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师兄?

第五百二十七章 师兄?

  (求票,求支持,有点写不动的感觉,大家多给点票,多谢,能订阅正版的,也请支持正版。提一句:赠币是免费的,我们作者是拿不到一毛钱的,后台也看不到数据的……所以,有能力支持正版的,还请尽量不要用赠币订阅,码字不易,还请各位手下留情……)

  “呵呵,最近两天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去你们家吃顿饭,见见孙前辈,孙氏三大内家拳的威名,我早就听说过了。”

  王程微笑着答应下来。

  孙家是唯一拥有三大内家拳正宗传承的国术家族,可是当年的孙禄堂却不满足于此。他想要开创独属于自己的内家拳,想要达到神话境界,所以将三大内家拳都改造了一番,形成了孙氏形意拳,孙氏八卦拳,孙氏太极拳,和其他的三大内家拳传承泾渭分明。

  孙东鹤知道王程后面的行程可能比较忙,比武大会的事情一忙完,就会北上大雪山。而大雪山之行,乃是整个中华大地武术界都在看关注的大事情,所以不能出现丝毫意外,他也就不敢过多的打扰王程太多的时间,以免造成影响。

  “那就太好了,我回去就和我父亲说一声,拿些好东西招待你。我父亲最近老拿你来打击我和我大哥,说我们要是有你一半的悟性,我们孙家也不用这么低调。”

  孙东鹤笑呵呵地说道,神色之中有一丝郁闷,看来最近的确是被王程打击的不轻。为了让孙家保持低调,他大哥没有参加比武大会选拔,不然也必定是十大选手当中的一员。

  他这种郁闷也是几乎国内诸多年轻高手都有的心情,在王程面前,他们的一切骄傲都被撕的粉碎,剩下的只有继续努力的决心,希望不要被王程落下太远。

  对此,王程只能笑而不语了,不小心也做了一回家长们口中的别人家孩子。

  当下。杨青语和刘诗成,以及张绍云也都和孙东鹤打了一声招呼,既然要展开合作了,那也算是半个自己人了。然后。杨青语也没有多呆,就去厨房忙活了,留下孙东鹤吃午饭。

  孙东鹤看到杨青语如此温柔贤惠的样子,还有不俗的实力,有些羡慕地看着王程。低声道:“看来杨家以后也是你的了。”

  王程依旧笑呵呵的样子,可是眼中却是时不时地闪过一丝丝琥珀之色。此刻他心中的猛虎真意几乎达到了一种巅峰境界,不断的和自己在作斗争,想要争夺真正的控制权,只是暂时还没有分出胜负。

  所以,表面上他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异样,可一旦被人撩拨一下,猛虎真意就会爆发出来,到时候威势绝对是惊人的。

  “不说这个了。”

  王程摇摇头,不想就杨家的事情多说。好像自己是吃软饭的一样,反而问道:“上次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干这个职业了,没想到还在继续,真的打算干一辈子了?”

  孙东鹤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下来,语气有些无奈地说道:“那能怎么办?我的辞职信被上面打回来了,老爸希望我能在机关单位干下去,过几年可能就会升职。”

  说起升职,孙东鹤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让他身后同行的同事羡慕郁闷不已。

  “也好,说不定将来我还要叫你孙局长。甚至孙部长。”

  王程眼中精光一闪,笑着说道。

  他知道,以孙家经营数十年的底蕴,要推孙东鹤上位的话。肯定早就有所准备,现在只不过是熬资历的时间。而且,孙东鹤也有资格享受这些资源,有实力,也有脑子,并且屁股摆的正。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咚咚咚……

  这时,外面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王程和孙东鹤都同时轻轻皱眉,知道这绝对不是马克和杰克回来了,这才过了不到二十分钟,对方还没到医院才对,要返回来,最快也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张绍云看向师傅,眼神带着询问。

  王程很自然地点点头,道:“去开门。”

  张绍云这才走出去喊道:“谁?”

