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送你一场造化

第五百三十二章 送你一场造化

  马克急匆匆地走进来,身边跟着一个面色严肃,戴着眼镜的中年华人,目光看到王程之后,绽放出一丝精光。

  “王程,我听高先生说,你的医术还在他之上,就是因为你来了京城,他才去了南方游历。这个史丹是你打死的,你说他还有救?”

  中年人走进来之后,看着王程沉声说道。

  王程放下史丹的脉搏,只是抬头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没有理会他,就自顾自地开始了治疗,拿出了装着玉针的布包,庆幸昨天制作了一些玉针,不然现在可能还不够。

  马克见此,面色也有些难看,上来向王程沉声说道:“王程,这位是你们京城最好的西医院的主治医师,叫……”

  中年人何尚飞听到马克介绍他的时候,神色出现一丝倨傲。高森号称是京城第一御医,乃是宫廷御医传承,但是见到他的时候,也是以礼相待,所以他并不认为王程有资格在自己面前摆谱!

  然而,事实上。

  王程直接一挥手,打断了马克介绍的话,淡淡地说道:“好了,马克先生,我不需要知道他是谁,因为这对治疗没有什么好处。我只想结束我们之间的恩怨,治好了史丹,你们就走,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时间和你们聊天!”

  何尚飞的面色瞬间变得漆黑无比,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沉声道:“王程,你已经打伤了史丹的心脏,让他的心脏功能已经衰竭,现在就剩下了一口气。马克先生刚开始到医院让我初具一份验伤报告,以此证明伤势是你故意造成的,作为你谋杀的证据,我看在你是中国人的面子上,我才拒绝了,没想到你……”

  王程稍微诧异地看了何尚飞一眼,倒是没想到还有这回事。不过想到马克之前的确有准备起诉自己,所以去收集证据就理所当然了,但是对方因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帮了自己,也算是有良知。

  所以。他当即声音缓和下来,不过依旧平静地说道:“好,那我允许你在这里观看,其他人都出去,我治疗结束了才能进来!”

  何尚飞也是一愣。随后面色更是大变,还是感觉到自己被王程侮辱了,指着王程又要说什么。

  同时,马克和杰克,还有其他的几个国际跆拳道的高手也都是神色一变,他们也没想到王程竟然开口赶他们出去。

  “王程,我们一定要在场……你不能赶我们走,史丹是我们的兄弟……”

  马克当即就不乐意地喝道。

  可是,刘诗成,孙东鹤。还有张绍云以及孙东鹤的下属,四个人一起站在王程身前,气势丝毫不比他们弱,每个人都是一副神色不善的样子,大有一言不和就动手的样子。孙东鹤两人也已经忘记了在的身份,开始似乎是他们带着马克两人来找王程解决问题的,现在俨然是完全的站在了王程这一边了。

  最主要的是,马克知道自己这边几个人加起来估计都不是王程一个人的对手。因为,他们在欧洲训练的时候,几个人都没打过史丹一个人。更别说几拳击败史丹的王程了。

  一时间,国际跆拳道总部的几个人都变得严峻无比,有两人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这种场面,让心中都是不满的何尚飞也不敢多说话了。害怕自己被波及到。毕竟,他也是看过王程比赛的人,知道王程一拳就能轻松地打死自己,都不用第二下。

  王程眉头紧皱,他救治史丹的出发点是不和国际跆拳道总部结仇,对方是欧洲格斗实力。和自己没有直接利益冲突,所以此刻也不想和对方起太大的干戈,但是也绝对不会任由对方掌握主动权,当即沉声道:“马克先生,请记住,我是在救他的命。你们如果不配合,那就带着史丹离开吧,早点在欧洲给他找好墓地,可能中国的土地埋不下他。”

  马克几人都是一愣,没想到王程说翻脸就翻脸,气势顿时就泄了大半。

  “那我一个人留下,可以吧?我保证不打扰你。”

  马克主动让步,语气软了下来。

  王程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就你和这位医生留下,其他人都马上离开。”

