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孙东虎!

第五百四十一章 孙东虎!

  天鹏传说中是飞禽的王者之一,乃是与神兽凤凰同列的上古凶兽,是天空的霸主之一!

  所以,这本以天鹏为名的鹰形拳法的内在也是霸道无比。⊥,

  王程刚刚开始研究,了解的也没有多么深入,这时候只是教给王樱和杨青语一些基础桩法,毕竟任何强势的拳法都是要从基础开始的。

  而且,越是强悍的拳法,就越加的注重基础方面的东西。

  只有打好了基础,上层建筑才能建造的更加强大。

  “这种高深的象形拳法,最注重意境,所以你们要练好这门拳法,就要多多观察一下雄鹰,也把自己幻想成为一只雄鹰,模仿雄鹰的样子……练的时候精气神要集中起来,这方面比国术拳法的要求高了很多……”

  王程给两人一起讲解,反正带一只羊是带,带两只羊也是带。

  杨青语和王樱两人都很专心地在听,精神很集中,同时也看着自己手中誊写的拳谱和王程讲解的进行对比。

  王樱没有闹什么别扭,就是安静地听,脸上还闪过一些恍然,或许这也是她的本能之一。

  王程讲解的很详细,几乎是一字一词的一点点的给两人讲解,用自己对象形拳法领悟的方式灌输给两人。

  讲述了几个桩法之后,王程就没有继续了,而是带着两人开始手把手的练。

  天鹏密传的桩法,也很是繁复,还在地煞拳法之上,比之猛虎九式和真龙拳法也并没有简单多少,内在呼吸的气血搬运秘法也是复杂之极……这门拳法的桩法修炼到巅峰,能将气血贯穿全身的每一处,随时随地都能由内而外的力,并且协调全身的每一处骨骼和肌肉。

  这就是老鹰在天空之中称霸的秘密之一。

  王程在教两人的过程中,自己也不断的摸索着这门拳法的奥秘,毕竟多门手艺不是坏事。不过也没有太专注。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核心拳法是地煞拳法和真龙拳法,以及龙象拳法。天鹏密传强则强矣,却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贪多的下场就是都嚼不烂。最后只能是一事无成。

  将几个桩法教给两人之后,王程就让她们自己练,自己领悟,如此才算是自己的东西。

  王樱这时候表现出了出常人的悟性。王程给她讲的东西,她很快就能领悟。并且自己修炼桩法的时候,修炼效果也出了王程的预计,说明她自己有独门的理解。只是要让她说的话,她现在肯定也说不出来。

  这也是她养成的本能!

  王程对那位不曾见过的日本传奇剑术高手服部剑雄有了一丝佩服,毕竟能教出这种徒弟的人,绝对也值得尊重,不愧是日本武术界千年来的第一剑法高手。

  相比之下,出生国术世家的杨青语就稍微弱了一点,现在对这门鹰形拳法还在摸索的阶段,只能一点点的积累起来。不过她只要修炼下去。量变达到质变的时候,总会有所领悟。

  而另一边,刘诗成也开始修炼岳氏内家拳。看了一两天之后,他对这门拳法也看出了一些门道出来,尤其是基础桩法之中更是和形意拳桩法有许多共通之处,所以修炼起来少了许多障碍,一下子几乎就入门了。

  至于张绍云……

  自然还在练武圣山的三大入门基础拳法。目前为止,他才堪堪掌握了一门,算是初步入门了,可谓前路还很遥远。这也是唯一一个真正的普通人,练武的进度很是缓慢。

  王程让杨青语和王樱自己修炼之后,就过去看着张绍云练拳,亲自给徒弟指点了许多。尽到做师傅的职责。

  随后他就自己继续修炼昨天有所领悟的真龙拳法,想要尽快让自己的龙形拳法真意达到更强的境界,早一点领悟出真龙之力的话,和猛虎之力如果能融合,龙虎之力交融,或许有机会提前凝罡!

  这是王程的目的。在没有修炼武圣山天罡拳法的情况下,尽快达到凝聚罡气的境界,步入顶尖高手的境界,到时候才能面临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南洋洪门的威胁,日本伊贺长生的威胁,以及欧美威胁,和逃出去的老鹰这些人的威胁!

