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国术巅峰:纳兰白山

第四百五十六章 国术巅峰:纳兰白山

  (求票,求支持!)

  食堂上演的好戏迅速的被其他人传播了出去。

  王程独斗少林两大悟字辈的顶尖高手,并且战而胜之,将悟明和悟合两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在场的年轻高手当中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每个人都能看出,这其中杨青语虽然也参战了,实际上起到的作用不大。因为杨青语实力太弱,几乎只能接下悟合的一招,第二招就没有了招架之力。

  所以,所有人都认为,虽然杨青语帮王程抵挡了悟合的一招,让悟明和悟合没能对王程形成两人以多打少的攻势。但是别忘了,王程也只是用了一只手出招,如此两方算是扯平了。所以,如此一看,王程几乎就拥有了一打二的实力。

  这个一打二当中的两个人可不是那些普通的那些国术家族当中化劲境界高手,而是少林培养出的悟字辈当中最厉害的两大顶尖高手,实力堪比刚刚凝丹还不能爆发丹劲的国术顶尖高手,实力几乎不弱于除了王程之外的十大选手。

  经过如此一算,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认可了王程具有拿下冠军的实力。即便是李胜扬,离开的时候也沉默了许多,眉宇间不再那么信心十足,王程这次展示出的实力,让他有一些无力。

  而等王程和杨青语吃晚饭离开食堂的时候,另一个消息让他们和其他所有人都震惊了。

  “少林退出比武大会了?真的假的?”

  “我刚刚亲眼看到的,少林选手悟禅宣布退出这次全国比武大会。比武大会主办方已经同意了。”

  “不会是因为刚才少林败给了王程的原因吧。”

  “我看八成是这个原因。少林以多欺少还败了,已经成了笑话,悟禅虽然没有出手,可是肯定也没有颜面继续呆在这里了。”

  “悟禅的实力很强的,虽然拿冠军不可能,但是拿第二名还是可能的。”

  “第二名有用吗?”

  一些人都有些激动地聊着这些八卦。

  王程和杨青语都是耳目极其敏锐的人,周围的讨论自然都听的清清楚楚。一时间都神色有些异样。

  “我们去看看悟禅。”

  王程低声说道,神色有些遗憾,却又不是很意外,似乎已经料到了。

  杨青语也没有心思和王程闹脾气了,安静地点点头,紧握着王程的手,给予自己的一些安慰,也叹了口气。

  刘诗成和张绍云也是神色严肃复杂,更加清楚的知道了武者之间竞争的残酷性。

  来到这里的所有选手。站在比武大会上,成为天下瞩目的焦点上,谁想如此黯然神伤的离开?谁不想拿下最后的天下第一?

  可是,实力不如人,就是如此残酷。

  自古就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

  王程带着杨青语。快步走向十大选手的居住区域。那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子。每个选手都有一个设施齐全的套房。不过王程的那个房间至今还是空着的,为了区别十大选手和其他选手的上下等级,他的这个房间宁愿空着,主办方也没有让其他选手入住进来。

  此时,这小院子门口停着一辆车,悟禅和尚站在车前,正在和李胜扬,彭东,周煜等其他的十大选手告别,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郑重地对着八人行礼告辞。

  “阿弥陀佛,这次京城之行,小僧本原是拒绝的,因为小僧实际上并不喜欢打打杀杀。悟明和悟合两位师兄更为合适,可是我师傅执意让我参加,所以我才不得不来……现在,因为我少林做错了一些事情,我也没有颜面继续留在这里了,各位,小僧就此告辞……”

  悟禅双手合十,对着其他人语气真挚地说道。

  不过,大家都是练武之人,李胜扬,彭东,马木提,叶群生等人都不擅长表达,只是沉默着,神色有一丝遗憾和郑重。

  西北大汉马木提上前拍了拍悟禅和尚的肩膀,笑道:“和尚,大家相识一场,别说的这么凄惨的样子,等我回去的时候路过少室山,到时候去山上看看你。”

  悟禅和尚对马木提笑一笑,道:“小僧一定扫榻相迎。”

  唯一的女选手周煜有一丝感性,不过迅速地杨氏下来。她上前一步,双手合十,对悟禅说道:“悟禅大师,这次比武大会结束,我会随我师姐上少林一趟,麻烦大师回少林转告一声。”

  悟禅眼睛顿时瞪大了,放下了马木提,看着周煜,严肃地说道:“哦?周施主,峨眉已经等不及了吗?”

