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五百三十一章 让她忘记剑

五百三十一章 让她忘记剑

  长鹤道士和牛大海的目光也瞬间如电一般地看向平良樱,身上的气息自然而然地凝聚起来,目光带着严肃无比地审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最新章节访问:.。

  平良樱的心思也极为敏锐,心中立即感觉到了威胁,还有些苍白的脸蛋上满是害怕的神色,受伤的右手紧紧地搂着饭碗,一点点地吃着饭,然后小跑着来到王程跟前,紧挨着王程的胳膊,神色才好看了一点。

  可是她也还是不敢看其他人,就是站在王程身边,低下头自顾自地吃饭。

  长鹤道士和牛大海都是神色惊讶地看着平良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两人之前不是还在擂台上打生打死的吗现在怎么看起来这么亲密了

  王程苦笑了一下,对两人无奈地说道:“她被打中了头部,失忆了。现在她把我当做了她的师傅,我赶都赶不走reads;。如果现在把她送回日本,会不会太危险了”

  长鹤道士和牛大海两人听到这个,更是瞪大了眼睛。这种电视剧里的桥段,他们这一辈子都几乎没有遇到过。

  “真的”

  长鹤道士的身形瞬间化作一道飓风,眨眼间就来到了平良樱的面前,在平良樱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一把就抓住了其手腕脉搏,面色严肃地查看了起来。

  平良樱大惊失色,差点将搂在胸前的饭碗给丢了出去,身体抖了一下,紧挨着王程,差点哭出来,道:“师傅,我怕”

  王程严肃地道:“别怕,你不会有事的。”

  平良樱听到王程的话,竟然真的平静了下来,只是稍微拉开了和长鹤道士的距离,就任由老道士给自己把脉。

  可是,长鹤老道的医术水准着实只是一般般,所以把脉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

  这种涉及到头部穴位的情况。就算是王程也只能看出个大概的穴位和血脉的异样,找不出真正的内在奥秘,更别说是长鹤道士了。

  所以,看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长鹤道士的眉头深深地皱在一起,目光如实质般地审视着平良樱的神色,想要将这个服部剑雄的亲传弟子看透一般。看到平良樱的确不像是在演戏,他的脸色也变得疑惑和复杂起来。

  “王程跟我上来。”

  长鹤松开平良樱的脉搏,对王程点点头。就转身上楼去了。

  王程当即迈步跟上,可是身边有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袖不放,另一只手端着碗,弱弱地道:“师傅,小樱害怕。”

  “好好在这里吃饭,别怕,我马上下来。”

  王程将平良樱的手拿开,板着脸说道。

  平良樱顿时不敢反对,只能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吃饭,一只眼睛不舍地看着王程的背影。

  牛大海对孙东鹤和刘诗成几人交代了一下reads;。才跟着王程身后上楼去了。

  二楼。

  长鹤道士上来之后,就站在栏杆旁边看着远处,眉头依旧紧皱在一起,神色之间不断的变幻着,心情估计很是复杂。

  王程安静地站在师傅长鹤道士的身后,也一直不说话。

  牛大海倒是很随意,上来之后,就坐下来自顾自的倒茶,开口说道:“老道,服部剑雄的徒弟失忆了。你说怎么办要我说,直接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不让她死,也不让她回日本。让她在没人知道的地方好好的活一辈子,怎么样”

  长鹤道士的目光依旧看着远方,语气淡淡地道:“当年,服部剑雄的剑法在中华大地上,只有两三人能与之为敌。他被称作是服部家族千年来第一半藏,也是日本数百年来的最强武者。还是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象征人物,剑罡凝聚到极限,曾经最辉煌的战绩是一人一剑灭杀国、民、党一个团。”

  “服部剑雄,是日本武术界的旗帜。”

  最后一句,长鹤道士说的极为郑重,神色间甚至隐约浮现出一丝佩服。

  可见,当年的服部剑雄的确是强势无比的超级高手,让身为敌人的长鹤道士都忍不住产生一些敬佩之情。

  停顿了一下,长鹤神色突然一变,变得有些无奈,缓缓地道:“没想到,服部剑雄只是死了十年时间,他的弟子就遭到日本武术界的人暗杀。”

