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六十四章 长鹤的执念

第五百六十四章 长鹤的执念

  场中形势瞬息剧变。

  王程和陆伟红,以及交手的悟空和永城两个和尚都同时很有默契地停下来,各自警惕地后退一步,想弄清楚情况再继续。

  毕竟双方一时间都难以彻底将对手击败。

  王程急忙回头看去,看到自己师傅长鹤道士看起来安然无恙地站在车顶上,威风凛凛,如雷神下凡一般,心中就是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边赢了。

  而对面车上,阳平真人整个人都陷入了车厢盖子里,将车头部分都砸扁了,前面两个轮胎都被巨大的力量碾压的爆胎,轰鸣声中激荡起了两股尘土。

  随后,整个车身上都能看到一道道裂缝,延伸到遍布整个车子。

  下一个呼吸,这辆同样是军用越野车改装的车子,就彻底地散架了,发出哐当的一声脆响,然后底盘两根轴就掉了下来,四个轮子滚了出去,车门等等零部件,都从车上掉了下来……

  长鹤道士站在车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躺在那里似乎失去意识的阳平真人,喝道:“阳平,你可知罪?”

  这一声质问,依旧是如雷霆般炸响,冲击过去,再次将阳平和整个车子都震荡了一遍。

  站在车前的悟空和永城两个和尚也是急忙扎下马步来抵挡,神色都极为地难看和狼狈。他们知道,他们这次行动的失败已经成为定局,靠自己两人根本无力挽回。

  他们失算了,对王程和长鹤道士的实力预估都出现了严重的失误,这师徒两的实力显然超过了世人对两人的认知上限。

  “噗……”

  阳平真人再次忍不住长吐一口粘稠的鲜血,身体一动也不能动,看着长鹤道士艰难地开口道:“长鹤,你……你……你……”

  他盯着长鹤,一脸提气几次,都想将这句话说出来,可是终究是气息被打的暂时性枯竭,一口气始终提不上来。这句话也没能说出来,一下子就昏迷了过去,躺在那里没有了动静,只剩下了微弱的呼吸。

  长鹤道士对阳平真人冷哼一声。冷冷地道:“始终是我的手下败将。”说完,也不见他发力,就从车顶上跳了下来,如一颗陨石一样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将地面踩出两个清晰的脚印,目光威严而带有杀气地看着对面的悟空和永诚两个少林和尚。

  王程和陆伟红也都跟上脚步,眼神看着对方都很是不善。两人分别站在长鹤道士的两边,气势如虹,压迫着对面两个和尚。

  悟空和永诚和尚都神色极其严肃,可是谁都不敢动手,一旦动手就是死的下场。

  永诚上前一步,双手合十,对长鹤道士说道:“长鹤,你可记得。当年你答应过我大师兄一个条件。”

  长鹤道士停下了脚步,目光如电一般的s向对方,让永诚根本不敢对视,只能低下头避开。长鹤看着永诚沉声道:“我的确答应过永问一个条件。不过,你们这次做的这么过分,永问当年给我的人情,还没有这么大,能抵消你们的罪过。”

  的确,现在双方几乎是生死大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个人情换两条命,那得是很大的人情才行。

  显然,当年长鹤道士并没有欠下少林天大的人情。

  王程也是杀气凝聚地说道:“悟空,我今天说的话你们都记住。我有生之年。必定踏上少室山大雄宝殿,让你们所有和尚都在我脚下匍匐。”

  悟空和尚瞬间气息凝聚,双拳紧握,面色涨红,心中怒火燃烧,忍不住就要出手。

  永诚急忙一把按住。额头冒出汗珠,心中很紧张,对长鹤道士说道:“那长鹤你想如何?你不可能杀了我们!”