  在十大选手之中,唯一的女选手周煜相对其他人,身形显得有些瘦小和单薄,可此时她浑身却是散发着凌厉的气息,双手合在身前的动作没变,因为峨眉也是佛门,只不过周煜没有剃度而已,当即严肃地说道:“不错,我峨眉封山百年,这次借助武术大会出山,届时师傅将会派我师姐和我游历天下,告知天下我峨眉的存在。少林,是第一站,中原三大国术家族我们也会一一拜访,然后是武当,最后将会在武圣山落脚,结束这次游历。”

  说着,顿了一下,她又继续说道:“几年后,或许我会去南洋欧美游历一番。”

  周围的八位顶尖选手都是震惊无比地看着周煜,尤其是被周煜点名的少林,武当,中原三大国术家族,更是感觉到无比的亚历山大。

  这几乎就是周煜代表峨眉向天下武术界发布的一封拜帖。

  峨眉,这是要向天下武术界宣战出山了吗?

  佛门不是应该低调一点的吗?

  几人震惊的同时又有些不解。

  武当神机道士第一时间想到了周煜的师姐,就是面色更为难看。其他人或许不是很清楚。可是他出身武当。很清楚几年前武当和峨眉之间的一次比试。那位峨眉女子,实力之强大,让武当年轻弟子之中无人可可敌,逼迫的武当最杰出的年轻弟子选择了闭关练拳,几年都不曾下山。

  这也是神机道士能代表武当出战武术大会的原因,不然绝对轮不到他。

  峨眉的那位女子,再加上实力不弱的周煜。神机相信,在同辈弟子之中,天下间能抵挡的,或许真的不多。

  难道,真的要让峨眉女子来统领天下?

  想到这里,神机道士有一种世界末日降临的感觉。

  李胜扬和陈平盛,董涛身为中原三大国术家族,被周煜当场也点了名,神色顿时变得很是严肃。都知道不能当着周煜的面前示弱。

  李胜扬当即就说道:“那我李氏就恭候峨眉大驾了。”

  陈平盛也严肃地说道:“中原陈氏也一定打开大门欢迎峨眉高徒。”

  董涛压力最大,知道自己有可能不是周煜的对手,可也沉声说道:“我董家也一定开门相迎。”

  周煜双手合十,对三人点点头,面色淡然无比,道:“那就多谢三位了。”

  这时。王程带着杨青语三人走了过来。

  九位年轻顶尖高手都看向了王程。悟禅和尚立即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刚才还因为没有和王程道别而心中有一丝遗憾,现在看到王程,立即心中变得坦荡,毫无挂碍。

  “和尚,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干嘛要走,你还有比赛。”

  王程对其他几人点点头,然后就对悟禅和尚问道。

  悟禅和尚微笑道:“王程,你不必劝我了,事已至此。我也不想留在这里了,还是回去老老实实的念经练武吧,擂台或许并不适合我。”

  王程只能点点头,默认了此事,道:“那好,都是大男人,就不要磨磨唧唧了。你走吧,有时间我会上少林看你的。”

  听到王程说都是大男人,周煜瞪了王程一眼,却被王程无视了。

  周围其他人都是神色古怪,以武圣山和少林之间几百年的关系,王程上少室山必定不可能是为了去看悟禅,到时候两人为了各自门派而生死相斗都不奇怪。

  悟禅和尚也想到了这些,当下摇头道:“王程,你我在这里相交一场是缘分。我希望,以后我们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

  王程眼中瞬间闪烁出精光,他知道,下次两人见面,或许就是真正的敌人了。

  “我也希望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王程平静地说道,深深地看着悟禅和尚。

  悟禅和尚当即双手合十,该见的人都见了,他直接宣了一声佛号,然后就直接上车了,不再和其他人多说。

  车子也缓缓地开动,离开了这里。

  来势汹汹的少室山,至此就在武术大会当中落幕了,没有一个人留下来,永正和尚等人都离开了这里,不再参与武术大会当中的任何事情。

  也让武术大会第二轮当中直接少了一个有力的选手,此时就剩下了王程,马木提,李胜扬,以及周煜四位选手,抽签起来也很是简单,两场结束第二轮,直接第三场比赛就能决胜出最后的冠军了!

  悟禅和尚真的走了,王程也不多留,对其他几人微微抱拳,就告辞离开。

  周煜突然看着王程说道:“王程,几个月后,我和我师姐会游历天下,到时候必定去你武圣山,提前给你说一声,如果你们武圣山不方便,我和我师姐就不去了。”

  王程眉毛一扬,转头看着周煜,微笑道:“好,我武圣山没有什么不方便的,随时欢迎。”

  说完,王程就带着杨青语几人都走了。

  对于峨眉山,王程心中的忌惮之心不大,对方终究是女子,少林武当以及南洋让他的压力更大。

  不过,不管是峨眉还是少林武当,下次上武圣山必定都是至少半年之后的事情了。王程相信那时候自己已经解决了体内气血逆行的麻烦,或者即便没有解决气血逆行。那他也能彻底的掌控气血逆行。就以此来修炼来提高自己的实力。

