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七十章 阳极生阴,玉翠同体

第四百七十章 阳极生阴,玉翠同体

  (求票,求支持,中秋佳节之际,我代表全国人民,祝福全国人民节日快乐,祝福每个书友合家欢乐,全家健康……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多谢了……)

  “这块大料我前面想买的,犹豫了一下没下手,可惜了。”

  “对呀,只要是王程看中的,我看八成都要大涨,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前面那块涨的多……”

  “我看悬,那种大涨,一般人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碰到一次。”

  “开始切了,这可是西北的老坑料子,如果出了好的羊脂玉,那比极品翡翠更有市场,价格也更高。”

  周围的珠宝商人议论了一番,就纷纷闭上了嘴,都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开始动手的解石师傅,还有那块石头,仿佛世界上就只剩下了这块石头。

  解石的师傅依旧照例在石头上开了个窗,一人半高的料子,边上擦个窗口,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周围的珠宝商刚才见惯了王程那刀刀见绿的逆天运气,此时看到第一刀没动静,不由地都有一丝失望。随后每个人都苦笑起来,因为这样没有动静,才是赌石这个行当里最常见的情景,他们都不由自主地被王程刷新了三观。

  在现实中,并不是人人都能有王程这样的逆天运气,而且他们认《为王程肯定也有失手的时候。

  而马建华那边却是突然发出一声欢呼声,因为他们的那块大料子第一刀见绿了,并且还直接就是高水头的玻璃种。看绿色的范围。块头也不会小。这让马建华三人都气势大振。每个人都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得知王程这边第一刀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笑容自然就更加的灿烂了。

  如果这块大料能拉开不小差距的话,马建华认为自己还有胜算。

  可事情的发展会如他们那样预料吗?

  当然不是。

  王程的神色很平静地看着师傅在切石头,没有任何沮丧失望之类的情绪。杨青语站在他身边,抓着王程的衣角,清秀的脸上有一些紧张。

  至于张绍云,则是去盯着其他的解石师傅了。但是也时不时紧张地看向这边。

  周围的珠宝商人们依旧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这块大料。

  嗡嗡嗡……

  当马建华那边在继续欢呼的时候,这边的西北老坑料子在解石机械的摩擦之下,却也是见到了白色。

  王程选中的这块西北老坑料子终于见到了白色,而且一出来就是那种如凝脂一样的淳厚白色,看起来非常的舒适水润。

  “见白了,真的是羊脂玉,看样子品级不低。”

  当即,那年老的珠宝商人就激动地开口说道。

  羊脂玉的出产率比翡翠还要低很多,世界上就只有中国西北能出羊脂玉。所以导致上品羊脂玉在市场上的价格普遍比同级别的翡翠要高一些,极其罕见的的超级极品羊脂玉甚至能炒作到二三十万、甚至是五十万以上一克。相当于黄金价格的一千倍还多。

  周围的珠宝商人也都出现了一丝激动的情绪。

  “看样子是上品羊脂玉,凝脂很足。”

  “不止。继续切下去看看,应该会更好,肯定是两千万以上的成色。”

  有人肯定,有人拿捏不准,更多的人则是期待不已。

  解石师傅也再次小心翼翼起来,一点点的擦着石头切下去,越来越多的羊脂玉颜色出现在所有人眼前,最后切出来的是一块介于上品和极品之间的羊脂玉,有巴掌大小,足有两三百克以上,市价绝对在六千万以上。

  所有的珠宝商人都再次对王程很是佩服,同时也都双眼放光。羊脂玉这东西只要你有,在市场上别管你卖多高的价钱,肯定就有富豪趋之若鹜的抢购。

  “第一块就是六千万的羊脂玉,这块石头估计又是上亿的大涨。”

  “绝对不止上亿这么简单,我看两三亿都可能,马少他们没机会了。”

  “我也觉得马少他们没机会了,我去看了一下,他们切出来两块一千多万的玻璃种,差距太大了……”

  几个珠宝商人语气笃定地说道。

  其他人也都点头承认这个定论。如果说刚才两边针锋相对的一起切大料子的时候,马建华他们还有机会的话,那现在王程出了这块六千万以上的上品羊脂玉,就已经彻底将马建华他们打入深渊了。

  就算马建华三人的大料切出了两亿的翡翠料子,都不会改变结果。

  这不,马建华听说王程这边出了六千万羊脂玉的消息,急忙跑过来看了看,随后脸上的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只有一片颓败,和一丝后悔。

