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太霸道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太霸道

  猛虎九式奇妙无比,同时也霸道无比,王程修炼这门猛虎拳法大成以来,每时每刻都在增长实力。【】可如果不是他心志坚定的话,可能早就变成嗜杀的猛兽了。

  此刻他这一虎爪伸出,就自然带着霸道无比的猛虎之力,一头猛虎凝聚在手心当中,气流涌动凝聚起来,几乎要有凝如实质的趋势,只差一步就几乎凝聚出罡气!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懂行的无一不是震惊莫名。

  要是真的被王程凝练出罡气,那会瞬间跻身于真正的世界顶级高手的行列。

  不过,王程知道自己现在不可能凝练出罡气,猛虎气息已经到了巅峰。

  史丹此刻也被王程这一虎爪惊吓的清醒了过来,想起自己在擂台上已经失败晕了过去,那么现在就不是在擂台上了?

  可是,给史丹思考的时间不多了。

  这时候,另一边的马克也是一拳冲了过来。

  咔!

  突然一声脆响。

  王程的虎爪毫无悬念的一把抓住了史丹的拳头,猛虎之力爆发之下,直接将史丹拳头的骨骼都捏的碎裂。

  “啊…………”

  史丹仰头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身体都有一丝颤抖,俗话说十指连心,整个拳头的骨骼都被捏碎,那种刺痛是无法形容的。

  马克和何尚飞,以及其他人都是神色一变。包括站在外面的几个国际跆拳道总部的高手都立即就要冲进来,可是依旧被孙东鹤和刘诗成拦截了下来。战斗一触即发!

  这时。王程的虎爪没有停下。

  他一把捏碎了史丹的拳头,然后就眨眼间就松开了,史丹的整个拳头都已经变成了不规则的形状,根根手指都弯曲的无法动弹,只是不停的颤抖着。

  王程看到马克的拳头袭来,一股劲风吹拂着自己的面庞,鼻息间冷哼一声。虎爪再次一挥,后发先至。一声虎啸之后,他一把抓住了马克的手肘,瞬间发力,巨大的力道直接将马克整个人都冲击的倒飞了出去,整个胳膊也都失去了知觉,关节脱臼。

  外面看到这一幕的几个国际跆拳道的高手也都愣住了,随后就神色剧变,停止了和孙东鹤几人的冲突。两人急忙伸手将飞过去的马克接住。巨大的力道将两人冲击的一起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还好没有变成三人一起倒在地上的尴尬场面。

  史丹瞪大了眼睛,本就狰狞的面孔,此刻五官更为纠结在一起,右手五根手指扭曲在一起,剧烈的刺痛刺激着神经。愤怒之下。几乎本能的就要再次动手。

  可是,王程心中的猛虎真意感觉尤其敏锐。在史丹左手刚刚抬起的瞬间,王程的虎爪就呼啸的袭来,巨大的人虎爪笼罩了史丹的整个面孔。

  史丹在这一瞬间真正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好像一头猛虎张嘴撕咬了过来。刚刚清醒过来的意识再次一个激灵,他彻底的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面色变得惊恐无比,就眼睁睁地看着如猛虎一般的手掌袭来,一头隐约可见的猛虎在手心当中咆哮。

  吼……

  一声虎啸冲击着史丹的耳膜,一股飓风吹拂着他的面孔。

  王程的虎爪停在了史丹的面前。没有拍下去,不过面色依旧冷峻无比,毫无情绪地目光冰冷地扫过也是狼狈不已的马克几人,冷漠地说道:“我可以救他,就可以杀了他。在我的地方,你们都老实一点,谁再敢放肆,你们一个都走不掉。”

