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喜怒无常

第五百二十六章 喜怒无常

  (求票,求支持!)

  躺在地上的白人大汉面色抽搐了一下,没有再说话。他虽然汉语不好,可是也能听懂王程说的话,所以面色变的通红无比,一只手使劲地抓着地面,一双眼睛瞪着王程,愤怒地恨不得将王程吃掉。

  王程看这家伙还瞪着自己,当即目光再次一冷,冷哼一声道:“孙警官,你刚才也看到了,是他先出手袭击我的吧?”

  孙东鹤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然后板着脸严肃地点点头,看着地上的白人大汉,沉声道:“不错,我刚才亲眼看到了发生的事情。杰克先生,是你们先对王程动手的,这件事我们不会就此无视,你们在我们的地盘上随意对我们的公民出手……”

  说到这里,孙东鹤也语气停顿了下来。

  那白人中年人马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本来是兴师问罪的,没想到一转眼成了罪人了。他赶忙过去将地上的杰克扶起来,眼睛盯着孙东鹤沉声喝道:“孙警官,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情?我们是报警的一方,我们来这里是抓捕杀害我们的兄弟史丹先生的凶手王程的,你现在竟然还帮凶手迫害无辜的我们?难道你们就是这么欺负外国人的吗?”

  不得不说,这个马克的汉语说的还真的顺溜,如果不看长相的话,还以为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可惜,顺溜的汉语并不能帮助他在这里占据优势。

  史丹送去医院之后,就气息不多。眼看着随时都会死亡。国际跆拳道总部的人就去报警了。可是上面派了上次不惜丢掉工作也要帮助王程的孙东鹤来,就可见是什么态度了。

  马克和杰克两人刚才看到孙东鹤和王程见面就如此熟络的样子,心中已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王程对准备动手的刘诗成以及张绍云挥挥手,示意两人不需要动手,然后好笑地看着马克说道:“我想你也搞错了一件事情,我们中国的警察并不是为你们外国人服务的。就算你要控告我,你们也没有资格到我这里来随便对我动手。我现在要控告你们无故袭击我,威胁我的人身安全,或许你们也有预谋想要谋杀我,是不是?两位先生?”

  张绍云和刘诗成都忍不住想给王程鼓掌了,这简直是太强词夺理了,干的很漂亮。

  杨青语也嘴角一翘,笑意盈盈地看着王程。

  可是,马克和杰克两人还真的对王程这番话无可奈何。谁叫杰克刚才一是愤怒做了愚蠢的事情呢?现在把柄的确在王程手上,还有警察作证。他们赖不掉。

  杰克当即用蹩脚的汉语喊道:“我没有想过要杀你,我,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想试试你的实力……”

  马克也看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这么说。是不是太过分了?”

  王程冷哼一声。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人,毫不示弱地看着对方,沉声道:“我过分?我和你们国际跆拳道的史丹在擂台上公平一战,胜负以及后果当然是要自己负责,你们事后来我的地方找茬,就是输不起咯?现在还平白对我动手,我过分?你们以为这里是哪里?是你家?想来就来,想动手就动手?那我现在也想试试你们两个人的实力,可不可以?”

  说完。王程再次上前一步,浑身气息爆发,好像一头愤怒的猛虎,双眼一瞪,看的马克和杰克两人都浑身一颤,被马克扶着、受伤的杰克差点脚下又没站稳。

  然后,下一刻,王程就真的动手了。

  孙东鹤两人和刘诗成以及张绍云,还有一直很安静看着的杨青语都是神色微微一惊,更别说是马克和杰克两人了。

  谁都没想到,王程会真的对这两人动手。

  吼……

  一声威猛的虎啸。

  王程这一拳带着腥风,直接冲向马克而去。

  马克和杰克两人面色剧变,意外之下又是愤怒无比。

  马克一松手,杰克立即就跌倒在地上。可是马克没有时间和精神去理会杰克了,急忙扎下了一个类似马步的步伐,稳住下盘。然后他双拳一起挥出,冲向王程而去,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似乎有心想亲自试试王程的实力。

  可是,下一刻。

  王程冲出的虎拳在中途猛然停止下来,就这么做了一个出拳的动作,并没有真的冲过去,显示出了对自己身体的绝对控制。

  这一下,马克却是惊住了。他根本没想到王程会来这一出,竟然中途停下,所以也不敢真的冲过去动手,免得被王程又抓住了把柄。他急忙双脚停下来,拳头也停在了半空中,气息都有些乱了,呼吸急促起来,面色通红,愤怒地瞪着王程呵斥道:“你想干什么?”

  王程收回拳头,气势更盛,冷笑道:“我想做什么,还需要你允许吗?”

