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佳人情深

第五百三十九章 佳人情深

  红色光芒中,刀锋没有停,时而反射出一道道夕阳的光辉。

  东星月的刀法似乎又有了新的领悟,度更快,力道更沉更稳,变化也更为繁复。刀锋化作一片白光笼罩在身周方圆两米的范围内,她的脚步也异常灵活而迅,一个个脚印弥补在两米方圆内,可就是没有一个脚印踏出范围之外。

  不只是刀法和脚步,她的呼吸也变得更为深沉稳重,每一刀的力道都极大,力道贯穿了全身上下,于脚下,凝于刀锋。

  听到王程走了过来,她脚下一转,步伐跨出了两米方圆的范围,一刀劈向王程的肩膀而来,眼中溢出浓郁的杀气,有一股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气势。

  呼……

  刀锋划破空气,锋锐的气息刺激的王程肩膀肌肉痒,当即脚下步伐移动,让开了这一刀,刀锋擦着他的胳膊衣袖顺势劈下去。

  然后,东星月的刀锋倏然停在了半空中,显示出高的控制力。

  下一刻,她手腕一转,刀锋随之转动,脚下一凝,肩膀一抖,力道爆,刀锋横切向王程的胸口而来。

  王程没有动手,就是脚下迅的后退。

  东星月却是没有停下的意思,脚步也迅地追了上去,另一只手也突然推在了刀背上,增加了一只手,也增加了刀锋上的力道,锋锐的气息带起一声尖锐的呼啸。

  王程眼中光晕闪烁,手掌瞬间本能的化作龙爪,差点就出手了。可是他的面色平静,心中克制了身体动作,没有真的动手,只是退后了五步之后,就突然停了下来,双手依旧垂在两侧,好像呆住了一样,就这么任由东星月的刀锋劈向自己的胸口。

  可是。

  东星月也在这一刻突然停下了脚步。刀锋停在了距离王程胸口的一寸之处,白色刀锋闪烁着冷厉的光芒,映射出残阳,一丝锋锐的气息在王程胸口的衣服上留下一道白色细线。让他胸口凉,心跳都慢了半拍。

  “你做什么?”

  东星月看着王程,眼神带着一丝哀伤地问道。

  她知道,王程是故意的。

  如果她真的一刀劈中了王程,那么她和王程之间就扯平了。王程就不再欠她什么,用一刀来还一个人情。

  不管王程是死是活,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结果。

  王程移开视线,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神,叹了口气,走了两步,来到冷清地亭子当中坐下来。东星月也紧跟着他的步伐,坐在他身边,低声道:“我明天就回日本了,大师兄的死。在日本震动很大,师傅必定会亲自调查这件事,你要小心点。”

  说着,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毕竟这件事对她来说太过重大。伊贺长生是她的师傅,伊贺鸣承是她的大师兄。可是她这时候依旧关心着王程,因为她告诉其他人,大师兄伊贺鸣承是被王程偷袭杀死的,这也是王程的意思。

  同时,她还有一种被整个师门和家族抛弃的感觉。心中有一种不敢回日本的恐惧,眼神带着一些期盼地看着王程。

  王程心中一直踌躇着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听到东星月这番话和其语气,他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缓缓开口道:“如果你害怕,就别回去了。”

  东星月眼睛瞬间绽放出炙热的光芒,热切地看着王程,脸上的惊喜一闪即逝,嘴角翘起一丝笑意,问道:“我不回日本。那能去哪儿?”

  王程看着她的眼睛,这次没有避开,声音掷地有声地说道:“去江州。”

  “你养我?”

  东星月再次问道,说的也更为直白。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依旧看着她,郑重地点头道:“你为了我了这么多事情,我养你也是应该的。”

  东星月笑了,如天山顶上盛开万年不变的雪莲花,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坚定,摇头笑道:“不用了……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我知道,你觉得你欠我。可事实上,你以前救过我,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说是两不相欠。我是很想留下来,呆在你身边,一刻也不离开。可是,我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我要你真心喜欢我,爱我……”

  王程沉默不语,他给不了什么违心的承诺。

  东星月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王程,好像要将王程看透,继续低声说道:“刚才我真的有些害怕,我不敢回去。可是现在见到你,我知道我必须回去,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王程,你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一切事情,我会用我的努力让你爱上我,不管要多久,不管付出什么!”

