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五十章 叶群生的遗憾

第四百五十章 叶群生的遗憾

  (求票,求支持,晚了点,抱歉!)

  面对徒弟王程的问题,长鹤老道整个人的气势再次强势起来。他明显心中一直惦记着这些事情,目光看向窗外,沉声说道:“爱新觉罗氏在清王朝灭亡的时候,就迁徙了大部分族人去了海外,据说是去了澳洲,还带了一大笔财富,足够他们世世代代生活无忧。”

  “后来,复国无望,剩下的人也全都迁徙了过去,就留下了满洲国的叛国贼做了挡箭牌。现在国内基本上已经没有爱新觉罗氏的踪影了,而且满族八大家族,也就只有佟佳氏和那拉氏的根基还在国内,其他六大家族都早在七十年前就已经迁徙出国。”

  说着,长鹤道士再次凝视着王程,严肃地说道:“这次国内比武大会,国外很多华人高手都来到现场,到时候必定会上台挑战冠军,其中也必然有爱新觉罗氏的高手,或许满族其他六大家族的高手也不会少。”

  “总之,这次比武大会一定你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如果不能力敌,就算了。”

  说到这里,长鹤道士也是第一次有一丝力不从心的感觉,也第一次对王程说了要放弃的话。

  武圣山百年来几乎毫无发展,但是那些迁徙海外的强势家族都是带着大量财富移居过去的,经过近百年稳定的修生养息,绝对比国内这些经过半个世纪动荡的武学家族和门派要强大许多。尤其是在南洋区域,华人几乎占据着主导地位。掌握着大部分资源和经济。过着贵族一般的生活,也因此受到众多本地土著的抵制。

  王程神色也极其的严肃凝重,说实话,他之前一直以为这次比武大会自己最大的敌人是日本和南洋的那些高手,其他人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听来,才知道,最大的敌人竟然都是从中华大地出去的。与爱新觉罗氏相比,日本方面就显得很弱小了。

  那说到底,其实一直都是中华民族在内斗?

  “是,师傅您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不过,我相信就算爱新觉罗氏来了,我也能战胜他们!”

  王程郑重地对师傅长鹤老道士说道。

  只要对方不派出老一辈高手,王程就有信心。

  长鹤道士拍了拍王程的肩膀,再次叮嘱地说道:“注意不要受伤才是关键。因为后面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再次点头答应下来。他知道师傅所说的是去北边大雪山的事情,这件事是师傅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也是不容有失,顿时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无限大。

  如此说来,他认为自己体内逆转真龙秘法的维持也是有必要性。不然。实力降低的话。王程还真的不一定有信心面对这么多的挑战。

  压力越大,王程反而越是平静,目送师傅离开,就继续拿着手中的道门黄庭经书看了起来,好像并没有将这些敌人放在心上。此时,他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武圣山那门至高黄庭秘法上面。他相信,那本和道门黄庭同源的武圣山至高拳法,绝对和这本黄庭内景经有内在联系,所以此时多看看这本经书,积累道门底蕴。到时候必定有巨大的好处。

  长鹤道士离开,杨青语,张绍云,刘诗成三人也都各自开始练武,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必须变强的理由。

  ………………

  夜色初降,沈城一片忙碌,但是郊区的一座有些年头的别墅内却是一片沉闷。在最大的房间内,有七八个人站在床边,床上躺着一个形容槁枯的老者,整个人的气息都几乎微弱到没有了。

  这里正是佟佳氏在东北的一处庄园,也是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床上躺着的是佟佳氏的老祖宗,活了一百二十岁的一位老者,名为佟连清。

  站在床边的几位也是佟佳氏的核心人物,每个人都神色极其严肃地看着床上几乎没有气息的老者。

  “永宏去找武圣山的人了?”

  站在床边的一个身形微胖的老者淡淡地问道。

  这位微胖老者是佟佳氏现在的掌权者之一,名叫佟健旗,也是佟佳氏的顶尖高手之一。

  “嗯,刚去,高森不在京城,去了南方,据说最近会出国。而且,他说他对老爷子的病已经无能为力,并且很推崇王程的医术,亲口对我说王程是神医,如果王程能出手不仅仅能稳住老爷子的病情,还能让老爷子康复。”

  旁边一个中年人沉声说道:“所以我让永宏去找王程,必要时刻,可以将当年从武圣山上拿的东西都还给他们。”

  “难,王程不会来的。”

  另一个中年人摇摇头,神色肯定,很是无奈地说道:“我在港岛的一次拍卖会上见过他一次,此子心志坚定,如果发展顺利,日后必定是天下绝顶高手,武圣山在他手上也会复兴。长鹤比之其徒弟也不及万一,如此人物,不会答应我们的要求的。”

  “哼,武圣山!”