  马克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感觉自己的怒火就要忍不住了,急忙深呼吸几口气息,稳住自己的情绪,盯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别太过分了。史丹已经死在你手上了,如果你不想和我们打一场国际官司的话,就放尊重点,把这件事解决了。”

  王程看向孙东鹤,笑道:“孙警官,他这是在威胁我,你看到了吧?”

  孙东鹤这时候有些把握不住王程的动向了,感觉今天的王程有些怪,性格喜怒无常,行事也是变化无端,无从揣测,不过还是点头道:“嗯,我听到了。马克先生,注意你的言辞,史丹先生的事情我也很遗憾,可是那是擂台上的事情,下了擂台就过去了。如果你们一定要追究,我想传出去。你们国际跆拳道也很难在格斗界立足了。”

  武者的事情。就要用拳头来解决,擂台上的事情也要在擂台上解决,下了擂台如果还揪着不放,那就是无理取闹。

  这是世界格斗界通用的不成文规矩!

  马克听到孙东鹤的话,也是面色有些难看。

  可就在这时,王程突然又动了,静若处子。动若猛虎。只见他的身形刹那间出现了模糊的虚影,然后下一刻就冲到了马克的身前。他没有动手,就是用身体直接撞在了马克的身上,将身高超过一米八的马克撞的轰的一声直接飞了出去!

  噗!

  身材空中,马克还没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愕。胸口剧烈的刺痛自己这他的神经,提醒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大口鲜血挥洒了出去。直直地飞出五六米远,狠狠地摔在地上,狼狈不已,感觉浑身好像散架了一样无法动弹。

  他的眼神盯着王程,手指也颤抖着指着王程,一字一顿地说道:“王程。你。你偷袭,好卑鄙……”

  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的杰克也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程,看到王程那好像要吃人的神色,不自觉的后退了一下,没敢说话,觉得自己过来好像是个极其错误的决定,看这架势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孙东鹤神色一惊,急忙上前拉住王程的胳膊,皱眉道:“王程,好了。不要太过了。”

  而事实上,王程没有继续要动手的打算了,站在刚才马克站立的位置,眼神冰冷无比地看着马克和杰克两人,点头道:“我知道,孙警官放心。只不过来者是客,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下我和他们扯平了。”

  孙东鹤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知道上面派他来就是要他偏帮王程的,可是他也没想到王程会如此寸步不让,一点亏都不吃,行事更是变化无常,低声说道:“刚刚医院传来消息,和你比武的史丹就要断气了,国际跆拳道总部已经向我们主办方提出了抗议,还让我们交出凶手,不然他们就要到国际法庭去告你。不过我们已经拒绝了……上面让我带他们的人来和你见见,看看这件事能不能私了!”

  国际法庭会管这事儿?

  吓唬谁呢!

  王程看了马克和杰克一眼,淡淡地问道:“怎么私了?”

  孙东鹤想了想,道:“那要看你和他们怎么谈了。我个人觉得,赔点钱就可以了,不然还能怎么着?擂台上技不如人怪谁?”

  说着,孙东鹤也看向马克两人,不耐烦地喝道:“马克先生,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你们要求赔偿多少?”

  马克的呼吸逐渐缓和,平复下了胸口的气闷,挣扎着爬了起来,看着孙东鹤和王程好像唱双簧演习一样,沉声道:“你们是一伙的……我不接受你们的调解。”

  “呵呵,孙警官,你看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他们不配合,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对了,等下你走的时候给他们录一份口供,我要告他们袭击我,危害我的人身安全……而且,蓄意谋杀我……”

  王程冷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说道。

  孙东鹤也很配合的点头,笑道:“好,小李,等下给他们录一份口供,告他们袭击王程。”

  站在孙东鹤身边一直不曾说话的年轻警察有些拘谨,急忙点头答应道:“是,孙队。”

  马克和杰克一时间都有些无可奈何的心理,打又打不过,说理吧,其实他们也是理亏,更何况这里还是王程的主场,根本没有人帮他们。

  真的要去国际法庭上诉?

  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没想过。这事儿要真的闹大了,对他们的负面影响更大。

  擂台上输了就已经是一次不小的打击了,如果事后他们还以史丹死亡来起诉王程,那就是典型的输不起,或许法庭会判他们胜诉,毕竟史丹是真的要死了,而且全世界几亿人都看到是王程打的。

  可是,全世界的观众当中,谁会支持他们呢?

  没有人会支持他们,所有人都会唾弃他们,认为他们输不起,事后做小人,这对他们国际跆拳道的打击更大更致命。

  这就是法理和人情的区别。

  马克眼神狠狠地瞪了王程和孙东鹤一眼。沉声道:“王程。这件事我们记住了,我们国际跆拳道总部绝对不会就此结束。史丹的死,我们迟早要让你付出代价。”

  王程的神色恢复了平静,和对方的视线对视,摇头道:“史丹并没有死。”

  马克一惊,沉声道:“可是,他马上就要死了。”

  “如果我能救他呢?”

