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龙虎精血

第四百六十五章 龙虎精血

  (求票,求支持!)

  阳丹真人清瘦的脸庞上露出思索的神色,然后开口问道:“南洋的华人当年大多都被满清迫害过,肯定不会和爱新觉罗氏合作,难道是日本人?”

  他虽然是询问的样子,可是语气却很是笃定,可见知道一些其他关于日本人的消息。

  长鹤道士,纳兰白山,还有王程三人听到日本人,都同时皱眉。

  日本武术界和华夏大地的武术界几乎是世仇,这是纠缠了一百多年的仇恨。如果是日本人出手的话,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了。而且,这次因为武术大会的缘故,世界各地都有不少的高手来华夏大地参与交流,其中日本高手更是不少,为他们省去了入境的麻烦。

  长鹤道士眼神严肃,闪过一丝恍然之色,沉声道:“我倒是忘了,那里面可不只是关押了爱新觉罗氏的人。”

  牛大海也是神色严肃地点点头,道:“不错,就是日本人。当年日本高手丰臣阳二的大弟子被我们抓起来关了五十年……以丰臣阳二的性格,这次可能会来强行救出去,他们和爱新觉罗氏有一样的目标,两方合作,也就不奇怪了。”

  王程保持了沉默,这里每一个都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除了阳丹真人不知道深浅之外,其他三人他都能确定是凝聚罡气的绝顶高手。

  而阳丹真人传承于张天师一脉的道家流派,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绝对底蕴深厚,比之武圣山也不弱多少,此时也和另外三大罡气高手平起平坐,那么实力就可想而知了。

  在如此四大宗师面前,王程自然是没有资格说话的,只需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安静地听着就好了。

  不过,听到丰臣阳二的名字。阳丹真人的神色很是严肃凝重,淡淡地道:“丰臣阳二,他这次要是敢来,那就不需要走了。这老东西也该死了。”

  “服部剑雄已经死了,就剩下了丰臣阳二和伊贺长生。”

  长鹤道士沉声道:“这次丰臣阳二来了,我们就留下他,那就只剩下了一个伊贺长生。”

  牛大海肯定地说道:“老道你放心,伊贺长生在临死前肯定会上武圣山的。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听到牛大海的话,王程身体顿时微微一震,想到了自己家里摆着的那把当年来自伊贺长生手中的名刀断海。

  伊贺长生和师傅长鹤道士几乎是一辈子的仇人。

  只是,不知道伊贺长生什么时候会来?

  王程的目光看向师傅长鹤道士。

  长鹤道士面色平静,毫无变化,冷哼道:“伊贺老狗敢来,我拼死也让他留在武圣山,杀了丢下山去喂狗。”

  牛大海和阳丹真人,还有纳兰白山都面色严肃无比,他们这些老一辈的高手都经历过当年的事情。知道这些事关民族之间的仇恨,是不可能调和的,也不可能随着时间而变淡。这种仇恨反而会如陈酒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得越来越深沉。

  纳兰白山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如果到手长鹤道士和伊贺长生交手,势必是两败俱伤,或者同归于尽,到时候武圣山就剩下了王程?他看向长鹤道士,淡淡地道:“伊贺长生的事情是以后的事。这次他必定不会来趟这一道浑水。还是管好眼前的事情吧,爱新觉罗氏和佟佳氏,还有日本的丰臣阳二,或许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人。你们说说,应该怎么办。”

  牛大海当即自信地接口道:“我已经布置好了,到时候他们来了就一网打尽。”

  阳丹真人也严肃地说道:“不错,我也让下属们布置好了。不过,我手下高手不多,到时候我们肯定要亲自出手。”

  长鹤道士和纳兰白山点点头。答应下来。他们两人很久都没有关心过政府部门的事情了,所以也任由现在身居高位的牛大海和阳丹真人去布置,他们两人到时候只需要准时现身,然后出手击杀来犯之敌就好。

  “时间肯定在比武大会之后,具体的时间还没有确定。王程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到时候在擂台上把罗清盛狠狠地打一顿,尽全力,让他伤的更重一些,只要不死就好。”

  牛大海看着王程,严肃地说道:“以爱新觉罗氏和你们武圣山的恩怨,他不会放过在擂台上击败你的机会。”