  孙东鹤也不想看到双方再次闹僵,毕竟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当下松了口气,急忙严肃地说道:“快点,别耽误了王程给史丹先生治疗,你们都知道,史丹先生现在就剩下一口气了,马克和这位医生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快。”

  说着,孙东鹤招呼下属,和刘诗成,张绍云四人开始赶人。

  杰克几人神色紧张地看着马克,马克面色严肃地微微摇头,杰克几人这才真的放松了肌肉,任由自己被孙东鹤几人推了出去,现场只留下了马克和何尚飞。

  王程这时候已经将十几枚需要用到的玉针拿了出来,整齐地摆放在病床上,眼神仔细地看着史丹的呼吸间隙和深度,如果不仔细留意,几乎都觉察不到,知道史丹的确只剩下了一口气。

  他当时在擂台上那一拳的确是击中了史丹的胸口要害,可是他也知道轻重,所以避开了致命的大穴,只是留下了重伤。可是,如果不经过有效的治疗,这一拳的重伤也足够让史丹丧命。

  在全世界,估计也就只有他这个始作俑者能治,所以他才会答应救治史丹!

  “你们安静地看着就好,切记不要打扰我!”

  王程威严无比地扫了两人一眼,身后气息凝聚出一头嗜血的猛虎。

  虽然何尚飞和马克都看不到王程身后气息凝聚出的猛虎,可是也都能感觉到巨大的压力。身为普通人的何尚飞都浑身本能的渗透出了一层汗珠,吓的他根本不敢说话,只是对着王程点点头,眼底深处满是忌惮,不敢再对王程有丝毫放肆。

  马克则是双拳紧握,心中已经开始盘算最坏的结果,如果史丹当场死亡了,他需要怎么办?

  打不过王程,他最多只能将史丹的尸体带回去。

  马克面色有些挣扎。

  张绍云和刘诗成回到王程身边站定的时候。王程已经开始出针!

  这几根玉针,都是他昨天开始猛虎雕刻的时候制作的,用的都是最顶尖的翡翠和羊脂玉,品质上佳。对治疗能起到加成作用。

  只见他轻轻地捻起一根玉针,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将这一根针刺入了史丹的胸口位置。

  马克和何尚飞都是神色一变,没想到王程的治疗如此大胆。何尚飞是专业人员,马克也见过中医。但是都没见过有谁敢如此大胆行针的。马克甚至被震惊的走出一步上前,本能的差点出手阻拦,可被刘诗成立即挡了回来!

  但是,王程的动作没有停。他的神色很坚定,眉心之间时刻都凝聚着一个王字,让人不敢轻易冒犯,手掌一挥,又是十几根玉针眨眼间就没入了史丹胸腹之间的十几处大穴,显然是胸有成竹。

  然后,他开始了不断行针。一只手几乎化作幻影,在一根根玉针之间来回穿梭,让每一根玉针都不曾静止过,每一根针之前都有不同的状态,彼此之间有玄妙的联系。

  “果然,这个史丹的身体有着异常的天赋,天生就很强大。同时他修炼的内家秘法,乃是纯粹爆发肌肉的秘法,而不能修炼内家气血,所以对身体的负担非常的大。练久了,会折损寿命……”

  王程的眼中闪过一丝丝精光,通过行针被把脉探穴,逐渐的探索出史丹内家秘法的一些奥秘。

  这就是他治疗史丹的另一个目的!

  当时在擂台上。他就看出史丹对身体肌肉的运用效率极高,远远在其他武者之上,甚至自己都有所不如,其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几乎都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现在看来,的确是一种全新的内家秘法,是通过呼吸来控制肌肉爆发的高明秘法。

  只是很可惜。就算王程再厉害,也不可能从对方身体穴位和血脉变化上推测出其内家秘法的真实的呼吸修炼方式。

  但是,史丹修炼这种秘法对浑身肌肉的伤害也不小,天长日久下来,就算他天赋异禀,体内也有不少的暗伤和内伤。王程通过行针治疗,也将他体内比较轻的暗伤和内伤进行了部分恢复,延长了这个大块头的肌肉爆发寿命。

  可以说,史丹遇到王程,也算是一场难得的造化!