  世道变化,人心不古。

  作为和服部剑雄同时代的高手,长鹤道士为这位日本武术界的旗帜感觉到不值。

  牛大海的神色也变得有些遗憾,可随后就摇头道:“老道,虽然我也为服部剑雄惋惜,可是日本武术界越乱,对我们越好。这个平氏家族的丫头是服部剑雄的传承弟子,天赋也很高。但是服部剑雄也做了一个蠢事,竟然把服部家族的半藏称号传给了她,这简直就是害了她。”

  “如果服部剑雄活到现在,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以平良樱现在的实力也能顺利接过半藏称号,成为日本武术界新一代的旗帜reads;。这个小丫头的剑法天赋也的确是百年一见,再给她十年时间,估计整个日本也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几十年后达到服部剑雄的高度也不一定。”

  牛大海对平良樱的评价也很高。

  事实上,服部剑雄死的时候,平良樱还只有十几岁,比现在的王程还要小几岁。她在更为残酷的日本武术界能活过这十年时间,并不是她当时的实力强悍,而是服部剑雄的余威光环在保护她。然而,服部剑雄在过去的几十年对日本武术界的影响太深,当他死后,不少人都想将他的影响力降低,甚至是直接消除,如此才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的能力,重新划分日本武术界的势力范围。

  所以,平良樱的死,绝对是日本武术界大多数人都愿意看到的事情。

  其中,伊贺长生和丰臣阳二绝对是最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人。毕竟,他们两人几乎被服部剑雄压了一辈子,有一些既生瑜何生亮的悲情。

  长鹤道士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服部剑雄感觉到悲凉,还是什么心情。他转身坐下来,也倒了杯茶,慢慢地喝茶。不再说话。

  王程想了想,打破了平静,开口道:“师傅,丰臣阳二去了龙虎山”

  长鹤点点头。道:“嗯,昨天就去了,拜帖早就到了龙虎山,阳丹跟着一起去了。我本来想一起去看看,好久没去过龙虎山了。不知道那个老道士还剩下几天可以活,可惜这里的事情终究没能避免。”

  “那这次劫狱的事情,他没有参加”

  王程又问道。

  长鹤道士没有回答,牛大海开口说道:“他参加了,就在现场,只不过没有露面,跑出去的人当中,就有他的大弟子”

  “那师傅和牛局长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处置平良樱交给日本人”

  王程没有继续问丰臣阳二的事情,这其中太过复杂。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信息就足够了。

  长鹤道士的神色也变得有些挣扎,沉声道:“那你是怎么想的”

  王程苦笑了一下,道:“师傅,她现在缠着我,把我当做了她的师傅,也只认我一个人。”

  “那你想留下她”

  牛大海惊讶地看向王程。

  当初,王程可是在平良樱手上吃了大亏的,牛大海以为王程巴不得平良樱倒霉。

  王程沉默不语,看着师傅长鹤道士。

  长鹤道士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看着王程。淡淡地问道:“你想让她不再练剑”

  “嗯。”

  王程没有多说,只是简单地答应了一个字,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他的脑海中还回荡着平良樱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纯净无暇又带着祈求无助的眼神。很像小时候天天跟在他身后的王媛媛,都将自己当做了唯一的依靠,唯一的亲人。

  服部剑雄作为日本几百年来武术界的代表人物,开创日本剑道新的巅峰,是中华武术界最大的敌人。如果能将他的亲传弟子变成拳法高手,绝对也是具有讽刺意义的事情。到时候整个日本武术界估计都会大失颜面。

  可是,这其中也要把握一个度,如果一不小心养虎为患了,就得不偿失了。

  也只有王程如此自信的人,才会毫无顾忌。当年长鹤道士收下李斯特的时候,都知道留一手。

  长鹤想到这个,嘴角也溢出了一丝笑意,自己的徒弟能在擂台上将服部剑雄的徒弟击败,他就已经很是欣慰了,觉得自己这辈子也算是赢了服部剑雄一次。

  而现在,如果能再将服部剑雄的徒弟纳入自己门下,成为自己的传人,从剑法高手变成拳法高手。

  那服部剑雄地下有知,会不会气的跳出棺材来武圣山上拼命

  牛大海也是明白人,虽然他当年没有资格参与和服部剑雄这种高手的争斗当中去,可是也知道长鹤道士的笑意代表着什么,当下喝了一杯茶,平静地说道:“我可以把今天看到的事情都忘记,日本方面再提出要人的要求,我也可以做做文章回绝他们。”