  陈亮和刘建东也都是有些傻眼了,他们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王程选的石头都能大涨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当这块西北老坑大料子切出第二块价值上亿的极品羊脂玉的时候,周围的珠宝商人都发出惊叹。而陈亮和刘建东三人则是连疑问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说是人各有命,有些人天生就是运气好。

  虽然,马建华的这块大料最后竟然切出来了一块价值七千万的上品祖母绿,如果没有王程那两块价值将近两亿的羊脂玉的话,他们可能会兴奋一下。可是现在,即便出了这块价值七千万的羊脂玉,加上刚才的玻璃种,价值将近一亿了,对五千万的原石来说,已经是大涨特涨了,可依旧落后了王程太多。

  目前为止,加上这块大料,马建华才开出了不到两亿的翡翠,还不如王程这块西北老坑大料,更别说之前的那五六个亿的翡翠。

  已经是彻底没有机会了!

  马建华看着刚刚一起切的十五块石头,只出了五千多万的翡翠。相对于三千多万的石头来说。也算是涨了。可是依旧没有丝毫的机会,心中算是彻底地放弃了。

  在王程那赌石方面的逆天运气面前,他只能服输了。就算之前他对王程的运气是如何的质疑和不相信,此时在诸多事实面前,他也不得不服气。

  哇……

  而就在这时,王程这边却是又突然发出了一片整齐地惊呼。

  因为,这块西北老坑石头竟然又切出了一块极品羊脂玉,块头比较小。但是也价值八千多万的样子。三块羊脂玉就价值两亿五千万左右,将马建华再次打击的彻底没了脾气,干脆丢下自己的摊子,跑到王程这边来看热闹来了。

  看到摆在王程面前的那三块羊脂玉,马建华也双眼放光,知道这绝对是好东西,拿到市面上操作加工一下,卖出十个亿都不奇怪。不过,他看到王程的神色依旧平静,似乎对这三块羊脂玉没看到一样。反而很是期待第看着那块料子中间剩下的还没解开的部分。

  难道,剩下的石头里面还有更好的东西?

  马建华神色疑惑起来。对王程恭喜的话一时间没说出来,心中佩服王程这份淡定的心性,也皱眉沉默下来,只是眼神盯着中间剩下的那块脑袋大小的石头。

  解石师傅看到王程凝重期待的神色,也更加的小心起来,一点点的摩擦石头,额头上都满是汗珠。

  “又见白了!”

  突然,一位眼尖的珠宝商人惊呼出声,看着解石师傅刚刚摩擦出来的一抹白色,激动地喊道。

  其他所有人也都急忙看过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今天的事情,对他们这些和珠宝玉石打交道几十年的珠宝商人来说,也是大开眼界,所以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精彩,更不想错过宝物的出世。

  王程突然开口了,紧握着杨青语的手,对解石师傅说:“师傅,慢点,小心点切。”

  解石师傅手一抖,急忙停了下来,对王程答应了一声,然后深呼吸几口气息之后,才又慢慢地开始。

  按照解石师傅的经验,和在场珠宝商人们的见识,都有预料,这种大料中间的核心部分有八成的几率会出比外围更好的玉石翡翠。

  刚才王程的那块缅甸老坑大料,和马建华的两块大料都是如此的表现。

  所以,所有人都期待,这中间的这一块会出什么好东西,会是极品羊脂玉吗?

  “好白!”

  马建华也忍不住低声赞叹了一句,眼神更是绽放出光芒。

  而另外有珠宝商人却是突然开口道:“不对,中间有绿。”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那出现一抹绿色的凝脂,每个人都很是震惊。

  王程也眼睛不眨不眨地看着师傅解石的动作,他知道这块料子中央有那块带着凉意的羊脂玉,和那块阴极生阳的超级翡翠相对应,这块羊脂玉有可能是一块阳极生阴的超级羊脂玉。

  此时突然看到那白色里面出现了如水一样的碧绿之色,王程的眼睛就是一亮,心中满是果然如此的情绪和一丝激动。

  “外面是顶级极品羊脂玉的成色,可是里面中间是一块顶级祖母绿翡翠的成色,这块羊脂玉好奇怪。”

  立马就有人得出结论,开口说道。

  其他人也都沸腾了起来,刚才见到那块中间带着金黄色的超级翡翠,就让他们已经是大开眼界了。可是现在还没过多久,就又见到了中间核心处存在着极品翡翠的极品羊脂玉,翡翠和羊脂玉共存一体,并且都是极品成色,这也是他们这辈子都不曾见过,也不曾听说过的东西。