  微胖老者佟健旗冷哼了一声,拳头紧握在一起,沉声道:“当年老祖宗就该乘着武圣山玄鼎死了的时机去灭了他们。”

  听到这话,其他人都沉默下来。

  当年的事情,他们不知道,所以都不说话。

  叮铃铃……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最开始说话的中年人急忙拿出电话接通了,说了几句,然后就神色极其难看。他眼神看向其他人,轻轻地摇头,轻轻地挂了电话,语气很是无奈地道:“是永宏打来的,王程拒绝了,而且永宏和在青被长鹤打伤了,正在连夜赶回来。”

  佟健旗等人都露出愤怒的神色。如果这里不是病房。佟健旗可能就要发作破口大骂了。

  这时,外面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佟健旗本就心中愤怒,所以神色很是不愉,正想说话的时候,房间门却是被一股力道直接推开了。

  顿时,房间内的所有人都神色不悦地看向门口。

  在他们家族可是规矩很严的,谁敢不得到他们允许就走进这个房间?

  可是。随后包括佟健旗在内的所有人,都立即将自己的不悦和一丝怒火收敛起来压在心里,齐齐对门口来人抱拳说道:“见过九阿哥。”

  只见门口站着三个人影,两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每一个都气息异常沉稳,可见内家功夫很强。

  而年轻人走在当中,两个中年人神色谦卑地站在两边,好像保镖一般。

  这位年轻人是两天前从澳洲过来的,全名叫爱新觉罗清盛。不过。他一般对外的名字叫做罗清盛!

  迁徙到海外的爱新觉罗氏,都已经改姓罗,除了他们自己和知情人之外,谁都不知道他们是满清皇室爱新觉罗氏!

  “起来吧,不必多礼。”

  年轻人罗清盛双手背后,迈着缓慢而沉稳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神色间满是冷静和发自骨子里高人一等的傲慢,淡淡地说道:“我这次来不是显摆身份的,而且现在时代不同了,不需要这些了。我是奉了我父亲之命来看看各位的,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佟佳氏老祖宗如此情况,哎……”

  站在病床前,看着病床上的老者,年轻人的神色也有些复杂。

  佟健旗眼神深深地看了年轻人一眼,带着一丝谦卑地说道:“多谢你们的挂念了,我父亲一周前清醒的时候。还说如果能见一见当年的五阿哥就死而无憾了。”

  罗清盛依旧淡淡地说道:“我五爷爷身体也逐渐虚弱了,可惜他不能来国内。你们可有找过医生?”

  佟健旗点点头,声音淡漠地说道:“之前是高森在治疗,老爷子一直病情稳定,最近可能是身体更加虚弱了,所以就扛不住了,高森也离开了京城去了南方。不过,我们去请了武圣山的王程,据说此子的医术有神仙手段,只不过他没有答应,长鹤老道士还打伤了我们去请王程的人。”

  “王程?”罗清盛神色惊异,脑海中首先浮现出的是今天他在比武大会现场看到的那如飞龙一般的身形,平静的神色第一次出现凝重,讶异地道:“他还会医术?”

  他听过高森,因为高森的祖辈是满清宫廷御医,按照他家族长辈的话来说,就是曾经也是他们的奴才。不过,他却是没想到王程也会医术?

  “不错。”佟健旗语气肯定地说道:“京城胡家的老家伙就是王程治好的,本来也就只剩一口气,和我父亲差不多的情况,随时都会断气。高森去了也束手无策,可是王程去了竟然治好了,现在胡家老头子已经能正常工作了,让很多人的等待都成了空……这件事已经流传开了,绝对不是假的。所以,此子的医术道行可能还在他的武术实力之上!”