  作为王程的弟子,张绍云再次感觉压力很大。来了一趟京城,他感觉好像全天下武者差不多都是武圣山的敌人一般,是个人都想挑战武圣山,他想如果自己是师傅王程,可能都要崩溃了。

  回到住处,王程在百米之外。就心中提高了警惕,因为他感觉到院子里又来人了。除了师父的呼吸声之外,还有三道呼吸,每一道呼吸都很是沉稳,可见内家修为都很深厚,不是普通人。

  走进院子里,王程一抬头,果然就看到了二楼阁楼里不止师父一个人,还有一个身穿麻布衣服的老者。另外还有一个中年人,以及一个年轻人。

  “王程,上来。”

  长鹤道士对王程点点头,叫了一声。

  王程当即答应,拍了拍杨青语的手,让她先去看看书。或者练拳。杨青语很是乖巧地答应下来,经过这次小脾气闹别扭,两人之间的一丝距离和间隙消失不见,她心中彻底的被王程占满了。

  然后,王程当即原地一跃,双脚猛然发力,脚下两块石板瞬间化作了小拇指大小的碎片,整个人拔地而起,以真龙拳法的身法施展,身体变得轻盈起来。稳稳的落在了小阁楼当中。

  呼……

  带着一股劲风,王程双脚着地的时候没有师傅那么飘逸轻松,但是声音也不大,只有一声轻响,当即看向师傅长鹤道士,抱拳道:“见过师傅。”

  长鹤道士摆摆手,看着面前坐着的老者,无所谓地说道:“这位是纳兰家族的老家伙,纳兰白山。”

  王程眼中瞬间一凝,心中立即想到了被自己打伤的纳兰峰兄弟两,顿时知道了对方来者不善,严肃地抱拳道:“武圣山王程,见过纳兰白山前辈。”

  纳兰白山身形很是高大,有一米七五左右,不过他最引人瞩目的是头上竟然扎着垂到腰间的辫子,留着的满头花白头发都编成了长长的麻花辫。他神色极其严肃地喝着茶,眼神轻轻地扫了王程一眼,冷漠地道:“我可不敢当。”

  王程毫不在意对方的态度,自己做到自己该做的就好,对方不接受不管自己的事情,然后站到师傅后面,和对面三人形成对峙。

  长鹤道士平静地说道:“我武圣山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你有话就说吧。”

  这话说的干脆,可也透露出一丝凄凉,传承两千年的第一门派,现在就剩下两个人了。

  纳兰白山大部分的目光落在王程身上,眼底深处也闪过一丝忌惮和嫉妒,忌惮王程的内家修为,嫉妒长鹤道士的运气,收到如此一个上佳的传人,嘴上冷漠地说道:“佟家的老家伙死了。”

  长鹤道士眉毛一样,似乎诧异了一下,可又觉得毫不意外,那天佟佳氏两人都求到武圣山头上来了,他就知道佟佳氏已经无人可求了,王程不出手的话,那老家伙必死无疑,只不过还是有点快了,这才一天的时间,点头道:“我知道。”

  纳兰白山继续说道:“爱新觉罗氏回来了,和佟家的人见面了。”

  长鹤道士的面色终于出现一丝惊讶,道:“确定他们见面了?”

  “不错,我确定。”

  纳兰白山肯定地点头道:“说了什么就不知道了。”

  “好,我会让老牛调查一下,这件事我记下了。”

  长鹤道士严肃地说道,眼中闪烁着杀意。

  满清皇族和八大氏族的佟佳氏见面,必定是没有好事的,这也是他不想见到的,如果是他在牛大海的位置上,绝对会严控满族皇室和其他的六大氏族入境。

  当年的满族八大氏族此时只有佟佳氏和那拉氏还留在内地,而那拉氏就是现在的东北纳兰家族,已经彻底脱离满族体系。当年纳兰家族为了给出投名状,甚至还提供信息帮助长鹤道士围剿过爱新觉罗氏的人,抓捕了两名爱新觉罗氏的高手,至今还关押在京城周围的某处监狱里。

  而后,纳兰家族就安心在东北发展,就如一个普通的家族势力一般,不参政也不和海外联系。真的想从良。过普通人的日子。

  所以,长鹤道士和牛大话也几乎再没有关注过纳兰家族,只有一些日常的监控。

  而这时,纳兰白山突然眼神凌厉地看向长鹤,沉声道:“长鹤,那你徒弟打伤我孙子的事情,怎么说?”

