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八十二章 还手算我输

第四百八十二章 还手算我输

  求票,求支持

  整个车厢内的气息都变得压抑起来,其他人都静悄悄的,这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王程心中微微一凛,知道这车内的人或许都是从南洋来的,更或者这些人可能是洪门的人,所以都很是配合司徒翔龙的气氛,所有人只是用一个沉默,营造出了一个非常压抑凝重的氛围来压制他王程。

  嘴角溢出一丝笑意。

  王程心中很是轻松,如果是两个月前,那时候他刚刚修炼地煞拳法不久的时候,或许会被这样的气氛压制的浑身难受,甚至呼吸不畅,精气神萎靡不振也可能。

  可是,现在不说他地煞拳法已经趋于大成境界,只是逆转真龙秘法已经将他的心智几乎锤炼到圆润无暇的境界,精气神之强悍,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同龄人能比拟的,任何外物几乎都不能影响到他。

  不过,坐在他身边的杨青语却是感觉很是沉重,呼吸都有一丝紊乱,额头渗透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王程神色轻松地伸出手,在司徒翔龙以及韦镇南的凝视下,轻轻地将右手边的窗户打开了,顿时窗外自由而急促的气息吹拂了进来,将车内压抑的气氛瞬间一扫而空。

  很简单的,破了司徒翔龙营造的压抑气氛。

  杨青语也立即松了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

  王程目光直视着司徒翔龙,摇头说道:“司徒先生,看来你们洪门为这次的事情是准备很久了。”

  司徒翔龙面色第一次出现凝重之色,真正的将王程当做了能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平辈高手,气息立即又发生变化,收起了自己摄人心神的气息,精气神变得内敛,又如一个普通的中年人,看着王程淡淡地说道:“百年来,我们的确准备了不少。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也不知道华夏大地会出现如此变故,经此一役,比武大会之后,内地武术界必定会迅猛发展。短时间内会出现许多高手。我们更没有想到,武圣山还会出现你王程这样的人物不过,最重要的是,南洋也出现了重大变故,所以。我们必须要加快动作了。”

  王程眉毛跳动了一下,没有说话,也没有询问。因为说到这类已经说的足够深了,他问说下去,说不得一不小心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到时候会深陷其中,成为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典范。

  至于南洋的重大变故是什么,他虽然好奇且关心,更加不会多问,自己是一个江州武圣山上的小道士而已。

  说起道士法号。王程觉得回去之后自己也要弄一套像样的道服了,这样才像一个高人,如果能让自己还显得稚嫩的面孔变得成熟一些,更好了。

  看到王程不再说话,司徒翔龙知道这个少年绝对不能以普通的少年来衡量,也不再多问多说,该说的他都说了,也不可能对王程用强,所以当下也保持了安静。

  整个车子都安静下来,只剩下了一声声略微可闻的呼吸声。和王程身边窗户吹拂的风声。

  一直到车子即将抵达交流会场地的时候,司徒翔龙才再次主动开口,双眼闪烁着光晕,对王程说道:“对了。王程,我听说你自己动刀的猛虎雕刻很不错,算得上是世界级大师水准,不知道我能不能买下一座回去送给我师傅”

  王程呵呵一笑,要买虎形真意直说,还遮遮掩掩的。当即直接说道:“我的虎型雕刻已经被预定了,到时候会出现在东海市的拍卖会上,如果司徒先生喜欢,给我留下地址,我让我朋友到时候给你提前寄一份拍卖会的请帖好了。”

  司徒翔龙再次仔细地盯着王程,确定王程说的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要将融入自己猛虎真意的雕刻出售。他脸上又缓缓出现一丝佩服,笑道:“王程,我对你算是服了,我第一次对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如此服气。猛虎真意,常人练武一辈子都不一定能领悟到,而领悟到了之后必定倍加珍惜,多多感悟。可是你倒好,以高明的雕刻技术将心中猛虎融入雕刻,然后直接干脆地出售,厉害。”

  说着,司徒翔龙还感叹地摇摇头,即便是韦镇南和周围几个听到这话的高手也都是神色出现一丝佩服。

  换位思考一下,他们如果处在王程的位置,绝对做不到如此的干脆果断。

  领悟猛虎真意千难万难,领悟到了之后,即便因为自己暂时无法把握而需要散去,可是也不需要将融入猛虎真意的雕刻出手,留在家里当做收藏,传给后人,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甚至能造一个蕴含猛虎真意的虎形拳传承。

  届时,王程的门下说不得会成为天下第一虎形拳流派。

  毕竟,从古至今,连上古时代也算上,也从未出现过能将自己的猛虎真意具象化传承下去的高手。

  王程很坚定地摇头道:“这是我的方式,如果我的徒弟后人无法靠自己领悟猛虎真意,那这虎形拳不练也罢。”

  司徒翔龙和韦镇南几人听到这话,都露出一些思考之色。

  猛虎九式复杂至极,王程知道自己领悟出的猛虎真意对其他的虎形拳高手或许有帮助,可以让其更加真切的感受猛虎真意。但是对同样修炼了猛虎九式的同一脉武者来说,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是拖累,成为一种心中的羁绊。

  只有自己领悟出猛虎真意,并且修炼成睡虎式,才能将这门最是刚猛的虎形拳真正练成,取巧的手段是行不通的。

  所以,不是王程不想留给自己的后人弟子,而是根本不可能传下去。

  嗤

  这时,车子停了下来,停在一座巨大的宴会厅前面。一般情况下,这座宴会厅是政府专用,不会对外开放的,专门举办一些官方的盛大宴会和会议。而今天的世界比武交流会,自然也是政府的事情,所以用到这座经常出现在各种新闻上的宴会厅。也不奇怪了。

