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暴怒的陈天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暴怒的陈天文

  (求票,求支持!)

  中原陈氏和江州杨氏之间的恩怨牵扯了上百年,从最开始的一家人变成了现在事关武学传承的仇人,几乎有一些不死不休的架势。

  杨家之所以当年迁徙到南方江州,也是因为躲避陈家的压迫,同时也避讳一些政治上的事情。

  中原陈氏传承几百年,可以说是国术几大家族之中传承最久远的一个大家族,底蕴之深厚,就算是武当少林都非常忌惮,不愿意与之为敌。杨家自从神话宗师杨露禅离开人世之后,就无法与陈氏对抗,只能选择避让,迁徙到了南方,中间相隔几个省份。

  杨青语目送王程去了二楼,没有继续练拳,回房间拿起王程带来的一本道家典籍看了起来,平复心中的情绪,可是心中还是满是王程的影子。

  不一会儿,她看到了院子的围墙到了,是突然被二楼的高手一拳打下来的罡气打倒的。他心中顿时担忧起来,不过,她知道有长鹤道士在,王程绝对不会吃亏。

  果然,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看到了纳兰白山三人离开了。

  可她心中还是不放心王程,正要上楼去看看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个她认识的陈家年轻高手。

  “杨青语,我们家前辈有事要见你。”

  陈家年轻高手上来对杨青语抱拳说道,神色有些轻视。

  陈家丢了传承拳谱的事情,在陈家的内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怒火燃烧的同时。也对杨家不屑。

  因为,杨家在两家斗争当中,将武圣山牵扯了进来。

  这在陈家看来,这就是引狼入室!原本是太极传承的内部斗争,现在牵扯了武圣山,很多人担心太极一脉会被武圣山吞并。

  今天是比武大会休息的时间,陈家急忙就要见杨青语。

  如果是王程在的话。那绝对妥妥的会当面拒绝了你要见我,凭什么要我走路去你家?要见我,你来找我,不然大家别见面了。

  而杨青语却是想的不一样,她知道哥哥杨无忌投身国家,爷爷杨祐德已经将杨家的胆子肩负在自己身上,所以陈家要见她,她有义务要答应去一趟。

  当即,她对张绍云说了一声。就离开了院子,跟着陈家的人去了。

  “请!”

  来到一处偏僻院子的门口,陈家的年轻高手亲自给杨青语打开门,请她进去。

  杨青语神色平静,轻轻的深呼吸一口气息,运转道门太极的呼吸法门。心中一直提醒自己代表都是杨家和一部分王程的颜面。千万不要害怕。

  然后她抬起脚步迈进了大门,看到站在两边的三四个陈家弟子,毫无情绪,神色保持着平静,一步步沉稳地走了进去。

  厅堂内,坐着一个人,站着两个人。坐着的是陈天文,站着的是陈浩洋和陈平盛两个陈家年轻顶尖高手。

  而从小就不在中原陈氏的陈浩洋,也是很离奇地出现在这里,或许是专门为了杨青语而来。

  “杨青语。我们又见面了。”

  陈浩洋看到杨青语,神色平静,气息也很沉稳,没有任何尴尬,抱拳严肃地说道。

  杨青语眼神凝实,轻轻点头,抱拳道:“没想到又见到你了。”

  陈浩洋神色变得有些难看,上次他是实打实地被王程击败了,这对他的打击很大,不过也让他更加沉下心来练拳。这次来这里,是陈天明让他回陈家认祖归宗的。为了武圣山这个半路插入的敌人,陈天文就算是再无颜面,再不想回陈家,也知道现在必须要联合中原陈家的本族,才有可能从杨家和武圣山手中抢回陈家传承拳谱!

  陈平盛默默地站在那里没说话,他刚才告辞悟禅的时候,才见过王程和杨青语,不想此时和杨青语有冲突,害怕背上针对王程的骂名,又不能违背家族长辈的意思。所以他和之前的少林的悟禅一样,选择了沉默地站在那里,表个态不出力就好。

  最重要的是陈平盛已经和杨青语交过手,知道这个看似如江南柔弱女子一样的杨青语,实力绝对吓人。

  坐在那里的陈天文一直凝视着杨青语,心中从最开始的不屑,变成了很是凝重。不屑于杨家让一个女子来担负家族传承的责任,随后就看出杨青语步伐行走之间,任何一个动作都含有一些太极的奥义,让他很是震惊。

  杨青语对太极的这份领悟,陈浩洋勉强有,陈平盛还没有!

