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第五百四十七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今天更的这么早,怕不怕?不过,今天还是一更,最近会有爆,大家票票丢出来!)

  孙东鹤心中有些空白,王程不是已经送了一座翡翠老虎么?怎么又送这张地图?虽然这张地图本来就是他们孙家的,可是他也是输得起的人,既然老爷子孙海输给了王程,那自然就是王程的了。¢£,

  “不!”

  孙东鹤清醒过来,急忙摇摇头,将手中的盒子重新丢给王程,坚定无疑地道:“我不能要你的东西,这是你的。”

  孙建华眼巴巴地看着儿子孙东鹤。如果是他的话,估计就直接一把拿着了,反正拿回来再说,就算欠下王程的人情也无所谓。

  一仑和陈家高手,还有神夜也有些郁闷。他们费尽心思想得到的东西,但是这两个人看样子都不在乎。

  “哈哈哈哈……”

  王程哈哈一笑,目光很欣赏地看着孙东鹤,一把接过装着地图的盒子,朗声大笑道:“好,孙东鹤,如果你真的就这么收下了,那我王程以后最多把你当个利益朋友。但是现在,你就是我王程的兄弟……这个东西,就当我是给兄弟的礼物,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毁掉,这个宝藏也就不要去找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孙东鹤,这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

  孙东鹤面色一震,再次接住了王程丢过来的盒子,神色踌躇,眼中还有一丝激动,显然对王程兄弟的身份有些在意,眼神看了老爷子孙海一眼。

  孙海一直冷眼看着事情的展,此刻也知道自己要开口说话了,目光凝视着王程,道:“王程,东虎和东鹤两个小子是我精心培养的,你可不要把他们带坏了。”

  王程目光丝毫不让地和孙海的视线对视。笑道:“孙老爷子想太多了,他们两兄弟可都比我大了不少,就算是带坏,也是他们带坏了我。”

  “呵呵。说的好,在这里你是最小的,你徒弟都比你大。”

  孙海轻声笑了笑,满脸的严肃凝重都消失不见了,转头看向孙子孙东鹤。道:“既然是你兄弟给你的礼物,你就收下吧。也不用给你爸和我了,你自己处置吧。”

  说完,孙海再次很有深意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就对一仑几人说道:“各位,老头子我身体有些不适,先回去休息了,就不陪各位了,告辞。”

  言罢,他一抱拳。然后转身就走向后面的厢房,身形有些落寞,步伐却依旧稳健。

  拥有一颗不甘寂寞的心,可是刚刚想有所动作,就被逼无奈地放弃。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此刻孙海的心中绝对是不甘心的。

  可是形势比人强!

  孙东鹤拿着盒子了一下呆,看向王程,问道:“王程,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寻宝?”

  这就是王程一开始的想法。

  孙海亲自介入的话。绝对是巨大的变数。

  之前他也以为孙家是让孙东鹤兄弟两参与,但是看到孙海如此霸道强势的时候,王程不得已出手,将孙海逼迫了回去。

  如此。他才能真正的掌控话语权!

  不然,他宁愿放弃,不去挖掘这个所谓宝藏。

  对孙东鹤点点头,王程肯定地道:“不错,这张图我送给你了,那自然就只能你用。如果其他人用的话。我王程可不承认,也拒绝参与这次寻宝行动。”

  孙东鹤也不是蠢笨之人,大致地猜到了王程的用心,苦笑道:“你这是要强行拉我下水。”

  “哈哈哈,孙东鹤,你和你爷爷一样,也有一颗不甘寂寞的心,那何苦把自己关起来呢?现在是武术盛世,一起出来闯闯吧。”

  王程再次哈哈一笑,满脸通红,整个人出豪气云天的气势。

  孙东鹤也被感染,加上老爷子也走了,一下子放开了,紧握着盒子,直接点头答应道:“好,你当我是兄弟,我也当你是兄弟,这东西我就收下了。”

  孙东虎眼中也闪烁着光芒,脑海里闪过那座王程亲手雕刻的猛虎,当即也开口道:“算我一个。”

  王程哈哈一笑,道:“不错,东虎兄弟也算一个。”