  “呵呵”

  长鹤道士忍不住低声笑了笑,看着王程严肃地说道:“这件事你自己做主,但是切记不能外传我武圣山拳法。”

  王程眼中光晕闪烁,抱拳严肃地答应道:“师傅放心,我有分寸。”

  “嗯,那此事就这样吧。王程,你已经凝聚出猛虎之力,难道想真的专修猛虎九式”

  长鹤点点头,看着王程又是皱眉问道。

  牛大海也凝视着王程,看到王程身后跟随的气息随着一呼一吸之间的气息流动,竟然自然而然的凝聚出一个猛虎形象,心中微微吃了一惊,因为他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只是关注平良樱去了。

  现在看来,王程的虎形拳显然已经到了聚力的极高境界,凝聚出猛虎之力,行动之间都有莫大的威力,发力之时,就和真正的猛虎一般无二。

  能修炼到这种境界的象形拳,都无一不是顶尖的古老象形拳拳法,近代的国术拳法当中是没有这种奥秘的。

  不过,因为是武圣山内部的事情,牛大海也只是看看,没有插嘴。

  王程苦笑了一下,随后又严肃地说道:“师傅放心,我知道武圣山拳法才是我的根本。只是猛虎九式最近突飞猛进,我也没有精准的把握,不过这两天我就会缓下来,然后继续专修地煞拳法。经过和李斯特一战,我知道地煞拳法的奥秘无穷无尽,我必定会用心钻研。”

  “你能明白就好,你的学武资质之高是我平生仅见。但是你又很有主见,我也不想过多的干涉你,所以我不希望你误入歧途。李斯特自以为学了地煞拳法就可以横行无忌,那真的是小看老道我了他的两个徒弟你就交给老牛处置吧,一个都别让走,等以后你再碰到李斯特,一定要亲自将他抓上武圣山,灭杀在祖师爷面前。”

  长鹤看着王程,严肃无比地说道。

  王程看着师傅的眼神,也是郑重无比地点头答应下来,对李斯特的两个徒弟没有什么感官,牛大海带走就带走了。李斯特也是武圣山一两千年来的第一个叛徒,王程作为武圣山现在的唯一继承人,必定不会放过他。

  嗤嗤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两声刺耳的刹车声音,是一辆商务车带着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直接停在了门口。商务车上跑下来几个人,其中就有前面从王程这里离开的国际跆拳道总部的高手,马克和杰克两人。

  救护车上也被推下来一个病床,上面躺着一个昏迷的伤者,正是被王程打的只剩下一口气的史丹。

  “小心点。”

  马克指挥着两个大汉将病床抬进了大门。

  杰克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大声喊道:“王程,快出来,史丹快不行了。”

  王程对师傅长鹤道士和牛大海说了一声,就快速下了楼。楼下已经被张绍云和刘诗成几人收拾的好看了许多,平良樱依旧安静地坐在那里吃饭,看到王程之后,眼睛一亮,急忙端着碗就来到了王程的身边,也不说话,就安静地站在王程身边,一边用勺子慢吞吞地吃饭。

  王程留了一个心眼,急忙将平良樱带到自己的卧室,好好叮嘱了她一番,让她不要出去。平良樱眼巴巴地看着王程,乖乖地点头答应下来。

  这样是为了不让国际跆拳道总部的人看到,以免传出去,授人以柄。

  “把人抬进来。”

  安排好平良樱,王程走出来对跑进来的杰克严肃地说了一句。

  杰克盯着王程,左右看了看,心中好奇这里怎么变得乱了许多,语气严肃地喝道:“王程,你们京城最好的医院已经给史丹下了死亡通知书,你确定真的能救他”

  王程看着抬进来的史丹,没有回答杰克的话。

  他当即上前两步,来到史丹的跟前,抓起其手腕看了看脉象,虽然神色变得严肃无比,心中却是一片安定,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