  王程点点头,肯定地道:“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尽力打残他。”

  自从那天的事情之后,王程知道牛大海对自己有一些不满,可是王程也不曾后悔过当时的所作所为。

  可以肯定的是,牛大海必定后悔无比,后悔当时没有对王程出全力。

  不然,牛大海当时即便全力出手,可能也依旧无法击败刚刚气血逆转,爆发逆天实力的王程,只不过肯定不会如此丢人就是了。

  看了看牛大海,王程没有多说话,做好一个晚辈应该做的事情就好了。他就安静地坐着,看着四位前辈低声地商量了之后,又闲聊了几句,然后最不合群的纳兰白山首先告辞了,牛大海也随后离开。

  四位顶尖高手,王程能看出四人之间并不是那么的和谐融洽。

  最后,阳丹真人却是没有一起走,而是留了下来,看着王程,严肃地问道:“元鼎,你领悟了纯阳心境?”

  元鼎,就是王程的道号,急忙答应道:“不错,刚刚领悟不久。”

  阳丹真人露出一丝微笑,道:“很好,你才入门不到一年,就领悟纯阳心境,可谓天纵之资。你师傅长鹤当年如果能领悟纯阳心境,可能你师公玄鼎真人就不会遗憾的离开人世了。”说着,他看了长鹤一眼,又看着王程继续说道:“我听说你练成了武圣山两千年来没有人练成的猛虎九式,又修炼了一门龙形拳,并且将两门象形拳法都练出了精髓真意?”

  王程心中微微警惕,这种个人武学的事情,在每个练武之人看来,可都是秘密,很多人即便是自己的师傅都不会完全透露。当下。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向师傅长鹤道士,眼神带着询问。

  长鹤道士喝了一杯茶,放下茶杯。淡淡地道:“阳丹真人不是外人,也不会害你。我们两家是世交,他问你的,你可以回答。”

  王程心中讶异,他以前从来没听师傅说过武圣山还和丹霞山的张家有这么好的关系。当即又略微恭敬地对阳丹真人说道:“精髓不敢当,只能说略微领悟了一些皮毛。猛虎九式看似简单,只有九式,可是其中变化奥秘,可谓无穷无尽,猛虎真意也霸道无比,不好驾驭,我也只能说是刚刚入门。至于那门龙形拳,名曰真龙,是我从港岛一次拍卖会上意外所得。刚刚破解出来上面的上古文字,现在也只能算是入门,拳法真意都没有领悟,更不敢说领悟精髓。”

  阳丹真人整个人的气势都出现了一丝变化,好像瞬间变成了一个即将飞升成仙的得道高人,整个人都变得飘渺起来,呼吸之间几乎毫无任何动静。他的眼睛突然之间也变得透彻起来,让王程都不敢对视,好像能看穿自己的身体一样。

  沉默了一个呼吸,阳丹真人的视线在王程身上再次仔细地凝实了一遍。随后点头说道:“不错,龙形拳初具神态,虎形拳已经领悟一些精髓,你身上已经有了一些龙虎形态。只不过龙形还未成形。你修炼这两门拳法的时候,切记不要太过激进,龙虎都是霸道无比的猛兽,等你将两门拳法都练的有所成之后,龙虎真意可不会和平相处,到时候你要注意了。”

  王程心中一凛。他之前已经考虑到这方面了。因为最近他修炼真龙拳法的时候,迟迟不能领悟一丝龙形真意,虽然已经达到拳出声相随的境界,可没有领悟龙形真意,始终不能真正的发挥拳法威力。有好几次他都一只脚踩在门口了,即将领悟龙形真意,可却就是不能进入那扇门,好像心中有一股强势的意念在阻止自己。

  他开始就怀疑,是道门心境和猛虎真意的原因。

  此时听阳丹真人讲来,他顿时明白了,肯定是霸道刚猛的猛虎真意无疑,道门真意中正平和,不会对其他拳法太过排斥。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猛虎真意如此霸道,必定不允许同时还有威胁其存在的拳法真意。

  如此的话,那要如何领悟龙形真意?

  真龙拳法如此高深奥妙,王程可不想就此不练了。

  不过,他之前已经几次散去猛虎真意,何不继续散去一次?

