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猛虎涅盘

第五百三十五章 猛虎涅盘

  三人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心中都知道王程估计在里面又开始了修炼,将虎形拳练到了关键时刻,这散发出的气息让他们都心惊不已,不敢丝毫冒犯。

  其实,三人都很想进去看看,观摩一下这种拳法的凝练和散去的过程。可是又害怕打扰到王程,同时也担心要是等下王程突然狂躁起来,估计没人能阻拦。

  最终,还是杨青语做主,没有推开门去打扰王程,让刘诗成和张绍云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她自己就坐在王程房间的门口,手中拿着一本道门典籍看了起来,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房门,听着里面那一声声好像敲击在心头的心跳声,不由地心神受到影响,难以沉入手中的道门典籍。

  而且,杨青语还知道,王程和平良樱都在房间里,所以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房间内,气氛依旧很压抑。

  王程坐在椅子上,好像一头猛虎盘踞,手中的刻刀依旧在翡翠上缓缓的移动,一头栩栩如生的猛虎逐渐出现。

  王樱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跑到王程的身边蹲下来,双手支着下巴,仰着脑袋,近距离地看着王程的脸庞和专注的神情,以及他手中的那一头猛虎。她看的入迷,自己的心跳慢慢地随着王程的心跳节奏跳动起来,那一双纯净的大眼睛之中缓缓地闪过一丝琥珀之色。

  模仿心跳和一丝呼吸秘法的皮毛,再加上观摩猛虎真意,就能在自己身上凝聚出一丝瞬间消散的猛虎真意,可见王樱的学武天赋也绝对属于顶尖一流。

  不过,她也没有继续模仿下去,因为刚刚是自然而然的行为,而且内家拳更是无法只是看样子就能模仿的,只能通过传授才能修炼,其内在的变化太过复杂。

  王程此刻的猛虎九式已经到了大成境界,正在参悟真正的猛虎内家奥秘。刚刚还凝聚出了猛虎之力。体内内家气血运转的奥秘,几乎是他修炼的所有内家拳法当中最复杂的,无愧于上古拳法的传承。

  不过,最主要的是猛虎真意太过霸道。如他这种心志坚定的都几乎无法掌控,所以不得不在现在这种巅峰时刻散去,达到立而后破的效果,这是如凤凰涅槃一般的修炼方式。猛虎真意的每一次消失和重生的过程,都会再次凝练壮大。

  所以。当王程下次再次修炼猛虎九式的时候,就需要更为强大的心智掌控能力,才能完全掌控猛虎气息,不让自己被猛虎真意吞噬,也不会失去控制变成只能杀人的野兽!

  吱吱吱……

  刻刀一点点的挪动,一丝丝翡翠碎屑洒落在地上。刻刀的每一次挪动,他身上凝聚到巅峰的猛虎气息就会虚弱一点点,似乎融入了手中的翡翠猛虎当中。

  当这头翡翠猛虎逐渐成型的时候,他身上的猛虎气息消失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呼吸也随之越来越缓慢。猛虎心跳也在慢慢的消失,体内气血恢复了正常。

  呼………………

  最后,刻刀在两个眼睛上稍微一划,就停下了动作,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这一口气息贯穿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带出了猛虎在体内留下的所有气息,心头的猛虎也在这一刻彻底的消失无踪。

  身上那骇人的嗜血气息也同时消失的干干净净,一下子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手握着翡翠猛虎和刻刀,王程瞬间变成了一个沉浸在雕刻当中的娴静文艺少年。浑身散发出亲和和安静沉稳的气息。

  看的王樱都露出一丝笑意,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摸王程的手。可她还是忍住了,重新坐回椅子上,双眼依旧一眨不眨地看着对面的王程。

  王程也突然抬眼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问道:“你在看什么?”

  王樱也对着王程笑起来,视线对视,眼睛弯成了月牙,轻声道:“我看师傅,师傅你好帅。等小樱长大了。就嫁给师傅好不好?”

  王程心中很是顺畅轻松,没有了猛虎气息的压抑,不会轻易动怒,所以并没有生气,反而顺着她的话问道:“哦?那小樱今年几岁了?”

