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黑夜誓言

第四百七十五章 黑夜誓言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票票多,会有爆发哦……)

  黑暗中。【】

  两辆车子停在了王程居住的院子门前。

  张绍云找来的两个朋友都不敢说话,急忙下车帮忙搬东西,将几个装着极品玉石翡翠的箱子搬到了里面去。

  王程一只手拉着杨青语慢慢地走下车,另一只手紧握着那块阴极生阳的极品翡翠,一股股暖意顺着手掌血脉流转全身,安抚着心中暴躁的猛虎,也平息了体内躁动的气血,神色也不再是那么霸道冷厉。

  杨青语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道:“我去给你们做点饭吧,今天晚上都还没吃饭呢。”

  王程点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轻轻地松开了杨青语地手,帮杨青语揉了揉手掌上的血脉,活络了一下气血,见到杨青语地手恢复了血色才放开了。

  他知道刚才自己的力道不受控制的迸发出来一些,捏的杨青语有些难以承受,但是这个江南女子一句话也不说,好像不曾发生一样。

  “疼不疼?”

  王程看着杨青语,轻声问道,琥珀色的眼神之中溢出一丝温柔。

  杨青语眼神温柔地摇摇头,伸了伸手指,感觉好多了,笑道:“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王程压抑着手掌的力道,慢慢地抬起来,在杨青语的耳边轻轻地将一缕发丝收拢放入耳后,轻声道:“对不起。”

  杨青语再次摇摇头,面色绯红,目光瞟了一眼还在旁边的张绍云,脑袋更是低了下去,道:“我去做饭。”

  说完,杨青语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院子里,有一丝慌张地去找厨房了。

  张绍云又是摇头羡慕不已,然后就知道自己当了电灯泡了,赶忙将东西都搬进去之后,向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们的师傅王程汇报:“师傅。东西都搬进去了。”

  王程眼中琥珀之色逐渐变淡,道:“我知道了,你们进去吧,不用管我。我还有点事。”

  张绍云好奇地顺着师傅的目光看向漆黑的夜色之中,却是什么都看不到。当即他也不敢追问,知道现在的师傅就如一头猛虎,看似安静,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暴起伤人。所以答应一声,就招呼两个朋友走了进去。

  然后,王程慢慢地迈着步伐,一步一步地来到位于中间广场边缘的一个亭子里,而这里已经站着一个人影了,一个隐没在黑色之中,和黑夜融为一体的人影,寻常人如果不走到跟前,根本看不到这道身影。

  如果不是王程对气息方面的感觉非常敏锐的话,也不一定能发现这个人影。而这个人影似乎也在等着王程。

  噌!

  当王程走进的时候,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的轻鸣骤然响起,和声音同时出现的是一道刺眼的白光,打破了黑色的垄断,光芒直指王程而来。

  好锋锐的气息,好凌厉霸道的气息!

  王程眼中的琥珀色再次浓郁,面对这刺破黑暗的锋锐白芒,没有丝毫的闪躲,就这么站着不动,任由光芒袭来。

  当白芒瞬息之间来到王程面前的时候。txt全集下载/他才倏然伸出一只手,两根手指妙到毫巅的将这一道白芒夹在了两指之中。

  这一道白芒,赫然是一柄利刃,一边有锋。一边没有,是一把刀,刀尖距离王程眉心只有一尺的距离。

  呼……

  王程动作未停,一把捏着刀锋,然后身体猛然欺身上前,冲入黑影的面前。另一只手捏住了对方的脖子,将其直接提了起来,对方的反抗很微弱

  身体很轻,是个女子!

  王程眉头微皱,琥珀色的眼神之中思索之色闪烁,然后想到一个身影,沉声问道:“你是东星月?”

  黑暗中,一双手略微挣扎,抓着王程的手腕,一双眸子闪烁着光晕,艰难地开口道:“你真的要杀我?”

