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初次见面,龙争虎斗

第四百七十九章 初次见面,龙争虎斗

  求票,求支持,谢谢打赏两万多的耀益童鞋,盟主有加更哦嘿嘿

  嘉宾席上坐着数百人,全部都是来自海外的武者高手。【】,..其中大部分都是海外华人,每一个华人高手都显得气息悠长,气势沉稳。

  而王程目光扫过,首先看到了人群当中最是显眼的几个年轻女子,东星月和平良樱自然在其中,不过另外还有两个华人女子,以及两个欧洲血统的白人女子。六位女子都气息不弱,显然不是普通人。

  其他的,几乎全部都是男子了。

  在练武这个行当里,终究是男子占据先天优势,身体气血方面都天生比女子更为强势,练武更容易一些。

  但是,女子之中也有一些天生练武的天才,一旦专注练武,也会突飞猛进。东星月,平良樱,周煜,以及王程身边的杨青语,其实都是这样的人。

  略过这几个绿叶丛中很显眼的几朵红花,王程首先注意到的是几个带着佩剑的华人高手。

  用剑的华人高手,王程以前还真的没见过。他只是听师傅长鹤道士说起过当年的一些华人剑法高手的事迹。而这一行人当中,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锋锐凌厉的气息,好像整个人如一把利剑一般的存在。

  远远地看过去,好像是一排长剑整齐地立在那里,显然,这都是高手。

  而其他人当中绝对还隐藏着更多的高手,王程心中很肯定地想到,顿时神色也更加的凝重。明天他和周煜的总决赛结束之后,会面对这些海外高手了。

  握了握拳头,王程心中的猛虎更为雀跃,猛虎真意也越发强势,越是面对强悍的高手,越能激发猛虎的斗志。

  场中的比武并没有结束,马木提和周煜的正式比赛结束之后,主办方还安排了两场表演赛。下午还有两场表演赛。

  中午,是一场盛大的聚会。

  不一会儿,有人过来带领几十名顶尖选手上车离开场地,去交流聚会举办的场地。

  现场的观众们给周煜再次送上了热烈的掌声。其中还有对王程的呐喊。

  王程很自然地走在最前面,身边跟着杨青语,然后是周煜等其他选手。所有的年轻高手都已经默认了王程是他们这次的领头人,算是周煜和李胜扬等十大选手都对此表示无异议,因为他们谁都无法击败王程。

  其他的嘉宾们也陆续地跟着一起走了出来。双方一起进入了通道,只不过两个队伍泾渭分明,谁都没有理会谁,好像老死不相往来的仇人一样。

  周煜走在王程身边落后一步的位置,目光从嘉宾队伍上收回来,淡淡地说道:“王程,这次嘉宾挑战赛非同寻常,你一定要小心了。”

  王程神色平静,点点头道:“我知道,多谢提醒。”

  周煜微微皱眉。转头看了王程一眼,严肃地说道:“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南洋年轻十大高手来了三个,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在我之上。”

  王程眉毛一扬,目光扫过旁边的嘉宾队伍,只见领头的人物乃是一个华人中年人,气息极其沉稳,龙行虎步,行走之间顾盼生威。中年人感觉到王程的目光,也转头看向王程。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同时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前方,不再理会对方。

  可是。两人同时都在心底赞叹对方的内家修为。

  目光对视,是除了交手之外,内家修为的对拼途径。人身上的气势是无法看到的,说起来玄之又玄,不管如何强势,不是内行人看不懂。可是内家方面最直观的表现是眼神。眼睛为心灵之窗,也是人体内精气神向往展示的一个窗口。

  眼神是谁都能看到的,内家修为强势的高手,可以一眼将普通人看的肝胆俱裂,当初王程在港岛依靠精气神碾压了对手,用目光将其压迫的头晕目眩。

  周煜看到了那中年人的动作,神色更为凝重,又对王程压低声音说道:“这家伙是南洋洪门高手,名叫司徒翔龙,是洪门总舵主司徒青南门下的第一弟子,实力和我们不是一个档次,他不会和你交手的。”

  王程轻轻点头,他也能看出这个司徒翔龙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不论是内家修为还是手上的功夫,与其交手的话,自己除非爆发神象步伐,不然一点机会都没有。

  南洋武术界卧虎藏龙,绝非虚言。

  尤其是以洪门为首,几乎占据南洋武术界三分之一的江山。

  这次嘉宾绝大部分都是武者,不论是华人还是欧美之人,无一不是练武的高手,此时却是能让这个司徒翔龙走在首位,可见此人的实力和影响力绝对非同小可,而且也肯定倍受南洋洪门的支持。

