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史上最大玉石赌注

第四百六十六章 史上最大玉石赌注

  readx;(求票,求支持!)

  长鹤道士倒很是平静地喝着茶,没有丝毫的危机感,淡淡地看了徒弟王程一眼,语气平静地说道:“你担心什么?该来的始终会来。【】当年就不是我的对手,过去了这么多年,伊贺长生现在更加不是我的对手。他们用兵刃的高手,气血修为始终不如我们练拳的,年纪越大,差距就越明显。服部剑雄十年前气血枯竭而死,就已经能证明了这个结果。”

  “而丰臣阳二丢了一条胳膊还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他是练拳的,首重内家气血,不过现在他去龙虎山肯定讨不了好。伊贺长生能活到现在,必定也是练了一些特殊的内家秘法……”

  说到这里,长鹤道士停了下来,摇头道:“这些事情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我们这些老家伙已经活够了,如果真的哪天归天了,也是我们的时辰到了。”

  王程沉默下来,当下不再多说伊贺长生的事情,抱拳道:“师傅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长鹤道士点点头,微笑道:“其实,有你在,我已经没有遗憾了,你去忙吧。”

  王程轻轻点头,没有多停留,转身离开了阁楼,留下师傅一个人在这里。

  杨青语这两天都没有练拳,闲暇的时间都在看王程带来的道门典籍。她看到王程神色极其平静地从阁楼上下来,放下手中的一本道门经书,看了看楼上,问道:“王程,没事吧?”

  王程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摇头道:“没事,绍云呢?”

  杨青语知道王程肯定心里有事,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估计是帮不上忙,当即也不多问。道:“绍云在外面练拳呢,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王程点点头,答应道:“嗯,是该吃饭了。不过我们不去食堂,叫上绍云,他熟悉京城这里,我们去外面吃,顺便去买一些东西。”

  杨青语答应了一声。就起身去将张绍云叫了进来。

  张绍云练拳练的满头大汗,端起茶杯就一饮而尽,看着王程问道:“师傅,要去市区吗?买什么?”

  “玉石,我的玉石用光了,你知道这里哪里有卖的?我要大量的极品玉石。”

  王程严肃地说道。

  玉针用光了,他需要重新制作储备。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下定决心,要重新散去心中的猛虎真意,如此才能有机会领悟龙形拳法真意。而且。比武大会即将开始决赛,之后还有诸多的海外高手的挑战赛,对他都会有巨大的压力,如此压力之下,正好是领悟龙形拳法真意的好机会。

  所以,他想要尽快将心中猛虎真意散去。

  不然,在已经成型的强势霸道的猛虎真意压制之下,他永远都不可能领悟龙形拳法真意。

  张绍云微微皱眉,看了看外面,迟疑地道:“师傅。已经快晚上了,现在卖玉石的地方差不多都关门了。”

  王程也皱起眉头,又问道:“那赌石的地方呢?要大一点,石头最多的。”

  张绍云仔细想了想。双手恭敬地接过杨青语给他倒的茶,又一饮而尽,才说道:“我知道有个地方,不过这地方是黑市,五年前我来京城玩的时候去过一次,每天二十四小时营业。货源也很充足,就是这地方有些乱。”

  王程没有犹豫,当即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道:“就去这里。”

  杨青语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跟在王程的身边。张绍云犹豫了一下,将一些没说出来的话吞了回去,拿起几个箱子,就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张绍云想说的是,经过东海市赌石节的事情之后,全国大部分的赌石商人基本上都记住了王程这个名字和这个人。记住了这个少年的赌石逆天的运气,很多人都打定主意,以后要是碰到了,拒绝接受这样的客人,也不和这个少年玩赌石。

  毕竟,来一个厉害的人把好的料子都选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真石头的话,那其他人还怎么玩?虽说他们认为这是碰运气,可是谁知道王程下次的运气是不是依旧这么逆天?