  王程眼神的琥珀色变淡,手中力道消失,将其松开。

  东星月立即掉落在地上,急促地咳嗽了一声,呼吸急促不已,手中的刀锋也拿捏不稳,狠狠地看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真狠。”

  王程毫不示弱地和其对视,皱眉道:“你来这里袭击我,我不杀你已经是留情了。”

  东星月冷哼一声,眼神也直视着王程,当着王程的面摘下了黑色的面纱,露出了冷艳的面庞,声音清冷地道:“王程,你不会不懂我的意思吧?我东星月从小到大还从未主动接触过一个男子。”

  王程眉头更是紧皱,看着东星月的眼神,一时间不敢与其对视,移开视线,沉声道:“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师傅和你师傅伊贺长生乃是生死大敌,你我之间就应该是仇人。”

  东星月看到王程不敢看自己的眼神,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清冷的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丝光辉,好像盛开的百合花照亮了夜空一般,上前一步,靠近了王程一点,提高了一点声音,道:“你是因为我师傅才仇视我的?”

  王程心中想了想,因为东星武一开始的关系,所以他对东星月倒是没有多大的情绪。只是因为伊贺长生的存在,所以他才本能的将其视为敌人,当即就点头道:“不错,你我之间就应该是敌人。”

  “那我杀了我师傅,你会不会喜欢我!”

  东星月再次开口说道,双眼紧紧地看着王程毫无情绪地眼神,清冷的脸上收敛了笑容,此时满是期待。

  王程眉毛一扬,道:“我有未婚妻了。”

  东星月当即就冷声道:“那我也杀了她。”

  “不可能!”

  王程浑身气息爆发,如一头猛虎一般看着东星月,沉声喝道:“你敢。”

  东星月见王程态度极其认真强势,没有丝毫妥协的可能,语气勉为其难地说道:“那我同意她的存在,我和她一起。”

  王程感觉到一丝荒唐,立即还是摇摇头,看着东星月,严肃无比地道:“东星月,你我之间不可能。我有未婚妻是其一;其二,你终究是伊贺长生的关门弟子,就算你杀了伊贺长生,欺师灭祖。也改不了这个事实;其三,你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所以,我劝你不要再有这类心思,平白让我看低了你。”

  东星月顿时愣住了。双眼有些呆滞,脸上的神色满是苍白,薄如蝉翼的嘴唇颤抖着,和平时的高冷截然不同,仿佛被人抛弃的小情人。

  让王程的猛虎真意都为之一软,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

  “那,那我不做日本人了,行不行?”

  东星月低声说道,声音软软的,眼神带着一丝祈求。

  王程叹了一口气。上次在东海市,他就觉察到东星月对自己态度不太一样,但是也没有去多想。

  摇摇头!

  王程没有说话,该说的已经说了,所以直接干脆地转身就走了,没有拖泥带水。

  东星月身体颤抖起来,一步迈出,脚下猛然一跺,然后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的飙射出去,手中刀锋再次挥出。刀锋带起一声尖啸,森然的气息让周围的空气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王程第一次在东星月的手上感觉到了危险,当即身体一转,双手虎爪探出。一声虎啸轻轻扬起,然后左右双爪交错,抓向刀锋而去。

  可是,东星月此时的刀锋和刚才出手的时候截然不同,更为凌厉,也更为灵动。刀锋飘忽不定,其身形也很是灵活,踩着步伐,一转眼就从王程的身前飘忽到身后,刀锋再次刺向王程后颈。

  王程顿时眉头大皱,知道了一个事实——这才是东星月的实力,不比平良樱弱多少的实力。之前的时候,这日本女子面对自己都隐藏了一部分实力,她以为能击败我,所以手下留情吗?

  想到此,王程没有多少高兴,反而是怒气勃发,瞬间就是一转身,肉掌毫不躲闪地抓向刀锋而去。

  他的手掌经过几次气血淬炼,尤其是龙象拳法和逆转气血的淬炼,效果更是惊人。现在绝对比那些专练手掌的横练高手都不弱多少,而在气血方面就更为强势,这就是内家横练功夫的骇人之处。

  而且,东星月的刀也绝对不是如平良樱的佩剑天运一样的日本传承名剑,对王程的威胁有限。

  最重要的是,刀是单刃。

  所以,王程手掌呼啸而落,后发先至,一把从刀背上将东星月的刀抓在了手中,巨大的力道爆发,一把将刀锋从其手中抢夺了过来。

  但是,东星月却是没有放弃,瞬间就冲了上来,脚下踩着正正经经地形意拳桩法,一招崩拳就冲向王程的腰间,一丝丝炮劲在其拳头上凝聚,威势不小。

  哼!

