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遇伊贺鸣承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遇伊贺鸣承

  (求票,求支持,谢谢各位的票票和打赏支持,哈哈……下月爆发回报大家……票票打赏来的更多一点,爆发就更加猛烈哦……)

  夜色之中,京城郊区。【】

  三道人影急速地朝着一个人烟更为稀少的方向跑去,速度极快。

  前面带路的杨无忌一边喘着粗气地奔跑,一边沉声说道:“上次我们得到消息之后,就把他们的目标监控了起来。按照原本的消息,他们本来是要等比武大会之后才动手的,然后可以顺着各国来交流的武术高手一起离开。”

  “但是,没想到他们今天晚上突然动手了,我下午还专门去市区看了看罗清盛他们的情况,他被你打的不轻,可能想提前离开国内,所以才会提前动手,也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杨无忌的语气有些无奈,也很是郁闷。

  王程迈着步伐,控制着呼吸,显得很轻松,脸不红气不喘,好像闲庭散步一般,和旁边喘气的两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内家修为高出两人几个档次。感觉到体内猛虎气息躁动不已,他皱眉说道:“也有可能是他们知道了你们的动向,所以故意提前行动,罗清盛那边有几个顶尖高手?”

  杨无忌想一想,也知道王程说的可能性很大,沉声道:“有九个人,每一个都是绝对的顶尖高手。罗清盛没有出现在这里,我派的人还在监控,这家伙还在医院修养。”

  “这边内部肯定还有人接应吧?”

  王程担心师傅长鹤老道,瞬间想到了许多东西。

  这一群外国人跑来华夏大地上劫狱,还是在天子脚下不远的地方。如果没有这里的监狱内部人士接应,绝对是不可能有可行性的,那些人也不会有这种行动。,要知道,要从外面强行去一座监狱抢人,这几乎不下于一个小型攻城战了。

  这可不是电视上演的那些劫囚车剧情。囚车要走很长的路,可操作的地方很多,和整座监狱的保卫档次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

  所以,内外接应才有成功的可能。

  更何况。王程听师傅说起过,这座监狱是建国初期就建立起来的大型监狱,当年就是关押重要犯人的。后来还关押进去许多这些年来穷凶极恶的人,属于保密级别的存在。

  甚至,其中有建国初期和动乱时期关押进去的武者高手。有几个或许还是不弱于长鹤道士。牛大海这种天下顶尖的高手。

  如果这些人一旦出来,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杨无忌也皱眉不已,这件事也的确是他们在调查的机密,也有些眉目了。虽然王程不是外人,可终究不是体制内的人,更不是他所在部门内的人,所以他不便多说,保持了沉默。

  王程心中焦急,所以没有多问,当即对杨无忌沉声道:“我先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你们在后面跟上来就好。”

  杨无忌也没有迟疑地点头道:“好,你去了小心点。这次行动很凶险,我都没有参战,只是路过就受了伤。”

  一听到有高手的战斗,王程心中的猛虎更加难以压抑。他没有回答杨无忌的话,脚下一跺,身体如一阵风一般的冲了出去,一步迈出十米远。

  这一步不是如真龙拳法那般借助了一些滞空的奥秘实现的,王程现在这一步,乃是实打实的靠着发出的力道来跃出的。这就是猛虎的霸道。

  吼……

  王程两步迈出,赶路之下,毫不限制的放开了体内沸腾的气血,空中瞬间凭空升腾起一声虎啸。

  杨无忌和那中年人都神色出现一丝震惊。看着王程放开了速度,几乎一转眼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内。

  所谓闻名不如见面,两人此时也才知道,王程现在的实力比最近在擂台上展示出来的还要强大许多。

  一时间,杨无忌感觉很是无奈和低落。他最开始在江州可是将王程当做晚辈提携的,还欺负过王程。后来也是将王程当做自己赶超的目标。

  现在看来,他这辈子估计都只能在王程背后吃灰了,没有丝毫赶上的可能。

  不过,想到不管王程以后如何强势,都是自己的妹夫,杨无忌心情又稍微好了一点。

  呼呼呼呼…………

  一阵阵疾风从王程身边掠过,体内气血沸腾起来,几乎爆发了全部气血来赶路,速度绝对不下与时速上百的汽车。

  想到杨无忌刚才说的对方有九个顶尖高手出手,王程立即就怀疑有没有丰臣阳二,如果有的话,再加上其他的顶尖高手,那师傅和牛大海他们都有危险!