  罗清盛听到王程这个名字,整个人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变得气势凌人,嘴角溢出一丝冷笑,自信地道:“学武之路在于专注,我原本将他当做我此生最大的敌人,没想到他竟然还有高深的医术,看来是我高看他了,竟然分心学医,那他在武术道路上必定不是我的对手。百年前,被称作天下第一的玄鼎道士败在我老祖宗手上,百年后,武圣山传人还是要败在我的手上,呵呵,汉人传承两千年的武圣山永远都只能败给我族人。”

  说到这里,罗清盛浑身气息高涨,呼吸间,带动整个房间的气流不断来回循环,双眼绽放出摄人心魄的精光,好像已经看到了击败王程的那一刻,好像看到了全中国观众看到王程失败之后的那种失望。

  也就在这时,病床上佟佳氏的老祖宗终于是断气了,眼皮抖动了一下,似乎要睁开,可最后还是没能睁开,然后鼻息间就彻底的没有了气息。

  佟健旗等佟佳氏的人都感觉敏锐,瞬间浑身一震,一起走到床边,每个人都沉默下来,神色之中很是悲伤。

  “王程见死不救,到时候我一定会帮我父亲讨回公道!”

  佟健旗突然双拳紧握,掷地有声地沉声说道。

  罗清盛也点点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一定会当着全世界所有人的面前击败王程,击败武圣山,到时候我会在擂台上质问他为何见死不救!”

  佟佳氏的其他人都继续保持着沉默,有两人嘴唇动了动,有些欲言又止,可最后还是没说出来。他们这些人并没有那么重的家族民族观念,因为他们生活在这里,所以只想让家族发展更好,生活的更好,所以心中并不同意给家族凭空增加王程和武圣山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而且他们都知道老祖宗的死只是正常的生老病死而已,这也不能强行怪罪在王程的头上。

  可是,佟健旗和罗清盛明显不想这么做,他们就是想制造敌人,来提高家族内部的凝聚力。

  第二天,武术大会依旧照常进行。

  王程一清早结束了晨练就和十大选手一起去了现场,今天也会有两场重量级的比赛,然后就会进行第二轮。

  两场比赛,分别是李胜扬对阵叶群生,少林悟禅和尚对阵陈平盛!

  李胜扬的身份可谓是内地国术家族的代表高手之一,代表了形意拳一脉的传承颜面。而叶群生是南洋几大国术家族推出来的国术代表高手,代表了南洋许多国术家族的利益和颜面,所以这两人的比武牵动了许多武术界高手的心思。

  如果说,这两人比武之前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们,也没有多少人支持他们的话。那么两人比武之后,支持他们的人数就呈现几何级数的飙升。

  原因很简单,因为两人的比武很好看,很激烈,观赏性和激烈程度是目前为止所有比赛里面最高的。

  这个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两人都是国术高手,形意拳和咏春拳也都是进攻性极其强烈的拳法。一上擂台,两人就是火药味十足,就如两个炸药桶碰撞一样,李氏正宗形意拳和叶群生自己依靠一些领悟弥补了一些内家缺陷的咏春拳法激烈的碰撞。

  擂台上,两人拳拳到肉,招式直来直去,爆发力惊人的战斗,吸引力现场数万观众和全世界上亿观众的注意力。

  王程和其他选手也都高度关注这场战斗,每个人都惊讶于两人的战斗力。一些眼睛高明的内行人士还看出了一些东西,那就是李胜扬的形意拳也经过了一些变化,和传统普通的形意拳有些不同,内家气息更强势,劲道更强更凝聚。

  总之,双方都很强!

  而最后,终究还是形意拳正宗的李氏传人李胜扬胜过叶群生一筹。大战二十分钟之后,两人都在气血即将耗尽的情况下,李胜扬将叶群生一拳打落擂台,赢下了这场万众瞩目的比赛。

  两人都是同类型的进攻选手,实力也是可谓相当,可最后叶群生还是败在了自家拳法的一些缺陷上面。形意拳在百年国术变迁之中一直都是主流三大内家拳之一,绝对是有内在原因的。叶群生刚刚改进了一些咏春拳的缺陷就想战胜形意拳,也有些不现实。

  这两人精彩的比武结束,现场的欢呼声几乎快赶上王程昨天一拳击败跆拳道高手何东原了。

  叶群生落寞地走下擂台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气息虚浮地说道:“可惜,这次不能和你一战,不过和李胜扬一战也让我看到了形意拳更多的东西。这次我回去就会闭关一段时间,到时候有所参悟的话,必定会去武圣山向你印证武学!”

  王程和叶群生的目光对视,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随时欢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