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把你徒弟给我吧

第四百九十七章 把你徒弟给我吧

  (求票,求支持,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应该会有两更,求大家多都支持,月底了,有票票的童鞋就别留着了,多谢……)

  钢铁铸成的房间内一片冰冷,可是却让那中年监狱长浑身冷汗淋漓,双脚颤抖的好像打摆子一样,可是又不敢说话,仿佛身处一片炼狱,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

  王强一呼一吸之间,鼻息间肉眼可见两条气息凝聚成龙形,循环往复。

  这种级别的内家修为,让王程心惊,几乎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就算没有达到清末三大神话宗师的境界,估计距离神话宗师的境界也不远了。

  “老王,你别发火,老牛有老牛的难处。”

  牛大海一时间有些不敢说话,仿佛发自本能的忌惮,长鹤道士急忙开口劝说道:“这件事要慢慢来,里面有日本人和美国人参合。老鹰他们的实力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这世道,有几个人是他们的对手?”

  阳丹真人也终于说话了,开口低声说道:“不错,长鹤说的对,王所,你好久没出去过了,有所不知……”

  王强一挥手,又是一道凝聚为实质的罡》↙气呼啸而起,一巴掌拍在墙上,在墙壁上留下一个清晰的掌印,冷声道:“我什么不知道?这几十年来,高手越来越少,现在都没人练武了,你们好意思在我面前说这个?我中华民族的武术就是在你们这些人手上毁掉的。”

  阳丹真人顿时闭嘴不说话了。

  中华大地上的武者出现断层,这是内行人都知道的事情,他如何狡辩也说不过去这个事实。

  可是。这种事情。又如何能怪罪在某个人身上呢?

  只能说。造化弄人,时代就是如此,一切都成为了历史,现在只能着眼将来。

  王强见几人都不说话了,当即又冷哼一声,看着牛大海冷冷地道:“我还是这句话,老牛,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年时间,你要把他们都埋进我中国的土里去。”

  牛大海急忙点头答应道:“是,王所长,我一定尽力。”

  “不是尽力,我要你做到,做不到,你知道后果。”

  王强听到牛大海的话,很不满意地又喝道。

  牛大海无奈,只能严肃地答应道:“我保证一年内做到。”

  王强这才点点头,算是初步满意了。语气淡漠下来,说道:“我知道你的困难。但是这几个老家伙也不是无敌的。有你老牛,再加上老道,还有龙虎山,纳兰家的人,你再去找少室山和武当山,峨眉山转转,还有李家,董家,陈家这些人,都把命令发布下去,高手全部征召过来一起行动,谁不愿意就赶出去”

  “太平日子久了,我们中华大地的练武之人也变成了一盘散沙,是时候都凝聚起来了,这次也是你们的一次机会。”

  说道最后,王强又是有些唏嘘。

  可是,长鹤和牛大海,以及阳丹真人、纳兰白山四人都没敢答这个话。

  以政府名义发布征召令?

  说实话,如果是二十年前,牛大海都敢,长鹤在四十年前更是亲自发布过这种命令。可是现在,估计除了中南海那间办公室的人,其他人都没这个魄力对整个武术界来发布征召令。就连现在的武术大会,都是筹备了将近十年才开办起来的。

  王程见师傅几人都不说话了,鼓起勇气说道:“王前辈为何不出去亲自主持大局?”

  王强听了王程的话,顿时呵呵一笑,随后目光在长鹤道士,牛大海,阳丹真人身上扫了一眼,三人也都不自然地躲开了他的目光。

  “小家伙,我在这里已经习惯了,现在也没人能让我出去。”

  王强看着王程,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微笑着说道,神色有些伤感落寞。

  长鹤道士急忙给王程打了个眼色,示意王程别乱说话。王程也轻轻地点头,然后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过去的事情很多都说不清道不明,尤其是涉及到王强这种身份的人,其中更是有一些无法触及的禁区,这些事情不知道最好。

  长鹤道士站起身来,抱拳道:“老王,我们还要去看看老邱,就不和你聊了,这件事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而为,让老鹰他们尽快付出代价。”