  再加上监狱内的位置敌人……

  王程不敢继续想下去,只希望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

  不过几十个呼吸的时间,王程猛然停下了脚步,双脚几乎都陷入了地面泥土之中,才止住了身体的动力,双眼瞬间绽放出精光,看向前面的山坡上,那里看起来什么都没有。

  “谁!”

  王程身体警惕无比,猛虎本能的感觉到了前面的危险。

  这前面一定有人,而且是实力极其强悍,杀意极其凝聚的高手。

  一声虎啸厉喝,声波冲击而出,在安静得空之中如一声炸雷,一道道声浪冲击出去,王程周围地面的沙土都被震颤的扬起。

  啪啪!

  虎啸过后,寂静的夜空中,响起了一声脆响。

  然后,前面不远的山坡上走下来两个人影,领先的人影拍了拍手,发出了那一声脆响,低沉地说道:“中国人有句古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王程,你不只是让我刮目相看,你还给了我惊喜。”

  两个人影看似如散步一般,可却是很迅速地走下来,站在王程面前,当先第一个中年人,看着王程,浑身都是凌厉的杀意。

  此人,正是当初在江州和王程交过手的伊贺鸣承,伊贺长生门下大弟子。当初在江州。在没有刀的情况下,以手做刀,都几乎将王程击败的绝顶高手。

  不过,此时的王程也不是当初在江州的王程。实力不可同日而语。

  王程目光凝视,稍微有些诧异地看着两人,除了伊贺鸣承之外,另一个人竟然是东星月。

  上次阳丹真人的消息之中说日本人当中只有丰臣阳二一脉,因为监狱之中有丰臣阳二的徒弟。现在看来远远不只是丰臣阳二,伊贺长生的人也明确地参与了进来。

  伊贺鸣承身份可不简单,是伊贺长生的大弟子,在伊贺长生常年不出现的情况下,几乎在武术界就能代表伊贺道馆了。

  “可惜,伊贺鸣承,你没有给我惊喜,你的实力还是这样,还好的是你带了刀,不然你可能都没有勇气对我出手了。”

  王程看着伊贺鸣承。气势毫不示弱地说道,身上狂暴的猛兽气息丝毫不弱于对方的凌厉杀意。

  今天的伊贺鸣承身上是带了刀的,气息比之上次和王程交手的时候凌厉了至少十倍以上,一举一动之间,都好像是在杀人一般。

  这就是刀法顶尖高手有刀和无刀的区别。

  伊贺鸣承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目光如刀一般刺破夜空,盯着王程,右手紧握在腰间的刀柄上,冷声道:“我练武五十年,如果再有进步。就会和我师傅一样,成为日本第一高手了。王程,少废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不只是你。长鹤老道士也会和你一起去。今天是你武圣山满门的死期,记住了,你们武圣山是灭绝在我日本伊贺道馆门下的!”

  东星月站在伊贺鸣承身边,身穿黑色劲装,显示出苗条的身段,腰间也挂着一柄刀。美艳的脸上毫无表情,一双眼睛也冷冷地看着王程,从一开始就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只手握着刀柄,一副随时都会出手的样子,让人不得不时刻警惕防备着。

  “哈哈哈哈……”

  听到伊贺鸣承的话,王程忍不住哈哈一笑,指着伊贺鸣承喝道:“大言不惭,伊贺道馆在日本最多算是第二,伊贺长生练刀一辈子也不是只有一只手的丰臣阳二的对手。你伊贺鸣承也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嚣?今天是谁的死期还不一定,可惜你们的师傅伊贺长生没来,不然我武圣山今天就灭了你们伊贺道馆满门。”

  “这点小事,用不着我师傅亲自出马。王程,废话少说,你的时间不多了,出手吧,一旦我拔刀,你就没机会了。”

  伊贺鸣承面色稍微难看了一点,对王程冷哼一声说道,没有反驳王程话里的意思。

  毕竟,全日本武术界都知道,十年前服部剑雄是日本第一高手,然后服部剑雄死了之后,丰臣阳二就是日本第一高手。要等丰臣阳二死了之后,才能轮到他伊贺家族的伊贺长生坐上全日本第一高手的位置。

  这也是伊贺长生这次没有来这里的原因之一。

  丰臣阳二这次来华夏大地,谁都知道是凶多吉少。就算现在华夏武术界还在恢复时期,有一点青黄不接的尴尬,可是底蕴终究是在的,要留下丰臣阳二并不是不可能。

  到那时,丰臣阳二死在华夏大地,伊贺长生就是日本第一高手。

  所以,伊贺长生不在第一高手的位置上多坐几年,在日本武术界作威作福够了,他怎么可能会来华夏大地冒险?