  看到王程思索的样子,阳丹真人很清楚王程的心思,知道没人会想舍弃这样两门强势的象形古拳法,当下微笑道:“你也不需要担心,循序渐进的修炼就好了,我听你师傅说你以龙形拳强行逆转气血,其实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可以提前体验逆天而行。我道门修炼,虽然一直说秉承天意,可是每个修炼之人其实都在逆天而行。等你将来领悟龙形拳法真意,和猛虎真意逐步融合,修炼到龙虎交融的境界的时候,我需要你帮一个忙。”

  长鹤道士眼中光芒闪烁,好像想到了重要的事情,看着阳丹真人,沉声道:“你要王程的龙虎精血?”

  王程看到师傅严肃无比的样子,心中也再次警惕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阳丹真人,浑身戒备起来。

  阳丹真人却是毫不避讳地点点头,看着长鹤道士,也语气低沉地说道:“长鹤老道,你知道我们龙虎山有传说,当年祖师爷练成仙丹,丹成而龙虎现,龙虎山也因此而得名。我们正一道在武学方面不如你们武圣山,可是在丹道等杂项方面,绝对敢说天下第一。祖师爷传下来几个丹方,其中就有龙虎丹的配方,其中所需无一不是各种天地精华仙草,这些在我们龙虎山上千年的积蓄之中都有储备。”

  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一下,继续严肃地说道:“唯独其中有一样,是自从祖师爷之后,我们世世代代都不曾找到的,这就是龙虎精血。当年,祖师爷练成龙虎丹,用的是自己的精血,因为祖师爷就是将龙形拳和虎形拳练到龙虎交融的境界才开始炼龙虎丹的。”

  “近两千年来。华夏大地上,再也没有人能将两门最刚猛的象形拳练到龙虎交融的境界。我觉得,王程有这个资质和潜力,他的心智是我平生见到的诸多天才之中最坚定强大的。你们放心。到时候如果我借助王程的龙虎精血练成龙虎丹,不管出多少颗丹药,我都只留下一颗,剩下的全部给你们武圣山。”

  说完,阳丹真人有一丝紧张地看着王程和长鹤道士这师徒两。好像丈夫看着即将生产的妻子一样,可见龙虎精血对他的重要性。

  自古以来,龙形拳和虎形拳就是最为强势的象形拳法流派,能将其中一门练至大成就已经是当世高手了,更别说将两门练到有所成了,而且还要将两种刚猛霸道的拳法真意融合为一?

  这种人物,一千多两千年来,华夏大地上就出了一个张道陵,这可是开创了一个道门流派的神仙人物。

  王程即便是再如何自信,也不敢将自己和这种道门祖师爷相比较。

  长鹤道士也紧皱着眉头。如果不是两派千年来都私交不错的话,他估计就要赶人了。

  人体精血,这可不是普通血液,这是要用特殊手段直接从心脉上取出的血液。寻常人的心脉能有七八滴精血就不错了,每损失一滴,身体就会变得虚弱无比,要吃许多大补之物才能慢慢补充上来,严重的甚至要损失寿命,导致夭折。

  而以虎形拳和龙形拳的内家秘法修炼出的龙虎精血,更是珍贵无比的。这是将原本心脉上的精血再次经过龙形拳和虎形拳特殊的呼吸和气血搬运之法而提炼出的,每一滴都珍贵无比,其中每一滴蕴含的营养精华比普通人的全身气血精华都要浓郁的多。

  如此身体心脉蕴藏的精血,岂能随便拿出来送人?这说是武者根本都不为过。

  谁知道那龙虎丹能不能弥补精血的损失?不能弥补损失的话。王程的武者根本就会有损,影响以后的气血修炼。

  “阳丹老不死的,你敢害我徒弟,我无论如何也让你们龙虎山上下付出代价。”

  长鹤道士盯着阳丹真人,语气严肃无比,甚至带着浓厚的杀气地说道。

  阳丹真人很坦然地看着长鹤道士和王程。浑身依旧很是轻松,点头道:“长鹤,你放心,以我们双方历代的交情,王程也算是我半个徒弟,我就算害我自己的徒弟,也不会害你老道士的徒弟。龙虎丹是我们正一道最强大的丹药,到时候只要一颗,就能弥补损失的精血,而且对王程只会有巨大的好处,甚至可以借助丹药推动龙虎拳法真意,将龙虎真意完美无瑕的融合为一,最后一起修炼到大成境界!”