  史丹浑身又颤抖了一下,没听到王程说了什么,因为他的耳畔还在回荡着那一声虎啸,耳膜刺痛不已,流出一丝丝血迹。

  然后,他感觉到眼睛和鼻子,咽喉都流出了鲜血……

  王程一掌之间,没有击中史丹,但是掌风竟然将史丹震的七窍流血。

  马克被扶着站在地上,揉了揉脱臼的胳膊,接上关节之后,面色也出现一丝惊恐。因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现在的王程比两小时前和他们交手的时候似乎更强了,这个结论让他不敢相信。

  但是不管如何,王程现在都不是他们几个人能对抗的。

  当下,马克急忙上前对王程赔礼道歉:“王程,都是误会,误会……史丹刚刚清醒过来,还没搞清楚状况,所以才会对你出手。我刚才也是因为激动……所以,都是误会,请你别介意,你救了史丹,就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见识了王程的实力,以及那几乎可以起死回生的医术,马克根本不想和王程为敌。他回去也会劝说整个国际跆拳道总部的人,尽量和王程打好关系。

  他知道,王程这种顶级全才一旦成长起来,是没人可以阻挡的。现在史丹救活了,他们和王程也就没有你死我亡的大仇了。

  王程缓缓地收回手掌,对马克轻轻点头,语气依旧冷漠地说道:“好,诊费别忘了。”

  马克赶忙点头:“诊费我这就让人转账。”

  王程给张绍云打了个眼色,示意张绍云去收钱。然后他看向神色依旧有些迷糊和恐惧的史丹,开口问道:“史丹先生,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王程的声音运用了特殊的控制秘法,在史丹的耳边尤其的大,以便让他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史丹也是急忙点头。刚刚他彻底被王程给镇住了,此刻也反应过来是王程救了他,虽然原本就是被王程打的差点挂掉的,但是也对王程根本不敢有丝毫放肆和冒犯,开口说着腔调怪异的汉语:“好,你说。”

  王程左右看了看,也不避讳。直接问道:“你的拳法。和爆发技巧是从哪里学来的?”

  马克和杰克几人,以及王程面前的史丹都是神色剧变,他们都没想到王程问这种私密的问题。

  武者的格斗技巧,就是其最大的秘密。

  “你想做什么?”

  史丹一惊,急忙沉声问道,眼中满是警惕,左手也紧握成拳。右手动了动,还是无法握拳,反而更为刺痛。

  王程摇摇头,身上的猛虎气息收敛了许多,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淡淡地道:“我就是好奇而已。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告诉我具体的修炼方式,我只是好奇这种秘法是哪里出现的。”

  全世界的各种武学体系,王程自认为知道的差不多了。也接触过不少,印度和十字教的修炼方式都不弱。可是史丹所修炼的这种纯粹控制肌肉爆发的内家秘法,他还是第一次接触。所以他很是好奇,虽然这种肌肉爆发秘法对身体肌肉的负荷很大,以史丹这种体格,修炼几年下来也有了不少的暗伤。

  但是。这种秘法对有完善的内家气血修炼方式的华人武者来说。就无异于神功绝学,内家气血可以完美的修复留下的暗伤,如此反复锤炼,反而会让肌肉更为强悍。所以两者配合起来的话,绝对至少都是一加一大于五的结果,其效果丝毫不比王程修炼的印度婆罗门的高深秘法来的差。

  事实上,王程认为,这种修炼秘法在史丹的手上有些浪费了。

  世界上各个区域的修炼方式,单独看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可是一些内家秘法两两结合的话。会有不可思议的神奇效果。

  王程甚至想过,以后有机会的话,将全世界所有的修炼方式都结合起来,一起修炼看看有什么效果。

  面对王程咄咄逼人的气息和猛虎一般嗜血的眼神,史丹心中发虚了,强壮的身体竟然看起来有些弱势。而这时,仔细感应之下,他也才发现自己大腿和胳膊,以及胸腹之间的肌肉很是舒畅,以前那些细微的刺痛竟然不见了?