  牛大海和阳丹真人,以及纳兰白山和王程都站起身来抱拳行礼,每个人都显得很恭敬。

  王强坦然坐在沙发上,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去吧,没事别来烦我。”顿了一下,他指着茶几上的三本书,道:“这三本书你们自己拿去处理吧。”

  四人一起点头,长鹤道士将三本书收起来,然后离开了这里。直到监狱长将厚重的铜门锁上的时候,几人才彻底松了口气,刚才每个人面对王强的时候,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可是事情却还没完,每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隔壁的房间。

  监狱长浑身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低声道:“长鹤道长,牛局长,老邱那里,我们还去不去?”

  看其神色,明显是很不愿意去。

  一个王强,就让他吓的半死了,那个老邱在他记忆中比王强更加可怕。。

  长鹤面色严肃,看着紧锁的铜门,听到里面传出来一声声厚重的呼吸声音,淡淡地点头道:“开门。”

  监狱长面色凄苦,又看向牛大海,可是牛大海也是肯定的点点头,确认开门。他只能拿出钥匙将这扇铜门打开,然后使劲地推开。

  这个房间和王强那如普通人家的房间截然不同。

  房门一开,就是一股扑面而来的炙热气息,以及其中夹杂的一股冰冷肃杀气息。

  王程体内猛虎本能的高度戒备。有一股要逃跑的冲动。目光看去。只见房间内是一个个竖立着的铜人,以及一根根钢铁柱子。

  让王程震惊的是,这一个个铜人身上的要害部位,都已经被打成一个个深坑了,上面清晰可见一个个掌印和拳印。而当中竖立着的一根根一人粗细的钢铁柱子也是如此,上面已经被打的坑坑洼洼的。

  王程可以确定,这些都是被人打烂的,是专门用来练一些特殊拳法的道具。就如铁砂掌,黑沙掌一样的拳法。

  只不过,这房间内的人所练的拳法,明显要更为高明奥妙。

  长鹤当先迈出一步跨进房间内,面色极为严肃,还有一些戒备。他带着王程几人穿过一根根钢铁柱子,来到最中间的地方,见到一个老者坐在一张椅子上,正在慢条斯理的用一根棉签沾着一个瓶子里的东西,然后慢慢地涂抹在自己的手指上。

  “你们来了。”

  老者看也没看长鹤道士几人一眼。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长鹤道士点点头。道:“嗯,老鹰他们跑了。”

  这位老者就是第五层的邱世民,身材看起来有些干瘦,脸上颧骨隆起,眼窝比较深,一双眼睛如钢铁般坚硬,看也没看长鹤一眼,语气依旧淡然地说道:“我知道。”

  牛大海和阳丹真人,以及纳兰白山三人都保持了沉默,没有再说话,只是神色严肃无比,显然对眼前这个老人非常忌惮。

  老者邱世民突然抬头看了站在牛大海身边的王程一眼,坚硬的眼神瞬间绽放出慑人的光晕,点头道:“老道,你徒弟不错,你死也可以安心了。”

  王程稍微拘谨地对邱世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心中的猛虎却是有点本能的恐惧。

  好像,这位老者随手一巴掌就能将自己拍死一样。

  看看周围那些钢铁柱子和铜人身上的惨象,王程毫不怀疑,这老家伙真的可以一巴掌将自己拍死。

  听到这话,长鹤老道士也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道:“老邱,你说话还是这么直,拳法练的如何?”

  邱世民干瘦的脸上微微皱眉,慢慢地用手中的棉签沾了沾一些液体,然后在最后一根手指上涂抹下来,才开口道:“老了,也就这样了,没什么进步,估计再过两年我就要死了,这双拳头也要带进棺材里去。”

  长鹤道士摇头道:“你肯定死在我后面。”

  邱世民放下手中的东西,握了握拳头,一双手掌真的如蒲扇一般大小,拳头一握,好像一个铁锤,冷声道:“那还不是要死?而且,老头子我还要死在这里。”

  长鹤道士淡淡地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走?”