  不过,看到师傅王程现在迫切和势在必得的架势,张绍云也不好说这些,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三人急匆匆地离开了住处,留下刘诗成独自练拳,并没有跟着一起去。

  阁楼上的长鹤道士看到这一幕,也没有说什么,京城地界虽然龙蛇混杂,但是他在这里说一句话绝对比在江州更为有用,任由王程自主地去折腾。

  张绍云开着车,一路离开了比武大会的专用驻地,直接朝着京城市区开去。

  车上,王程看着窗外一闪即逝的景物,心中想着许多事情。杨青语坐在他身边,也没有打搅王程的心思,自顾自地拿着随身带着的一本道门典籍认真地看着。

  保持着如此的安静,车子一直来到了市区郊区的一处石料仓库。

  王程看到这里,轻轻皱眉。

  一般来说,卖翡翠玉石原石的店面,都会和古董一条街在一起的,而这里明显是个工地仓库一样的地方,不可能是古董一条街。

  张绍云从后视镜上看到师傅的神色变化,急忙解释道:“师傅,这里是京城的几个有钱有势的子弟开起来的,为了避税和神秘,他们故意开在这里的。但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小的渠道,所以这里基本上是北方最大的原石交易地方,货从没有断过。”

  王程点点头,表示了解,好奇地问道:“那没人找他们的麻烦?”

  张绍云笑道:“肯定有,但是这里是石料仓库,来人调查。他们直接把那些料子丢到这些石头原料里面,说自己是石材商人,谁都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原来如此,所以开在石材市场这里。

  王程对这些人钻营的脑子表示佩服,什么方法都能想到。

  当然,石材市场的遮掩是一方面,主办者后面的背景肯定才是最主要的。只是有石材市场的遮掩就能开成北方最大原料市场的话,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其他人也是有脑子的。

  “不过,这里有个好处,就是料子都比其他地方便宜一点。但是,周围也比较乱。所以保安比较多。”

  张绍云又解释了一句。

  王程点点头,没有多问。他对钱的事情他从来不在意,银行卡上还有几十亿,足够购买一大批翡翠和原石料子了。

  车子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堆堆石料的当中,这里有一个大仓库。门口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几十辆各色高档轿车和商务车,一个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正在一辆辆车子跟前,门口也站着十几个神色严肃的保安。

  看到张绍云的车子,那十几个保安都神色平静地看着,没有丝毫奇怪。可见他们已经知道了这辆车子的到来,外面一路上肯定有监控。

  嗤。

  车子停在门口的一个停车位上,张绍云急忙下车来给师娘杨青语打开车门,王程则是自己走下车。

  几个保安走了上来,为首的保安一本正经地说道:“几位,请问有预约吗?”

  张绍云走上前。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色卡片,说道:“我有会员。”

  保安的神色立即变得恭敬起来,拿着黑色卡片在手中的一个仪器上刷了一下,然后将卡牌又恭敬地还给张绍云,客气地笑道:“欢迎张先生,几位请,今天刚好来了一批新货,好多老板都过来了。”

  张绍云点点头,没有多理会几个保安,让王程和杨青语走前面。自己跟在后面,低声道:“这里基本上三天进一次货,货源不会断,每次都是直接从南方或者西北产地进货。全是上好的料子。”

  王程轻轻点头表示了解,走进了大门。

  大门内,没有豪华的装修,也没有各种娱乐休闲设施,就是一个空荡荡的仓库,当中的空地上堆放着一堆堆石头。周围两边有一张张桌子。旁边已经坐着一些聊天的人,每个人都气度不凡的样子。

  不过,还有更多的人在围着一堆堆石头在转悠,神色都很是认真严肃,有的甚至拿着放大镜仔细地看着石头表面的每一个细节,这些都是挑选石头的。

  王程三人走进仓库,立即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力。

  一个年轻人当即就哈哈笑着走了过来:“哈哈哈,张少,稀客呀稀客……张少可是有几年没来我这里玩了。听说你最近去练武了,以前我以为你练练跆拳道就是随便玩玩,没想到你认真了,还拜了师……”