  刘诗成和张绍云都松了口气,知道这次的事情算是解决了,还得到了孙家的支持。

  就算孙海或许还心有不甘,可是也拦不住孙家兄弟两对王程的支持。

  最郁闷的可能就是一仑和陈家高手了,两人这次来孙家,都是为了地图。可是,看样子王程已经掌控了局势,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支持,谁能加入,谁不能加入,就看他一句话。

  陈家高手一下子心如死灰,知道这次是彻底地失去了机会,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地离开了。他的胳膊筋骨受损,双腿也受创不轻,如果不早点找人治疗,或许会留下后遗症,影响以后的武学修炼。

  至于神夜和董家,李家的人这时候似乎也看出来了,或许一切都是王程的算计。

  他将不能掌控的孙海踢出局,又收拢了孙家兄弟的支持,并且将地图还给孙家兄弟,而不给孙海或者孙建华,如此又不会得罪孙家。就算是霸道无比的孙海,以后也找不到机会和任何理由对王程做什么动作,只能任由王程亲自主导这次的寻宝行动。

  这种手段,堪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切尽在掌控。

  不过,最重要的是,王程有这份和孙海对话的强大实力。

  孙建华笑道:“各位,今天的事情有点麻烦,这里被破坏的不轻,已经不适合招待各位了。大家走动两步,到里面的餐厅吃饭吧,我早就吩咐厨房准备酒菜,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看到刚刚还装修的很具有古典气息的客厅,此刻的确已经被破坏的一片狼藉,只能换一个地方了。

  不过,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当先看向王程而去。似乎是以王程马是瞻,就连南少林的代表弟子一仑都不例外。

  王程扫过在场诸人一眼,笑道:“我们是客人,自然遵从主人家的方便。孙叔叔带路就是。”

  然后,其他他人才笑着点头答应下来,跟着王程一起走向后面的客厅。

  孙建华在之前也是有雄心大志的人,想要孙家在自己手上重新站在中华之巅。此刻碰到王程,以及被王程折服的两个儿子。他只能满心的无奈后退一步,只希望两个儿子别被王程给卖了。

  来到新的餐厅,大圆桌上的碗筷都已经摆好。王程也当仁不让,直接坐在上席位,孙家兄弟和神夜一仑坐在两边,最后才是李家和董家的人。

  刘诗成和张绍云都是王程的自己人,所以也不论资排辈,直接就坐在末尾。

  孙建华安排了人上菜之后,也就索性不呆在这里了,到后面去找老爷子商量什么事情去了。

  餐桌上。就剩下了王程等人。

  王程浑身纯阳绽放,体内气血沸腾,消耗很大。所以他的胃口大开,比以前更能吃。酒菜上来之后,对大家招呼一声,他就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纯阳,纯阳!

  说起来玄之又玄,实际本质上就是体内热量的燃烧而已,如此身体就能爆更多的能量。

  就连普通人都知道,人体的一切肢体运动。以及体内的生命活动,都要消耗体内的卡路里,也就是热能。

  人走在冰天雪地里,一定要保持体温维持体内热量。不然生命力就不足,会死。

  所以,在武学方面钻研至深的古人就想出了这种专门提高体内热量,提高身体爆力的高深内家法门。

  道门纯阳,少林纯阳童子功,就是其中之二。

  但是。就如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式和物理里面的能量守恒定律描述的一样,热量的消耗不是凭空而来的,是需要身体提供的,而身体就要通过进食的方式来存储热量。

  因为有特殊的内家秘法的关系,所以如王程和一仑这样修炼纯阳的武者饭量会特别大,但是也不会长成胖子。他们体内的热量不会以脂肪的形式来存储,而是存储在血液里。

  爆之后,身体就会很虚。

  气血,气血!

  纯阳,纯阳!