  所以说,假以时日,杨青语的气血积累雄厚了,实力会比陈浩洋和陈平盛更为强大。

  “杨家的小辈,我找你来,只想问你一件事。我陈家的拳谱,现在到底在谁的手上,是在你爷爷杨祐德的手上,还是在武圣山长鹤的手上,还是说,在王程的手上。”

  陈天文看着杨青语,压下心中的震惊,沉声问道。

  追回传承拳谱,才是现在陈家最重要的事情,比武大会都要排后。

  杨青语眉心微微跳动,心中很是紧张,知道这陈天文的实力不弱于自己爷爷杨祐德。她是第一次独自面对如此两家相对的大场面,急忙再次调整呼吸,压下情绪,抱拳说道:“晚辈青语见过前辈,上次陈浩洋输给我未婚夫王程,有许家前辈为证。所以陈家拳谱就已经是我们杨家的了,现在在我爷爷手上,如果你们想要,随时可以来江州,只要你们能拿走,我们杨家无话可说。”

  陈浩洋的神色又变得有些难看,可是也知道自己输给王程是一点都不冤枉,只能冷哼一声不说话。

  陈天文看了陈浩洋一眼,他对这个昨天才见到的后辈弟子很欣赏。加以调教。将来实力绝对在陈平盛之上,可以作为陈家的核心种子弟子来培养,将来成为陈家的领路人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前提是拿回陈家的传承拳谱!不然,陈天明和陈浩洋都是陈家的有罪之人。

  陈天文眉头皱起,冷冷地道:“你和王程何时定下的婚约?我陈家的拳谱,他可有看过?”

  杨青语眼神和陈天文对视。不卑不亢,也毫不隐瞒地说道:“我们是上个月定下婚约的,拳谱他已经看过了。他是我杨家的女婿,我的相公,自然有资格看。”

  砰!

  陈天文瞬间面色冷厉下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想到那天被王程一脚击败,他心中就是滔天的怒火,现在得知对方还看了自己陈家的传承拳谱,新仇旧恨之下。自然是怒火更甚,沉声喝道:“他还没有和你完婚,没有资格看拳谱,你们杨家擅自泄露我陈家拳谱给外人,已经是大罪!”

  “等他二十岁就会和我完婚,现在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何罪之有?更何况。我大哥杨无忌已经投身国家,为国效力,所以将来杨家就是我和我相公的,拳谱自然也就是我和他的。再说,你们别忘了,拳谱你们已经输给我杨家的了,就算我们传遍天下,你们也没有资格说三到四!”

  杨青语心中一紧,急忙再次压下不安,声音尽量平静地回答道。可是语气却是得理不饶人。

  陈平盛微微皱眉,轻轻地给杨青语打了个眼色,示意杨青语别顶撞陈天文,可是直接被杨青语忽视了。

  代表着杨家和王程,杨青语即便心中忐忑,也不会有丝毫示弱的行为。

  陈天文狠狠地瞪着杨青语,一双眼睛好像要吃人一样,沉默了一个呼吸,沉声道:“好一个牙尖嘴利,我不与你一个小辈争辩。既然他算是你杨家半个人,我陈家的拳谱他也看了,那就等他来接你回去吧。”

  杨青语秀眉颤动了一下,然后心中恢复一片平静。她知道陈天文身为前辈绝对不会拉下颜面对自己动手,而陈浩洋和陈平盛都是年轻一辈的顶尖弟子,也绝对不会不顾面子对自己一个女子动手。

  所以,他们就只能困住自己,以此等王程来!

  心中想的透彻,事情的发展也不出预料,杨青语不再去激怒对方,自顾自地坐下来,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安静地喝了一口茶,自信地说道:“他肯定会来,我就怕你们这里没人能拦住我相公。”

  陈天文看到杨青语如此安静,心安理得地坐在那里,和自己气急攻心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很不舒服,手掌颤抖了一下,差点没忍住对这个杨家的女子出手了,还好最后忍住了,冷哼一声,也坐下来,不再理会杨青语,沉声道:“他来了,我就让他知道陈家的拳谱不是那么好看的。”

  陈浩洋和陈平盛也都安静地站在门口,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有一丝不舒服。

  囚禁一个女子,来强迫王程上门,不管目的如何,他们欺负女子的名头是逃不掉了。

  半小时后。

  陈天文面色阴沉地好像能滴出水来,沉声道:“看来他已经忘了你了。”

  杨青语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竟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本线装道门典籍,轻轻地翻开看了起来,淡淡地说道:“他不来,那你们不正好可以一直留下我?记得午饭给我加一份,我吃的稍微清淡一点,辣椒不要太多。”

  砰!

