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我自无敌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我自无敌

  自古以来,每个人生来体内气血运行方向和方式就是由天地而定的,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一切注定的事情都是天定。

  但是,有这么一群人就是要逆天而行,就是要违反自然!

  这些人就是上古武者。他们非要以武学来逆转气血,从而现了气血逆转之中的许多奥秘,运用得当会有巨大的威力,这就是所谓的仙。

  老者的目光上下审视着王程,没有立即回答长鹤的问题,有一丝遗憾地说道:“老道,你徒弟应该是意外进入逆转气血境界的吧?”

  长鹤老道没有避讳隐瞒这些,点头道:“不错,这是他参悟一门上古拳法之中领悟出的秘法。因为他当时遇到巨大的危险,所以不得不用。”

  “哦,那就有代价咯?”

  老者眼中精光一闪,知道这种提高视力的秘法必定有更大的代价,违反自然规律得到的力量势必要付出更大代价,这也是一种规律。

  长鹤老道再次点头道:“不错,不过他都克服了。现在要想办法让气血回归自然。”

  老者也点头同意:“这才正常,如果他如此年纪就真的逆天成仙,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年轻人清阳疑惑地问道:“可是既然逆转气血成功了,按照道门的说法就是已经得道成仙,为何还要做回人呢?”

  长鹤老道和老者都笑起来,并没有回答清阳的话。

  因为,这时候王程已经收拳站立,结束了道门纯阳的修炼。之前他身上整个人好像太阳一样的纯阳气息已经消失不见,全部都收敛到了体内,双眼漆黑一片,整个人从正午的太阳变成了黑夜一般的深沉。

  “古人所说的得道成仙,是得到天人之道,天地之道,人与天地合一。是为天人合一。这些说起来玄之又玄,也有些故弄玄虚,说白了就是身体气血运转和作息与天地规律融合同步。同时完美控制自己的身体,气血顺逆都在自己一念之间……我进入气血逆转的境界。不过是强行施展秘法得到力量来应付危机,所以不是自然境界,是强行的人为。我没办法完美气血的控制顺行和逆行,自然就要想办法重新回归人的状态,一步步修炼……”

  王程转过身来。对着清阳严肃地说道,然后对三人抱拳道:“师傅,前辈……”

  清阳尴尬地讪讪一笑也对王程抱拳回礼,苦笑着地说道:“我还比你大一岁,练武十五年,还没有你看的透彻,惭愧……”

  王程摇摇头,道:“我也是最近有所领悟,所以才能看的透彻。等你到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这话说的很有玄机。复合道门神棍的标准。

  清阳自觉和王程差距很大,所以也不敢多说什么,免得显露自己的无知,当即站在老者身边不说话了,少说自然就少错。

  长鹤道士点点头,上下打量着王程的全身,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包括双脚站立的位置和角度,眼光满是缅怀的光芒,感慨地说道:“王程。你现在的状态让我想起了我师傅玄鼎真人。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每次看到师傅,我都分不清楚他和周围天地之间的区别,好像和天地融为一体了。一呼一吸之间都和天地规律相和。”

  “我一辈子都没能领悟这些东西,看到你走到了这一步,我很高兴。”

  长鹤道士满脸都是欣慰和满意,觉得自己打造出了一个完美的艺术品。

  王程微笑道:“师傅严重了,师祖领悟天地奥秘,脚踩地煞。拳破天罡,乾坤都在一握之间,我还差的远了,只不过刚刚踏入纯阳门槛。”

  虽然他进一步领悟出了纯阳气息更高深的奥秘纯阳轮回,整个人也与天地更为契合,可是他也不会自以为如此就足够了,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道门武学的奥秘可谓无穷无尽,不只是要探究自身身体的奥秘,还要对天地有足够的认识,实现所谓的天人合一,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眼前他就有一个挑战——让逆转的气血重新顺行。

  虽然气血恢复顺行之后,他的实力必定会有所下降,可是这也是必须要做的。饭要一口口的吃,路也要一步步的走,一步迈的太大,就要扯到蛋了。

  如果他就以现在逆行的气血继续修炼下去,或许短暂来看实力的确提升迅,可是达到极限也就停滞不前了,不可能再有突破。

  所以,要回归自然才行。

  恢复顺行气血之后,他再一步步修炼到巅峰,以自己对气血的掌控力来实现逆转气血,才是真正的道门正宗,也符合真龙拳法之中的描述。

  到那时才是真正属于仙的境界!