  那位新觉罗家族的人呢

  王程的目光带着审视,扫过了一眼嘉宾队伍,仓促之间并不能发现究竟谁是新觉罗家族的人。

  最主要的是,他也从没接触过新觉罗家族的高手,只怕对方站在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

  “我师姐当年去南洋游历挑战,击败了南洋十大高手当中的七个人,最后败给了十大高手当中的第三,你不要轻敌。”

  周煜再次对王程叮嘱了一句,不再说话。

  王程也点点头,听说过周煜的师姐强势无比,轻声道:“南洋的确底蕴深厚,但是也只是国术世家众多,我现在不惧他们,你师姐以后也必定能击败那些所谓的十大高手。”

  修炼国术的武者的确可以更快的成长起来,只是凝聚劲道,达到暗劲的境界已经拥有了非凡的杀伤力,寻常人根本不是对手。而达到化劲,抱丹的境界国术高手更是已经具有了收徒开馆的资格。

  不像是如武圣山和武当少林峨眉这种传承悠久的门派,都讲究内家为先,手上功夫前期都很弱。

  可是,一旦达到了王程这种境界,内家修为堪称惊人,那已经展示出优势了。

  国术高手面对王程,除非有高出王程一个境界的实力。不然都不可能击败王程。

  所以,以王程此时的内家修为,逆转真龙,并且孕育出一龙一象之力。再加上猛虎真意几乎大成的境界,真的不需要忌惮任何的同龄人。

  只有老一辈的高手才有绝对的把握击败他。

  一行人陆续地上车,每个人都显得很高冷,没有任何人说一句话。每个人都安安静静的,对周围的那些喊着一个个选手名字的观众们似乎都没有看到一样。

  王程和杨青语上车之后坐在一起。

  听到刚才周煜的话。杨青语也有一些担心,低声说道:“王程,这次是开国以来的第一次比武大会,那些海外高手来了现场是展示实力的,他们绝对不会留情,而且是对你车轮战。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力敌,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将来你的时间还很长。”

  在杨青语看来,只要给王程二十年的时间。天下间自然而然地会无人是王程的对手,所以此时不需要冒着危险和对方硬拼。

  注意,杨青语认为的这个天下间不是华夏大地的意思,而是全世界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捏了捏杨青语地手,肯定地点头道:“青语,你放心吧,这些人不会对我有威胁,这里是中华大地,他们也不敢胡来。”

  而这时。

  一个年轻人走过来突然直接地坐在了王程和杨青语的对面。

  车子是专门定制的豪华车。两个座位一排,两排互相面对,中间有一个小桌子,如火车上的座位一样。

  本来王程对面的座位没有人坐。其他选手们都躲开了他和杨青语,即便是周煜都坐在了另一边。

  而这位年轻人却突然坐了下来,让王程和周围留意的人都注意了此人。

  王程一眼看出此人不是比武选手当中的高手,因为很面生,可见是一次都没见过,那是嘉宾行列当中的高手了。

  “初次见面。在下罗清盛,多多指教。王程,提前恭喜你即将获得天下第一,希望你能一直风光无限。”

  年轻人坐在王程对面,面露微笑,很平静地对王程说道,好像很熟悉的老朋友道贺一样,可是话里话外却是暗藏许多锋芒。

  王程拿到天下第一之后,如果接连败给海外高手,在全世界面前也绝对足够丢人的。

  显然,来者不善。

  王程虎目也看向对方,一瞬间感觉到了对方深厚的内家修为,不论是深沉的呼吸还是精光凝聚的眼神,都很强势,而且对方年纪也不大,最多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绝对是自己的劲敌。

  当即他眉头一皱,平静地问道:“罗清盛”

  罗清盛点点头,身体轻松地靠在舒服的椅子上,道:“不错,我叫罗清盛。我们家祖辈的名字更长,到了我们这一代,我们嫌弃名字长了,太麻烦不好记,所以只要最后三个字作为名字了。”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心中思绪转动,又问道:“哦那你家祖辈姓什么”

  罗清盛呵呵一笑,眼中精光大盛,露出一丝压迫人的气息,嘴上很轻松地说道:“你应该知道,百年前,你武圣山玄鼎道长败给我家族长辈,我家族当时姓新觉罗”

  “新觉罗清盛”

  王程的神色没有多少意外,虎目扫视着对方全身上下,又笑道:“给你取名清盛,看来你们家图谋不小。”

  “无所谓,一个名字而已,是你想太多了。我这次来并没有什么图谋,是想击败你,拿走你的天下第一”

  罗清盛双手抱胸,散发出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目光看着王程,很自信地说道,好像那本该是自己的东西,自己随手能拿回来一般。

  王程却是摇摇头,很肯定地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罗清盛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淡淡地问道:“我们还没交手,你如此肯定你武圣山的至高武学还在我家族当中收藏,两百年前你武圣山已经没落,此时只剩下你一个传人,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

