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武圣山的土特产

第四百五十一章 武圣山的土特产

  (呼,晚了点,抱歉,继续求票,求支持!)

  有人失意,自然就会有人得意。

  李胜扬前面被王程打击的没有多少信心,可是最近他在王程的巨大压力之下,对形意拳也有了更多的领悟,每一天也有巨大的进步。将叶群生击败之后,他身上自然而然的带着一个压迫的气势,坐在王程的身边的时候,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是瞩目的焦点,而不是一个单纯的陪衬。

  “王程,你放心,这次比武大会,我一定会击败你!”

  李胜扬只是对叶群生轻轻点头,明显没有将这个自己的手下败将放在眼里,对身边地王程沉声说道。

  王程的目光依旧看着空下来的擂台,这里才是全世界的焦点,语气平静地说道:“说实话,李胜扬,这次比武大会,从一开始,我一直都没有把你们当做我的对手。我的对手不是你们,而是那边那些所谓的嘉宾们。不过,你的形意拳的确练到了我已经不能看透的境界了,希望你能让我有点压力。”

  气势高涨的李胜扬顿时语气一滞,面色气的涨红。

  不只是他,坐在两边的十大选手都是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只有马木提,周煜,李胜扬这三个胜利者都有些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其他几个失败者以及两个没有上擂台的都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对王程表示不满,所以保持了沉默,可是呼吸都急促起来,显然心中很不平静。

  对此,王程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目光再次看向嘉宾席上。

  那边,是一片片充满敌意的目光。

  王程能清晰的感觉到,从那一片区域射过来的视线,几乎没有一道是有善意的。只有战意和敌意。

  平良樱和东星月坐在一起,两人也是一起看着王程的视线,都一起皱起眉头。

  尤其是平良樱,她能看出。自己给王程留下的剑伤似乎没有多大影响了,心中很是震动,知道自己又小看了王程,赞叹武圣山武学果然有过人之处,不是日本的内家武学能比拟的。

  而东星月。情绪就比较复杂了。她一时间对王程不知道是应该感激还是敌视,面对任何人任何事情都冷静无比的她,此时看着王程竟然有一丝慌乱,急忙移开视线,看向天空寻找星星的踪迹。

  “东星月,你的心乱了。”

  平良樱没有看东星月一眼,依旧看着王程的背影,可是依旧能清楚地说出身边东星月的心态。

  可见,平良樱已经将剑法练到由剑入心的高深境界,对心的把握。非常的敏锐。

  东星月紧握着手中的刀柄,微微闭上了眼睛,淡淡地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担心。”

  平良樱面无表情的不再说话,知道是自己话多了。

  一小时后,擂台上又开始了今天的第二场比赛——少林选手悟禅和尚对阵中原陈氏选手陈平盛。

  这一场比赛实际上是除了王程和彭东之外的第二场最没有悬念的比赛,因为悟禅是少林这一代弟子顶尖高手之一,将少林基础罗汉拳几乎练到大成境界,一身气血浑厚无比,挨打功夫也是一流,同时兼修进攻拳法。攻守平衡,和陈平盛攻守兼备的陈氏太极是同类型的。

  只是,两人当中,公认陈平盛要弱一些。尤其是气血修为上,要弱了一个档次。这一点,陈平盛自己也不能否认!

  所以,一开打,形式就如大部分人所预料的一样。

  两人只是对拼了差不多不到十招,而后悟禅几乎就是压着陈平盛在打。只是两人不像刚才的李胜扬和叶群生两人那样专注于进攻,所以打的有来有回,有攻有守。

  当比武变成了消耗战的时候,就是看气血底蕴的时候了,少林出身的悟禅自然就更有优势,不过他似乎不想让陈平盛输的太难看,所以拖到将近十五分钟的时候,终于将陈平盛拖的认输了。

  陈平盛下擂台的时候,浑身大汗淋漓,已经累的只能慢慢的走回来了。不过悟禅和尚也好不了太多,只是比陈平盛强上少许。两人都面无表情地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并一句话都没有说。