  这话,他说的有恃无恐。

  可是,他显然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只见长鹤道士瞬间就出手了,一挥手,直接就是最强势的雷神锤法。只见他一拳轰出,就是一道雷劲罡气闪烁着白光,眨眼间就来到永诚和悟空两个和尚的面前。

  两个和尚顿时就是神色大惊。永诚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也来不及解释什么,两人赶忙出手,联手将这一道雷劲罡气抵挡下来再说。

  轰……

  两人以稳重的下盘,和少林独门卸力法门出手,手掌与雷劲罡气触碰的瞬间,就爆发出了雷鸣般的轰鸣。

  王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仔细地看武圣山独有的劲道罡气,只见悟空和尚和永诚和尚两人接触的一瞬间,就是浑身肌r颤抖了一下,包括脸上的肌r都颤抖不已,随后体内气血就会溃散,自然就无法蓄力去抵挡。

  所以,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少林寺量大高手就毫无抵挡之力地被长鹤道士一招击败。

  而且,是被长鹤道士隔空一招天罡拳法的雷劲罡气击败,连实质性的交手都没有。

  双方的实力差距几乎不可计算。

  王程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最近这段时间不只是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师傅长鹤道士的实力也是同时在大跨步的进步,增长幅度还在自己之上,几乎跨入世界级绝顶高手的行列。

  深深地看了师傅一眼,王程眼中的担忧一闪即逝。

  他知道,师傅要提升实力,必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砰,砰……

  两声闷响,悟空和尚和永诚和尚两人被这一道雷劲罡气一下子就打的飞了出去,摔在那一堆汽车零件当中,浑身都狼狈不已,僧袍都被打碎,而且浑身肌r依旧残留着一丝颤抖麻痹,脸上和眼中都是惊骇无比的神色。

  这种爆发出来就会让人浑身肌r麻痹,气血溃散的雷劲罡气,他们根本想不到如何才能抵挡。

  一碰,那雷劲就会传遍全身,全身肌r颤抖麻痹,气血也凝滞起来。那岂不是说,长鹤道士此刻堪称天下无敌?

  两个和尚都有些后悔这次行动。

  其实,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的金钟罩练到大成境界,身体素质极大提高,气血贯穿身体每一处。是可以抵挡雷劲对肌r气血的冲击的。

  只可惜,这里的两个和尚都没有练过。

  “噗!”

  永诚和尚一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口鲜血也将体内气血之中的雷劲吐了出来,浑身舒坦了许多。随后急促地说道:“长鹤,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开始就没有要杀你们的意思,我们只是想和你们商量宗教事务所的事情……所以。现在还请你们手下留情……我们也是被阳平蛊惑了,他亲自上少室山说服了内门主持……”

  长鹤道士的眼中精光闪烁,问道:“和龙虎山联手,是你们内门主持的意思?”

  永诚和尚赶紧摇摇头,这个可不能承认,说道:“不,不是我们少林的意思,是龙虎山付出代价请我们出手。”

  “那也是一样。”

  长鹤自然有自己的判断,不再听永诚说话,挥挥手。喝道:“今天的事情,我暂且记下,不杀你们。你们回去告诉永问,我和你们少林自此开始,就只有仇恨,如果再有下次,来多少我杀多少。”

  永诚脸上闪过一丝喜悦,也不管其他了,先活下来再说,急忙说道:“多谢道长不杀之恩。”

  长鹤道士看了徒弟王程一眼。就转身上车去坐在后排。

  陆伟红此刻也有些才回过神的感觉,有一种好像自己在看神话片的既视感,脑海中还在不断的回放刚才长鹤道士出手的那一招雷劲罡气,简直是强悍酷炫到没朋友。

  悟空和尚一直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呼吸着,眼神直愣愣地看着地面,脸上满是不甘和愤怒。可是他也不敢说话,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惹怒长鹤道士,然后让自己两人都会死在这里!

  最终,悟空只是狠狠瞪了王程一眼。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可是,王程却是开口说道:“悟空,再有下次,我师傅不杀你们,我也会亲自取你们性命。”

  说完,他也不理会悟空和尚的愤怒,也转身上车了,没必要在这里耗费更多的时间。

  现在天色不早了,要加快时间才能在天黑之前到达住的地方。

  陆伟红作为司机,看到王程上车了才清醒过来,急忙有些手忙脚乱地跟上车,开着车子就出发了,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还有些颤抖。

  车子的所有玻璃都碎了,陆伟红只能放慢一点速度,开的很认真。

  王程担忧地回头看了师傅一眼,问道:“师傅,您没事吧?”