  数百人陆续下车,按照秩序随着保安和迎宾队伍走了进去。

  王程也和杨青语一起下车,走在司徒翔龙和韦镇南的身后,一起走了进去。

  “王程。今天你打伤我们会馆的弟子,是什么意思”

  而这时,走在王程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开口沉声质问道,语气之中有压抑着的怒气。

  王程稍微一想。知道了此人估计是来自京城跆拳道会馆的人。因为他今天打伤了那两个在比武大会现场公然袭击他的跆拳道会馆的人,做了这种事情,还有脸来自己这个受害人面前质问

  棒子的脸皮厚度果然也是世界一绝,或许不出几个月,棒子国的历史研究家们会得出王程是棒子国子民后裔的论证也说不定。

  不屑一笑,王程淡淡地说道:“你是谁,有资格和我说话棒子国的跆拳道会馆,面对面的实力不行,搞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被打了。还来找说法呵呵,也是可笑不过,你现在不打自招的来找我,也让我确定了此事的确是你跆拳道会馆背后支持的,那比武大会之后,我必定会亲自登门,问个说法。”

  这位京城跆拳道会馆的高手顿时神色一惊,沉声道:“王程,你不要狂妄自大,打败了几个年轻高手。自以为天下无敌。此事或许是我们的弟子不对在先,可是和我们跆拳道会馆无关。是他们看不惯你的自发行为,但是你出手如此重,难道没有一点仁义之心吗”

  “仁义之心”

  王程反问了一下这个词汇。感觉从这个棒子跆拳道会馆的人嘴里说出来是如此的可笑滑稽,呵呵笑道:“谢谢你来逗我笑,也成功的让我笑了一下,但是我还是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提及仁义之心。”

  前后左右的几个人听到了王程和棒子国跆拳道高手的对话,都感觉到了一丝好笑,甚至有人还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中年人顿时面色涨红。眼中凶光闪烁,声音低沉的喝道:“逞口舌之利谁都会,既然我们都是练武的”

  王程慢慢地迈着步伐,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平静地说道:“说不过道理要动手是不是你们这些人的门道我都摸的一清二楚了,不过要让我出手,你显然不够资格,或许你们的那位第一高手权倾远来了,我会重视一点。”

  “你,你,你以为自己是谁”

  中年人再次喝斥,一时间有些词穷。

  王程淡淡地道:“我是王程,你知道的。你要出手快点,我给你一招的机会,还手算我输,不过后果自负。”

  中年人顿时愣住了,周围几个听到的人也都好奇地看向王程。他们倒不是奇怪王程托大不还手站着挨打,毕竟这种事情王程在擂台上当着全世界的面都做了,将何东原打击的此时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周围的人好奇的是王程竟然不顾场合。

  这里可是很庄重的地方,门口还有记者呢,王程竟然还在这里闹事

  还是说,王程料定这个棒子国的人不敢动手

  这跆拳道会馆的中年人听了王程的话的确是满脸惊愕,随后很是犹豫,双拳紧握在一起又松开了,然后又紧握在一起,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过了两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他终于面色出现狠辣决断,然后紧握拳头,朝着王程后颈是大力的一拳砸了过去。

  这一拳带起了一点点的拳风,威力在周围诸多高手看来,也是一般般,比一般普通人强许多,相当于国术武者的暗劲境界的实力。

  但是,在场的人谁都知道,这样的一拳,对王程几乎是没有任何危险的,不管打在哪里都一样无关痛痒。

  砰

  下一刻。

  果然。

  中年人的拳头果然打中了王程的后颈脖子上,王程也如自己说的一样,没有还手,没有动,用自己的后颈要害硬接了对方的蓄力一拳,身体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脚下依旧稳稳地一步步迈入宴会厅。

  啊

  可是,那中年人却是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整个人都后退了一步,差点撞到其他人,面孔几乎扭曲在一起,左手捂着自己的胳膊,整条胳膊已经失去了知觉,胳膊扭曲,有骨折的迹象,肩膀关节更是当场被巨大的反震之力震的脱臼碎裂。

  咔咔

  王程扭动了一下脖子关节,发出一声脆响,回头轻轻地看了对方一眼,微笑道:“不错,你们棒子的跆拳道做按摩还是可以的,你们可以考虑一下,以后失业了,专门开个按摩连锁店。以你们专门练了跆拳道的技术,转行按摩的话,可以说是物尽其用,等于还是干的本职工作”

  中年人被气的浑身颤抖,一半也是被疼的。可是此时他也不敢说一句话了,亲身体验了一下王程的实力之后,绝对比远远看到的要更加真实无数倍,更是体会到了旁人无法理解的那种恐惧,此时王程在他的心中已经是绝对不可招惹的绝世高手

  “欢迎王程先生”

  走到门口,穿着旗袍的迎宾队伍对王程微笑着欢迎。

  王程轻轻地点头,走了进去。

  司徒翔龙在前面放慢了脚步,刻意和王程走在一起,笑道:“你还真的是得理不饶人,那些棒子的跆拳道在世界各地都有不错的发展,但是在南洋几乎没有任何发展,因为我们不想让他们发展。我们和他们的确不对付不过,权倾远还是有点实力的,这家伙早年年轻的时候前来南洋拜师没成,去了欧美拜在一位华人高手门下,学习了我华夏内家拳法,你不要小视。”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讶异,没想到棒子跆拳道的第一高手还是练中华拳法的这倒是个很好笑的笑话,对司徒翔龙点点头,他笑道:“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说完,王程不再和司徒翔龙多呆,拉着杨青语走向那边人比较少的角落。可是,今天他几乎是这里的主角,所有人都知道他下一场总决赛会拿下天下第一的名号,所以那些来自海外的高手们,绝对不会让他清闲。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