  说着,年轻人上来就给了张绍云一个热情地拥抱,随后目光落在王程和张绍云身上,微笑道:“这位兄弟就是张少的师傅吧,比电视上看起来更帅。”

  现在要说全国有不认识王程的人,那肯定是存在的,只不过绝对在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不会在大城市里出现,只要有电视有网络的地方,基本上都见过王程。

  王程对年轻人只是点头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多说话,目光看向那些石头。

  张绍云松开年轻人的拥抱,讪讪一笑,道:“刘少,你说这话,那我就要走了,我师傅这次来可是有大买卖的。”

  年轻人眉毛一扬,笑道:“我开玩笑的,你小子不会这么小气了吧?都说练武的人很豪爽大气的。”

  张绍云给了年轻人一拳,笑道:“不开玩笑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师傅王程,你应该认识。”

  年轻人收敛了嬉皮笑脸的神色,当下严肃地对王程抱拳道:“我自己介绍吧,我叫刘建东,见过王先生。这几天我每年都准时收看比武大会的电视直播,王先生的神威,我看的清清楚楚,仰慕已久。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先生,就凭先生虐的棒子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为我华人扬威,我今天可以做主,任由先生选一块石头不要钱,多少钱的石头都行。”

  王程摇摇头,站在门口,严肃地说道:“刘先生言重了,我做我自己想做该做的事情而已,和你没有关系。我是来做买卖的。不是来要东西的,如果你一定要送,那我就走了。”

  刘建东顿时眉头紧皱,神色不愉。觉得王程不给自己面子。他看向张绍云带着询问,张绍云只能给他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当下他只能强笑道:“既然王先生坚持,那就当我没说过,是我多嘴了。”

  王程没有计较那些。也不在乎刘建东的心情,走了两步来到一堆石头前面,看着那一堆堆各成区域的石头,问道:“这些石头都是要卖的?”

  刘建东眼中闪过精光,心中想到了一些从东海市流传过来的消息,都是关于王程赌石的传闻,警惕之色一闪即逝,笑道:“那是自然,我是做生意的,这里除了我这个人。其他的都是有价钱的,那边的椅子桌子,甚至这间仓库,只要先生想要,都可以出价。”

  王程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我自己看看,你不需要管我。”

  说着,王程就带着张绍云和杨青语去看石头了。而刘建东也神色不好看地站在原地,目光没有离开王程三人。

  这时,一个中年人急匆匆地来到了刘建东的身边,这是刘建东请的赌石顾问。急促地低声说道:“刘少,这个王程赌石很邪门的。当初我就在东海的赌石节上,亲眼看到他赌石的经过,他一个人用几千万的石头开出了十几亿的极品翡翠玉石,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逆天的运气,你要小心点。最好别做他的生意。”

  刘建东看着王程的背影,淡淡地低声说道:“赌石,赌石,重点就在一个赌字上,神仙都难断寸玉,更何况他不是神仙。他运气好,也始终只是运气,我是做生意的,不需要担心这些,就算他选到一些好的石头,剩下的我也能卖出去。”

  中年人笑了笑,不再多说,只是尽到自己提醒的义务就好了。

  不过,这时候王程仔细地摸着一块石头,看都不看价钱,就直接说道:“这块我要了。”然后,他毫不停留,手掌在一块块石头上摸索着,接连几块石头都被他点名买下了。

  跟在后面的张绍云费力地将师傅王程点名的石头一块块地搬到一边单独放在一起。

  这时候,其他来买料子的商人都被惊动了,大部分人都认识王程,更有几个是在东海赌石节上见过王程的,而其他人也都听说过王程,于是纷纷都跑来看热闹了。

  刘建东神色也更加有些不好看,当下打电话将另外两个合伙人叫了过来。

  “这就是王程,比在电视上更有精神,他不是在参加比武大会吗?怎么跑来这里赌石了?”

