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武林盟主!

第四百五十三章 武林盟主!

  (求票,求支持,这几天在酝酿爆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有票的投票,打赏什么的不强求了,看各位的心情。不过,还请大家最好能支持正版订阅,多谢……)

  韦镇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很有底气,如果不看他狼狈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刚刚被击败的人,反而像是一个凯旋归来的胜利者一样地看着长鹤老道士,目光之中有一丝自信,似乎吃定了对方。

  双方作为认识几十年的老家伙,对方的底细几乎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长鹤道士想做什么?

  韦镇南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只是这件事,一百多年来,从没有人做到过。清末的国术三大神话宗师不能,武圣山玄鼎道长不能,民国第一高手孙禄堂不能,长鹤本人更不可能做到。

  长鹤老道士静静地看着韦镇南,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眼神之中满是凝重和一丝缅怀,微笑着说道:“我的确做不到,不过司徒青南也做不到,就算他联合整个洪门,也做不到。韦镇南,你走吧,回去告诉司徒青南,刀疤的事情,我看在他不忘初心的份上,就不追究了。不过,你让他记住,这件事可一不可二,不然我武圣山和你们南洋洪门不死不休。”

  韦镇南眉头紧皱,脸上的自信消失的一n干二净,好像第一次认识长鹤道士一样地上下打量着这个老道士。随后他的目光终于是落在了站在长鹤道士身边的王程身上,想到刚才王程那出手之间的真龙威严,神色很是严肃。沉声道:“长鹤。你以为你徒弟可以?”

  王程的目光与韦镇南对视。没有丝毫忌惮,只有一片平静,让韦镇南心惊的平静。

  长鹤道士淡淡笑道:“我徒弟为什么不可以?”

  “他才十八岁!”

  韦镇南移开视线,不与王程的目光对视,沉声说道。

  长鹤自信地说道:“所以,他可以。你,我,还有司徒青南都已经老了。”

  韦镇南顿时语气一滞。

  的确。年轻是没有资历,没有实力,没有底蕴,可是这些都是暂时的,因为年轻有未来,他们这些老一辈都开始走下坡路了,每一天都在衰弱。

  韦镇南楞了一瞬间,面色难看起来,又说道:“你武圣山现在只有你们师徒两人吧?算上你徒孙,也不过三人。就算你徒弟以后成长起来了。武圣山又能有几人?而且,你自己的情况。你比我清楚,你觉得你还能保住你徒弟几年?等你离开人世,武圣山就只留了下你徒弟,必定成为众矢之的。”

  “我武圣山的未来就不需要你们洪门来为我们担心了,韦镇南,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就走吧,记得把我的话带给司徒青南,再有下次,我长鹤的话说到做到。”

  长鹤老道士明显不想和韦镇南多废话,当即就开始下逐客令了。

  韦镇南面色再次涨红,深深地看了长鹤道士和王程这师徒两一眼,然后收拾情绪,郑重地抱拳道:“长鹤,这是你自己选择的。”

  “慢走,不送。”

  长鹤道士居高临下地看着韦镇南,淡淡地说道。

  韦镇南点点头,也淡淡地说了一声告辞,然后让两个年轻人去将那昏迷的高手抬起来,直接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南洋洪门青木堂一行人突然造访,打了一架,挨了一顿打之后就离开了。

  不过,他们也有收获,那就是除了韦镇南之外,其他人都得到了武圣山的土特产——价值千万的翡翠玉石!让洪门的人也见识了武圣山的大方,价值几个亿的翡翠玉石,说送人就送人了,长鹤和王程两人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目送韦镇南一行人离开,王程总算是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右手,刚刚用右手发力,此时筋脉还有些刺痛,活动了血脉之后才稍微好了一点。

  “南洋洪门,看来司徒青南的确老了,所以也不安分了,再不动手估计就要动不了了。”

  长鹤道士看着韦镇南的背影,轻声说道。

  王程几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对洪门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楚,更别说是有特殊之处的南洋洪门了。不过,王程经过刚才的交手,心中可以肯定的是,洪门的洪拳的确自成体系,非常的强势,在国术三大内家拳之上。

  长鹤老道士转身看向安静地站在自己身后的徒弟王程,问道:“王程,你可知道我和司徒青南都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杨青语,刘诗成,和张绍云都好奇地看向长鹤老道士,想知道这些老一辈的顶尖高手究竟想做什么。

  但是,王程却是面色平静,点点头,说道:“我知道。”

  长鹤道士顿时微微好奇起来,他一直都很清楚一点,自己这个徒弟不只是练武资质绝顶,而且智商也属于顶尖,绝对在自己之上,当即问道:“哦?你知道什么,说说看。”

  王程目送韦镇南几人的身形消失,才开口说道:“师傅和南洋洪门总舵主司徒青南都同属绝顶高手,也是一大门派传承人,想做的事情又是神话高手和师公玄鼎道长都不能做到的,这样的事情,必然不是简单的事情。我想,身为武者,最想做的应该是统一世界华人武术界!”