  王程冷哼一声,丝毫不躲闪这一拳,任由其一招炮拳打在自己腰间,知道了对方的拳法最多就是国术化劲初期境界的实力,比起杨青语都弱了许多。那一丝炮劲打在自己身上就如挠痒痒一般,他退后一步,沉声道:“好了,东星月,这里你不能久留,你走吧,记住了,你我之间只能是敌人。”

  东星月一拳打在王程的身上,随后就靠在王程的腰侧,紧随着王程的步伐移动了一步,惊喜地仰头看着王程的眼神,颤抖地问道:“你在担心我?”

  王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沉声道:“你走吧,我不想欺负你。”

  说完,王程就不再理会东星月,坚定地迈出步伐离开了。

  如果说,刚刚入京城的时候,如平良樱和东星月这种高手还对他有威胁的话;那么现在,他面对这两人就是丝毫无惧。

  此时在虎形拳的状态下,又加之气血逆转,他的实力直逼真正的国术抱丹后期的大宗师境界。现在面对陈天文,他估计已经能靠硬实力战而胜之。

  能在这个年纪有这份实力和内家底蕴的,古往今来可能都只有王程一人。

  脚下步伐越来越迅速,虎虎生风,王程的身形也转眼间就消失在黑暗,走入自己的院子里。

  东星月脸上再次变得冰冷无情,缓缓地拔出地上的刀锋,深呼吸一口气息,猛然转身,刀锋无声无息地划过夜空之中,仿佛将黑夜割裂成了两半,看着那被平整地切成两截的木头柱子,低声喃喃道:“王程,我东星月发过誓,这辈子只喜欢一个人。我会扫平我们之间的障碍,让你接受我,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弃!”

  说完,东星月知道自己的话王程绝对是听到了,所以也转身就走,毫不停留,刀锋入鞘之后,眨眼间就没入了黑暗。

  回到住处,王程的心中还有一丝丝涟漪。终究是少年人,哪怕是如王程这种坚若磐石的心境,被如东星月这样优秀的年轻女子追求,也会有一丝波澜。

  不过,当他看到杨青语轻轻地端着一盘盘菜放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立即收拾起了心中的涟漪,将那一道黑色身影抛却,只是看着眼前人。

  “饿了吧,快吃饭吧。”

  杨青语亲手给王程盛了一大碗饭,微笑着轻声说道:“我好久没做饭了,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王程点点头,心中猛虎也慢慢蛰伏起来,让自己的声音缓和下来,笑道:“我连媛媛的饭菜都能吃,只要熟了就没事。”

  想到王媛媛那丫头刚学做饭的时候所做出来的各种无法下咽的饭菜,王程此时又感觉到了一些怀念和温馨,不知道这丫头在家听不听话。

  或许,这辈子都回不到那时候去体验那种感觉了。

  杨青语看到王程慢慢地吃着,露出一丝幸福,这才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生活,轻声抿嘴笑道:“媛媛可聪明了,她做饭菜不会差的。”

  杨青语将王媛媛倒是看的清楚。

  王程点头道:“嗯,现在可以了,但是刚开始,她做饭也是害人害己。”

  杨青语白了王程一眼,笑道:“哪有这么说自己妹妹的。”

  王程呵呵笑了笑,不再说话,埋头开始吃东西,他的确很饿了。

  杨青语又去做了两个菜,将张绍云也叫了进来一起随便吃一点。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新的一天来了。

  王程这一夜再次以睡虎式睡眠,他想要将心中的猛虎真意彻底蕴养成型,然后达到一个巅峰的时候,将其爆发出来。

  睡虎式!

  再一次以猛虎九式的睡功来睡眠,而且是在逆转真龙的秘法之下,王程顿时感觉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未完待续。)百度一下或者好搜一下‘’即可找到本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