  哼!

  邱世民冷哼了一声,冷笑道:“这么走出去,一辈子生活在见不得光的地方?那和在这里面有什么区别?那些日本人和美国人救了他们,就会这么让他们逍遥自在?老鹰他们蠢,我可不蠢。”

  王程心中赞同这番话。

  那些逃出去的高手,说起来很强大,无一不是顶尖罡气境界的高手,可是现在在内地估计是没有容身之所的,要逃出去的话那就要靠日本和美国,那么对方岂会不知道抓住机会控制他们?

  所以,看起来他们逃出去了,可是却也是生活在另一个囚笼里!

  想到这些,王程对邱世民投以佩服的目光。

  这话谁都会说,道理也谁都会讲,但是真正能看透,并且能身体力行的,真的是少之又少。老鹰那八个顶尖高手,谁不是活了至少七八十年的老古董?

  可是,这八个老古董级别的顶尖高手也看不透真正的自由两个字包涵的是什么,或许他们憋的太久了,看到一个缺口就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

  长鹤长叹一口气,遗憾地说道:“二十年前,我帮你们争取了,可惜……”

  邱世民挥挥手,空气之中瞬间出现一道道剧烈的气流涌动,手掌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虚影,沉声道:“长鹤,你为我们这些老家伙做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我才会和你说这些话,老牛他们和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牛大海和阳丹真人,以及纳兰白山都神色尴尬,可是却都不敢说什么,因为邱世民说的的确是实话,这也是他们一进来就不说话,保持沉默的原因。

  那个动荡的年代,他们选择的都是明哲保身的行为。

  长鹤也摇摇头,道:“那好吧,今天的事情很麻烦,我们先走了,你和老王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和他们说,他们做不到的,就让他们来找我和老牛。”

  监狱长急忙恭敬地说道:“邱前辈的需要我们都尽可能的满足了。”

  这满屋子的铜像和钢铁柱子,的确不是普通人所能要求的,估计为了满足邱世民,这位监狱长肩膀上承担的压力也无比巨大。

  邱世民瞥了监狱长一眼,监狱长顿时闭嘴不敢说话了,额头上又是冷汗直冒。不过,他也只是看了监狱长一眼而已,然后看向长鹤,严肃地问道:“长鹤,我有需要你都能答应?”

  长鹤想了想,道:“嗯,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和老王的要求,我都不会推辞。”

  邱世民当即手指一指王程,道:“那好,把你徒弟交给我吧。”

  瞬间,房间内变得更为安静,几人的目光都落在王程的身上,这让王程心中瞬间压力巨大,猛虎意境藏匿起来,同时也郁闷不已,怎么事情又到了自己的头上了?

  长鹤也皱眉道:“老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邱世民的目光落在王程身上就没有移动过,严肃地说道:“你不是问我需要什么?老家伙我现在就需要一个徒弟,你把你徒弟交给我两年,我就死而无憾了。”

  长鹤当即摇头拒绝道:“这不可能,王程是我武圣山唯一的传人。”

  邱世民的目光好像如x光一样,让王程感觉自己浑身都被看透了。

  “前辈,我是武圣山门下!”

  王程斟酌着语气,开口说道。

  邱世民点点头,看着王程说道:“我知道……我没有让你离开武圣山,你可愿意做我的传人?”

  王程严肃地摇摇头,道:“抱歉,前辈。”

  邱世民脸上出现一些失望和落寞,道:“罢了,你这样的练武奇才,一百年也不一定能出现一个,内家气息几乎修炼的完美无瑕,内外一体,继续坚持下去,武学成就无法想象,我还想助你一臂之力,看来是我多想了。”

  王程尴尬地笑了笑,不再说话,免得引火烧身。

  长鹤急忙抓住机会道:“此事的确不太可能,老邱,我们先告辞了,这次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我再来看看你和老王。”

  邱世民点点头,目光依旧盯着王程,然后才看向长鹤几人,就说了一个字:“好。”

  王程也微微抱拳,然后就要离开。

  而这时,邱世民突然开口道:“等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