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道门奥义—黄庭升龙

第四百四十九章 道门奥义—黄庭升龙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

  院子外。

  佟永宏和佟在青刚刚走出来,就见到了从不远处回来的长鹤道士,两人当即拔腿就跑。他们刚才敢进来,就是有人在附近盯梢,告诉他们长鹤老道士已经走了,所以才敢进去的。两人刚才不敢继续对王程出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害怕拖延时间之后,长鹤道士回来了。

  可惜,是福不是祸,是祸终究是躲不过的。

  他们这刚刚出门,长鹤道士就突然回来了。

  见到佟佳氏两人,长鹤道士怒气也是毫无征兆地就爆发了。

  “佟永宏,你们还敢来找我徒弟?找死!”

  长鹤怒喝一声,气息爆发,身形瞬间冲向两人而来。

  佟永宏神色大变,急忙对侄子佟在青喝道:“快跑!”说完,直接双脚发力,转身就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佟在青的脸上也是瞬间出现一丝惊慌,急忙迈开脚步跟上叔叔的步伐。

  两人是真正的闻风而逃,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长鹤道士也没有真的非要将两人留下来的意思,只是两步就来到门口,瞬间就拉近了和对方两人一半的距离。然后他猛然站定脚步,拳头呼啸而起,一声闷雷凭空乍响,一招天罡拳法轰然轰出。

  轰……

  如天雷坠落一般的威势。

  一道罡气瞬间从长鹤道士拳头上呼啸而出,眨眼间追上了跑出去的佟在青,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打在其后背,将其直接打的飞出去。紧接着再次撞在了前面的佟永宏的身上。罡气爆发之下,将两人打的同时吐出一大口鲜血,可以听到骨骼碎裂的脆响,一起滚出去十几米远才停下来。

  可是,两人狼狈的停在地上之后。不敢有丝毫停留,头都不敢回,忍着全身刺痛,爬起来就跑。

  长鹤道士却是没有继续追上去,毕竟不可能杀了两人,所以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两人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王程速度最快地跑出来,也刚好看到这一幕,见到佟永宏和佟在青这叔侄两好像绵羊见到老虎一样的狼狈恐惧,和之前面对自己的那种嚣张强势截然不同,脸上也不由出现一丝笑意。不过。他此时心中也同样想到,看来武圣山和佟佳氏之间曾经也必定有过仇怨。

  不然,师傅长鹤道士不可能见到佟佳氏的人,就是如此怒火大盛的样子。

  上前两步,王程站在师傅身后,略微恭敬地道:“师傅,他们是来请我给他们家族长辈治病的。”

  长鹤道士呼吸平息下来,可是面色依旧微微发红。可见情绪还没有彻底平静,双眼之中异常凝重,转身就是双手背后。步伐也异常沉重的走向里面,语气反而淡淡地问道:“你答应了?”

  王程跟上步伐,摇头道:“没有。”

  长鹤道士冷哼一声,道:“武圣山不与旗人来往,记住这条规矩。”

  “是,弟子一直谨记于心!”

  王程严肃地答应道。

  杨青语和刘诗成。张绍云三人都急匆匆地跑了出来,看到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两都安静地走进来。三人急忙停下脚步,见长鹤道士满脸严肃。每个人都不敢说话,只是安静地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进入房间,三人都知趣地离开了,只留下了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在里面。

  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很是压抑。

  王程没有说话,就这么站在师傅长鹤道士的身后,心中默念着道门黄庭,眼神有些空洞,如一潭死水。

  长鹤道士双手背后,身形如山岳一般挺拔地立在那里,抬头看着房顶,也没有说话,气息一呼一吸之间,带动房间内的气流都异常的活跃,有一丝微风在周围流转。

  啪!