  王程毫不示弱地看着罗清盛,不在意对方那些打击武圣山的话。依旧笃定地道:“练不成的东西打发你们而已,我说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不是。而且,我武圣山的东西。我迟早要亲手拿回来,还要让其依旧是我武圣山的独门武学”

  杀气四溢

  “你武圣山的祖师爷百年前败给了我太爷爷”

  罗清盛立即又说道,想要用过去的事实来打击王程,或者动摇王程的心神。

  王程神色却是依旧平静,笑道:“那是过去。现在有我,不会有你的机会。”

  “过去我新觉罗氏能称霸天下,统治中原。过去能,现在能,以后也能,你武圣山注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罗清盛当即又沉声喝道,浑身气息再次高涨。

  王程缓缓地伸出一只手,放在中间的小桌子上,目光看着罗清盛。

  罗清盛沉声问道:“你要做什么你敢在这里和我动手”

  王程摇摇头,道:“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人太少了,打败你没什么意思,要打败你在擂台上。不过,既然你这么有信心,咱们先来掰掰手腕。谁输了,等下到地方给赢家敬酒一杯,敢不敢来”

  周围有心的高手都听到了两人的动静,所以纷纷都侧目看了过来。

  尤其是大家听到罗清盛乃是新觉罗氏的高手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绽放出精光,显然没有人是不知道这个大清皇族的。而且大部分人都本能的露出一丝警惕和敌意。

  当年这个皇族可没少迫害诸多武学门派和家族。

  周煜甚至眼神冷厉,流出一丝杀意。

  罗清盛听到王程的话,神色严肃无比,目光闪烁。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也将右手缓缓地伸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目光直盯盯地看着王程的全身上下,沉声道:“你的内家修为的确让人心惊,可是你终究只是练武几个月。王程。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罗家的底蕴不是你能想象的。”

  或许是感觉到了周围的敌意,罗清盛开始以罗家自称,而不敢再次自称新觉罗氏,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可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不会被他这么轻易的忽悠过去,所以冲着他的敌意依旧不减,反而越加浓厚。

  王程呼吸变化,心脉如猛虎心跳一般跳动,体内气血逆转而行,心中猛虎翻转跳跃,手掌缓缓抬起,冷声道:“比过知道了,你罗家的确底蕴深厚,可那都是掠夺天下的,不是你们自己一步步领悟出来的。我不相信你们在短短一两百年的时间内能将天下诸多高深武学整理成自己的武学体系,所以你们罗家看似强大,武学繁多,实则根基不稳,远远不如我武圣山两千年传承。”

  罗清盛身体微不可查地震动了一下,面色变化之后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心中却是泛起了巨浪。

  因为王程说的话,和他家族长辈说的话几乎一模一样。

  抢来的东西始终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尤其是带有思想的东西,更加不可能强行掠夺和加持。他新觉罗氏近百年来诸多高手长辈都在潜心修炼研究诸多武学拳法,想要将祖辈抢来的那些高深武学糅合成为一个体系,从而自成一派,真正的成为一个有根基,有传承的强势武学家族。

  可是这是很难的,历史上那些传承悠久的门派,谁的武学不是自己一代代高手一步步创立起来,上下一体的

  目前为止,新觉罗氏还没有真正的成功。

  深深呼吸一口气息,罗清盛不再说话,他发现王程的心思和洞察力太过吓人,觉察到了自己的目的,继续说话的话,可能自己反而会被对方打击斗志。

  于是,此时只能用行动和实力来表达了。

  两人缓缓伸出手掌,然后握在一起,紧接着两条胳膊上瞬间青筋暴起,胳膊周围的气流发出一声闷响,下面支撑的合金桌子只是承受了一刹那,砰的一声被压塌了下去,中间的钢铁柱子将车内地板上钻出一个洞。

  吼

  王程的身周隐约之间升腾起一声虎啸。

  而罗清盛的身上却是猛然乍响一声龙吟。

  昂

  一声龙吟之后

  罗清盛整个人都立即变得高高在上起来,仿佛坐在金銮殿当中的真龙天子一般,俯视天下苍生,随意一个眼神,随便一句话,都可以决定无数人的生死。

  这又是龙形拳

  王程的嘴角又溢出一丝微笑。

  周围其他所有高手也都紧紧地看着两人,这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龙形拳和虎形拳的斗争。

  两人的拳法绝非寻常,不是其他普通高手的象形拳法能比拟的。

  一方是传承两千年的武圣山,一方是两百年前搜刮天下武学的皇族一脉传承,底蕴都绝非寻常,所修炼的象形拳法绝对都非常强大。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