  有丰臣阳二亲自出马,伊贺道馆派个大弟子伊贺鸣承,就足够给面子了。

  更何况,不是还有已经出师的东星月吗?

  日本武术界,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其中勾心斗角的凶险程度,丝毫不比华夏大地各大门派家族来的弱。

  王程目光之中嗜血气息凝聚,自从猛虎九式大成之后,他体内的猛虎就时刻都在成长,嗜血的冲动也越来越强,如真正的猛兽一般,一旦被撩拨,就会冲动不已,浑身起血躁动,几乎有不受控制的要冲上去将挑衅自己的对象撕碎。

  吼……

  一声虎啸。

  王程心中担心师傅长鹤老道,所以毫不迟疑地就主动出手了。

  伊贺鸣承也是一个值得他主动出手的绝顶高手,当初在江州就是此人让王程重新定义了日本的高手,对方当时只是施展出了一部分实力,就几乎将他击败。

  眨眼间。

  王程从七八米之外一步跃向伊贺鸣承而来,如一头扑击食物的猛兽一样,身周带着一股股呼啸的风声。

  伊贺鸣承瞬间面色一变,呼吸也立即发生变化,身上的气息更为冷厉。只见他手掌一震,腰间的刀鞘发出一声震颤,然后一截漆黑的刀刃从刀鞘之中蹦出,发出一声脆响。

  噌!

  刀锋出窍。

  伊贺鸣承整个人的气息变的更为凌厉锋锐,好像整个人就是一把刀一般,一股股冷厉的气息笼罩着方圆十米的范围内,温度好像在一瞬间就下降了十度有余。

  身在空中的王程也立即感觉到了浑身一冷,沸腾的气血都稍微降温了一点,内心深处滋生出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

  这是猛虎的本能。

  有危险,而且是有致命的危险。

  王程呼吸一变,猛虎心心跳发出咚咚咚的声音,腰身瞬间在空中一扭,强行施展出了超越人体极限的滞空能力以及空中二次发力的技巧,让自己的身体在空中凭空停顿了一下,然后一个旋转,消化掉了身上的大部分冲劲,直直地从半空中落在了地上,巨大的力道冲击之下,双脚再次陷入地面。

  咔咔!

  这种超越身体极限的力道控制技巧,让王程腰身和脊椎骨骼嘎吱作响,一股刺痛传出,几乎要超负荷了。

  嗡……

  就在这时。

  一道冰冷窒息的气息从王程面前扑面而来,黑夜中,一把黑色的刀锋从上而下,直接劈向王程的面门,冰冷的气息让他全身汗毛炸起。

  刀锋从王程的面前顺势劈下,一道寒风从头顶直接贯彻到了脚底,让他心中一惊,浑身血液都差点停止,一丝后怕在心中出现。

  幸好他刚刚在空中强行停了下来,不然就会直接撞在这一刀上面,那时绝对会被伊贺鸣承的刀锋当场劈成两半。

  他也是被猛虎气息控制了,所以一时冲动,如棒子一样,犯了武者大忌,直接双脚就跳了起来,这样就失去了大地根基,在空中无处借力,对高手来说,几乎就相当于一个活靶子。

  如果对方也是拳法高手,王程如此气势如虹的冲击过去,绝对有奇效,力道爆发加上冲击惯性力道,一拳绝对能将对方打的崩溃,或者不敢招架只能后退。

  可是,这是伊贺鸣承,是日本有数的刀法高手。

  就算王程的身体和拳头经过了一次次锤炼,强度远超普通人,可是也不可能达到以肉掌去和刀兵利器硬碰硬的程度。

  那种程度,几乎只是存在于上古传说之中的,后人谁都不相信那是真实存在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