  王樱伸出一只手,雪白的五根手指张开晃了晃,笑道:“小樱五岁了,再过十年,小樱就可以嫁给师傅了。”

  果然,只有五岁。

  “呵呵,好,那十年后师傅就娶了小樱。”

  王程全身一身轻,笑呵呵地,无所谓地答应下来。

  反正王樱现在的智商就是个小孩子,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恢复记忆,这种玩笑话自然不可能当真,以后她会不会记得也不一定。

  王樱却是眼睛一亮,伸出手指,看着王程说道:“好,师傅说话算数,来勾手指,谁反悔就是小猪。”

  王程瞪了王樱一眼,然后继续埋下头看着手中的猛虎翡翠,这头猛虎显然已经彻底完成。

  他雕刻这头猛虎翡翠,就是为了散去心中的猛虎真意,所以当猛虎真意消失的时候,那就是作品完成的时候。

  只见这头绿色的猛虎翡翠乍一看有一些粗糙,可是仔细一看,就让人心惊不已,猛虎浑身散发着一股嗜血的蛮荒气息。

  尤其是翡翠猛虎的一双眼睛,似乎时时刻刻都在盯着自己,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吃了自己!

  而且那一些细节上的粗糙,反而让这头翡翠猛虎更加彰显出了那种蛮荒猛兽的气息,好像真正的猛虎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师傅,拉钩!”

  王樱的手指伸到了王程的面前晃了晃,脸上很是严肃,不依不挠地说道。

  王程将刻刀收起来,紧握着翡翠猛虎,感应到这头猛虎和自己有意思血脉相连的气息,知道这头猛虎不能在自己手上多留。

  在王樱的手指上拍了一下,他再次板着脸严肃地说道:“好好地看书去,别胡闹,记住了,拳法是你的根本,好好练拳,不然师傅收拾你。”

  王樱顿时瘪瘪嘴。鄙视地看了王程一眼。她心思敏锐的感觉到现在的师傅和以前不太一样,所以心中也不害怕了,显得很随意,重新将桌子上的天鹏密传拿起来看了看。嘟囔道:“就知道师傅是大骗子,大坏蛋。”

  王程没有理会王樱,自顾自地收拾了心情,调整呼吸,再次以大地呼吸和大地心跳来掌控内家气血。身上又恢复了厚重的气息,身心都感觉到很踏实,单下就拿着翡翠猛虎走了出去。

  推开门,他就看到杨青语坐在门口看着一本书。

  “王程,你没事了?”

  杨青语急忙站起来问道,双眼仔细地打量着王程。现在的王程更加符合她心中的形象,好像一座稳重的山峰,而不是一头随时都透露着危险的猛虎。

  王程点点头,抓起她的手就走了过去坐下来,笑道:“没事了。猛虎九式的确太过霸道,下次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还是不要练了。”

  说是这么说,可是王程心中知道,虽然他现在看似是散去了猛虎真意,但是心中深处依旧留着有一颗猛虎的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所以并不是他以后不练,这门拳法就会真的结束。

  上古的象形拳法就是这么神奇和诡异。

  不只是猛虎九式,同时还有他修炼的道门纯阳,地煞拳法。龙象拳法都是一样,领悟出的东西,永远都丢不掉,好像印入了他的生命一样。

  “哦。那就太好了。”

  杨青语却是当真了,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容,随后回头看了看里面坐在那里看书的王樱,皱眉问道:“她怎么样了?”

  王程眉毛一扬,放低了声音:“她以后跟着我练拳,和你一起练天鹏密传。”

  “练拳?”