  王程微微一笑。问道。

  马克和杰克一起吃惊地看着王程,他们真的有些跟不上王程的节奏了。

  事实上,这个房间内,现在还真的没人能跟上王程的节奏。打伤了杰克和马克之后,已经是得势不饶人的架势,可是他最后却又要救史丹?

  不是应该就此积累仇恨,双方成为永远的敌人的么?

  孙东鹤疑惑地看了王程一眼,如果真的能够圆满解决,他求之不得。然后向马克解释道:“王程的医术,在我们国家是最顶尖的。如果他能出手救治史丹,或许有救。毕竟史丹是被他打伤的,他最了解史丹的伤势。”

  马克一下子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将刚刚的愤怒都丢的一干二净,看着王程问道:“你真的可以救史丹?”

  “就像孙警官说的。史丹是我打伤的。我自然有把握救他的命。不过,你们也要付出代价,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是吗?”

  王程没有拒绝,看着对方很淡然地说道,和刚刚强势如觅食猛虎的样子就好像两个人。

  这种变化,让马克和杰克也一时间拿捏不住王程的真正态度。

  “那你想要什么?”

  马克立即问道。

  王程眼中精光一闪,道:“我只要一千万。”

  “人民币?”

  马克皱眉问道,语气有些惊讶,没想到王程会要钱。对他们这种人来说。钱就是一堆数字,没有多少意义。

  王程摇头笑道:“美元。”

  马克仔细地凝视着王程,想要将王程看透,看了足足一个呼吸的时间,可是依旧看不出一丝端倪,当即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成交,只要你能让史丹活下来,支票现金都随便你。”

  王程点点头,道:“好,你们现在把人送过来。”

  马克依旧眉头紧皱,沉声道:“把史丹送过来?”

  “当然,要让我出手救他的命,那就把人送过来,我没时间跟着你们跑一趟。”

  王程不容置疑地说道。

  马克和迈克对视一眼,然后马克使劲地点点头,喝道:“好,王程,我就相信你一次。如果你治不好,那我就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后果你是知道的。”

  王程随意地点头答应道:“随便你们,两小时内把人送过来,我就出手。过了时间就别来找我了,因为再过两小时他就没救了。”

  马克和迈克都是废话多的人,当即没有丝毫迟疑,直接转身就走,要去医院将史丹接过来。

  王程和孙东鹤几人目送两人几乎小跑地离开,直到两人消失在大门口才收回目光。

  孙东鹤这才尝试着开口疑惑地问道:“王程,你为什么要救史丹?”

  王程坐下来,亲自给孙东鹤倒了一杯茶,神色显得很悠闲,回答道:“没什么,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就算他们不能和我成为朋友,可也不能成为敌人。”

  “就这么简单?”

  孙东鹤的神色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王程喝着茶,微笑道:“那你以为呢?他们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吗?孙兄这次来找我,也不全是因为这件事吧?”

  孙东鹤点点头,不再提及史丹的事情,更没有提及钱的事情,他知道钱对王程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只要王程点点头,全国有无数的人会抢着求着给他送已经签名的空白支票。

  事实上,他这次来找王程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为了孙家的事情。

  他面色严肃地看着王程,道:“王程,我父亲让我和你合作。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最近可以来我家吃顿饭,我父亲想见见你。”

  王程脸上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现在五禽宗宝藏的事情好像已经闹的人尽皆知的样子,几大底蕴深厚的家族和门派都知道了。如果手握一张地图的孙家还没有动静的话,那就太反常了。

  刚才现场,董涛也向他做出了承诺。颜玉和神夜也会和他合作,再加上现在主动找上门的孙家。

  如此,他就等于掌握了八张藏宝图当中的五张。到时候他们五个人联合起来,几乎就能主导即将开始的寻宝行动。

  另外掌握藏宝图的少林,南洋戴家以及形意李家三家就算联合起来,也只是占据了三个席位,不能对他们形成威胁。

  看来,孙家沉默了几十年年,也不想继续埋没在这盛世当中了。

  王程相信,当年的天下第一手孙禄堂先生传承下来的家族,必定不是现在所展示出的那么虚弱。

  而孙家,也几乎是所有国术家族当中,唯一真正的掌握形意,八卦,太极三大正宗国术内家拳传承的国术家族!

  当年的孙禄堂先生也是三大神话宗师之后,唯一一个触及神话境界的国术宗师。

  看着孙东鹤,王程心中大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