  不断的行针之下,王程的额头出现了一层汗珠,张绍云拿起一张手帕,轻轻地将师傅王程额头上的汗珠擦干净,以免影响视线。

  经过半小时的治疗之后,躺在床上的史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原本苍白脸上的血色,原本如游丝一般的呼吸也逐渐深沉起来,已经清晰可闻,胸口也可以清晰地看到有起伏的弧度……

  马克手心已经湿透了,浑身微微颤抖,这是情绪激动造成的,他知道史丹活了,被王程救活了。

  而何尚飞也是瞪大了眼睛,嘴唇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但是因为害怕打扰王程,所以没有说出来。

  而这时,王程突然将一根玉针刺入了史丹的头顶百汇穴,进行最后的治疗。然后他一挥手,将史丹胸腹上的十几根玉针都收了起来,只留下了百汇穴上的一根针,轻轻地捻动了几下之后,低声道:“好了……”

  说完,他就将这最后一根玉针抽了出来,带起一丝粘稠的血丝!

  马克和何尚飞急忙上前一步,一个是想看清楚史丹的情况,另一个是想看清楚王程最后的行针手法。

  可惜,王程以百汇穴为核心的行针手法,就算何尚飞看了,也绝对是看不明白的,更别说他原本就是主修心脏方面的西医专家,对针灸有所耳闻,也见过几次,可是根本没有研究过,所以也就是看看热闹而已。

  呼……

  王程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息,这一番行针对他心神的消耗不小,端起徒弟张绍云拿过来的茶水,一口直接将一大杯茶水喝了个干净。

  马克来到史丹的身边,仔细地探了探史丹鼻息间的气息,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手掌摸着史丹的胸口,也感应到了有力的心跳。

  然后,他立即上前一步,对王程抱拳行了一个东方武者的礼仪,看着王程佩服地说道:“王程,多谢你救了史丹的命,刚才有人说你是全中国最好的医生,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你不只是全中国最好的医生,你还是全世界医术最好的医生,也是医德最好的医生,因为你可以全力救治你曾经的对手,原谅我刚才对你的冒犯,在你面前,我就像个小丑……”

  这一番话,马克说的很真挚。这也是偏见所带来的后果,偏见化解之后,带来的就是更多的好感以及佩服。

  何尚飞也仔仔细细地将史丹检查了一番,确定这个被他下达死亡通知书的病人真的恢复了,只是还没醒过来,也满脸惭愧地看着王程说道:“王程,高先生说的对,你的医术的确在他之上,也远远地超过了我,我刚才还以为……真是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王程缓过气来,气息运转之下,背后又是自然而然的凝聚出一头猛虎,淡然一笑,对马克和何尚飞摇头道:“好了,不需要说这些了,我们之间本就没有多少交集,有偏见是在所难免的,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我救治史丹,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史丹本人,我很欣赏他的实力和修炼方式,所以不想让他英年早逝,或许我以后还有需要史丹和马克先生你们的时候。”

  马克面色带着激动,当即就拍着胸脯保证道:“王程先生您放心,只要你以后有需要我和史丹的时候,我们绝对不推辞。”

  王程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放下茶杯,再次来到史丹面前,手掌在史丹的脑门儿上重重的一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这一拍下去,史丹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身体就猛然发力,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目光凌厉地看着王程,右拳再次紧握,一记右勾拳冲向王程的脑袋而来。

  显然,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擂台上的时候,将王程当做了自己的对手。

  王程眼中凶光一闪,心中猛虎也瞬间爆发,虎爪倏然而起,身后猛虎气息也刹那间化作实质,一头肉眼可见的猛虎随着他的手掌一起冲向史丹而来。

  吼……

  猛虎咆哮。

  刚刚清醒过来的史丹顿时被冲击的心神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马克也是神色一变,害怕史丹又被王程伤到了,赶紧冲上前,和史丹一起抵挡王程这一虎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