  “我是王程先生的崇拜者,想要拜见王程。”

  门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淳厚声音,声音好像一柄力道沉实的大锤一样穿过大门砸进来,在院子里回荡,激荡出一圈回声。

  这是内家修为深厚到了一定程度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且还需要对气息的掌握也很精准,或许还有专门的音攻法门才能得到这种地步。

  就算是王程,也自认做不到对声音掌控到如此境界。

  王程和孙东鹤对视一眼,两人都是识货之人,同时面色变得严肃无比,知道是顶尖高手。

  刘诗成和孙东鹤的下属都走过来站在两人身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知道来者不善。

  来到门口的张绍云首当其冲,被声音冲击的耳朵出现一丝轰鸣,心中惊骇,明白来的绝对是高手。所以他没有立即开门,回头看向师傅,得到师傅王程的再次点头之后,才将大门打开,一眼看过去,只见门口站三个人,一个白人中年人,一个白人年轻人,和一个亚洲年轻人!

  两个白人男子和亚洲年轻人的身材都很普通,一米七五左右,和王程相当,与史丹和马克他们动辄一米八、九的身高比起来,就显得小了一些。白人中年人站在中间,两个年轻人落后一步,显然以这个白人中年人为首。

  “这位就是张绍云先生吧,我叫李斯特,想见见你师傅王程先生。”

  白人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眼神也很平静地看着张绍云,语气很客气地说道,真的好像一个慕名前来拜见呕像的粉丝一样,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可是,张绍云不是普通人,审视着对方三人,很警惕地说道:“你不是中国人!”

  李斯特眼神深处也审视着张绍云,笑着点头道:“不错,我是美国人,这两位是我徒弟。李杰克和李成武,也都是美国人。”

  “绍云,让他们进来!”

  房间内的王程对张绍云沉稳地说了一声。

  如此高手,就算要阻拦。也是拦不住的,王程索性不如大方的让其进来。

  张绍云点点头,让开门口,道:“我师傅让你们进去。”

  李斯特露出很温和的笑容,额头上出现一排排的抬头纹。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块透明的东西递给张绍云,道:“给你的见面礼。”

  张绍云一愣,看了看,发现是一块至少二十克拉的钻石,属于罕见的珍惜宝石,但是也没有接,摇头道:“不必了。”

  李斯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很是平静,手掌极快,轻轻一挥。手中的钻石就塞进了张绍云的口袋里,然后迈开脚步走了进去,淡淡地道:“你必须收下,这是我给我师侄的见面礼。”

  师侄?

  张绍云满脸的疑惑,看着李斯特的背影,伸手将口袋里那颗钻石拿出来,皱眉道:“我不是你师侄。”

  李斯特没有理会张绍云,步伐稳重如山地走了进去,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直接来到王程和孙东鹤面前坐了下来。他的目光凝重地扫了对面两人一眼。随后视线就落在了王程身上,语气有一丝愤怒和严肃地呵斥道:“放下地煞拳法而去修炼虎形拳,王程,不得不说。你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这家伙的脸上还有一些怒其不争的气愤,就好像长辈训斥晚辈一样。

  王程顿时眉头紧皱,目光直视着对方的视线,毫不示弱地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说三道四,我师傅都没管过我,说说你的目的吧。”说着。他的语气立即一顿,感应到了一些东西,眼中凶光大盛,双拳紧握,盯着对方沉声道:“你也练了地煞拳法?”

  刚刚李斯特走进来的时候,王程就注意到了这个白人中年男子的步伐异常的稳重,好像一座山峰在移动一样,其中隐约间有一些好像是大地脉动的韵律。可是,他也以为对方修炼了类似地煞拳法一样的下盘功夫,并没有想到是地煞拳法。

  但是,现在更为仔细地看对方的呼吸,以及身上的气息,再结合刚刚的步伐和脉动。

  王程有八成的把握,此人修炼的就是自己的师门独门拳法,地煞拳法!

  咚咚……

  咚咚…………

  李斯特面色变得红润起来,呼吸急促,身上传出一声声的心跳脉动,好像时钟一样的极有韵律,呼吸也顺势一变,呼吸声随着心跳在周围回荡。霎时间,好像将整个房间都纳入了他气息的范围,声音如洪钟大吕一般地说道:“你现在才看出来,王程,你让我这个师兄很失望。虽然你的天赋很高,可惜你没有专精于本门核心拳法,看来师傅没有把你调教好。”

  这一道声音不像是汽车喇叭一样的尖锐刺耳,但是冲击力同样不小,房间内的门窗都稳稳作响,张绍云感觉耳朵轰鸣声更大,几乎有失聪的迹象,夹杂着大地脉动的心跳呼吸声,他甚至差点失去了对自己呼吸的控制。

  好强势的地煞拳法,好强势的大地脉动!