  王程听到这番话就是长出一口气,无奈叹气道:“可是,我有未婚妻了。”

  面对这样一个对自己用情至深、愿意为自己做一切事情的人,王程真的说不出什么狠心话来,即便对方是自己欲杀之而后快的仇人的徒弟。

  东星月看着王程的面庞,将刀锋插在地上,道:“你抱抱我。”

  王程一愣,惊讶地看着对方,只见东星月的脸上满是认真。

  东星月看着王程,肯定地说道:“在江州的时候,我就在想,你的怀里肯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王程愣愣地看着东星月足足两个呼吸的时间,眉头才轻轻地松开,然后也没有说话,就是对着她张开双手。

  东星月又笑起来,身体很自然地倒在了王程的怀里,脑袋靠在王程的胸口上,脸颊轻轻地蹭了蹭,寻找到最舒服的姿势。她听着王程的心跳,这几天的诸多不安后悔等等复杂情绪在这一瞬间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温暖和坚定。

  她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迷迷糊糊间,她竟然就这么闭上眼睛睡着了。

  王程也没有动,没有叫醒她,知道她这两天背负的压力肯定很大,估计都没睡好觉,这时候一放松,几乎立即就睡着了,就任由她好好的在自己怀里休息一下。这是自己能为她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了。

  看着西边只有一半的残阳,王程虽然面色平静,可是心中却是不太平静,想到了很多。心中有了许多牵绊。

  一直到夕阳彻底消失,天地被黑暗笼罩的时候,靠在王程胸口的东星月才突然睁开了眼睛,似乎感觉到了大地升腾的那一股凉意,眼中闪过一丝惊慌。随后依旧能听到那强壮的心跳和安心温暖的气息,神色才恢复平静安然,抬头看了看王程的下巴和脸庞,低声道:“王程,谢谢你。”

  王程摇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本自己亲笔写的书,递到东星月的手中,带着一丝关心地说道:“这是我自己誊写的,和你的刀法应该可以互补,切记不要传出去。只能你一个人看。回日本以后,注意安全,如果有被现的迹象,就直接来找我,在江州,没人能拿你怎么样。”

  这本书就是那本岳氏内家拳,乃是现代国术拳法始祖根源之一,比东星月练的什么三段呼吸法,以及伊贺长生的内家秘法强了许多!

  日本武术一直追寻着中华武术的步伐,可是终究还是差了很多。也不是正宗。

  东星月拿过书本随手放在一边,在她眼里这显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她的双手紧紧地搂着王程的腰身,将自己的身体紧贴在王程身上,感受着王程炙热的气息。很舒服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死,在你真正爱上我之前,我都不会死。”

  王程点点头,不再说话,任由她紧抱着自己。他也能清晰的感应到对方的体温和气息变化。两人的体温都在迅升高,气息也有些急促起来。

  不过,两人都是安安静静地坐着。

  过了半小时左右,东星月主动松开了双手,轻轻地离开王程的怀里,面庞已经变得通红,眼睛在黑暗中也能看到光芒。她随手抓起王程给自己的书和刀锋,然后站起身来就直接走了出去。

  “等我消息!”

  东星月黑色的身影迅地融入了黑暗,几个呼吸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不曾出现过一样。

  没有什么生离死别。

  王程直到东星月的身影和气息都消失,才站了起来,双脚很自然的扎下真龙拳法的马步,双拳一拳一拳的缓慢挥出又收回来,这是真龙拳法的基础桩法和力拳法。

  他的心中真龙升腾,迅地将东星月的身影压下去,心中的羁绊也弱了许多。

  双脚一震,他浑身骨骼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再次一拳挥出,身周就瞬间升腾起一声龙吟之声。

  一拳一拳的不曾停下,当他感觉心中被真龙意境充斥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这时候也才现亭子内的石板都被自己踩碎了。

  “师傅,吃饭了!”