  长鹤道士的目光再次露出一丝赞赏,然后就长叹一口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沉默了片刻。

  杨青语和刘诗成,张绍云三人都是神色异常的震惊,因为这种事情,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或许,整个世界的华人武者也没有几个人敢想这件事情。

  就像武侠当中的武林盟主,谁不想做?谁都想做。但是敢想的就那么几个。而敢做的人就一两个。能成功的只有一个!

  可是,长鹤老道士和司徒青南两人都敢想,而且敢做。

  长鹤道士当年就已经行动过了。在开国之初,他身居高位的时候,借助天下大势,和民族大势,加上自己的实力和武圣山的名义,都不曾成功。诸多国术家族以及独行高手都逃亡南洋和欧美,少林武当等门派闭山不出,根本不理会。

  而现在,司徒青南才开始行动了,比长鹤完了近五十年。不过,他不能借助任何大势,只能依靠洪门和自己的实力。所以,长鹤和王程都能想到,此时的司徒青南的实力定然是达到了一个巅峰,也是一个极限。到了必须要行动的地步。

  一瞬间,长鹤道士好像苍老了许多。想到了许多事情,拍了拍王程的肩膀,开口道:“老道士我这辈子是没希望了,他司徒青南也绝对没希望,王程,我就就看你了。”

  言罢,长鹤道士不等王程说话,脚下瞬间发力,身形顿时拔地而起,再次落在二楼的阁楼当中,依旧慢悠悠地坐下来,端起茶杯开始喝茶看书。

  王程对师傅轻轻抱拳,对师傅的话没有任何回应,左手轻轻地揉着右手胳膊上麻木的筋脉,对杨青语说道:“青语,我们去吃饭吧。”

  练了一早上的拳法,消耗不小,几人都没有吃饭,刘诗成和张绍云都感觉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杨青语只是轻轻地点头,却是没有发出声音,看了王程一眼,当先迈出一步走了出去。

  王程一愣,发觉不对,也急忙跟了上去,一把抓住杨青语的手,低声道:“青语,你怎么了?”

  刘诗成和张绍云也都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跟上。他们知道这小两口可能闹矛盾了,当即都不说话,安静地当一个八卦观众。

  杨青语的手使劲地挣扎了一下,想要挣脱王程的手,可是她终究力量不如王程,没能挣脱出来,不过秀气的脸上满是平静,闷闷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也不理会王程,自顾自地朝前走着。

  “青语,你生气了?”

  王程的脑袋也是足够的慢,此时才反应过来。

  作为徒弟的张绍云差点一个趔趄摔在地上,随后就心中高兴起来,起码自己在泡妞的水平上甩出师傅几条街。

  杨青语脸蛋鼓了鼓,似乎想说话却没说出来。

  王程心中思索着原因,虽然情商不高,可是他足够聪明,立即想到了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急忙说道:“刚才我是怕你们有危险,所以不想让你们参与。而且,这是我们武圣山和洪门之间的事情。”

  杨青语立即眼神瞪了王程一眼,冷哼了一声,冷冷地道:“那我是你什么人?”

  王程看着杨青语的眼神,他第一次看到杨青语这么看自己,忍不住心中有一丝心悸,开口道:“未婚妻。”

  杨青语板着的脸上掩饰不住闪过一丝喜意,差点表情崩溃,急忙稳住,依旧板着脸冷声问道:“那我们是不是一家人?”

  王程想了想,点头道:“是。”

  “那你的事情是不是我的事?”

  杨青语又是沉声问道。

  王程又想了想,感觉无法反驳,当即又是点头道:“是倒是,但是……”

  “你就说是不是!”

  杨青语立即打断王程的狡辩,沉声喝道。

  王程眉毛一扬,肯定地道:“是!”