  不过,在场的谁都可以肯定,这绝对是顶尖的好东西就对了,价值估计不在那块超级翡翠之下,甚至因为羊脂玉的稀有,价值还会更高一些。

  想到此,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看着站在那边仔细凝视着即将切出来的羊脂玉的王程,每个人都很是羡慕嫉妒恨。

  稍微一计算,就算这最后一块没见过的羊脂玉价值和之前的超级翡翠相当,算作五个亿。那这块料子就开出了将近八个亿的羊脂玉。超过了之前的那块缅甸老坑大料?

  真的是涨疯了!

  两块大料价格是一个亿。可是开出了十几亿的料子。

  每个人都觉得好疯狂。

  一百万的原石料子赌石开出涨十几倍,上千万的翡翠料子很多见。可是五六千万甚至上亿的大料赌石当中能涨十倍的,几乎是从没出现过。

  马建华和刘建东都是满脸的苦涩,心中满满的都是无奈和苦水,知道就这两块大料估计就能击败他们那一千块石头了。

  十几亿的石头并不一定能开出十几亿的翡翠,这是很正常的,也是最多见的。

  只有陈亮面色很是兴奋和有一丝疯狂,双眼通红无比。双拳紧握,有一丝颤抖。

  嗡嗡嗡……

  随着解石师傅的最后一刀下来,然后机械就停止了。这块翡翠和玉石共存一体,并且都是超级极品的奇特宝石,就彻底出来了,展示在所有人的眼前。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地看着这块从没见过的价值连城的宝石。

  王程一伸手,直接主动从解石师傅手中将这块阳极生阴的羊脂玉拿在了手中,顿时一股沁入骨髓的凉意传入体内,随着血脉流转全身。所过之处,身体的每一处都感觉到透心的冰凉。猝不及防之下,王程的身体甚至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

  好冰凉的羊脂玉!

  王程仔细凝视着手中的这块阳极生阴的翡翠,和另一只手中阴极生阳的翡翠交相呼应,一时间感觉体内冷暖交融,一边暖意融融,一边凉入骨髓。羊脂玉内的凉意和翡翠之中的暖意逐渐的互相交融在一起,然后变得极其的平淡,冰冷和暖热都消失,剩下的就是一片平淡。

  就如道门的无极混沌一样。

  王程眼中闪烁着一片黑白之色,如太极一般。

  他深呼吸一口气息,压下心中的悸动,缓缓地将两块超级极品玉石翡翠都收了起来。因为他感觉自己现在无法驾驭这两种气息,只能暂时收起来,回去再慢慢地研究。可以肯定地是,他一单研究将其透彻了,绝对有巨大的好处。

  可是,周围的其他人的目光都没有离开王程的手,直到王程将两块超级宝石都收了起来,才遗憾的收回目光。

  马建华面色苦涩地对王程说道:“王先生,你在赌石方面的运气,我马建华绝对是服了,恭喜你得到如此两块绝世罕见的玉翠。”

  王程浑身舒畅,心情也不错,笑道:“马少言之过早了,我们两边的石头还有很多,输赢可还没有定。”

  马建华苦笑了一下,立即摇头说道:“王先生别开玩笑了,你两块大料就开出了超过十亿的宝石,这就让我们失去信心了……”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立即附和。

  “是呀,两块大料就开出价值十个亿以上的玉石翡翠,王先生这次应该赢定了。”

  “不过,王先生这么多玉石翡翠,能不能匀给我们一点?那两块极品翡翠如果王先生有意出售的话,我们公司可以出到四亿一块的高价,毕竟没有出现过,市场还不好说,我们也要承担风险!”

  这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买好东西了。

  另外马上就有人不服了:“没出现过,就证明是独一无二的,你出四个亿可没多少诚意。王先生,我们公司愿意出四点五亿一块,买下这两块玉石翡翠,可以现场转账交易……”

  “四亿六千万!”

  “四亿八千万……”

  “我们出五亿一块,不过还请王先生必须要两块一起卖我们,我们也好操作一些……”

  王程根本来不及说话,这些激动的珠宝商人们就都开始争相竞价了。

  而这些珠宝商人们早就忘记了最开始商定的不要太过于抬价的约定了,如此绝世宝物面前,价钱?

  钱都不是东西,就是废纸,只要买到两块东西,绝对能轰动世界,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