  “谁知道,可能是突然想玩了就过来了,年轻人就是这样,不过他赌石的运气一直都很逆天。有人专门调查了他的消息,从江州到港岛,再到东海赌石节,他每一次都是以小搏大的大涨。”

  “运气始终是运气,我不相信他的运气会一直这么逆天。”

  “那你去和他赌一赌?”

  “我是做生意的,不是来玩儿的,为什么要去赌?”

  “好好看着就好,估计有好戏看了。”

  十几个商人低声地议论着,大多都对王程很是好奇。

  刘建东安静地看着,有一些焦急,然后神色逐渐的严肃凝重起来。因为王程陆陆续续地从一堆堆石头之中选出来了二十几块原石,却是还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这时,大门口终于又来了两个年轻人,正是是刘建东的合伙人,陈亮和马建华。

  陈亮听刘建东打电话的语气急促,以为是有找茬的来了,上来就神色不善地说道:“是谁?谁敢来我们的地方找茬?我已经打电话叫了兄弟。”

  马建华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到了王程,皱眉道:“他怎么来了?”

  刘建东沉声道:“我也不知道,是张绍云带来的,张绍云是他的徒弟。他刚才选了不少石头了……我们该怎么办?”

  陈亮沉声道:“要不要叫人赶出去?他敢反抗,我叫的人马上到,他在电视上能打,我不信他真的能打的过几十上百个人。”

  马建华立即瞪了陈亮一眼,道:“人家是来买东西的,你凭什么赶人?让你的人在外面别进来。”

  陈亮一想也对,王程也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当即沉默下来。转身打电话去了。

  刘建东低声说道:“现在大家都说他的运气很好,我们是不管,还是怎么办?”

  马建华神色严肃地说道:“一些石头而已,就算他运气好都选到了大涨的料子。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给我们买料子的钱?卖给谁不都是卖?不过,我这次倒是想玩玩,现在他的名头这么响亮,如果我们赢了他,你们说会怎么样?”

  刘建东和陈亮瞬间眼睛放光。如果赢了王程,那他们绝对会在玉石古玩这个行当里大出风头。到时候,他们将这里的生意再扩张到南方去也不是不可能。

  “怎么玩?”

  三人当中陈亮最是不安分,听说有游戏要玩玩,立即放下电话就兴奋地问道。

  马建华是三人当中说话分量最重的,也是京城背景最大的。他没有说话,而是走到王程的身边,笑道:“王先生,在下马建华,也是这里的老板。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真的是幸会。”

  王程再次选中一块石头,让徒弟张绍云搬到一边,心中计算着已经选了三十五块石头,其中有十块西北出羊脂玉的石头,其他的都是南边过来的翡翠原石,这些应该是足够最近的使用了。

  正打算要结账,听到马建华的话,王程回头看了对方一眼,微笑着点头道:“马先生。幸会,这些我徒弟搬出来的石头,我都要了,你算算价钱。然后找几个人尽快给我解开,我还有事。”

  时间不早了,王程想早点回去了。

  马建华眼睛一亮,扫了一眼王程选出来的几十块石头,和这仓库里的几百上千块石头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是也价值上千万,笑道:“好,先生放心,我们这里的解石绝对专业。不过,先生既然难得的来到我这里,今天这里也很热闹,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王程看了张绍云一眼,然后扫视现场,发现的确这里的几十个人都围在了周围安静地看着,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当即也毫不犹豫地笑道:“哦?呵呵,玩游戏?你想怎么玩?”

  武学这一路上,他的确还有许多忌惮的高手;可是在赌石方面,王程绝对是谁都不惧,全天下的赌石老手加在一起,他都绝对不惧。

  马建华微微眯着眼睛,自信地说道:“听说王先生的赌石运气逆天,好几次出手全部都是大涨,没有一次失手过。我们在赌石方面和先生比起来肯定有所不如,那就这样,先生选多少石头,我们就选两倍的石头,如果到时候先生的石头开出的料子比我们开出的料子值钱,那所有开出的料子都归先生,先生一分钱都不用给,如何?”