  陈天文瞬间站了起来,脚下发力,传递到椅子上,将一把红木椅子震的粉碎,狠狠地瞪了杨青语一眼,沉声道:“我们陈家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杨青语看了对方一眼,没有任何焦躁的情绪,微笑道:“没事,我胃口很好。”

  陈天文深呼吸几口气息,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太急躁了,被一个小辈看了笑话,当即不再说话,平息自己的怒火,继续坐在另一张椅子上,和杨青语面对面地喝起茶来。

  这一等,又是将近两个小时!

  期间陈天文几次差点忍不住暴怒发作,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不过心中却是积蓄了大量的怒火。只等王程来了。他就会当场爆发。

  陈浩洋和陈平盛都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陪着站在那里。

  外面的几个陈家弟子为了保持排场,免得让武圣山王程看扁了,所以也保持着站姿,站在外面。可是如此干等着一两小时,每个人都很不舒服。

  突然。

  王程终于步伐急促地来到了门口,好像一阵风一样。可见是赶路过来的。

  站在门口的陈家高手怒气冲冲地说道:“王程,你终于来了。”

  王程停下脚步,眼睛如利剑一样看着对方,沉声道:“青语呢?”

  这本来想发泄怒火的陈家高手看到王程的眼神,一时间语塞了一下,然后急忙压低声音,指了指里面,道:“杨青语在里面等你呢。”

  王程没有停留,跨步就走了进去。气息勃发,心中怒火不再掩饰,道道气血凝聚在双脚,每一步都沉重无比,地上的石板一块块被踩的粉碎,让门口的两个陈家高手看到了。都被吓的不轻。庆幸刚才自己没有招惹王程。

  一跨进门!

  王程目光如电,就看到了里面站在那里的陈浩洋和陈平盛,以及坐在那里的杨青语和陈天文。

  看到杨青语没有任何损伤,甚至看起来都没有动手的样子,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看到陈天文的眼神,他知道这老家伙这次估计不会放过自己,免不得和这个老家伙要动手一番。

  当即!

  王程不再迟疑,瞬间就是再次一步迈出,呼吸变化之下。脚下步伐沉重而富有特殊的韵律,好像一脚下来,脚底和大地融为一体了一般。

  赫然,王程再次施展出了负荷极大的神象步伐!

  龙象拳法彻底进入第一层,体内增加一龙一象的气血之力之后,此时再次施展出神象步伐,他立即感觉到了由内到外的不一样。

  这一步迈出,更为的沉重,体内气血也几乎都凝聚到了双腿上,全身好像都变得沉重无比,似乎他在这一刻真的变成了一头行走在大地上的大象一般。

  砰!

  一声沉重的闷响,第二步,再次迈出。

  当王程的步伐落地的时候,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就在地面爆发,周围十几块石板瞬间被力道震碎,化作碎片。

  杨青语立即转头,看到王程,眼中满是欣喜的目光,握着书本的双手有一丝发白,低声道:“我知道你会来。”

  陈天文则是终于愤怒地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体内气息爆发,身周气流激荡,一双眼睛瞪的如铜铃般大小,居高临下的对王程喝道:“王程,你终于还是来了。你身为武圣山之人,偷窥我陈家传承拳谱,该当何罪?”

  陈浩洋和陈平盛也立即转身凝视着王程,这个可能是他们这辈子最大敌人的同辈年轻人。看到王程此时身上如虹一般的气血气息,两人都心中震惊无比,都非常的奇怪,为何王程气血提升的如此迅速?

  王程浑身颤抖着,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体内气血几乎要爆炸了一般。

  他看着陈天文,毫不示弱地沉声道:“哼,什么你陈家拳谱,你陈家已经输给了我们,现在是杨家的东西,我们想如何处置,还需要你来管?我要看就是光明正大的看。看来,那天我那一脚,还没让你长记性。”

  提到那天那一脚,陈天文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瞬间爆发出来,面色通红,头发根根竖立,大喝一声,如一声炸雷:“找死。”

  然后,陈天文身形暴起,脚下踩着太极,如游鱼一般,两步就来到王程身前,当即就是一招威力强势无比的搬拦锤招呼过来。

  轰……

  搬拦锤劲道爆发,陈天文似乎推动了一面墙壁一般的推向王程,周围气流呼啸而起,凝聚在他的拳头上,可是终究没有凝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