  现在虽然他以逆转真龙秘法实现了逆转气血,可是和真正道门中仙的境界还差的很远,实力也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他对大雪山以及西域金刚总之行是抱有希望的。

  长鹤笑了笑,知道自己徒弟虽然性格强势无比,平时却又很低调,当下也不以为意,介绍道:“王程,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道门同行,全真道士华正,这是他徒弟清阳,算起来清阳和你是一个辈分的。”

  王程眼中瞬间精光闪烁,身上那如深夜一般的深沉气息也更为凝聚,抱拳对老者说道:“晚辈元鼎,见过华正前辈,见过清阳师兄。”

  华正道士对王程点点头,清阳也抱拳回礼。

  王程仔细观察着这师徒两人。他知道,全真教是中国历史上道教很有名的一个分支,也几乎是最正宗的一个教派。

  只不过,这一派系在武学上却是不列入单独的道门派系之中。

  天下道门武学,公认的只有三大派系,武圣山,武当山,以及龙虎山。

  那为何全真教这个很有名,同时也实打实的道门正宗不算一脉呢?

  因为,全真教武学乃是和武圣山一个路子的,说是武圣山的分支也不为过。都为道门正宗,修炼到最终也是领悟先天之气,天人之气。

  历史上的全真教道士丘处机在宋末时期很有威望,几乎为当时的道门代表人物。被元代皇帝都尊为仙人,备受尊崇,几乎是当时的国教。

  所以,全真教几乎是和元朝走的最近的一个道门派系,也是最了解元朝诸多隐秘的。

  也因此。后来元朝覆灭,全真教就逐渐低调隐秘,几乎避世不出,被元末崛起的武当山彻底盖过了名头,以至于现在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道门派系的存在,还是从武侠小说当中才看到影子。

  全真,全真,顾名思义,求全求真而去假,也就是所谓的道门修真。是一种修心求真我的路子。和武圣山的道门正宗武学合起来,就是道门正宗的内外两派。

  用现代科学点的说法,就是武圣山是唯物主义,全真是唯心主义,可是都代表着道门两大分支的正宗一脉。

  这些东西,他听师傅说过,却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过。

  因为在王程看来,练武,实际上就是一个修心的过程,自然就对所谓的修心求真之法不在乎了。

  华正老道虽然说是道士。实际上却看不出来。

  他留着花白的平头,身上也穿着很普通的衣服,走在路上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可他实际上就真的是一个道士,而且也是长鹤一样当了一辈子道士的老道士。对王程笑道:“元鼎,你可知道我全真和你武圣山之间的关系?”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晚辈知道,全真最初是一个专门供奉道教神仙的庙宇,后来得到我武圣山祖师爷的传授,开始练武。所以我们两派在武学上,可以说是一派。”

  “不错!”

  华正对此很肯定的承认,说道:“正是如此。当年我全真祖师爷得到武圣山祖师爷的传授,所以得到三大纯阳基础拳法,以此为基础展出了我全真武学。但是,你可知道,我全真教,每一代之中至少都有三分之一的弟子领悟纯阳吗?”

  王程惊讶无比,这么多?道门纯阳是这么好领悟的?