  阳丹真人说到这里,神秘地低声道:“你们可知道,当年我们祖师爷在当时为何晚年突然实力暴增,成为当时的天下第一?”顿了顿,他看着长鹤师徒两,点点头又继续说道:“不错,就是靠用他自身精血练成的龙虎丹,服用之后和自己的身体气血融合的完美无瑕,之后龙虎大成,天下无敌。当时你们武圣山的前辈天罡拳法练到巅峰,都不是我张氏道门祖师爷的对手。”

  长鹤身体微微一震,没有说话,而是想起了自己看过的武圣山典籍,其中的确有一本第三代祖师爷的手稿上记载过,当时败给了张道陵的龙虎象形拳法。

  “真的?”

  长鹤盯着阳丹真人,确定地沉声问道。

  阳丹真人再次肯定地点点头,双眼真诚无比地看向王程,神色非常的期待。

  王程坐在那里,双拳紧握在一起,可见心中很是踌躇,看了看师傅,见师傅不再反对,他才对阳丹真人缓缓地说道:“阳丹前辈,我相信您不会害我。”

  阳丹真人松了口气,知道成了一半,当下笑道:“那是,我们同出道门一脉,而你们武圣山祖师爷乃是整个道门的祖师爷传承。我们正一道虽然另辟一脉,可也终究是道门门下,所以,你我属于同门,我绝对不可能害你。到时候如果用你的龙虎精血练成龙虎丹,对你绝对有天大的好处。”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他第一次听说自己门派祖师爷的出处,没想到竟然是出自整个道门的祖师爷的门下,那岂不是要追溯到春秋战国百家争锋的时期?

  收拾心思,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保持着微笑,说道:“前辈,我可还没有答应你。龙虎拳法都各成体系,并且都高深无比,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大成的。您也说了,当年张天师都是晚年才炼成龙虎丹。”

  “我的虎形拳才刚刚初窥门径,可是龙形拳还很早,入门而已。等我解决了体内逆行的气血再说才能更深入的修炼,或许,前辈要等十年以上才有希望。”

  阳丹真人当即站起身来,对着王程抱拳道:“哈哈,好,只要你答应就好,别说十年,就是等你一辈子,我们张家一脉都会等。而且,我也提前送你一个大礼,我们龙虎山上有一座龙虎洞,其中有当年祖师爷留下的龙虎拳法,对你可能有帮助,到时候我可以特许你可以上去看看,助你一臂之力!”

  王程也急忙站起来,抱拳回礼笑道:“呵呵,那我也提前多谢前辈相助,等这次比武大会和京城的事情了结,我回武圣山修养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去龙虎山拜访前辈。”

  长鹤道士安静地看着两人,他相信阳丹真人不会害王程,而且王程也已经答应下来了,他只能希望到时候龙虎丹真的对王程有巨大的帮助。

  “好,那我龙虎山上下就等你这位武圣山传人的拜访,说起来我们两派也有近百年没有走动过了。长鹤老道,今天的事情就这些,我就告辞了。”

  阳丹真人满口答应下来,随后就向长鹤道士告辞。

  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两一起将这位龙虎山的道士送出了大门才回来。

  师徒两再次回到阁楼上,长鹤道士看着远处逐渐消失的阳丹真人的背影,淡淡地道:“阳丹这家伙还算是正派,不过龙虎山上下也不全都是和我武圣山交好的人,你要记住这一点。”

  王程神色一正,抱拳道:“是,师傅,弟子记住了。”

  “这次京城的事情,因为事关丰臣阳二,所以阳丹他们必须要参与。当年,击败丰臣阳二,断掉其一只手的,就是阳丹的大哥,可是他大哥五年前去世了。但是,丰臣阳二却没有放弃报仇的想法,在三天前,已经将拜帖送上了龙虎山……”

  长鹤神色极其凝重地说道。

  王程也神色极其的严肃,张了张嘴,很艰难地开口道:“那师傅,伊贺长生呢?”

  丰臣阳二这位当年日本第二高手都来了,那当年的日本第三高手伊贺长生是不是也要来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