  突然,长鹤道士一挥手,手掌伸出,在虚空虚按了一下,一道气流冲击而出,撞击在房顶上,顿时发出一声脆响,然后上面落下来一个很微小的东西。

  咚……

  这是一只被打死的苍蝇尸体,从房梁上落下来掉在地上,原本应该是很轻微的声音,常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可是在王程的耳朵里却是如鼓槌打鼓一样大声的声音,那苍蝇的尸体在地上弹动了两下,每一下弹动的声音王程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师傅……”

  王程心中震惊异常,低声喊了一声。

  他知道,这种感觉并不是自己的听力变得多么逆天了,而是师傅长鹤道士施展了天罡拳法之中的强大控制技巧,将一些力道附着在了那只苍蝇的尸体上,这一道力道在触及物体的时候就会爆发,所以那苍蝇砸在地上的时候,才会有如此响动。

  如此手段,真的可谓是诡异莫测,说是神仙手段都不为过。

  是人都知道,力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要相互作用才有力,力道更是不能凭空存在的,需要有动力的物体运动才能存在。可此时长鹤老道士竟然将自己的力道附着在其他物体上面单独保存,被触碰了才会爆发。

  这样的力道技巧,王程简直是想都不敢想,已经违反了现在物理的力学理论基础。

  长鹤道士转身看向王程,眼神已经恢复平静,没有了刚才见到佟佳氏两人的暴躁和杀意,淡淡地道:“佟佳氏两人竟然求到我武圣山的头上来,那看来他们现在也是走投无路了,那佟佳氏的老鬼死了也是活该。他们是不是以我武圣山失传的武学为由来要挟你?”

  王程点点头,承认道:“不错,他说是乾隆时期,被当时乾隆帝下圣旨掠走的武圣山武学,因为乾隆要求成为皇室绝学,所以武圣山就断了传承。”

  长鹤道士双拳紧握在一起,来回走了两步。眼中杀意盎然,沉声道:“不错,两百多年前,乾隆下圣旨要天下所有武学流派上交武学成为皇家绝学,为当时武术界一场劫难。我武圣山上交了一门拳法。少林被迫上交了两门拳法,武当山也上交了一门拳法……”

  王程虽然已经知道此事,可此时听师傅说起来,还是感觉到心中的一股怒火。

  “当时我师祖还很年轻,亲眼所见佟佳氏高手上武圣山搜刮拳谱,并且带走了不少传承前年的文物典籍。所以。当时乾隆帝固然可恶至极,可是佟佳氏也是不折不扣的强盗!如果不是碍于当时武圣山根基,佟佳氏早就被我武圣山祖师爷灭族了。”

  长鹤道士眼中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声音都有一丝颤抖地说道:“而我武圣山丢失的这门拳法,小时候。我听师傅说过。被抢走的这门拳法乃是武圣山真正的至高秘法,只是过于深奥,自从第一代祖师爷之后,就无人能练成,一直闲置在那里。”

  “乾隆帝下旨要一门武学,我武圣山当时那位祖师爷就将这门无人练成的至高拳法给了出去,算是交了差,也不会让我武圣山武学出现断层。同时也不会让旗人能练成我武圣山拳法来为非作歹。”

  长鹤道士简单地将此事说了出来。

  王程面色平静,因为他大致猜测到了事实,现在听师傅一说。心道果然如此。

  乾隆当时为中华天下之主,聚集诸多大内高手,再加上一些道门丹道大家都无法理解其中要义,可见这门拳法的深奥程度,绝对超过一般的武学,至少在天罡拳法之上。

  所以王程刚才以为是一门能和周天拳法相比较的至高拳法。此时听师傅说来,却是没想到。原来这门拳法还在周天拳法之上,因为过于深奥。所以除了第一代祖师爷,至今无人练成!

  如此说来,武圣山武学的底蕴堪称骇人,绝对在明德和尚的师门金刚宗之上。

  王程压住心中的那一丝激动,好奇地问道:“师傅,那我武圣山失传的这门拳法叫什么?”

  长鹤道士压住自己心中升腾的怒火,眼神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将桌子上王程刚才看的那本黄庭内景经拿起来递给他,开口说道:“据我师傅所说,这门拳法就叫做黄庭升龙。当时有典籍记载过,我的师祖看过,据记载,这门拳法传自道门祖师爷,不是我武圣山,乃是属于整个道门的祖师爷,和黄庭内景经属于同源,只不过比黄庭内景经更加高深,也能爆发神鬼难测的威力。”

  黄庭?升龙?和黄庭内景经同源?