  “那你凭什么让我置身事外?”

  杨青语又喝道。

  王程皱眉道:“我怕你受伤。”

  “我为了你受伤,我乐意;我看到你把我不当自己人,我不高兴,你懂不懂?”

  杨青语狠狠瞪了王程一眼,表情终究软了下来,伸出手指,使劲的点了王程的脑门儿一下。

  “可我不想你受伤!”

  王程还是坚持地说道。

  杨青语又来气了,甩了一下手,冷声道:“我为你受了伤,但是我愿意,我心里高兴。”

  “可是你受伤,我不高兴!”

  王程看着杨青语的眼神,依旧坚持地说道。

  “你!”

  杨青语一时语塞,被气的呼吸急促,俏脸通红。她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又使劲的挣扎想挣脱被王程抓着的手,可是被王程大力紧握在手中,她根本挣脱不了。

  于是,杨青语索性不说话,也偏过脑袋不去看王程,丢给王程一个扎着清爽马尾的后脑勺。

  后面跟着的张绍云顿时摇头叹息,看着师傅的背影,满脸的痛恨,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模样。反倒是刘诗成满脸的云里雾里,这家伙也是从小就知道练武的木头疙瘩,并不知道王程和杨青语之间的事情有什么出奇之处,因为他也和王程想的一样。

  让自己的女人不受伤害,这不是应该的吗?

  的确是应该的。

  但是,身经百战的纨绔子弟张绍云认为,让女人高兴才是第一要素,就算你心里不认可她的想法,但是你嘴上要顺着,让她舒坦了,那就没事儿了。你要是和她顶嘴,非要争辩个一二三,那八成是要出事的。

  不过,以张绍云的眼光看来,他知道师傅王程和准师娘杨青语之间是百分百不会出事的。因为两人都是一根筋的人,能走到一起,不出意外的话,那就要走一辈子。

  气氛变得尴尬沉默起来,王程和杨青语两人都不说话,只是手拉着手,一步步朝着食堂走去。

  张绍云和刘诗成自然也不好说话打扰两人,不然到时候更加尴尬,显得小心翼翼地亦步亦趋地走在后面,希望自己不被他们发现才好。一进入食堂,两人就急忙跑开去自己吃饭了,让王程和杨青语两人自己折腾去。

  现在实际上是饭点,因为几乎大多数的武者都到现在才结束晨练,三三两两不少人在这里吃饭,都是各个区域的前三选手,少数如张绍云这样特殊的后辈弟子。

  当然,还有如王程这样的十大选手,李胜扬和彭东就在不远处埋头吃着东西,看来也是饿坏了。

  可同时,还有一些前辈高手。

  打饭的时候,王程都没有松开杨青语的手,反正就是不让她离开自己就对了。叫了十份普通人的早餐,王程一只手端着吃的,拉着杨青语就到一张空桌上坐了下来,分了三人份给杨青语。

  这时,永正和尚带着少林悟禅,以及另外两个年轻和尚,一行四人来到王程这边。

  “王程,我师叔说让你让一下位置,你去你徒弟那边一起,给我们行个方便!”

  悟禅和尚来到王程跟前,双手合十,语气带着一丝请求地说道,眼神给王程打着眼色,示意王程答应下来。其实,没必要的话,他是真的不想来招惹王程的,可是这是永正和尚吩咐的,他又不能公然违背。

  今天是休息,现在也是饭点,所以这食堂内几乎每个桌子上三三两两地都坐了人,他们想找一个空桌子的确不可能。而永正和尚也不想去和别人坐一张桌子,于是就将目光对准了那天几乎羞辱了他的王程。

  至于那天王程一招击败他的实力,他相信那绝对不是王程的真正实力,应该是一种武圣山短暂爆发气血提高实力的秘法。这样的秘法,他少林也有,只是没有这么强大,能将一个人的实力提升这么多。

  如果王程真的有那种实力的话,他相信长鹤老道士绝对会更加嚣张一些!

  看着王程,永正和尚无视了王程旁边的杨青语,眼中闪过一丝怒火。那一拳击败的仇,他不报不甘心,那一拳在他心中已经留下阴影,或许一直到他圆寂的时候,都会将这一拳铭记于心。

  王程依旧紧握着杨青语地手,杨青语一直都没看他一眼,让他心中正烦着呢,当下看了永正和尚一眼,就对悟禅和尚直接就喝道:“不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