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六十七章 阳极生阴,阴极生阳

第四百六十七章 阳极生阴,阴极生阳

  (求票,求支持!提前祝贺大家中秋快乐……)

  “师傅,你真的有把握?”

  赌注是如此之大,几个亿的资金,张绍云也没看在眼里,可是也不想看着师傅输给别人,看了看刘建东三人,惊疑不定地跟着师傅,低声说道:“他们和你玩这个,肯定有目的,师傅你要小心点。”

  王程神色沉稳地看着一块石头,伸手触摸上去,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根据经验,他知道这里面应该有一块极品玻璃种翡翠,价值两千万左右,当即挥挥手,示意张绍云搬走,平静地道:“他们肯定有目的,不过在我看来,无非就是给我送钱而已。你联系几个靠得住的人,多带一些保险箱,等下来帮我搬运解出来的翡翠玉石。”

  张绍云顿时无语,他不知道这位年少的师傅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赌石这东西,谁能一直有逆天的运气?

  不过,他也不敢忤逆师傅的话,只能答应道:“好,我马上就打电话。”

  杨青语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反正觉得输了也无所谓。她和王程的性子有些像,对钱财都看的很淡,不缺就好,所以反而兴致勃勃地和王程一起看起石头来。

  马建华和刘建东,还有陈亮,三人站在不远处平静地看着王程选石头,每个人都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他们三人每个人都是真的不相信,自己十倍的石头还能输了?

  其他的珠宝商人也都有些兴奋起来。

  因为这里上千颗石头一起解出来,那必定会有大量的玉石翡翠是要出售的,这正是他们采购的好时机了。

  相比于自己买原石去赌石。他们作为商人更愿意直接收购上好的料子。

  不过,他们却也都不看好王程。

  “少年就是少年,年纪小容易自大自负。就算他这次还能运气很好,挑到了一百块大涨的石头;可是剩下的还有一千块石头,就算开出来的大多是很普通的料子。加起来绝对也比他一百块好料子值钱。”

  “我也奇怪,据我在电视上的观察,这个少年应该很沉稳才对,这次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电视上都是演的,有剧本的,那些比武太夸张了。我都不信。算了,我们别管了,就看看热闹就好,等下我要收购两亿的翡翠,你们都别和我抢!”

  “切。你说给你就给你?价高者得。”

  “就是,价高者得。不过你们也别急着抢,别把价钱给弄的太高就不好了。这一千多块石头一起解出来,我们平均分一下,每个人都有不少料子了。”

  “对对,这话说的对,我们一起平均分了就好,都别抢。不然都让他们占了便宜。”

  几十个珠宝商人私下里都商量好了,形成了默契,等下都别抢。价格适可而止就好,反正这么多石头都要解开不是?不管双方最后是谁赢了,都肯定自己吃不下这么多。

  那边,王程选石头的动作还没有停下来。因为涉及这么大的赌注,钱对他来说虽然是小事,一百块石头最多也就是几个亿而已。可他不能接受出来白跑一趟,让自己选出来的极品翡翠给了别人。

  所以。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必定要赢,拿下这些翡翠。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估计都不会缺了。

  手掌在一块块石头上摩挲而过,一块块普通货色都被他忽略了,至少都要两千万级别以上的极品玻璃种翡翠,或者五千万以上的帝王绿翡翠才会被他重视。不然对方是十倍的原石,千万级别的料子都不能有绝对的赢面保证。

  “这块!”

  发现一块极品玻璃种,王程一挥手,让张绍云继续搬。然后,他手掌一挥,旁边竟然还有一块,当即也做下记号,让张绍云一起搬过去。

  他选料子的这几堆石头,都是刘建东三人专门单独放在一边的精品原石,每一块的价格都不低,最低都要百万以上,所以出极品翡翠的几率也高了许多。

  接连选了二十多块石头的时候,王程突然停下了脚步,手掌摩挲着一块一人高的石头,神色很是凝重。

  因为,这块石头当中有一块暖暖的东西顺着手掌流入他的体内,然后顺着气血流遍全身,所过之处,感觉非常的温暖舒爽,今天被李胜扬打的那些内伤也减轻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在这种气流融合下,逆转气血给他所带来的那一丝刺痛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以前气血顺畅的时候一样。

  这种感觉,让王程很激动。气血逆行之后,他一直都很怀念这种浑身轻松舒爽的感觉。

  可是,王程肯定这块石头里面不是羊脂玉,西北的石头都在另一堆里面。这块石头的中间是一块带着极其暖人气息的翡翠,其他的地方还有一些价值不低的翡翠。

  带着暖意的翡翠?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他见识过不少极品翡翠,可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不带丝毫凉意的翡翠,看了看石头的标价,竟然价值高达五千万,心中就不是那么奇怪了,知道这估计是缅甸运来的极品老坑石头,每年也就出那么几十块而已。

  一挥手,王程让张绍云在这块石头上做下记号,算是自己的一百块数量以内的。

  “王先生!”