  因为,两人都已经默认了自己这次来打酱油的命运了,心中也已经开始想比武大会结束后的去路了。

  这两场比武都很是精彩,让今天的观众们气氛很是高昂,欢呼声几乎没有断过。

  主持人也大声的宣布第一轮比武的结束,淘汰了五名选手之后,此时还剩下王程,李胜扬,周煜,马木提,悟禅等五名选手进入第二轮。

  而剩下的五个人也会在后天当场抽签,决定各自下一轮的对手,明天是比武大会休息的时间,给选手调整修养的机会,同时也让全国全世界的观众消化比武大会带来的新奇,积累更大的热度。

  今天,王程一直坐在那里没有离开,让周围的人和观众席上的数万观众都很奇怪,几个镜头还给了王程特写,似乎在提醒大家,倍受瞩目的王程还在现场。

  但是,王程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嘉宾席上。经过一番观察,他看到了几个威胁最大的年轻人,气息之浑厚,几乎不弱于自己,其中有两个年轻华人,其中之一就有罗清盛,不过王程也不认识,只是单纯地确定了这几个目标而已!

  与这几个人相比较,平良樱和东星月都要弱了一个档次!

  看清楚了几个敌人之后,王程就丝毫不顾大会的程序和现在的情况,直接站起身来就朝着外面走去。

  镜头再次给了王程特写,出现在全世界观众的眼前。

  只不过,今天出现了两场精彩的比赛,让所有观众的注意力成功的转移了大部分,所以也只是给了王程一阵欢呼,并不如昨天和前天那么强烈的呼喊。

  很多人看着王程走了,目光都同时开始寻找另一个人影。

  不错,就是杨青语。

  大家果然又看到一个轻灵的身形跟在王程身后,几乎形影不离,王程在哪。她就在哪。

  经过这几天的发酵,王程的许多信息都被搜索出来了,而关于王程身边杨青语的信息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湘南省的江州王程以及江州杨青语,已经成为网络搜索热门词汇。更让很多人都觉得刺激的是。杨青语比王程大了两三岁,可以说是明明白白的姐弟恋,还有人爆料说是杨青语直接倒追的王程。

  这些消息都让全国的观众充满了好奇和刺激,希望寻找更多的消息。

  很多娱乐新闻甚至还将王程和杨青语的事情当做了头版头条在今天早上报道了出来,可是随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就被撤了下来。重新换上了娱乐圈内的新闻……

  看书,练拳,治疗手臂的伤势。

  王程的生活很简单,不管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处于什么地位,在干什么事情,他都不会让自己忘记根本。

  第一轮结束,让诸多选手和观众都有了一天的休息时间,准备充足之后才能面对第二轮比赛。

  一清早,王程就起床和杨青语一起练拳了。他没有练武圣山的道门拳法。因为现在体内是逆转真龙的气血法门,只适合修炼真龙拳法,同时还能修炼龙象拳法。

  如果强行修炼别的拳法,不但没有效果,反而会伤及身体血脉脏腑。

  王程不得不感叹龙象拳法的适应性之强悍,这门几乎没有战斗力的拳法,隐藏着许多许多秘密。每当王程觉得已经练成这门拳法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又会发现更多,更强悍的隐秘。

  逆转真龙的气血运转下。对真龙拳法和龙象拳法的加持不是一点半点,修炼起来几乎都是事半功倍的效果,每一次修炼都能感觉到体内清晰的气血变化,和对身体明显的锤炼效果。只是王程同时也要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所谓有收获就要有付出,就是这个道理。

  呼呼呼呼……

  王程的呼吸和以前修炼地煞拳法的时候截然不同,不论是呼吸频率还是时间长短,都有巨大的诧异,变得更为急促而幽深。而练拳的时候。他浑身肌肉骨骼也都在同时震颤着。

  同时,杨青语,刘诗成,张绍云都在旁边各自练武,每个人都全神贯注的投入,这个独立的院落里,也很是热闹。

  只有长鹤老道士安静地坐在二楼的小阁楼上喝茶看书,眼神时不时地看看下面练武的几个人。

  当太阳爬升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小时,王程因为浑身气血刺痛而神经紧绷,浑身也是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门外来了一群人敲门。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打扰了安静的练武气氛。

  张绍云楞了一下,看向师傅王程,得到师傅点头之后,才收起桩法,跑过去开门。

  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群华人,有十个人,老者,中年人,年轻人都有。敲门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看到张绍云就抱拳问道:“这里可是武圣山长鹤道长和王程的住所?”