  王程眼中光芒炙热,心中烈日照耀,思维中一片亮堂,似乎不会受到任何负面情绪的影响,时刻都保持着一副天地正道的气息,如天道昭昭。不过,维持着这种纯阳气息,就算他什么都不干,身体消耗也会很大。现在他大口大口的吃了好多肉食,身体才算是感觉到了一些满足感,呼吸也更为有力。

  酒桌上,修炼虎形拳的孙东虎最是活跃,开始做东,当主人来亲自倒酒,酒过三巡之后,桌子上的气氛就更为热烈起来。

  除了李家和董家的人,其他都是年轻人,酒气上头,说起话来就会很大嗓门,也不过脑子,只为痛快。

  孙东虎甚至喊着要和王程结拜为兄弟,让王程做大哥:“王程,我这辈子活了二十几年,除了我爷爷,我就没服过谁。这次我孙东虎对你是心服口服……我愿意拜你做大哥,我们马上就歃血为盟,结为异性兄弟,如何?以后,你指东,我绝对不走西;你让我打狗,我绝对不草鸡。”

  而事实上,他比王程要大七八岁。

  王程笑呵呵地继续吃着东西,对孙东虎的提议不置可否。

  孙东鹤比大哥更加稳重一下,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急忙拉住了大哥孙东虎:“大哥,你喝醉了,别说了。”

  孙东虎一把甩开弟弟孙东鹤的胳膊,脸红脖子粗地喝道:“我为什么不能说?我这辈子就服王程一个,拜他做大哥又如何?老爷子都不能奈我何!”

  估计,后面的孙海听到这番话,会被气的不轻。

  王程也苦笑着开口道:“东虎兄弟,此事要从长计议,你现在喝醉了,等清醒了再说。”

  孙东虎这才作罢,不过看眼神,显然不是一时兴起的冲动。

  这时,神夜倒了一杯酒,双手敬给王程,道:“王程,虽然你我之间只是交易维系,各取所需。但是我对你也很佩服,我敬你一杯。”

  王程来者不拒,接过酒杯就一饮而尽,笑道:“好,好一个各取所需。神夜,你我都是道门中人,而且以后或许还会拳脚相向,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让我失望。”

  神夜眼中精光闪烁,显然也是自信无比,点头道:“我对元鼎你也很期待。”

  两人言辞交锋了一下,就不再多说,各自继续喝酒吃饭。

  不过,一直沉默的一仑和尚忍不住开口道:“王程,我可否知道你和神夜道士是怎么交易的内容?”

  刚刚安静下来的神夜立即深色微微一变,看向一仑,沉声道:“一仑,你想做什么?”

  一仑也看了神夜一眼,针锋相对地道:“不想怎么样,你能买东西,难道我就不能买?市场一直都讲究一个公平竞争不是?”他又看向王程,道:“王程,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报价?如果我的报价比神夜牛鼻子更高,你是不是可以把那张地图转给我?”

  孙家这边基本没戏,一仑立即就将注意打到了王程和神夜的身上。

  王程因为体内纯阳照耀和喝酒的关系,所以面孔一直都是红润无比,看起来就好像红面关公一般。

  历史上武圣关云长红面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华佗为其刮骨疗伤的时候,气血充盈在脸上无法散去的原因。

  可是,王程推测,或许不是这个原因。

  以武圣关云长当时可谓天下第三的实力,散去脸上气血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武圣关云长在纯阳气息的修炼上或许出了岔子,所以脸上气血凝固,无法散去。

  王程可不想成为这样一辈子都红着脸的人,被人称作现代关二爷。

  所以他控制着气血给自己降温,看着一仑和神夜二人的斗争,笑道:“哦?一仑你能出什么?我武圣山传承两千年,武学底蕴还在你南北少林之上。除非你能拿出易经洗髓两本经书,不然很难打动我。”

  易经洗髓?

  一双双眼睛都看向一仑。

  这两本经书,可是少林最大的屏障,可惜最近几百年一直没办法将两本书凑齐,所以少林也变得碌碌无为起来。

  更何况,南少林也只有易筋经而已,一仑怎么可能拿出易经洗髓两本书和王程交换?

  一仑神色紧张起来。

  “阿弥陀佛……”

  而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佛号,随后就是一道如晨钟一般洪亮的声音冲击而来:“易经洗髓乃是少林根基,不可能外传,武圣山的施主莫要打这番心思了。”

  声音如撞钟的木槌一般,直接冲击着客厅的房门,声浪将两扇木门冲开,露出门口站立着的一个双手合十的光头和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