  杨青语心中一惊。眼中闪过思索之色,随后就不再问这个,起身走向厨房:“刚刚给她做的补品快好了。”

  王程点点头,目送杨青语进入厨房,然后将手中的翡翠猛虎放在桌子上,仔细地看了看,就收回了目光。

  刘诗成和张绍云走过来仔细地看了起来,明显对这头猛虎的兴趣很大。两人都知道王程的猛虎雕刻究竟有多大的价值,说价值连城都不为过。

  东海市的李正祥现在还在宣传王程的那头白玉猛虎,起拍底价都是五千万。根据张绍云从李正祥那里得到的消息,已经有几个富豪家族私下里出价到了五亿想要私下当面交易,不过被李正祥拒绝了。

  还有几大武术世家想要以同样价值连城的古董来交换,也被李正祥拒绝了。他要的就是将这只猛虎雕刻放在拍卖会上制造出轰动效应,而不是悄悄的私下交易,那样即便是价格再高,也没人知道,更无法吸引人气。对他的拍卖行和王程这个作者来说,都不能抬高档次和名气。

  这也是李正祥答应王程不要交易抽成的原因之一。

  而现在,张绍云和刘诗成都知道,这只新出炉的翡翠猛虎,价值绝对还在那只白虎猛虎之上。这只翡翠猛虎对修炼虎形拳的武者来说,不下于虎形拳的神功秘籍,等于有一个凝练出猛虎真意高深的高手随时在旁边指点。

  只是这么看着,张绍云和刘诗成就感觉到一股嗜血的气息扑面而来,就好像之前的王程一样。

  “师傅,这东西太牛了。”

  张绍云不得不对师傅竖起大拇指,这只翡翠猛虎观看外观,乍一看真的很一般,甚至刀工还略显粗糙。

  可是整体看起来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巧妙,好像没有经过刀工雕刻,似乎就是一头真的猛虎变小了一样。而且还是一头猎食的饿虎,看着谁的眼神都带着嗜血气息。

  就是如此不可思议的奇妙。

  刘诗成也赞叹地道:“这座老虎,对修炼虎形拳的人来说,太珍贵了。”

  王程呵呵笑道,无所谓地道:“诗成你要的话,那就给你了。”

  刘诗成微微一愣,眼中一丝挣扎一闪即逝,随后就急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不能要,这太珍贵了,我们刘家也没有虎形拳传承,所以要了也是浪费,还是你留着吧。”

  王程摇摇头,严肃地道:“我不会留下。”

  刘诗成对王程的虎形拳修炼方式也有所了解,所以也不奇怪,只是点点头,就不再多问。

  嗤……嗤……嗤……

  这时,外面响起了几声急促的刹车声音。

  张绍云闪过一丝惊讶,对师傅点点头之后就抬腿跑了出去,顿时看到门口停着三两军绿色越野车。

  车门打开,七八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大部分人的身上都带着一丝强悍的气息,有武者的气息,还有那种严肃的军、人气息。

  不过,所有人都穿着便衣,领头的人还是张绍云认识的——文剑丞!

  “一声,老头子我又来叨扰了。”

  文剑丞下了车,笑呵呵地对张绍云说道,好像邻居家来串门送礼物的老爷爷一样。

  可是,他身边的几个满脸杀气和严肃的面孔告诉张绍云,他们显然不是来随便串门的。这个文剑丞几次找过师傅王程,他知道对方肯定有所图谋。

  “我给师傅说一声,你们稍等一下。”

  张绍云站在大门中央,没有让步,开口严肃地说道。

  文剑丞身边的一个中年人眼中戾气一闪即逝,当即沉声道:“还需要通报?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吗?他以为自己是谁?”

  如果是以前的张绍云,肯定马上就认怂了。

  可是现在的他可不怂,因为他知道自己代表的是师傅王程和师门武圣山,所以当下也是寸步不让,忍着对方的气息冲击,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沉声道:“我们不是什么人,就是普通人,那我们也没资格见你们,各位就请回吧……”

  中年人浑身一震,脚下一凝,一丝劲道勃发,顿时就踩碎了一块砖,差点忍不住出手了。

  文剑丞急忙一挥手,将其拦了下来,对有些紧张的张绍云说道:“小张,这位是张上校和你是本家。他开玩笑的,我们客随主便,就麻烦你给你师傅说一声,就说小欣的爷爷来了,过来祝贺他拿到冠军。上次你师傅给小欣的书,那丫头看的可入迷了,呵呵,下次小欣来了,可能就是你的师妹了。”

  张绍云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文欣?看懂了那本自己读都读不顺的黄庭内景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