  张绍云心道废话,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是武圣山王程的弟子了,看到自己还用问?当下,他神色严肃地点头道:“不错,你们有事?”

  年轻人没有意外地点点头,道:“的确有点事情,我们是从南洋泥印过来观看比武大会的嘉宾。今天是大会休息时期,我们长辈当年和长鹤道长有过一面之缘,所以特来拜访一下,想见见长鹤道长,和即将拿下这次比武大会冠军的王程。”

  张绍云现在身上自有一番气势和自信,直接问道:“你们是谁,说说名字,我去问问师傅和师公见不见你们。”

  年轻人神色出现一丝怒色,他身后的一个中年人急忙上前将其拉下来,对张绍云抱拳微笑道:“小兄弟,你就告诉长鹤道长,南洋洪门青木堂堂主韦镇南求见。”

  张绍云心中一震,南洋洪门?这名头可不小,不过我武圣山也不惧,当下他严肃地点点头,道:“好,你们稍等。我这就去汇报。”

  说完,张绍云将大门关上,转身跑到了师傅王程身边,低声道:“师傅。南洋洪门青木堂堂主韦镇南想见师公老人家和师傅你。”

  其实,以王程的耳力,已经将门口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了,当下抬头看向楼上坐在那里喝茶的师傅长鹤老道士。

  长鹤站在二楼阁楼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大门口。轻声道:“韦堂主来了,不嫌弃我招待不周的话,那就请进吧。”

  声音清晰的传递到门口,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门口也立即传来一声洪亮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好一个长鹤牛鼻子,快四十年没见了,你还是这么小气。我大老远地从南洋过来看你,还特地带来了土特产,这还没进门,你就不想招待我了。想赶我走可没这么容易,我今天就是偏要进来……”

  砰!

  大门被一股大力直接推开。

  一行十人直接走了进来,当先一人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身形和长鹤道士差不多高下,只不过更加壮实一些,看起来稍微偏胖,一双大眼睛如铜铃一般地看着院子里的王程几人,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呼……

  长鹤道士直接从二楼阁楼跳了下来,双脚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站在王程身前,看着对面的韦镇南,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道:“你当年都说了。我不过是个破败道观的老道士而已,可是不敢在韦堂主面前摆架子,王程过来见过韦堂主。”

  王程依言上前一步,抱拳道:“武圣山王程见过韦堂主。”

  杨青语,刘诗成,张绍云也都跟在王程身后。上前抱拳齐声道:“晚辈见过韦堂主。”

  韦镇南也是大气的一挥手,从口袋里拿出四个散发着沁人心脾香气的手串丢给王程四人,道:“这是见面礼,我可不想老道士那么小气。”然后对身后的几人喝道:“看看人家武圣山名门正派多有礼貌,你们还不去向长鹤道长见礼?”

  韦镇南身后几个中年人和年轻人都急忙上前齐齐向长鹤道士行礼,道:“晚辈见过长鹤道长。”

  长鹤老道士顿时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看着韦镇南站在那里好整以暇,一副看好戏的神态,就气不打一出来。他根本不知道对方今天会上门,更不知道这家伙一上来就给小辈们派发礼物,他哪里有准备?此时他口袋里空空的,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灰尘都拿不出一粒。

  王程心头看的明白,捏了捏手中的手串,心中有一丝惊奇,因为这手串是木制的,但是却蕴含着一股暖人的气息,那一丝丝气息流转体内,让他浑身的刺痛减轻了少许。根据他的猜测,这应该是南洋出产的极品沉水级别的沉香手串,这一串的价值估计在五十万以上,拿到哪里都是稀有的收藏品。