  不只是张绍云,孙东鹤和刘诗成,以及杨青语都面色变得红润,显然在以内家呼吸稳住自己的气息,不被对方的大地脉动所以影响。

  只有孙东鹤的下属,身形晃动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不过,李斯特说完话,也停止了大地脉动的心跳声,周围也恢复了正常。

  王程心中震惊无比。

  他瞬间就感应出对方的声音之中融入了大地脉动的冲击,形成了一股独特的音攻法门技巧,声音就好像地震一样传递出去,无可阻挡,不只是对耳朵有冲击,对整个人内在的一切都会有不小的冲击力。

  就好像最剧烈的声音震荡能让普通人整个身体直接被震成碎片一样。

  “你究竟是谁?”

  王程立即沉声喝道,声音之中本能的蕴含猛虎气息,可同时也含有一丝大地脉动的技巧,和对方的声波对抗,将其大地脉动的余波彻底消弭于无形,不再对其他人有影响。

  房间内顿时气流涌动,好像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风扇在搅动一般,气息迅速地在周围旋转不休。

  李斯特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面色沉静,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王程,神色似乎陷入了一丝回忆,淡淡地道:“二十五年前,我拜入长鹤老道门下。可是我是白人,他看我学武资质很高,将地煞拳法传给我之后,就不再传我拳法,然后找了一个理由将我逐出武圣山……地煞拳法,我修炼了二十五年,师弟,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房间内的其他人听到这番话,都是神色大惊。

  孙东鹤,刘诗成,杨青语,张绍云几人都没想到王程竟然还有个师兄活着,而且还是白人?以长鹤道士的性格和偏见,怎么可能会收下外国异族之人当徒弟?

  同时,李斯特的两个徒弟李杰克和李成武也瞪大了眼睛奇怪地看着王程。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师傅李斯特的师门竟然是中国的武圣山,也没想到这个扬名世界,让世界震惊的中国比武大会冠军,竟然是自己的小师叔?

  王程的神色闪过一丝震惊之后,然后猛然恍然大悟,身形瞬间站立起来,双眼煞气四溢地盯着李斯特,好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头发根根直立,一字一顿地沉声道:“我想起你是谁了,竟然是你。没想到你竟然还是我师傅的弟子,果然是一头白眼狼!”

  李斯特的气息,以及身形,还有名字结合起来。

  王程瞬间想起来,这不就是那天晚上劫狱的几个高手当中的一个吗?也就是牛大海所说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南洋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他没想到,这家伙现在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而且身份竟然还是师出武圣山?是自己的师兄?

  人生无常,人生如戏。

  王程心中有一种荒诞的感觉,继续沉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乘着师傅不在,有什么目的?”

  那天晚上他见识过这个李斯特的一些实力,逃跑的时候硬抗了师傅长鹤道士一道拳罡而没有重伤,想来也是修炼了地煞拳法的功劳。

  这家伙地煞拳法的造诣堪称深不可测,或许和师傅长鹤道士也差不多了,甚至更高也有可能。

  一瞬间,王程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心中猛虎不断咆哮起来。

  来者不善。

  其他人也都警惕无比地看着李斯特,气息调整,随时都能尽全力出手。

  李斯特在一双双充满敌意和警惕的眼神注视下,反而泰然自若地拿起茶杯,慢条斯理地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地道:“师弟,看来你修身养性的功夫还没到家,坐下来和我喝杯茶,你是我师弟,我还能伤害你?”

  王程没有坐下来,依旧站着看着对方,沉声道:“我不相信你是来和我聊天的,说出你的目的。”

  “呵呵,我当然不是来和你聊天的,我很忙,我比师傅更忙,忙着维护世界和平。”

  李斯特喝着茶水,看着王程微笑着说道:“当年师傅忌惮我的天赋和肤色,所以不肯传给我更高深的拳法……我现在是来要账的,我是他的徒弟,他自然欠我师门传承,就是这么简单。师傅现在不在,师弟你可以代师传艺。听说,武圣山那门虎形拳的拳谱就在你身上。天罡,周天两门高深拳法你肯定触摸不到,我只要这门虎形拳!”

  说着,李斯特的目光如火炬一般地盯着王程的身上,目光如实质一般,好像要将王程射穿一般,山岳般的气息压迫在王程的身上。

  吼……

  突然,一声虎啸在周围凭空升腾。

  王程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呼吸更为急促,心中猛虎在对方的压迫下,已经有控制不住的趋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