  远处,传来张绍云的声音。

  王程收起桩法,脚下一跺,呼吸一变,积蓄的力道从脚下爆出去。一声闷响之后,他整个身体就轻盈地跃起,身形在空中舒展摇摆,如鱼儿在水中一样的姿态,又如神龙在天空遨游。

  一跃飞出近十米远的时候,他又深呼吸一口气息,腰身瞬间一扭,身体震动,施展出在空中二次力的技巧,巨大的力道爆起来,将身周的气流卷起,龙吟响起,呼啸阵阵,身体竟然在即将力竭的时候,再次飞出近五米远的时候才落下来。

  比上次在比武大会时候施展出的真龙身法更为强大。

  一步跃出十五米远!

  真龙拳法在这方面可能堪称最强,他幻想着,等这门拳法修炼到大圆满境界的时候,是不是能真的飞起来?

  砰……

  双脚落地的时候,王程真龙气息涌动,身体竟然轻盈无比,冲击力并不是很强,只是在地面留下两个清晰的脚印,并没有踩出一个大坑来。

  张绍云跑过来,赞叹地笑道:“师傅,你去参加奥运会的话,肯定会刷新所有跑步和跳远跳高项目的世界纪录。”

  王程调整呼吸,走向大门口,瞪了这家伙一眼,道:“我们练武之人要低调,去欺负普通人不是什么本事。再说了,你以为我就是最厉害的?这世界上比我厉害的人很多很多,多的你数不清。”

  “有这么多?”

  张绍云不相信,肯定有些人比师父厉害,但是他不相信会太多。

  王程却是很肯定地点点头:“只会比你想象的更多,你小子以后低调点,记住人外有人。”

  华人武术界的高手就不说了,世界范围内,在他王程之上的高手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算是最多的。日本武术界比他厉害的少说也得有十几个。

  而最让王程感觉到把握不准的是印度,欧洲,以及非洲和美洲的土著高手!

  华人武术界和日本武术界,本质上实际是同一个武学体系,所以说是一个武术圈子也不为过。

  日本武术从来就没有脱离过中华武术的影子。

  可是,印度,欧洲,非洲,美洲都有自己的武学体系,并且也不弱多少,所以也必定有为数不少的绝顶高手,就算加起来和华人以及日本武术界差不多的数量。

  如此一算!

  王程估计,自己在全世界所有武者当中的排名,估计要排在两百名之后了。

  练武之路,可以说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作为武者,能做的就是上下而求索。

  王程时刻都在心中让自己有一些敬畏之心,保持危机感,如此加上对武学的求知欲,才能真正的有练武的强大动力。

  他也希望自己的徒弟都和自己一样有这种危机感,所以才出言提醒张绍云。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张绍云这小子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能成为和他一样的高手,只需要有他现在一半的实力,就能让张绍云这辈子满足了。

  毕竟,许多国术高手练了一辈子也就是化境后期而已,能踏入抱丹的就是老一辈高手当中的凤毛麟角了。

  走进院子里,凌乱的场面已经消失了,地面上铺上了一层木板。

  杨青语穿着围裙,正在端菜,额头上密布着一些汗珠。桌子上已经被她摆满了一盘盘菜肴,香气弥漫过来,勾起了王程肚子里的馋虫。

  可是,王程也知道,杨青语以前是几乎不做饭的。在杨家也轮不到她来做饭,自从和他确定关系之后,杨青语才开始做饭,厨艺也是突飞猛进。

  想到刚刚离开的那个人,王程心中有些歉意,不敢看杨青语,径自坐下来。

  而杨青语却是细心地亲自给王程倒了一杯茶,笑道:“饿了先别急,还有汤没煮好,你先喝杯茶,然后去叫师傅下来。”

  王程嗯了一声,看着杨青语的眼神点点头,目送她急匆匆地去了厨房。

  这时,背后一股香气袭来,一双温暖的手突然将他的眼睛遮住了,传来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师傅猜猜我是谁。”

  这个问题好难,难的王程真的一下子猜不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