  当下,王程对韦镇南笑了笑,道:“韦堂主稍等。”

  然后,他就急忙转身去里面将胡家昨天送来的诊费拿出来,摆在师傅面前,几块极品帝王绿翡翠和极品羊脂玉在阳光下很是晃眼,让韦镇南都看的眼睛发亮。

  这种翡翠羊脂玉,他们都知道绝对价值不菲,在缅甸那边绝对都不多见。

  韦镇南几人都奇怪地看着王程,心中猜测,难道要把这几块翡翠送给他们?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王程当场就拿出刻刀,凭借自己高超的刀法,将几块价值两亿以上的极品玉石分割成了大小相等的九块,整整齐齐地摆在一个盘子里,放在师傅面前,低声道:“师傅,我们武圣山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您就将就把这些东西给他们当见面礼吧。”

  跟着韦镇南的九个下属晚辈从南洋过来的,绝对都是识货的人,眼睛都看直了。他们知道这几块翡翠的价值,只以为王程可能会拿出一块分给他们,没想到王程竟然直接将几块全部都给他们?

  这……

  就算分割小了一些,可是每一块价值至少也都在三千万以上呀……

  与之相比,韦镇南送出的价值五十万以上的沉水级极品沉香手串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一时间,几个韦镇南的晚辈都眼巴巴地看着长鹤道士,恨不得直接上去将这一盘子翡翠玉石都抢过来算了。

  长鹤呵呵笑着,脸上直接将心中的得意表现了出来,戏虐地看着洪门青木堂的这几人,对韦镇南淡淡地道:“韦堂主,我武圣山就是个破败的道观,没有多少香火钱,也只有这点土特产,就分给你几个晚辈吧,人人有份,都别抢……”

  说着,长鹤道士将盘子递给了一个中年人,好像随意丢出一堆路上寻常的石头一样。

  青木堂的九个人急忙伸手拿起一块,好像好怕晚了就没有了一样,然后每个人都有一丝激动的不顾场合的拿起来仔细地端详着,甚至还有一个年轻人将手中翡翠高举在头顶迎着阳光看了起来,然后每个人都确定手中的翡翠玉石的确是最顶级的,每一块价值都是他们身家的几十倍,顿时都变得激动起来。

  韦镇南本就红润的脸气的更是红彤彤的,对着有**份的几个下属晚辈闷哼了一声,九人急忙清醒过来,急忙将手中的玉石翡翠收起来,然后严肃地站在那里。

  韦镇南对王程喝道,道:“沾了徒弟的光而已,老道士你牛什么,有本事和我过过招?看你练的天罡拳法究竟有多厉害。”

  “哼,我徒弟的就是我的,不服气你也沾徒弟的光。要打架,来就来,当年我能赶着你跑,现在更是轻而易举!”

  长鹤也是冷哼一声,毫不示弱地喝道。

  几个晚辈急忙散开,让两个老家伙面对面,视线对视之间,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中间的气息几乎要凝固起来。

  气氛极其紧张,王程几人和对方几个晚辈弟子也互相对峙着,随时都要开打的样子。

  过了两个呼吸,长鹤突然开口问道:“刀疤是不是你们派的?”

  王程也瞬间将视线看向韦镇南,神色极其严肃凝重。

  就是因为刀疤的袭击,他才为了保命而逆转气血,现在不得已之下走上了一条未知的道路。

  韦镇南神色出现一丝难看,红润的脸部肌肉也颤抖了一下,眼神一时间不敢与长鹤对视,缓缓地开口道:“不错,刀疤是我们总舵主派过来的。”

  轰……

  下一刻!

  长鹤就猛然爆发了,好像晴天霹雳一般的毫无征兆,一拳轰出,周围的空气好像水波一样的一圈圈荡漾开去。

  昂…………

  王程也是同时气息变化,双眼微红,丝毫不顾浑身气血逆转的刺痛,全力爆发气血,身周一道道龙吟凭空响起。(未完待续。)xh211

  (,,章节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