  这时,马建华走了过来,神色略微严肃地看着这块价值五千万的石头,说道:“你选石头也不能全部都在精品原石里面选吧,如果你把精品石头都选走了,给我们留下普通的货色,那样就对我们不公平了,是不是?这几堆精品石头,你最多能选其中的五分之一,如何?”

  王程眼神带着一丝笑意。扫了一眼这几堆精品石头,总共只有不到两百块的样子,点头道:“好,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答应了。”

  “呵呵。王先生能理解就好,那你继续。”

  马建华松了口气,微笑着说道。刚才他害怕王程会不讲理,以王程的实力,和其背后的一些影响力,他们三个最多也只能给王程找点麻烦。而不能将王程真的怎么样。

  马建华可不是普通的纨绔子弟,他知道王程的背景很不简单,只是其师傅长鹤道士一个人,就不是他们能招惹的了。

  如果可以,马建华是不想招待王程的。免得惹麻烦。可是人家来了,他更不可能赶走,索性不如玩个游戏,彼此增加一些来往,他也可以从中找一些机会。

  病入膏肓的胡家老爷子被王程治好了,诊费是价值两个多亿的翡翠,这件事在京城的上层圈子里可不是什么秘密。

  就算不能通过王程打入南方的珠宝圈子,但是只要能和王程拉好关系。马建华也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陈亮不满地对马建华说道:“华哥,你怕他做什么;他敢胡来,我找人弄他。”

  马建华瞪了陈亮一眼。沉声道:“你叫你的人都老实点,这个人动不得。东子,叫几十个解石的师傅过来。”

  刘建东点点头,当即就拿着电话出去了。

  一块,两块,三块……

  一转眼。王程又选了四十多块翡翠原石,一半是从精品石头之中选的。加上之前的三十多块。一共也有八十块左右了,还差二十块左右。不过。刚刚选到一块带有暖意的翡翠石头之后,他就很是留意这方面,却是没有再发现同样的东西了。

  “师傅,八十五块了!”

  张绍云低声提醒王程。

  王程点点头,看着那五十多块从西北运来的石头,道:“剩下的选这里的吧。”

  杨青语这时候稍微有些担心了,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赌石阵仗,压低声音说道:“王程,要不我们慢慢选吧,看仔细一点。”

  王程笑了笑,给了她一个自信的眼神,笑道:“没事的,输赢最多就是十亿左右而已,我输得起。大不了等下要是输了,再从他们那里买一些翡翠拿回去用就好了。”

  杨青语当下不再说话了,就是安静地看着,手中紧紧地捏着那本道门典籍。

  而在周围围观的几十个珠宝商人此时都神色凝重起来,因为王程选的石头,大多都是他们刚才看过而且有意想买的。也就是说,他们觉得王程选的石头大多数都会赌涨。

  如果是一块两块,他们也就认为是巧合也就罢了。可是,王程几乎将他们看好的石头都选走了,这就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这说明王程是真的会选石头,至少眼光上不会输给他们这些赌石十几二十年的老手。

  那么,如此说来,之前王程每次都赌涨了,就不只是运气那么简单了,眼光也很重要。

  几个赌石高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看到了震惊,都同时冒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念头难道这个少年会赢?

  随后,他们一起又摇摇头,将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十倍的石头,少的那一方根本不可能赢。

  就算王程选中了他们看好的石头,也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他们也是在赌,谁都不能确定这些石头是不是真的会大涨。

  再说了,剩下的一千块石头里面,出极品料子的几率更大!

  王程来到西北这堆石头里面,神色带着一丝期待,因为他一直就很喜欢羊脂玉,羊脂玉暖人的气息对人体的效果比于翡翠更好。他最近这段时间修炼拳法很顺畅,内家气血一直都很稳定,内伤恢复也很快,其中就少不了身上佩戴的极品羊脂玉的功劳。

  人养玉,玉养人,自古以来就有这个说法,虽然科学上无法证明,但是流传了几千年的道理,也不太可能是空穴来风。

  手掌在一块块西北老坑石头上面摸过,王程很快就选中了几块极品的羊脂玉,按照价值应该都在七千万以上,或者达到一亿也可能。

  可见马建华三人进的石头的确都是精品料子。

  选中几块之后,王程的手掌摩挲在中间最大的一块西北老坑料子上。这块料子的标价也是五千万。个头足有一个半人高下,两米左右,王程感应到其中有四块羊脂玉的气息,三块极品料子,正中间则是一块带着一丝凉意的羊脂玉!