  只有自己掌握了实力,才能有真正的安全感,主宰自己的命运,这是王程的人生格言。

  杨青语练了一小时多的天鹏密传桩法之后,就去给大家做早饭去了。

  一早上,就在大家热火朝天的修炼当中度过了。

  “吃饭了!”

  杨青语做好饭,对院子里叫了一声。

  “耶……吃饭咯……”

  王樱听到杨青语的声音,当即就收起马步桩法,蹦蹦跳跳地跑了过去,有些兴奋,显然是饿坏了。

  王程也从真龙意境之中清醒过来,招呼刘诗成和张绍云一声,一起去吃饭。

  饭桌上,王程做了安排。

  “我过两天就要出国一趟,大家应该都知道。青语和绍云就留在京城等我,诗成如果家里有事的话,就尽快回去,没事的话,就在京城一起等我也可以,和青语他们有个照应。”

  王程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几人说道,语气虽然带着询问商量,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容置疑。

  刘诗成当下就说道:“那我留下来吧。你放心,有我在,青语和绍云他们不会有事的。”

  现在,刘诗成显然是将自己当做了王程的手下,所以主动留下来给杨青语和张绍云当保镖,希望能为王程做点事情。

  王程点点头,微笑道:“好,那就麻烦你了,诗成。”

  “呵呵,我们之间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

  刘诗成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

  杨青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后低下头吃东西。她有心想和王程一起北上,可是也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北上了也帮不上忙,说不定还会成为拖累,所以尝试了几次,都没有说出口,只能将想法压下来,留在京城等王程也好。

  王樱可不会客气。直接就嘟囔地道:“师傅,那小樱呢?我要和师傅在一起。”

  “你也留在京城!”

  王程也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

  王樱撅着嘴,不乐意:“我不。”

  “不行也要行,不然你以后就别叫我师傅了。别跟着我了,去找其他人。”

  王程严厉地说道。

  王樱不服地扭了扭身体,表示自己的抗议。哼了一声,她拿起一个馒头就使劲地吃了起来,也不说话了。很聪明的知道什么时候不能招惹师傅生气。

  王程不理会她。有和王媛媛相处的经验,他知道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不理会。

  一顿早饭吃下来,因为早上都练拳的关系,所以实际上时间差不多就要到中午了,王程的师傅长鹤道士一大早就已经出去了。

  而这时,孙东鹤也亲自开着一辆商务车来到了王程门口,履行昨天的承诺,亲自来接王程去孙家吃饭。

  孙东鹤的大哥叫孙东虎,人如其名,长的圆头圆脑的。身形也很壮实,虎背熊腰,整个的人气息很浓郁深厚,性格也比较张扬,和沉稳的孙东鹤比起来,反而更像是弟弟,而不是哥哥。

  “王程,哈哈哈,我和我大哥来接你们了,这是我大哥孙东虎。我父亲说。你们是贵客,早点过来,不能怠慢,家里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了,如果长鹤道长能一起去,就更好了!。”

  孙东鹤走进来,就对王程哈哈笑着说道,将大哥孙东虎介绍给王程。

  孙东虎上来就面色严肃地看着王程,瓮声瓮气抱拳道:“王程。你这次拿了比武大会冠军,我对你可不服……我孙东虎都没有参加,老爹非不让。你要是能击败我,我才承认你是比武大会冠军。”

  王程目光如电,眼中光晕闪烁,一眼就看出这孙东虎身上的虎形气息凝聚,整个身体内就好像隐藏着一头猛虎,随时都会跳出来择人而噬,浑身散着嗜血气息!

  很霸道的虎形拳!

  这是王程碰到的第三个虎形拳大成的顶尖象形拳高手。

  第一个是母老虎颜玉,第二个是京城军方总教官林琦,第三个就是眼前的孙家孙东虎。

  三人之中,自然是以林琦实力为最,猛虎之力凝劲,劲道大成之后,已经达到凝罡之境!王程才堪堪领悟猛虎之力,距离凝罡还差两个境界。

  “我师傅今天有事已经出去了。虎形真意凝实,气血盘踞,只差一步就能凝聚虎之力!”