  王程心中再次震动不已,紧紧的拿着手中的黄庭内景经,这本经书可以说的上是历代道门内家武学总纲,与此同源的道门武学,那的确是深奥无比。

  他心中瞬间思索了许多,想到其中的升龙字样,和自己练的真龙拳法,又问道:“可是龙形拳?”

  长鹤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这门黄庭升龙拳法的信息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两千年来一直都不曾有人练成过,所以以前的典籍也很少有记载的。而到了乾隆帝时期,更是下旨将武圣山有关这本经书的典籍都销毁了。只有我武圣山武学密藏之中还有保存,可是武学密藏必须按部就班地来,如果练不成周天秘法,那就不能看到这门黄庭升龙拳法!我到现在连天罡拳法都只能说是入门而已,可能我这辈子连周天拳法都见不到了!”

  说起这里,长鹤老道士满脸都是遗憾。

  王程微微皱眉,眼中闪烁着光晕,他刚才不和对方交易的原因之一,就是知道武圣山有武学密藏,只要是武圣山的武学不可能真正的断了传承,就是看练武的人能不能练到那个境界而已。

  不过,他还是低声道:“师傅,清王朝灭亡之后,我武圣山为何不追回这门拳法?”

  长鹤道士呵呵笑了一下,看了王程一眼,凝重地问道:“王程,我武圣山虽然传承两千年,在华夏大地的各大武学流派当中,可谓历史最为悠久,底蕴最是深厚。可是,你可知道爱新觉罗氏的武学底蕴比我们武圣山更加深厚吗?”

  王程眼睛瞪的很大,明显有些不太相信,可随后乾隆帝收集天下武学,就有一些释然了。

  长鹤道士继续说道:“历朝历代的中华大地上,必定是皇室最为强大,底蕴最为深厚,只不过每一个王朝更迭,皇室都不会有好下场,轻则灭满门,重则诛九族,历史上的新王朝挖其祖坟都不奇怪。可是清王朝是最后一个朝代,所以在王朝灭亡的时候保存了皇室血脉和家族底蕴。而且爱新觉罗氏还出了一个热衷于学武的乾隆皇帝,为此收集天下武学,虽然收集的武学都不全,不成体系,可是总有一些人为了荣华富贵会献上高深的独门绝学。”

  “当年我师傅玄鼎道长学武有成之后的三十年当中只败给了一个人,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王程神色很是震惊,虽然心中已经猜测到了,可还是轻轻地摇摇头。他第一次听到这些常人不能想象的秘闻,好像第一次发现了世界的另一面。

  长鹤神色悠远,看着窗外,沉声道:“就是爱新觉罗家族的高手,这位绝顶高手和我师傅大战整整一天一夜,最后两人都差点耗尽气血,结果还是我师傅玄鼎道长输了一招。也是因为那一战,我师傅伤及气血根本,才会去世地早;同时也因为这个,他才会上武当山,以一人之力将武当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让武当山封山百年不出,如此保全武圣山百年不被武当侵犯。”

  “不然,我师傅玄鼎道长当年天罡拳法大成,气血之雄厚,无法想象,寿命至少在一百五十年以上,到时候领悟周天秘法,真正的可以成为天下无敌,消灭爱新觉罗氏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师傅也是到了晚年间,身体受伤衰弱的时候才开始收徒传承武圣山……”

  王程听的心中情绪激荡,心中的许多关于武圣山,关于祖师爷,关于华夏大地上的疑惑都解开了。

  同时,他也感觉到压力巨大——爱新觉罗氏如此强势?

  那现在呢?

  他看向师傅长鹤,严肃地问道:“师傅,那现在呢?爱新觉罗氏现在在哪里?”

  长鹤道士眼神之中立即绽放出精光。(未完待续)