  说着,华正停顿了一下,看了长鹤一眼说道:“当年,你师傅还没上战场的时候,我劝他来我全真修行一番,可以帮助他领悟道门纯阳。可是他拒绝了,直接上了战场,后来也错过了最佳时期……所以,你师傅长鹤一辈子也没能领悟纯阳,白白地保存了一辈子的童子之身。”

  长鹤道士顿时面色漆黑,尴尬无比。咳嗽了一声,他想反驳一下,可是却找不到什么东西来反驳,因为华正道士说都是大实话,也没有任何夸大,反而还帮他隐瞒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所以他只能黑着脸沉默下来。

  清阳是憋着笑,忍的很痛苦,肩膀一抖一抖的,一张脸憋的通红。

  王程道士第一次听说这些事情,讶异地看了师傅一眼,见师傅虽然的确尴尬却没有反驳,就知道是真的。顿时他对全真教弟子好奇无比,目光在清阳身上看了看,却并没有现纯阳气息。

  清阳知道王程想什么,急忙解释道:“我还没有练纯阳拳法。”

  武圣山的三大基础拳法在全真教被叫做纯阳拳法,变成了一套很长的拳法,也是全真武学的基础。

  华正也严肃地解释道:“我对清阳另有安排,所以暂时没有修炼纯阳拳法。你师傅叫我来,是为了你这次北上大雪山的事情,我告诉你这些,也是想提醒你,修心对道门武学的重要性,我全真弟子就是一修心为主,明白自我才能明白自身……”

  自我是心,自身是身体!

  王程听到这番话,也有一丝感触,可并不能改变他心中坚定的信念,当下抱拳恭敬地说道:“多谢前辈关心。不过,我想以我现在的实力,北上大雪山应该很有胜算。”

  华正微微一笑,问道:“那你可知道大雪山的武学是什么路数?你可知道你的对手是什么人,实力几何?你的胜算是怎么算出来的?”

  王程稍微一愣,这些信息他的确不知道。

  可是他依旧极其自信地说道:“不管对手是谁,晚辈觉得我武圣山武学自古以来就是天下第一,我只需要做好我自己,那自然就是无敌。”

  这话说的极其自信,也很有玄机。

  不管对手如何,我自无敌。

  没有像王程这样,有过一路击败诸多年轻高手的经历所养成的底气,估计也说不出这番极其自我的话来。

  清阳听到这话的时候,看着王程的眼神就有一丝佩服。

  华正也是眼中光彩闪烁,眼底深处又闪过一丝羡慕——这样的好苗子是自己的徒弟多好?给长鹤这个老兵痞糟蹋了。

  “你说的的确不错,只要你练好你武圣山的武学,你自然无敌。”

  华正肯定了王程的话,这个命题是武圣山诸多祖师爷证明过的真命题。可随后他又摇头道:“可是,你现在也只是修炼到地煞拳法。地煞也没有大成,如果你修炼到天罡拳法,那在同辈之中自然就无敌了。”

  “哦?我在大雪山的对手,如此强势?”

  王程目光闪过深沉的黑暗,讶异地问道:“需要天罡才能对付?”

  长鹤道士对此也很是怀疑,虽然他对现在大雪山的情况不知道,可是他知道大雪山过去的历史。

  大雪山最近几百年来也经历过几次重创,丢失了几本至关重要的武学拳法,现在还能出现比王程更强的新一代传承弟子?

  华正点点头,又摇摇头,皱眉道:“那倒不至于,大雪山几百年前丢失了基础红雪桩法,这门桩法被称作当时我中华大地第一装法,这对他们打击很大。可是,大雪山当年随着蒙古骑兵掠夺全世界,底蕴之深厚,绝对不输给你们武圣山。不只有我中华大地的武学,他们还有欧洲和非洲,以及中东和印度的武学,你可不能大意。”

  王程眼中光芒一闪即逝,没想到神夜和自己交易的那本红雪桩法真的如此厉害,心中计较着以后抽时间好好的看看,如此也能增加对大雪山的了解,同时让自己的下盘桩法更加稳重,说不定还能和地煞拳法契合。

  不过,听到大雪山竟然坐拥几乎整个世界的武学底蕴,他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