  长鹤道士当即也针锋相对地凝视着对方。淡淡地道:“还能怎么说?你孙子先挑衅我徒弟,欺负我徒孙,难道让我徒弟徒孙任由其欺辱不还手?哼,技不如人而已,后来他还找了司徒老怪出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当时就出手杀了他们。”

  纳兰家族和洪门司徒老怪搅在一起,也是当时长鹤道士很不满的原因之一,因为这说明纳兰家族并不是很安分。

  站在长鹤道士身后的王程。面色稍微恍然,心中才明白过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内幕。国内各大门派和家族之间都有百年,甚至是数百年的交集,所以牵涉很多,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很是复杂。

  不过。纳兰白山却不可能真的就此不放手不管。不顾长鹤的说法,沉声道:“不管你怎么说,是我两个孙子受伤了,而且伤及筋骨,以后都对他们练武有影响,你徒弟徒孙完好无损,这件事我不能不管。我不要求太多,毕竟是我孙子不对在先,也技不如人。我只要你徒弟接我一招,不管他完好无损还是因此重伤。此事我都会忘记,纳兰家族和你武圣山也保持井水不犯河水。”

  长鹤道士浑身气势也瞬间高涨,沉声道:“我不同意呢?”

  “哼,爱新觉罗氏的人求见我几次,我都拒绝了,长鹤道士,你可要想清楚了。”

  纳兰白山冷哼一声,带着一丝威胁地说道。

  长鹤道士握着茶杯的手掌顿时颤抖了一下,双眼怒视着纳兰白山,沉声呵道:“你敢!”

  王程能看出师傅的为难,知道背后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当即上前一步,为师傅解围,对纳兰白山抱拳道:“既然前辈想试试我的实力,我也正想和前辈这样的顶尖高手过过招,验证武学,前辈请。”

  长鹤道士瞬间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沉声道:“王程,回来。”

  王程脚下未动,再次违抗了师命,眼睛看着纳兰白山。

  纳兰白山也直盯盯地看着王程,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就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好一个长鹤徒弟,不愧是武圣山传人。不过,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王程平静地道:“你是纳兰白山。”

  “纳兰白山,哈哈哈,好一个纳兰白山,看来天下间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我这个老头子了……”

  纳兰白山又是哈哈一笑,然后站起身来,一步迈出,站在二楼边缘,从栏杆出看向下面,整个人都焕发出一股冲天的气息,小阁楼里的空气似乎都凝滞起来,一道道空气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似乎就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长鹤道士的面色变得极其的难看,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将手中的茶杯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王程神色有一丝疑惑,可接下来,他心中就震惊不已。

  只见纳兰白山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就站在二楼边缘,毫无征兆的就是一拳对着下面的围墙轰出。

  王程眼神凝视,眉心跳动。因为他视力非常的好,远超常人,能清晰地看到随着纳兰白山的这一拳轰出,周围一股股气流被一道道力道牵引着迅速地凝聚在其拳头上,形成了一层厚实的罡气,然后这一层罡气随着这一拳飞了出去。

  一道好像冰块一样的拳罡从空气之中飞出,所过之处,激荡出一圈圈空气涟漪,眨眼间就击中了那昨天刚刚修建起来的水泥围墙。

  轰………………

  然后,就是一声轰鸣,好像整个院子都震荡了一下,一股股气流激烈的刺出激射,出现了一股扩散向四周的旋风。

  尘土飞起,围墙上立即出现了一个一米直径左右的圆形大洞,并且还有一股股残留的劲道随着围墙扩散,十米长的围墙上立即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整个围墙顿时慢慢地朝着外面倒了下去。

  轰…………

  前后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大洞出现之后,又是一声轰鸣,整个十米长的围墙倒了下去,一道道裂痕遍布整个围墙的表面。

  这纳兰白山的一拳之威,强悍如斯,劲道之凝聚,和对劲道的控制,都达到了王程不曾见过,不能理解的境界!

  赫然乃是和长鹤道士同样境界的罡气高手,出拳凝罡,杀人于十米之外。

  而且,这还是一个修炼国术拳法的罡气境界的高手。如此高手,王程也是第一次见,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纳兰白山转身凝视着王程,浑身都是凌厉的气息,整个人如一杆枪,又如一柄剑,平静地说道:“王程,现在,你还敢答应吗?”

  长鹤道士神色极其严肃,再次沉声呵斥道:“王程,退下。”

  可是,王程身形没有动,没有听从师傅的命令。

  他深呼吸一口气息,真龙拳法的呼吸自然而然的运转,体内气血逆转而行,毫不顾那直入心底的刺痛,提气高速运转起来,对纳兰白山郑重地抱拳,没有废话,直接说道:“前辈请!”

  纳兰白山眼中闪过惊讶,他没想到王程见识了他的实力之后,还敢答应下来,随后就是一丝怒火和凝重。

  他心中也忍不住再次赞叹和嫉妒,好一个武圣山王程,不说实力,就这份气度和胆识,在这次比武大会的十个年轻人当中,就当得起第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