  一瞬间,他瞪大了眼睛看向王程,满脸都是激动和询问,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程当然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当即再次点头确认道:“不错,我刚刚救你的时候,顺便治疗了你身体的一些肌肉当中轻微的伤势,一些严重的我就无能为力了。作为交换,我就想知道你修炼方式的出处,我想你并不吃亏。”

  史丹深呼吸了两口气息,除了右手被王程捏伤了之外,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知道王程说的是真的,当下感激地看了王程一眼,点头道:“谢谢你……这种修炼方式,是我五年前在非洲学习到的,我当时答应过那位老先生不会告诉其他人任何人,所以很抱歉。”

  非洲?

  貌似,现在非洲大陆上还有地球上最多的土著部落存在,其中的确是有一些神秘的东西。最重要的是,非洲人的体质是出了名的强壮。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了然,随后就转身走向里面,只给大家留下了一个背影,淡淡地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可以走了。绍云,送客。”

  在场所有人刚刚还沉浸在另一种气氛当中,类似于剑拔弩张,都有动手的准备。可是,谁都没想到,王程一转眼就潇洒的转身走了,并且开始赶人了。

  何尚飞刚刚不敢插嘴,这时候有心想开口留下来请教王程一些治病上的问题。可是他想到刚才王程那好像要吃人的样子,又不敢开口,张了张嘴之后,看着王程的背影好像随时都跟随着一头猛虎一样,只能无奈地放弃,首先转身走了出去。

  张绍云和马克完成了转账之后,也是翻脸不认人,直接执行师傅的命令,开始了赶人:“好了,各位,治疗已经结束了,我师傅很累了,需要休息,各位可以离开了,现在马上。”

  刘诗成和孙东鹤也配合着张绍云开始赶人。

  马克和杰克几人本来就想尽快离开这里,他们发现王程的脾气变化的太快了,喜怒无常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下一刻自己会不会被王程狠揍一顿,所以也急忙带着已经能走路的史丹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楼上。

  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的牛大海神色严肃地说道:“老道,你倒是要小心你的宝贝徒弟了,你们武圣山的这门虎形拳太霸道了。要是他一不小心真的被猛虎真意反噬,以后就真的成了一头老虎了,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长鹤道士面色平静地喝着茶,眼中也闪过一抹担忧,可随后还是很淡定地说道:“他自己知道该怎么做,过两天就好了。”

  牛大海无奈地道:“你别太放任了,他毕竟是个孩子。”

  “我已经没有可以教他的了,你说我能不放任么?再说了,他虽然是个孩子,但是你见过他犯错吗?”

  长鹤老道士也是语气有些无奈地问道,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不知道是苦笑,还是幸福的笑。

  牛大海瞪着眼睛想了想,回想起王程上次将自己都几乎击败的画面,以及自从自己认识王程以来的事情,也沉默下来。貌似,这小子真的好像没有出过错,而且毕竟这是别人家的徒弟,不便多说。

  当下他起身告辞:“那我告辞了,老道你最近带着你徒弟北上,京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长鹤道士郑重地看了牛大海一眼,然后点点头,叮嘱道:“嗯,李斯特现在应该已经准备跑路了,你能抓到就抓,抓不到也无所谓,他迟早会死在我武圣山门下。”

  “哎,我担心的不是李斯特,是老鹰他们,如果他们已经出国了,就难办了,要是王所长……”

  牛大海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从二楼直接跳出了院子,几个眨眼间就消失在视野内。

  长鹤道士也想到了还在那监狱内的王强和邱世民,神色也有些担忧。

  书房内。

  平良樱一点点的吃着东西,可是眼神却是时不时地看着门口,脸上有些委屈和害怕,一个人的委屈和害怕这个陌生的环境。

  呼……

  这时,房门被推开,王程走了进来。

  平良樱顿时眼睛一亮,露出开心的笑容,放下勺子就站起身来,迈出步伐,一个蹦跳来到王程身前,张开双手就扑了过去:“师傅……”(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