  刚刚选中了一块带着一丝暖意翡翠。这时候又出现了一块带着凉意的羊脂玉,王程顿时神色一震,严肃起来。

  他心中立即想到了道家典籍之中的一些记载。道家阴阳学说之中有阴阳交融,孤阳不生,孤阴不长的说法。

  可是,同时也有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等物极必反的说法。就如至柔的太极拳练到高深处,会变成最刚猛的拳法一样。

  翡翠是硬玉,同时也是阴玉,很清凉;羊脂玉是介于软玉和硬玉之间的,硬度不比翡翠低多少。可以归于硬玉的行列,可却是实实在在的暖玉,也就是阳玉。

  如此一看,王程猜测,那块带着暖意的翡翠是极阴翡翠,物极必反之下,阴极生阳,产生出极阳的效果。所以很暖人心脾;同时,这块变得清凉的羊脂玉,也是阳极生阴的效果。

  这样的两块极品翡翠和羊脂玉。对人体绝对有不可思议的蕴养效果。

  “就这块。”

  王程拍了拍这块高大的石头,神色很是严肃地说道,眼中甚至有一丝激动。

  张绍云则是已经麻木了,用一张纸在这个石头上做下记号,道:“师傅,九十五块了。还差五块。”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他陆续又在这里面选出了五块西北老坑石头。才拍了拍手,结束了选石头的活动。回头看了看马建华三人。视线又扫了那几十个围观的珠宝商人一眼,他的目光才在自己选中的这一百块石头上一一看过,心中稍微计算了一下,确定自己的赢面应该在八成以上。

  之所以说是八成,而不是十成,是因为他没有将所有石头都摸过一遍,所以剩下的上千块石头里面,他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更多的极品翡翠。

  虽然几率很小,可也是有存在的几率不是?

  所以,如果马建华他们真的在剩下的一千块石头里面开出了更多的极品翡翠,或者大量的中等翡翠玉石料子,总价值超过了他的一百块极品料子的话,王程也只能认了。

  “好了,就这些了,开始解石吧。”

  王程肯定地说道。

  张绍云转身将马建华叫了过来。

  马建华走上来,目光也扫过王程选的石头,笑道:“先生确定是这一百块石头,不再多看看?”

  王程再次肯定地说道:“嗯,就这些,找人尽快来解开,我还有事,明天要参加比武大会,你们应该都知道。”

  刘建东上来说道:“先生放心,解石的师傅我已经叫来了,现在刚到门口,马上就进来解石。我通过几个朋友,把京城各大珠宝店的知名解石师傅都叫来了,五十多个人,应该很快就能解完,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五十多个人,每个人解二十多不到三十块,熟练的话,也就是一两小时的时间。

  王程目光看过去,大门口正好一大群人走了进来,大多数还带着自己的解石工具,点头确认道:“好,那开始吧。”

  啪啪啪啪……

  马建华转身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对在场的所有人大声说道:“各位,各位,我说两句。各位和我们认识时间不短了,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马建华也是这里的小老板之一,今天来了兴趣和江州来的武术大师王程先生赌一场玩玩,规则刚才我们已经都同意了。王程先生也选好石头了,剩下的就是解石了。大家都是眼光高明的行里人,我就请各位在这里做个见证人,到时候也给解出来的料子给个公道的价格,我马建华在这里多谢各位了。”

  马建华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很有水准,让在场的人都很是好感。

  几十个珠宝商人都立即走了过来,刚才作为围观的外人,要避嫌,所以他们不敢走的太近。而这时候有马建华的这番话话,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走过来了,都面带着笑容。

  “哈哈哈,马少放心,我们一定会给双方最公道的价格。”

  “对对对,我们都是老行家,不会走眼的。”

  “快解石吧,我等不及要看极品的料子了。”

  “我们先提前祝贺马少赢得这场赌注,哈哈……”

  几十个珠宝商人都是和马建华三人熟悉的,所有人上来就和三人套近乎,想等三人赢了之后可以把料子卖给他们。

  王程三人这里,则是没有一个人来理会。

  对此,王程只是笑一笑,没有去计较这些,因为这并不能对他有什么负面或者正面的关系,他也不想和京城的这些珠宝商人有什么瓜葛。当下,他只是叮嘱十个来给自己解石的师傅要小心点,就亲自盯着解石。

  当即,一场热热闹闹的解石活动就开始了。

  五十多个师傅,一千三百多块石头,一起开动之后,现场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