  张绍云看着马建华三人自信的样子,心中警惕,拉了一下师傅的袖子,示意别理会这种游戏。

  两倍的料子,赢的几率就翻倍,而且这都是马建华三人从原产地买进来的料子,其中好坏他们都有数。

  就算王程的运气逆天,也很难赢。

  周围的几十个看热闹的人也都来了兴趣,这里一般来的都是正经珠宝公司的商人,很少有这种游戏出现,大多都是来了选料子,选完了付钱就走人。

  “两倍的料子,有点欺负人了。”

  立即就有人低声说道。

  不过,也有人不同意:“王程赌石的资料很吓人的,我觉得刘少他们选两倍料子才公平。”

  “呵呵,反正很好看就是了!”

  “不过可惜这次的料子我们估计拿不到好货色了,只能等下一批了。”

  “无所谓,去其他地方拿一些应急几天就好了,这种好戏可不好碰到。”

  更多的人则是纯粹的看热闹,看好戏,不会去参与。

  王程看着马建华三人,没有理会徒弟张绍云的提醒,笑着问道:“哦?两倍的料子,虽然不公平,不过对你们来说算是公平的,那我输了呢?”

  马建华知道王程八成是要答应下来了,压抑着一丝兴奋地说道:“先生要是输了,只需要按照平常的交易,给我们你选的料子钱就好了。不过,料子开出的东西,可都是我们的战利品了。”

  “理应如此,那好,我答应了。”

  王程浑身轻松,这赌约不算苛刻,甚至对他来说很宽松。之前给洪门的人送出去了两亿多的翡翠,他心中正不痛快,没想到马上就有人又送上门了,答应之后,又大气地说道:“这样吧,也不要说两倍的料子了,我们要玩,就玩大一点,小了都没有意思,你们这里一共多少料子?”

  马建华心中一凛,不知道王程想干什么,皱眉道:“一共有一千一百多块,有七百块是今天新到的,阁下是想如何?”

  所有人都看向王程,不知道这个全国闻名的功夫少年要做什么。

  王程笑道:“我只选一百块石头,剩下的一千块石头全是你们的,你们可以全部解出来。只要你们解出来的料子能超过我这一百块石头解出的东西,就算我输。”

  瞬间,全场安静无比。

  一直平静的杨青语都轻轻地皱起秀眉,轻轻地碰了王程的胳膊一下,提醒王程要注意,别太大意了。

  张绍云更是满脸的无语,他知道自己的师傅一向自信而坚定,但是在武学上的确有资本,他无法说什么,毕竟实力吓人。可是,这赌石都是靠运气的,一次两次三次的运气爆棚都不能说明什么……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

  “师傅!”

  张绍云刚刚喊了一句师傅,就被王程一挥手,让他闭嘴了。

  马建华和刘建东,还有陈亮三人都神色严肃无比地看着王程,同时还有一些怒火。

  这简直就是无视他们。

  如果他们的一千块石头还输给了王程的一百块石头,那他们以后就别在赌石这个行当里混了,说出去都丢死人了。

  马建华一把按住了要爆发的陈亮,神色严肃地看着王程,沉声道:“王先生可是认真的?”

  王程肯定地点头道:“我说的话,从来不会反悔。”

  “好,一言为定!”

  王程的话音未落,马建华立即大声答应下来:“来者是客,我们让先生先选。”

  周围的几十个各大珠宝公司的商人都惊呆了。

  这么大的赌注,在国内珠宝行当里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可是一千一百多块原石的赌注呀……

  不说其中有可能开出的翡翠了,就说这一千一百多块原石,就至少价值十五亿以上。

  十五亿的石头全部开出来?

  一个个珠宝公司的人都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互相对视了一个呼吸之后,就激烈的低声讨论了起来,心中更加震惊于王程这有些自大的自信了。

  而王程,拍了拍杨青语的手背,示意她安心。然后他没有理会其他人,自顾自地带着张绍云和杨青语继续挑选几十块石头凑足一百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