  王程摇摇头,微笑着说道:“孙兄的虎形拳的确不凡,不过切磋就算了。”

  孙东虎当即就是双眼一瞪,眼中也闪过一片琥珀之色,眉头一皱,一个更为清晰的王字在眉心凝聚而出,身周气息旋转,隐约间有一声虎啸出现,看着王程虎目圆瞪,沉声道:“王程,你是看不起我孙东虎?”

  王程笑而不语,可是身上的龙形气息也凝聚起来,嘴上虽然没说,可气势上丝毫不弱,表示自己毫无惧意。

  孙东鹤急忙上来一把按住了大哥孙东虎的胳膊,低声叮嘱道:“大哥,你别忘了爷爷和老爸怎么说的。别冲动,王程是咱们家的贵客,事关重大,别搞砸了。”

  孙东虎虎躯一震,力道勃,将弟弟孙东鹤直接震的后退了一步,喝道:“贵客怎么了?我又没有挑战他,就是和他切磋一两招,怎么了?少拿爷爷和老爸来压我……”

  孙东鹤也是满脸无奈苦笑,有点后悔带大哥孙东虎一起来了。

  然后,孙东虎又看向王程,喝道:“王程,你就说你敢不敢和我过两招。不敢的话,你以后也别说自己是第一届比武大会的冠军了,不然我孙东虎第一个不服!”

  “这么说,孙兄是非比不可?”

  王程眉毛挑起,淡淡地问道。

  孙东虎哼了一声,道:“那你以为我真的有闲心来接你?给你当司机?老子可没那么清闲。”

  的确,在孙家的话,真的给他一个虎胆,他也不敢当着家中长辈的面挑衅王程,所以在这里是他唯一和王程过招的机会。

  王程哈哈一笑,身形舒展,身周也隐约间能听到龙吟升腾,朗声道:“孙兄,既然你要切磋两招,那我就陪你过两招。不过我和你弟弟是朋友,我们也不能伤了和气,先说好,就两招,点到即止,两招之后,不论谁胜谁负都结束了。”

  “好,两招就两招,点到即止。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孙东虎沉声答应下来,面色很是严肃。

  王程在比武大会上的每一场比赛,他都看过,而且还慢放地仔细研究过,只能感叹王程的确强大无比。

  可是,他依旧不甘心,因为他没有上擂台,没有展示自己实力。

  如果不和王程比一次,估计他会遗憾终生。

  孙东鹤苦笑了一下,道:“大哥,王程,大家都是自己人,谁受伤了都不好,出手都要把握分寸,一定要点到即止。”

  杨青语俏脸寒霜,站出来说道:“孙东虎,你要是输给王程怎么说?”

  王程现在是官方名义上的天下第一,她可不想以后是个人就跳出来要挑战,嘴上挂着不服什么的,所以要挑战的人必须就要付出代价!

  这样,才能吓到一些人。

  王程眼中精光一闪,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面色严肃地看向孙东虎。

  孙东虎一愣,之前他就没想过这个事儿,当即干脆地说道:“我没钱,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给你们。那就这样,如果我输了,以后就帮王程办一件事,不管杀人还是放火,我孙东虎都不会推辞!”

  孙东鹤听到大哥的这番话,满脸无奈,这个承诺兑现的话,就等于是将孙家一起绑在王程身上了。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对张绍云低声道:“绍云,去把我昨天的作品拿出来。”

  张绍云点头表示了解,转身跑进去就将王程昨天雕刻出的那只翡翠猛虎拿了出来。

  王程对孙东虎郑重地说道:“既然孙兄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小气。我这件作品可还能如得了孙兄法眼?如果我输了,那这件作品就送给孙兄,如何?可算公平?”

  孙东虎和孙东鹤的目光都一起集中在这头翡翠猛虎身上。

  下一刻,孙东鹤的眼中就绽放出摄人心魄的光晕,身体微微颤抖,浑身猛虎气息高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