  长鹤道士睁开眼睛看了王程一眼,眼中只有萎靡之色,随后继续闭上眼睛,胸口剧烈的起伏,呼吸却是微不可察,有些诡异。他的声音有些微弱地说道:“没事,你放心好了,老道身体还很好。”

  王程叹了口气,低声道:“师傅,你不能再这么出手了。”

  长鹤道士露出一丝欣慰地笑意,随后还是摇摇头,也没有避讳陆伟红,闭着眼睛说道:“少林,龙虎山的人都以为老道我不行了,又害怕你成长过快,所以都忍不住出手了,想彻底打压我武圣山,吞并这次比武大会的成果。你以后行事切记要小心,多多提防,我武圣山的敌人很多。”

  “我现在必须展现出足够强势的实力,才能让他们有所顾忌。阳平已经被我打废了,龙虎山那位,可能再过不久就要出山,我还要和他做过一场才算结束。”

  王程心中对此早有准备,知道门派之间的斗争要么一触即分,各自保留实力;要么就是拼到底,谁都不能半途离开。他严肃地说道:“师傅您放心,我行事自有分寸。龙虎山那位可是丰臣阳二去挑战的高手?”

  长鹤道士点点头,依旧闭着眼睛,声音凝重地说道:“丰臣阳二已经失败回日本了,可能最多一年就能听到他的死讯。龙虎山那位必定也有损伤,所以我暂时也不惧他。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一旦有所损伤,那就没办法恢复,所以他不可能再有巅峰实力,我现在领悟乾坤合一,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王程皱眉道:“那他修炼的是什么拳法?龙形拳和虎形拳?可是达到龙虎交融的境界?”

  长鹤道士摇摇头,道:“不是,他叫阳真,修炼的不是象形拳,是正宗道门内家拳,是当年庄子一脉。当年我师傅玄鼎真人去世之后,他就被称作是道门第一人。建国以后,他就回龙虎山闭关清修,不曾出山过。而且几十年来,他都没有败过……”

  不曾一败?

  王程心中一沉,知道这可不一般,或许是如王强和邱世民一样的顶尖绝世高手,当下担心地说道:“那师傅我们不和他打不就好了?”

  长鹤道士笑了笑,道:“这是宿命,避不开的。不过,你放心好了,如果是一个月前,我必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以后,结果不一定。”

  王程知道师傅的信心来自哪里。

  阳真和丰臣阳二一战,双方都损失巨大,实力下降之后必定无法恢复。

  可是,长鹤道士的气血却还在巅峰期,还能维持气血燃烧来继续参悟天罡拳法更深奥的武学奥秘,实力还有提升的空间。

  未来,长鹤道士有可能击败龙虎山的阳真道士,从其手中夺下道门第一高手的称号。

  王程想劝,可是却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知道这是师傅活了一辈子最大的愿望之一。

  两千年来,自从武圣山建立存在开始,就几乎代表着道门武学,道门第一高手就一直在武圣山。就算是几百年前不可一世的武当祖师爷张三丰都不曾夺走这个称号。可是长鹤道士的师傅玄鼎真人去世之后,道门第一高手就落在了龙虎山的头上,也是两千年来的第一次。

  在长鹤道士的手中,武圣山武学几乎断了传承,还丢失了道门第一,还有国仇民族之恨等等。

  可以说,诸多事情压在长鹤道士的身上,压了一辈子。如此,他还能一步步走到现在,并且成就越来越高,是极其难得的事情了。

  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不堪承受。

  收下王程做传人之后,武圣山的传承无忧;此去大雪山也是了却一桩心事,长鹤道士还剩下唯一的执念就是这道门第一高手的念想。

  王程心中对师傅升腾起无限的尊敬和崇拜,可是却又苦涩无比,眼角湿润,差点留下眼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